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互联网的出现让个性化、1对1有了一个很大的改变,那就是打破了地域的限制,让教育资源跨越了边界,让更多地方的人可以接触。

10月31日,在鲸媒体主办的“TEC2018教育创想大会”上,三好网创始人兼CEO何强发表题为《科技赋能,个性化教育的“二次革命”》的演讲。

 

何强演讲内容亮点:

  • 个性化一定不等于1对1,但是1对1确实是目前个性化最重要的一个表现形式。1对1是不是一个好的商业模式?在目前看来,不管你喜不喜欢,毫无疑问,1对1可能是在整个商业模式上跑得相对比较靠前的。
  • 互联网的出现让个性化、1对1有了一个很大的改变,那就是打破了地域的限制,让教育资源跨越了边界,让更多地方的人可以接触。
  • 对于科技赋能,毫无疑问,有三个词是我们绕不过去的,一个是AI,一个是大数据,一个是脑科学。在我看来,在今天整个体系里面,AI是生产力,大数据是生产资料,脑科学可能就是生产方式,只有三者结合,才有可能在未来真正让我们整个智能教育和人工智能教育往前大大的推进一步。

以下为何强演讲实录:

谢谢各位稀稀拉拉的掌声,能不能给我再来点掌声。谢谢!听会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也很累,我尽量以最佳的时间,我一定不拖延我的时间,这样大家会舒服一点。

今天是一个命题作文,科学+技术如何对教育带来一些改变,我做了十几年的教育培训,中间我们所有人都在探讨一个问题,如何实现真正的个性化教育,今天前面嘉宾谈的一样,很早时间我们的前辈就提出了一个概念,叫因材施教。尊敬的俞老师来了,我们给他一点掌声。你们的状态要更好一点对我,如果我不下去,俞老师理论上也上不来。

从孔子时候就提出了因材施教,因材施教是个性化教育一个最好的展现模式,在春秋的时候开始私塾教育,也是对个性化教育一个最好的探索。当下我们很清楚一个更大模型就是目前的1对1教育,最近1对1教育从线下到线上都非常的热闹,所有人都在讨论,都在看,但是一个现实的问题,目前放眼我们课外辅导和学习需求上,毫无疑问,年级越高,1对1的需求就越旺盛。前段我跟我的同事做了一些调研,基础的不全面的调研,在高三阶段基本百分之六七十的孩子都选择了1对1,往下的比例低一点,但是比例仍然是非常高的。

我说一个观点,个性化一定不等于1对1,但是1对1确实是目前个性化最重要的一个表现形式。二次革命我通过三个方面来探讨,第一个是互联网,互联网的出现让我们的个性化,让1对1有了一个很大的改变,那就是打破了地域的限制,让教育资源跨越了边界,让更多地方的人可以接触。

三好网包括我们很多优秀的同行目前就到了这样一个阶段,毫无疑问,以前我们很难想象一个北京的老师可以给一个兰州山区的孩子上课,今天我们有大量的老师为远在凉山州的孩子上课,这就是个性化教育,这就是互联网带来的很大改变。不仅仅是师资供给,同样我们师资的购买教育的成本也在降低。

今天三好网定价是线下机构价格的60%多,毫无疑问,每个用户你用一样的老师,可能你的付出成本要低30%多。当然对于这个来说,在线1对1的价值就体现的更大一点。用户价值确实有效,第二,社会价值,提高了社会资源分配。

企业价值我阐述一下我的观点,1对1是不是一个好的商业?在目前看来,不管你喜不喜欢,毫无疑问,1对1可能是在整个商业模式上跑得相对比较靠前的。特别是在我们的变现和好多盈利模式基础上,盈利结构,我们如果从效率和效益上共同推进,确实需要我们很多的探索。

我个人觉得一个企业如果我们提供的产品对用户有价值,对社会有价值,最后企业赚不赚钱可能是两个方面。第一个,要么是你收的太少了,第二个,要么是你花的太多了,毫无疑问,对今天我们是不是收的少,我们有一个定价权的问题。第二个,我们是不是花的多,跟我们的运营结构有关。比如运营结构里面,我们的获客成本是多少,直接决定我们整个1对1模式真正的成立,包括最终正常健康的运转。

