摘要:教育行业是一个比较典型的弱周期行业,是需要花耐心去做的一个漫长的行业。速成或者一蹴而就往往会出现问题。

10月31日,在鲸媒体主办的“TEC2018教育创想大会”上,开展了主题为《教育市场中的投资机会》论坛,主持人为鲸媒体COO赖沛骏,对话三位嘉宾,他们分别是新东方教育文化产业基金管理合伙人赵征、北极光创投高级合伙人吴峰、山行资本创始合伙人徐诗,来听听他们对于教育投资的看法?他们对教育行业有哪些新的思考?

论坛内容亮点:

  • 新东方教育文化产业基金管理合伙人赵征:教育行业是一个比较典型的弱周期行业,是需要花耐心去做的一个漫长的行业。速成或者一蹴而就往往会出现问题。所以除了内容品质上要有所深耕和历练外,运营服务必须要同时跟上。教育毕竟还是一个行业,需要有一个完整的服务和体验,这样才能达到一个终极的最好的效果。
  • 山行资本创始合伙人徐诗:我们重点布局新消费和新技术两个领域。我们坚信技术驱动带来的产业重塑的十年,现在是从第三次产业信息革命的交界口转向第四次产业科技革命的时点上,我们坚信技术驱动可以改造行业。
  • 北极光创投高级合伙人吴峰:从资本市场看教育领域的投资,我们比较关心的是三个“新”,第一个关心新的政策,第二个关心新的技术,第三个关心新的玩法或者人群。还有一个永远不变的,我们更偏向于创业的老兵,连续创业者,这种人出来创业的话,我们肯定会优先考虑。

以下是论坛实录:

赖沛骏:各位其实在教育行业里有一些投资和布局,请问三位在教育领域的布局是什么样的,投资策略是什么样的?

吴峰: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先介绍一下北极光,北极光大家都知道的一个老牌的美元基金,今年是第五期基金了,总共管了40亿美金,第五期基金,我现在在早期,5亿美金第五期。我们的美元基金,有这三个关键词,第一个就是技术,跟咱们的关键词比较吻合;第二个就是早期了;第三个,北极光另外一个合伙人林陆,教育是我们北极光一个非常重要的赛道,而且运气比较好,投的也不错,像VIPKID、考虫,最近火花思维我们也参与了。

投资策略的话,刚才说的,以技术早期的,可能是围绕着两个抓手或者两个鞭子,一个就是政策,一个就是所谓的技术或者人群的变动为指导。

徐诗:大家想的很像,山行资本成立于2015年底的一只早期投资基金,目前管理两只,一只是偏早期的,一个是偏成长性的,管理三亿美金的规模。我之前在网易做了七年的高管,我的合伙人一个是瓜子二手车创始人杨浩涌,还有一个是迅游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投资官朱思行,我们主要是重点布局新消费和新技术两个领域。

第一点,我们坚信技术驱动带来的产业重塑的十年,现在从第三次产业信息革命的交界口转向第四次产业科技革命的时点上,我们坚信技术驱动对行业的改造。

第二点,我们坚信中国未来的十年,我们是非常相信中国消费经济的崛起不可逆以及很多产业继续下沉这样一个大的机会。教育领域也是我们重点看的行业,跟北极光有一些合作,林陆也是我们的老朋友。从产品的成熟度和行业的成熟度来进行一些划分,并且我们自己更偏好的是K12这样一些教育的投资,我们自己目前是投了一些包括英语赛道的,比如小班课的领域投了精英英语,投了宝宝玩英语,在数学赛道我们投了火花思维,这是我们在教育领域投资的一些介绍。

赵征:我们比较简单,之前我一直负责新东方的战略投资,现在在今年刚刚成立了新东方的产业基金,我们不像前两位,只投教育,不会投其他的,比较专注,没有特别的策略,全产业链我们都会布局的,在早幼教、K12包括职业教育、素质教育这些有机会的我们都会看。我们希望跟新的一些思维或者新的技术方向有关联的,说白了就是教育的未来,多看五年十年以后有可能的一些教育机会,而不只是关注当下。

赖沛骏:大家今天都离不开一个词,最近各行各业都在关注经济下行周期的影响。三位认为在这么一个经济周期之下,什么样的教育创业企业更容易脱颖而出呢?

