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今天,“2016 i-EDU教育产业投资人峰会”在北京举行,鲸媒体作为独家战略合作媒体,从现场给大家带来一大波干货。

今天,“2016 i-EDU教育产业投资人峰会”在北京举行,鲸媒体作为独家战略合作媒体,从现场给大家带来一大波干货。

富国富民投资董事长王世渝关于“全球并购中国整合”主题演讲要点:世界第六次并购浪潮已经掀起了,此前的五次浪潮都与中国没有太大关系。2011年时,王世渝首次提出了全球并购中国整合的概念,而在五年后的今天看来,这正是解决中国改革开放之后转型升级瓶颈的方法。同时,他认为在教育领域,也可以尝试去并购整合一些国外优良的教育平台。

2I8A0611

(以下是王世渝现场发言实录,鲸媒体编辑整理。)

王世渝:昨天晚上半夜刚刚从日本回来,比较疲倦,借这个机会给大家聊一聊我们这些年推动的重大话题,这个话题从教育角度来讲只是某一个领域,但是对整个中国经济,甚至中国金融或者是对整个中国投资领域来讲影响可能非常巨大。刚刚看到一条新的消息;今年第一季度中国对外并购超过一千亿美元。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整个中国经济从去年6.9然后到今年可能还会更降低一些,整个中国经济总体数在下滑。同时,我们全球并购浪潮一浪高过一浪,今年一个季度并购额大概是前年或者上前年一年的对外并购交易额。什么原因呢?简单给大家交流一下大的背景、大的环境。

我在2011年,五年前第一次提出一个概念,叫全球并购,中国整合,也第一次提出中国将掀起全球第六次并购浪潮。五年前讲这个话题的时候几乎没有人能够附和,更没有人鼓掌,但是五年时间过去了,我们看到全球并购中国整合正在成为一个新的中国经济,中国资本走出去、中国企业走出去的一种全新的模式;同时也看到一浪高过一浪的浪潮正在离我们越来越近,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全球并购中国整合的机会?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全球第六次并购浪潮呢?今天可能大家不一定是金融界,也不是做国际资本并购交易的,今天我想从产业角度给大家带来一些启发。

过去一百年里头全球发生过五次并购浪潮,但这五次都发生在第二次工业革命开始,通过五次并购浪潮大家看到从最早摩根时代到今天,美国通过五次并购浪潮坐上全球第一把交椅的位置,过去一百年到五次浪潮跟中国没有任何关系。最多十年前左右我们TCL去买过法国的(汤普讯),联想并购国际IBM笔记本电脑。去参与了一些零碎的东西,基本上中国过去五次并购浪潮没有关系。现在提出一个概念,全球并购中国整合,中国掀起全球第六次并购浪潮背景怎么来的?很显然全球第二次工业革命早在70年代、80年代基本上已经顶到头了,第二次工业革命往第三次工业革命转型还没有形成,所以以资本主义制度和第二次工业革命相结合为特征的全球产业文明走到了一个焦灼点,包括最大的事件就是2008年金融危机。金融危机就是金融对产业的要求满足不了的时候财富过剩就会爆发危机,我们过去经济学家分析的周期性危机,过四五年再来一次,大家看08年到后来欧债危机没有这种增长,原因就在于资本主义跟第二次工业革命文明走到头了。好在中国运气好,中国好在1978年改革开放,做一个巨大的水池。过去计划经济,搞几十年以后,中国从几百年前开始一直跌跌到谷底;中国1978年提出改革开放,要把大门打开,这个打开毫无疑问就让全世界的过剩产能(输入中国),全世界第二次工业革命所有要素用30多年时间流进中国,30多年完成以后该进来的已经进来了,中国获得的东西是我们整个第二次工业革命在中低产业水平这个阶段的产业存量,这个时候中国已经填满的时候,发现中国的动力没了。中国承接了第二次工业革命的中低产业阶段的产能,而西方也再很难增长上去,中国也到头了。这个时候形成一个全球性的产业和金融生态是什么呢?就是中国和全球产业以及资本市场的关系严重价值倒挂,所有高端装备制造,所有高端产业从研发到制造到成熟都在发达国家,中国缺技术,缺管理,缺品牌,还有全球所有的高端消费品几乎没有一个来自中国原创。中国所产生的所有消费品能够出口的都是贴别人品牌出口,所以在中国大行其道。所有高端消费品都是国际品牌,这种产业链和价值链关系导致中国今天产业结构必须要转型升级,必须要调整。而方法是什么呢?

我们说通过两创也好,通过我们去产能也好,现在都遇到了瓶颈,所以要突破。我们发现两条路:1)一带一路。一条路往比中国落后的国家去,把过剩产能往一带一路北边一条线,南方一边线转移;2到发达国家从事并购,日本、韩国欧洲,包括一流国家还有一个新加坡和澳大利亚,中国所有转型升级所遇到的障碍和瓶颈都在这些国家。所以如果说你能够用五年时间、十年时间、甚至二十年时间通过资本的净流出,通过资本并购把发达国家企业、文化、技术、管理回过头和中国企业进行重组整合,将会起到什么作用呢?第一,彻底帮助中国完成产业结构的调整和转型升级,今天我们所谓的供给侧改变,所有供给侧改变消费能力起来了,但是我们所有供应跟不上。昨天我从日本回来一个最典型的印象是,昨天早上去上野看樱花,樱花树下全讲中国话,回来飞机上几乎每一个人手上拧着一个白袋子,袋子里是什么呢?全是大包小包日本的点心,非常简单,我们过去去日本大家没有那么多钱买点心,现在所有买点心的、几乎所有高端消费品商店里头大规模购买的都是中国人,整个中国供给侧最大问题是我们拿到钱跑到海外消费。这个链条怎么扭转?只有一个方法,就是通过并购整合的方法。所以我们认为中国已经有这个资本结构,国家允许了,最好的方法就是全球并购,通过全球并购中国整合的方式,能够解决我们的结构转型的问题,才不至于让中国掉入中等收入陷阱或者是产业空心化。

