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AI是否能够取代真人老师?在教育里面分了内容和育人,教是知识的传授,而育着重在人。不仅是要教人探索未知,教人创造,甚至教人去爱。这些都是老师真人能够做的更好,知识点的传递还是交给机器可以做得更好。将来将是AI+真人老师,各司其职。未来,真人老师不会被AI取代,但是不运用AI的老师一定会被淘汰。

10月31日,在鲸媒体主办的“TEC2018教育创想大会”上,iTutorGroup创始人杨正大发表题为《在线教育的未来出路》的演讲。

 

杨正大演讲内容亮点:

  • AI是否能够取代真人老师?在教育里面分了内容和育人,教是知识的传授,而育着重在人。不仅是要教人探索未知,教人创造,甚至教人去爱。这些都是老师真人能够做的更好,知识点的传递还是交给机器可以做得更好。将来将是AI+真人老师,各司其职。未来,真人老师不会被AI取代,但是不运用AI的老师一定会被淘汰。
  • 在未来,AI+在线教育,我们会看到三个非常重要的改变。第一让偏远地区能够享受到公平教育的机会;第二让教育真正做到了个性化,而这个个性化绝对不是指内容的推送或者错题本的集合,是在每个课堂里面学生和老师的匹配,学生和内容的匹配,甚至在互动过程中的掌握,都能个性化。并且透过老师的碎片化、老师的专精化,让老师的能力得到提升,让更多的人可以成为更称职的老师。

 

以下为杨正大演讲实录:

我从事在线教育到今天刚好满20年,在过去20年,在在线教育或者应该说对教育的未来一直都是我非常关注的事情。我常常在想,在关注这件事情到底是关注谁的未来,到底是关注这个产业的未来,关注老师的未来,关注我们从业的未来,还是应该关注我们用户的未来?还是关注我们下一代的教育?我常常提醒我自己,在思考这件事情的时候要从我们用户出发,尤其从我们下一代出发。在20年前我们创业的时候,我们的初心就是希望能够通过科技来改变教育的面貌。教育形态有没有被颠覆,我相信是在座所有同业心里想的事情,希望通过现代的科技来做一些改变。

 往往在思考这些问题,从孩子出发,从我们用户出发,今天特别介绍这三位学员,是我们VIPABC的三位学员,他们在今年7月份带他们去哈佛参加演讲比赛,不论从美西到美东,他们有做亲自的体验。第一位是来自内蒙,非常喜欢唱歌跳舞,这个老师再教她演讲的时候,她表演劈腿,她学的非常愉快。第二位是雅文,非常成熟,她的志愿是希望出来做一位女外交官,我觉得非常棒,第三位是来自桂林的王复尧,在这次参加采访提到了,他说这是他第一次出国,第一次去美国,不论到美东或美西,他都觉得如鱼得水,应对自如,完全没有到国外的感觉。他说在家里每周上两到三次VIP可,跟全球外教互动,除了对语言掌握之外,对文化感觉几乎没有隔阂。

在过去20年从事这个教育,看到今天这三位小朋友的改变,或者是带来的成果,其实就是我们从事教育最大的成就。因为孩子们的成就,用户们的成就就是我们最大的成就。

过去20年,我们也做了非常多不同形态的尝试。我们从1998年开始做线下教育,2000年把教育搬到网络上,刚开始并不是非常成功,因为用户体验并不是特别好。到2003年遇到非典,我们唯一没有停课的,用户才体验到方便性。2004年我们成立了VIPABC,专注于在线教育的发展,2004年我们开始了数据系统性的收集。大家看到的是我们每天有一个监控的荧幕大墙,大家看到白色的点就是我们老师的所在地,不论是美国还是欧洲,我们有很多的老师在全球各地,蓝色的线是我们在每天晚上八点半九点,这是我们实际联线的图。我放一段影片来描述我们从2004年一路发展到今天整个企业的变化。

我们一开始在北美找老师,当时发展只有在台湾,后来发展非常快速,我们也在英国开始招老师,成立我们自己大数据部门,而且我们有自有的教学平台,到了10年我们以VIPABC进入国内发展。一开始我们专注在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然后开始发展到二三四线城市。我们也在开始欧洲加快我们老师的招聘,14年我们请姚明成为我们代言人,开始开展我们的青少儿英语的业务。到17年我们开始做数学,后来发展编程还有语言的品牌,2018年我们变成了一个全平台多项目的教学平台。