赵征:我们不太关注经济周期这个事,本身教育行业也是弱周期的,是比较典型的一个弱周期的行业。当然经济波动肯定会对大家整个的商业化有比较大的压力,谁能聚集比较好的资金或者资源,就能够迅速地带动付费和变现。本身教育还是像俞老师包括教育行业创业者讲的,本身是需要一定周期来验证的,有耐心去做一个漫长的行业。速成或者一蹴而就的东西往往出现的问题比较大,但是毕竟竞争已经不像十年前二十年前新东方的环境了,所以需要在五年甚至更短时间内,把你的团队、你的产品、你的商业化路径,甚至盈利模型都要磨合出来。当然就需要团队除了在教育的本质上,比如内容品质上有所深耕和历练以外,你的运营服务必须同时跟上,教育毕竟还是一个行业,需要有一个完整的服务和体验。最后才能达到一个终极的最好效果,我觉得在经济波动比较大的时候,真的是两手都要硬,两边都要关注,内容和运营服务都要关注。

徐诗:我们觉得在这样一个经济下行周期里面,我们会看到一些赛道,比如像教育是非常好的有比较强的现金流的领域,是能够抗周期性的,包括医药健康领域也是一个抗周期的产业。教育行业在线化刚刚兴起的时候,包括技术对产业的重塑和改造,我们在2016年就深度看教育行业,包括去年底今年初我们也去跑了五个省市做非常详尽的教育市场调研。我们觉得几个核心的问题没有被解决,第一还是优质教育资源的供需不平衡,现在匹配上还是有很大的缺口在的。

第二就是我们觉得技术带来的个性化教育在应用和落地上也非常早期,大家现在看到的一些在线教育,还是非常浅层的一些数字化的搬家,真正个性化教育的应用以及技术赋能,我相信未来AI这件事。年初我们也看了一些公司,并没有针对AI这件事出手,而是投资在线教育本身。这件事在未来就像云服务一样,是一个标配,随着算力的提升,包括数据收集越来越强,我相信未来对教育正反馈的效率会越来越提升。

第三个,我们觉得在教育领域里,年轻人对新品类重视的投入度越来越大,以前像偏艺术或者学前教育的消费需求未来会有很大的增量空间,我们是这么来看这个市场的。

对于我们山行资本来说,我跟浩涌还有思行都是打硬仗出来的,挣过一些钱的团队,我们非常看重一个团队综合壁垒的建设能力。我们自己对自己的定位是all in未来,有三个事不会变。第一以用户为中心不会变,我自己是产品经理出身,包括我认同赵总讲的,产品的内核,包括服务运营是非常重要的事情,这是不会变的。第二,技术的驱动持续带来整个效能效率的提升,在今天还是非常初级的状况,这件事改造的加速度会越来越快,包括未来更先进的一些技术手段应用,包括交互体验大量的创新,随着通讯技术5G场景的应用和加入,我相信这一块会有很大的提升空间。第三个很重要的一个现象,线上线下数字一体化的融合,也是一个不变的趋势。教育很难说完全变成一个纯线上的事,还有很多face to face教育场景需求,我们自己在最刚需的英语赛道、数学赛道之外,也会看一看赛道之外的一些城市的下沉场景的需求,这样一些教育数字一体化的应用场景,这几件事是我们对教育赛道的一个理解。

吴峰:应该把这个问题拆成两方面,什么样的教育企业会脱颖而出?一个是企业怎样才能经营更好往前走,还有一个是从资本的角度,在这种经济下行的角度上,我们资本应该挑什么样的团队,角度是什么样的?第一个,肯定教育本身有自己的规律,在经济下行的时候,大家看到了上个分享过程中,教育融资这么强的一个赛道,多去拿钱,多去储备现金,这是一个必要的条件。我们从资本市场,比如像我们是十年前就开始看教育,已经看了十年了,陆陆续续有一次跟林陆开玩笑,现在目前看这些都已经到了收官的地步了,我们比较关心的是三个新,第一个关心新的政策,第二个关心新的技术,第三个关心新的玩法或者人群。还有一个永远不变的,我们认为更偏向于创业的老兵,连续创业者。比如我们之前也看过很多,比如在座三好网的何强,这种人出来创业的话,我们肯定会优先去考虑。