这个话题我从五年前提出来,到今天成为一个潮流。以我个人来讲,正好我们通过五年时间的布局,我看今年同时在并购交易的项目大概超过一百亿美金,正好我们所面对的项目有日本的,有澳大利亚的,有新加坡的,有欧洲的,欧洲有英国、德国、意大利,甚至还有北美地区,北美地区有加拿大、美国。所以看下来我们五年所说的事情回过头五年过后,正好就是我们今天做得事情。

未来继续可以这样讲,未来的五年和十年一定是中国资本全球化,通过全球并购中国整合实现中国产业转型升级的浪潮。别说五年前,我在日本移民30年的朋友,这个朋友30年前从北大毕业到日本去,五年前他是完全不懂得并购是什么东西,当时一次一次跟我接触、听我讲课,五年以来他成为中日并购积极的推动者。这次在日本举办第一届中日并购论坛,我也专程跑到日本出场站台推动这件事情。在论坛结束很晚跑到酒店找我,他说五年前完全不懂并购,结果五年之内完成两个并购,最典型的一个并购项目就是完完全全按照并购中国整合的商业模式、商业逻辑操作的,并且操作非常成功。什么意思呢?他从五年下来感受是什么?五年下来感受日本90%以上公司都符合这个全球并购中国整合的理论,这个理论是什么?日本的公司五年以前甚至更早一点,当时是日本金融家2007年带到日本,说王先生,日本有三分之二上市公司净资产高过公司市值,资本价格跟公司价格严重背离,正好跟中国相反,中国也是资本价格跟公司价值严重背离,我们一个六千万净利润公司,它的公司价格可能是一百倍市盈率到60亿的市值;而在日本可能是一个销售收入有好几个亿,净利润是我们几倍的公司,但是它的市场价格可能是二三十亿人民币,也就是说你用中国公司一半市值到日本、美国、欧洲,可以买到只有你公司一半价格但是公司真正价值超过自己公司一倍以上的公司,这就是全球并购中国整合的最大奥妙。所以非常简单的一个道理,你可以用很低的价格买到他们很有价值的公司,然后跟中国产业市场进行重组整合,创造出整合价值、整合效益,然后跟中国资本市场对接,获得真正的优良资本收益。

所以我们算下来这是一个商业逻辑,是一个商业模式,而不是一个概念。这个商业模式,这八个字包括三个环节:并购整合退出。去并购的时候由于发达国家的公司价值被严重低估,为什么严重低估呢?人家可能是几亿销售额的公司,但由于整个社会综合成本比中国还要高很多。今天你可能到日本,到欧洲发现买很多东西很便宜,因为它是严重过剩以后成本又高,所以利润率很低,几亿美金的公司可能它的净利润并不高,因为社会综合成本高了以后,导致利润率不高,每年成长性也不好,这个时候你去并购这个公司,它的估值很低。我们在海外并购公司的时候,并购公司估值是按你的利润乘上倍数来的,所以你经营利润乘上倍数作为交易价格,你的成本越高利润越低,公司估值就会降低。你可能用七倍八倍市盈率买来的东西可以在中国用三十倍四十倍估值去放大,这是一个巨大的落差。

但问题又出在哪里?问题出在中国公司成长时间太短。我们只有30年的成长历史,而西方这些产业是300年的历史,所以往往我们中国公司到海外去并购,落了很多笑话,出了很多洋相,把中国劣势、中国不讲诚信、信口开河的商业行为带到了国际上。所以给发达国家的企业并购交易带来很多困惑,很多公司愿意卖给中国,但是又非常担心卖给中国人以后被搞砸,这个问题已经越来越严峻,所以在这个情况下我们提出创新商业模式,就是叫金融在前、产业在后。什么是金融在前?尽可能培育出好的金融资本,让金融资本和产业资本之间没有产生冲突,然后把发达国家的优良企业并购带回中国,再跟中国产业进行重组整合,这样子才能帮助中国产业提升,帮助中国管理水平的提升,这样一种商业逻辑在人类历史上、全球金融史上、全球经济史上从来没有发生过,所以中国这次全球并购中国整合掀起第六次并购浪潮机会,是我们历史上的第一次,对中国人来讲是一个非常难得的一次,称之为千年商机。同时历史上又没有这样一种形态,所以我们在并购过程当中会很容易犯错误,在国际市场上形象非常不好。我们手上涉及大量案例都处在并购交易过程当中,很多案例我们也没有办法拿来更多进行交流。

加上时间很短,我简单说一下,同样讲到教育这个产业,几句话,这个主题好像是教育这个行业,大家知道中国改革最失败的两个地方,第一是医疗卫生,第二就是教育。教育从理念,从方法到模式上,我们大量从大学、研究生到博士,到各种学科,到小朋友,大量人跑到外面去读书,为什么?我们中国自己的教育能力、教育平台有问题,这个领域里头同样有很多的并购机会。国际市场上,日本,尤其欧美国家,有很多做教育的平台,都是私立、商业性的,同样可以并购整合。所以教育领域里头不管从幼儿教育,还是素质教育,还是各种各样的行为教育,还是功能教育,专业性教育,每个层次每个年龄段在国际上有非常优良的学校,也可以成为并购整合的对象。所以在这个领域里头大家也可以把眼光往海外多看一看,这个里面也是商机无限。今天时间有限,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