在过去20多年,如同我前面讲的,我们看到了很多在线教育的机会。但是往往在线教育有很多不同形态的产品,有做APP互动的,人机互动的,有工具型的产品,像做老师派发任务,布置作业,甚至推送,让大家什么时候该学什么样的内容,或者像公开课,在当年1998年那个时代,最流行的叫E-leaning,我常常思考一个问题,能够让王复尧这些小朋友将来到北大,到哈佛,到底要通过什么样的学习模式才能让他们过去?我自己有小孩,我心里想说,可不可以让他有一个APP,天天跟着APP学就能进北大、哈佛,还是有一个公开课的网站做的东西非常好,老师讲最好的,天天坐在电脑前面就可以学好?或者有一个推送机制,老师布置作业。

我们当时就很快了解到教育其实有两种形态的产品,一种是属于辅助性的产品,增加学习的效率。一个人在自学的时候有这些APP可以让学习效率更快一些,也有一些是帮助老师教学效率的提升。但是这些形态的产品只是一种辅助,而非教育的主体。而教育的主体发生在课堂和教室里面,教育的主体强调的就是老师和学生之间的互动。而老师和学生之间的互动往往也就是在教育体系里面最难规模化的,甚至最难个性化的部分。

我们当时创业的时候,我们就心里想难的部分就是怎么样能够让老师跟学生的互动能够搬到网络上,怎么样应用AI技术应用在这个领域产生效果,如果你把这个产品线整个拉出来看的话,AI的应用在很多层次都有,可以做错题的答题本,可以看谁的学习强谁的学习弱推送不同的内容,但是通过统计得到很简单的数据,学强补弱的这种形态,在AI上面算是相对浅层的应用。真正比较困难或者深层的应用,应该要在每个学生跟老师之间的互动,你能不能做到真正的个性化,而不是只是为了照顾规模的标准化。

我们把整个在产业上面的产品格局拉出来看,我们把它分两个主轴,一个是人机互动的主轴,也就是所谓的自学。另外一个是师生互动,通常要大量的规模,通常用一个标准的方式来做,把一个轴分成个性化和标准化,非常明显,这些属于辅助形态的产品在图的左手边,而双师或者网络大班形态也就是把线下的教室课堂搬到网络上,这个基本上跟线下的学习差异并不是太大,因为它也是照顾比较多的人。

通常都是在教育资源相对比较缺乏,在当地没有好的老师,才采用双师,或者是一个标准的直播课堂、网络课,一个老师有共同的内容给一群人来听。而真正的个性化还有着重在师生互动的,在右上角,而这个我们看到是对未来教育影响最大的。

如果我们从供需的效率上来分析,学习效果一个角度,从客户从用户从学生的角度来思考,另外一个运营的复杂度,从机构的角度来思考。你会发现像慕课内容形态,APP形态,工具类的它的运营复杂度并不高,前期的投入可能多一些,把你的内容制作好,把你的APP制作好,工具制作好之后,基本上运营需要比较少的人。双师网校大班像我们运营学校一样。这里面的学习效果来看的话,肯定没有像跟师生高密度的互动学习效果好,而运营复杂度也因为经营一个学校跟经营一个出版社的复杂度其实差别是很大的。运营复杂度尤其像1对1,你要经营越大,你会发现它的规模不经济,越大要求越多的老师,经营复杂度越高。兼具规模化,并且在运营复杂度以及兼顾效果上面个性化的话,网络小班3-5人是一个折中的选项。

从商业模式上来分析的话,你会发现学习效果跟变现能力是成正比的。很简单的道理,当他的学习效果比较好,家长愿意买单,大家也愿意付比较高的金额来买比较好的学习效果。另外运营复杂度,也代表它的运营成本,运营成本会越高。这条线代表什么?代表平衡的一条线,线的上方叫做利润区,线的下方是亏损区。如果更进一步分析来看的话,你会发现在这里面有所谓的获客成本,在下面像慕课、APP或工具类的产品它的关键能力是在大量获取流量能力,用较低的成本能够获客,有的人是通过它很强的渠道能力,快速进入学校,掌握很大的客户流量。

另外透过APP产品做的非常好,透过朋友圈分享,快速能够得到大量客户,他们通常的价格都是非常低,甚至是免费的。因为在互联网上面跟传统教育有一个很大的不同,互联网上面任何能够快速大量复制的,它的收费应该都低,道理很简单,当你的边际成本是零的时候,你的边际收益也应该趋向于零,正因为他的收费低廉,所以能快速获取大量的数据。