我要谈一下,在今天科学与技术赋能到了一个新阶段的时候,包括我们AI和大数据等等各个方面,我觉得可预期的未来,可能会迎来一个新的改变。当然科技赋能,今天毫无疑问,有三个词是我们绕不过去的。一个是AI,一个是大数据,一个是脑科学。

在2017年和2018年上半年的时候,谈到我们的智能教育,可能绝大部分人都还停留在前两点,是AI和大数据,其实往前看,脑科学在今天就显得特别重要。在我看来,在今天整个体系里面,AI是生产力,大数据是生产资料,脑科学可能就是生产方式,只有三者结合,才有可能在未来真正让我们整个智能教育和人工智能教育往前大大的推进一步。

接下来给各位汇报一下我们三好网的一部分探索和未来的战略规划。

第一,我们从很早的时候,2014年就启动了三好内部的一个工程,叫PGOT个性化目标导学系统。我们整个工作进程是2015年我们成立了导学系统的工作小组,2016年我们成立了大数据的工作室,2017年我们成立了AI的实验室。对应的,我们也邀请了诺贝尔奖的获得者爱德华·莫泽教授担任我们的专家,他在研究脑科学和人工智能方面全球顶级的专家,他跟我们有深入的合作交流和沟通。对应的,我们提出了PGOT六大系统,通过六大系统来推进整个我们基于技术和科技赋能的整体的进步。我摘其中三部分给各位做一个介绍。

第一是基于我们推出的FLAS家庭学习力测评系统,一个孩子学习的状况和老师有关,和家庭的关系也是非常大的。而今天家庭的影响越来越显得非常重要,毫无疑问,我们在去年就推出了我们的家庭教育的研究院,推出了我们FLAS测评系统。同样,我们基于SM智能配课系统,三好有一个方面实际的体现,就是技术确实大大提高了我们的生产效率。比如我们刚开始推行的智能配课系统,大大降低了对人工的依赖。包括前面提到的客户服务系统。

第三个,我要谈一下我们的目标导学,毫无疑问,在今天三好的实际战略中,我们希望我们整个教学导学体系包括教案体系,逐渐完全被机械和智能取代。当然这需要一个过程,我们以老师为主线的四步战略,第一步就是好老师,很现实的说,三好从刚开始上线到去年我们最核心的竞争力就是好老师。

我们的商业模式在头几年就是两点,一个是教师合伙人,我们很多优秀的老师,三好有一个教师帮俱乐部,前两天我们在101中学召开了2018年中国培训教师发展大会。刚开始的时候,大量的老师把他的学生带到平台上进行上课,我们为他服务,我们进行市场化的自主招生。第二个阶段叫好老师加PGOT系统,可以逐渐弱化甚至取代一部分老师备课的工作,这是我们第二个阶段。

目前我们的公司正处于这个阶段,我们已经转向市场化招生+教师合伙人+联盟获客的通道。第三,我们希望PGOT系统可以主导整个教学的过程,老师成为教学辅助的一个载体和一个行为。我们正在一步一步向这个方向迈进,至于它需要多长时间,很现实的说,我觉得还需要大量的工作要做。这里面包括我们基于人工智能技术,包括对大数据的沉淀和分类,包括对脑科学的探索,目前看来,我实话实说,还是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最终我们的目标是希望通过我们这套系统,最终能实现我们所有的人,包括我自己每天都希望能达到的,或者假如说在我有生之年,或者在三好我们这代人手里能够实现AI教师。我相信就是一个善莫大焉的教师,对于AI教师我们今天还不敢太乐观,确实我们看到很多资料,也到了很多地方去访问,去了解,我们发现老师的可取代性确实还有很长的路。但是我们怀着梦想,万一哪天实现了,这是我们的一个想法。

最终,我们希望通过这些可以实现三好最终的愿景,那就是以互联网技术为基础,全球每个家庭搭建一个智慧学习中心,培养智慧、自信、爱笑的下一代,从而实现我们所有三小伙伴的一个使命,让教育回归家庭。应该说今天摆在我们所有教育从业者面前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们的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对优质教育资源的需求,可能成为我们最大的动力。当然我们有俞老师,有新东方这样的开拓者和探路者,我们大家一起努力,一起把我们的教育做好,让教育变得更好!当然了,如果你身边如果我们是同行,我们多交流,如果你不是这个行业的,不是做教育培训或者不是同业的,如果你家里有孩子需要辅导,我建议你可以体验一下三好网,提我肯定能打折。谢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