赖沛骏:三位嘉宾从现在的经济周期以及对未来科技发展的技术落地的情况,来探讨了一下对教育行业的理解。今天在现场有非常多的创业者,我们也有很多创业者是从事在线教育的,也有来自线下的培训机构,也有的像今天请到微信这些传统的互联网公司的从业者,我想请问一下三位,从互联网出身的创业者还是从传统教育行业的创业者,在这个行业里面各自有什么样的优势,以及团队怎么去配备,从资本角度给一些建议,先从徐总开始,也是产品出身。

徐诗:其实我们对他是什么出身不是最在意的,我们最在意的是他的学习能力,自我迭代的能力是不是特别强。我们可能投互联网产品技术背景出身的CEO更多一些,但是我们也投教育产业背景的人,我们投过这两个背景都不是的人,比如我们投的宝宝玩英语,他是从零杀入这个行业,比如我们投的火花思维,之前就是比较好的创业公司的一个CEO,也是创业老兵,更多还是看组织的学习能力,他对赛道的理解,他的迭代速度,以及他在过程中对资本的使用效率,以及他持续的去沉淀,真的是对产品的理解是否足够到位。我们还是核心看他作为创业者的能力本身,而不是说偏重于他是哪种基因就一定能成或者一定不能成。

赵征:我比较同意徐总说的,我们不太纠结他到底是什么出身。他当然对教育有越来越多的理解,至少学习能力要非常强。当然应变能力这是一个CEO或者一个创始团队最重要的核心能力之一,在不断的迭代自己的产品和服务过程中,还要应对竞争,应对大量的竞品,应对各种纷杂资本的考验,这都是非常重要的能力。实际上他们在做教育创业过程中,一定理解的是他是在做教育,而不是在做其他行业。出身不重要,在过程中对自己的理解定位很重要。我们也是投了各种各样背景的团队,教育行业,新东方有太多的人出去创业,跟新东方或多或少有些关系的创业合作伙伴也非常多,可能会有一点点在这方面的优势,有大量的会找到我们,甚至本身就是我们认识的人。

吴峰:跟赵总刚好相反,我们大量接触的是互联网,你们接触的是新东方懂行业的人。我们在讨论的时候是有一个偏好的,因为我们大量接触互联网的人,我们特别关心团队里面有没有懂教研的,如果纯粹是很多互联网人的话,不懂教研的话,本身教育是一个服务业,本身会走很多弯路,所以我们更偏重如果有互联网的基因,如果再加教研的团队,可能会是一个plus。

赖沛骏:我本人原来一直在从事互联网工作,之前在腾讯微信,直到认识和我们鲸媒体的创始人迟老师以后,一拍即合,也呼吁今天借着这个大会,各个行业不同背景或者传统做互联网的,或者传统理解教育行业的人可以多多关注咱们这个行业。我们再来聊一个话题,刚才俞老师也都提到,民办教育在过去十几年,国家的关注度相对比较少,今年开始有很多法律法规逐渐关注到咱们民办培训机构的领域。各位可以谈一下,在这么一个大的趋势和情况下,是否会影响到大家对教育细分投资赛道的选择?

赵征:这个话题可能有点大,因为毕竟政策整个解读还是比较细的。我只能说一些大概的,其实这次大部分的政策出台和一系列不管是送审稿也好,还是民促法的修改也好,大的方向是在预料之内的。限制会比大家想象的更多更严,但开放的地方更多,给大家明确导向的东西更多。不管是义务教育、学历教育,我觉得大家看的很明白,这是国家要约束的比较深的,也是公立教育要承载更多责任的。