当然如果你做工具型、学习型的APP,做大量的广告获取客户的话,而且你的客户粘性不高的话,一般来说这种生意持续性也并不高。因此他们变现能力并不是太高,因为他们学习的效果是有限的。你的客户流量很大的时候,一般来说,流量大,大家通常通过广告的方法来变现。

但是在教育产业它还是比较垂直的一个领域,某种程度上学校也通常是反商业的。你也不可能找到做游戏的来到你这边做广告,他非常细分的市场,有小学、中学、高中、大学,如果今天一个广告商想要去找广告的话,通常在其他的地方能找到更多的客户,不一定会从教育产业着手。很大流量的这种形态的产品也很难找到变现模式。

双师和网络大班是属于传统教育里面的线上版,把教室或者教师搬到网络上,但是这样的产品跟线下比较起来,它提供了方便性。我看到这个比较像是一个比较妥协形态的产品,甚至过渡形态的产品。因为在这里面很多时候是因为当地的教育资源缺乏所做的选项。在上面互动形态的产品,你会遇到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你的获客成本比较高,一单可能一万甚至两万块钱。第二件事情,你的运营成本,如果单纯只做1对1的话,在这个行业里面做1对1,很多时候你的毛利率通常就是在40%上下。等于老师的成本达到60%的都有,网络的1对3或者5的小班制,通常它的成本比较能在一个控制的情况下。

我们大胆预测在线教育未来的趋势,有几个事情,第一像这种内容型的产品,它的关键能力就是前面讲到的取得流量,无论是通过内容取得流量还是通过渠道取得流量,或者通过你的产品,而这样形态的产品,它的学习效果是有限的,但是入门门槛并不是很高,用户量通常是蛮大的,但是唯一的缺点是变现能力弱。而互动式的教学,学习效果不错,家长的接受程度高,变现能力强,但是唯一的缺点就是获客成本很高。而在未来,我预测这个产业会发现这两型的产品或这两型的公司在将来会有一个完美结合,因为它们所有是完全互补的,因为工具型、内容型的产品是一种辅助性的,没有办法完成教育的主体,没有办法给客户、用户一个完整的教育最后的结果。但是它可以协助拿到较高的客户量,用较低的成本。而互动式教学它本身变现能力强,而且提供最后的结果是好的。通过前面工具类的产品,可以解决这两个产业所面临的相对的窘境。

第二个产业趋势,在线1对1何去何从?我在很早的时候就谈到在线1对1并不是一个成功的商业模式,或者教学模式。为什么这样讲?我知道在这个领域当中有非常多的人从事在线1对1,我觉得在线1对1的出现,很多时候需要能够弥补一个痛点,一般来说,线下一个大班为了照顾规模,把所有的教材、老师、内容、训练都标准化,但是每个孩子都是不同的。每个人的长项短项各有不同,每个人需要不同的角度来做学习的。

希望在线1对1能够弥补,但是某种程度上矫枉过正了,做了高互动的产品。这个产业一开始本来还行,后来同质性很高,大家竞争激烈,老师的成本很高,大家在竞争同一批老师,老师的薪水已经超过老师的市场。现在在美国比如在线英语教育上来看,上谷歌去查,美国小学老师有教师资格的代课老师一个小时的成本是12块钱美金,中学代课老师是16块钱美金,现在随便一个在线老师的教学一个小时的支付已经超过25块钱美金,这是已经超过市场价格了,因为大家在同一个地区做竞争。

接下来看到一个趋势,在线大班课难互动,人数多,进入的门槛是很低的。在线1对1单一互动,高单价,学习盲点很难突破,很多人包含何强刚才讲的1对1不代表个性化,你看到很多做1对1的每间教室里面教的内容都一样,老师的教法都一样。而学习盲点是什么意思?就像你自己在教自己的孩子,你常常跟你的孩子教,教的不错,结果出去跟其他的孩子比较才发现有很多问题,盲点自己看不到。在学习里面学习有比较和竞争,比较和竞争对学生有帮助。

我们自己在平台上发现1对3-5跟1对1它的学习效率比1对1的要增加10%,它的规模越大越不经济,甚至每个单位经济都是负的,如果它的运营成本,老师成本以及获客成本还居高不下的话,基本每卖一单都是亏的,可持续性低。未来会向在线小班课靠拢,多方互动,对于消费者来讲性价比是高的,唯一的一个缺点,要真正做到个性化的小班,它的技术门槛比较高。可以是一个比较好的优势,如果能够做到,当你的匹配技术通过AI,在每次互动里面找到最合适的同学,最合适的老师,跟你最合适这个学生的内容的话,这个技术门槛你能够突破的话,你就能享受透过在线小班给你带来的效果。

下面这三个数字,是我们在过去十几年来对我们的客人都是让他们自己自由选择,他可以选择1对1,可以选择1对3,或者网络大班课。什么概念?如果他是一个知识的铺垫,如何去除中国人的发音问题,他觉得这是一个知识铺垫形态的,可以去大班,一个讲课很棒的老师,他去选大班。但是如果他说我每天要参加一个演讲比赛,他希望能够做1对1的,他就选1对1,付比较贵的价格。我们75%的客人都是喜欢1对3,而只有15%选择1对1,在线大班是10%。我相信在未来当每个在线1对1跟在线大班最后的倾向会到在线小班的课程。

未来趋势第三个,我看到AI,AI在教育的应用场景之下,我看到唯一的应用就是个性化。不论你是面部识别、语义识别,包括错题的累积,它就是一个个性化的。

个性化有两种,一个是宏观的个性化,什么意思?我要让这三个孩子能够进入到哈佛或北大,他们所需要的教育路径各有不同。透过AI,你可以为他们量身定做他们的学习课程的路径。因为每个人有兴趣的东西不同,而到达最高学府,理想的大学里面,每个人的学习路径不需要一样。但是反观现在传统教育,不论在学校里面的教育或者在培训机构的教育,基本上内容都是千篇一律。而AI可以对每个孩子的了解,强项弱项,给予他适合的内容。

第二个微观,微观什么意思?在每一堂课里面,怎么让每堂课作最好的批撇,获得最佳的结果,在茫茫学海里面,我们几十万客人,任何一个孩子进来,我们可以找到一个或一种人跟他的身份背景是雷同的。而我们可以预测这个人应该是喜欢什么样的老师,什么样的同学,什么样的教材,帮他做匹配,匹配完了之后,在上课过程当中,老师问问题,他回答的速度,回答的长度,来做匹配,以及课后的回馈,对老师、对同学的回馈。我们学习有三个非常重要的要素,不仅仅是老师和教材,你的同学跟你是否搭配都能够给你回馈。回馈的结果可以让下一堂课的匹配内容元素更加最佳化,让下次学习更好。

有人问AI是否能够取代真人老师?在教育里面分了内容和育人,教是知识的传授,而育着重在人,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不仅是要教人探索未知,教人创造,甚至教人去爱。而这些都是老师真人能够做的更好,知识点的传递还是交给机器可以做的更好。

将来将是AI+真人老师,各司其职,未来,真人老师不会被AI取代,但是不运用AI的老师一定会被淘汰。在线教育让时间碎片化,每个人可以用碎片时间做很多应用,知识碎片化,知识慢慢累积,在未来你会看到更多的是老师的碎片化,老师的碎片化什么意思?老师的碎片化,他就是你再不需要全能的老师,不用老师从代数、几何、函数全部都要会才能成为一个最好的老师,不必的。到未来你会发现老师会渐渐非常专精化,成为老师的门槛会降低。而在未来每个老师他只要专精一个单元,他就可以成为这个单元的老师。而训练一个老师成为一个单元最精化的老师,其实他的成本比训练一个全能的老师要简单许多。甚至到最后可能是解这个题的老师,每一次解到这个题都是由这个老师来负责。先不说老师是否单调,老师对这一题能够把它讲的最透彻。当成为老师的门槛降低,老师的资源就会变得更多。

在未来,AI+在线教育,我们会看到三个非常重要的改变。第一,让偏远地区能够享受到公平教育的机会,第二,让教育真正做到了个性化,而这个个性化绝对不是指内容的推送或者错题本的集合,是在每个课堂里面学生和老师的匹配,学生和内容的匹配,甚至在互动过程中的掌握,都能个性化。并且透过老师的碎片化,老师的专精化,让老师的能力提升,但是让更多的人可以成为更称职的老师。而进一步也就做到孔子在两千多年前给我们设定的一个在教育上面的愿景,能够做到有教无类,因材施教,以及三人行必有我师,在同一个时间段里面。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