这方面大家都应该清楚,不要太多介入这方面的创业或者投资。但是大量比如早幼教也好,职业教育还有很多素质教育,是明显放开的,甚至将来连办学许可证都不一定需要了,特别明显的导向。可能也是为了区分到底国家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民间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这是大概的解读。如果追究一些细节的话,可能会对我们各种规范化的一些运营,包括一些挑战确实存在,比如收费几个月、三个月,当然这还没有形成制度性的文字。包括要有教师资格证才能上岗等等,这对行业整个是好的,这么多年产业发展速度远远超过大家的想象,造成了很多不合理或者是模糊的一些东西。大量出现一些教育机构事故,甚至教育事故,甚至倒闭的问题,甚至一些卷钱跑路的问题,这都跟规范有关系,大方向都是好的。我们理解整个政策导向给了大家划分泾渭分明的东西可以做。

徐诗:我觉得政策的解读和理解是非常重要的,在中国从事这个产业。教育分成两块,某些类型的教育只适合做成社会型企业,它是不太应该去盈利的。但是哪些教育领域的产业是适合快速地规模化,用技术重塑来提升它的效率,并且因为这个供给的匹配,效率的提升和学习效果的达成而能够达到更好的收益,我觉得我们要去细分的看这个赛道。不仅仅是教育,在中国任何时候做企业,对政策的角度和理解都是非常重要的。

在线教育,赵总提到很多收费政策的出台,比如现在线下教育,当然没有完全推广实施,大家看这个会不会真正落地,收费模式变成三个月,以前现金流非常强的公司是不是面临挑战,我相信大牌机构因为整个教育资源的储备和管理水平更优质,应该是能够去比较好的应对这样一些改变和挑战的。这个政策会不会影响到在线教育?也是有可能的。学前教育领域,如果知道国家政策引导是在2020年所有的幼儿园,中国25万家幼儿园会变成80%都是普惠园,今天这样一些私立教育的商业模式一定会面临非常严峻的挑战和重塑。我觉得在中国不仅仅是做教育企业,在任何时候你去做公司,对政策的学习和理解,尽可能去规避一些风险,提升自己的壁垒,都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吴峰:政策两部分,第一从CEO角度出发如何去合规这件事,这是他们要考虑的。对于我们考虑更多的是政策变了之后,到底哪些赛道会萎缩,哪些赛道会重新出现,这是我们考虑的一个重点。最近我们可能会在素质教育多花一些时间,还有一些新的赛道,比如像浙江也好,包括上海的编程这块的东西,我们会更考虑这方面的角度吧。

赖沛骏:最后请三位简单对AI和教育投资的赛道来一个预测或者是表个态,大家看未来赛道会往哪个方向走?

吴峰:如果过去几年教育的一根主线是教育内容的在线化,未来这三年或者更长时间,我觉得可能是教育内容的低价化,如何能让教育内容往下沉,降低成本,降低到甚至三线四线能够享受到一线二线的服务,我认为可能是一个主旋律。在这个过程中,各种手段都会用上,我还是挺看好这个主题的。

徐诗:现在正在第四次产业科技革命的交界点,现在AI应用还在非常浅层的阶段,大家抓住这个窗口期,快速将教育的一些数字化或者技术赋能这件事,把内功练得更扎实一些。未来已来,应该all in未来需求不变的东西,能够去构建产品壁垒,构建团队壁垒的东西,也没有什么可怕的,教育产业的赛道还有非常多投资和创业的机会。

赵征:我也有同感,包括很多演讲嘉宾提到了,最终回到教育本身的本质上,因材施教、教育的均衡等等。跟现在大家说的比较热的一些AI相关的词汇,AR也好,大数据分析统计也好,包括人脸识别也好,这些东西最后还是要回到机遇本质上,只要符合这个规律的,都应该是值得投资的企业。这个产业机会太大了,几万亿的市场规模,新东方现在只有接近两百亿的营收。不管是新东方也好还是创业企业也好,都面临一个巨大的市场和巨大的机遇。就看谁能在这个市场当中把握一个比较规律性和本质的东西,把它做好,这就是应该在一个比较特殊的产业当中,在教育产业当中异军突起最核心的东西。

赖沛骏:相信三位的预测能够给到咱们教育和科技行业的从业者、创业者非常多的信心,再次感谢三位参加我们今天TEC教育创想大会。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