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10月31日,在鲸媒体主办的“TEC2018教育创想大会”上,好未来总裁白云峰发表题为《用AI推动未来教育》的演讲,他认为AI+教育在技术上有机会将老师从传统的低质量低效率的工作中解脱出来,更个性化地关注学生的成长,这是AI+教育的出发点。

10月31日,在鲸媒体主办的“TEC2018教育创想大会”上,好未来总裁白云峰发表题为《用AI推动未来教育》的演讲,他认为AI+教育在技术上有机会将老师从传统的低质量低效率的工作中解脱出来,更个性化地关注学生的成长,这是AI+教育的出发点。

以下为白云峰演讲实录:

非常感谢主办方鲸媒体的邀请,能够让我今天有机会和科技界、教育界和媒体界一起来共同探讨教育+科技的话题。闲话不多说,我今天讲三事情,第一我说一个电影,第二讲一个故事,第三表达一个观点。

我不知道这部影片国内上映有多少人看过。我们多少人看过这个影片?可能寥寥无几,不像国内的《我不是药神》那么有名,我作为教育的从业者或者是老师来说,我觉得这部影片是不得不看的一部好片,在这部影片的时候是我们触及到心灵内部的,这些年眼球效应的原因,有太多的信息输入你的大脑,但是有很少的信息停留在你大脑的底层,这部影片看的时候让我有感动,再上一次的感动应该是1年多之前。有一个影片叫做《冈仁波齐》,看过的伙伴请举手,大概有接近30%到40%的人看过,这部影片是俞敏洪老师推荐的,当时推荐完以后我就去看了这部影片,看完之后内心产生了一些感动。

《嗝嗝老师》是一个非常小众的影片,一个普通人的故事,一个普通不能再普通的小女孩患了一个神经系统的疾病,她的肌肉归不由自主地抽搐,尤其是她比较紧张的,并且在抽搐的过程中会发出一些怪响,类似于人打嗝的反应,她从小因为这样的怪病收到了身边同学和老师的歧视,包括他的父母,她的父亲不认为她是正常人,一度差一点中断学业,后来碰到了一个他人生当中改变她命运的校长,才让他坚持完成了学业。最后一路获得了教育学理科的硕士,走进了人生的另外一段阶段。

这个阶段是她人生的梦想是因为这样的疾病想成为这样的老师,她的梦想是成为一名老师,她投递了无数的简历,被18所学校拒绝,包括她的母校5次拒绝了她,但是因为一个奇怪的原因,她的母校接受了,后来回到他的母校,没想到她人生诡异的故事就开始了。

因为她的班是9F班是来自贫民窟和后进生的班级,对于她来说是人生恶梦的开始,对于这一群学生来说是人生真正的转折。我想说的是一个观点在我们人生经历的过程中,每一个人都曾经在自己的成长过程中老师都不可磨灭对自己的影响,一个老师有可能因为一个行为成就一个孩子正能量的三观,一个好老师也可能一个行为改变孩子对世界观的认知,因为一个老师不经意的表扬,可能让一个孩子充满信心,也可能一个老师不经意的批评和嘲讽让一个孩子的心灵蒙上了灰尘,老师的价值就是如此。

这个跟我们今天讲的AI成就教育有什么关系呢?在谈技术改变教育的前提之前我想表达一个观点,我不认为AI能够从底层真正的改变教育。原因是因为我们在看待教育的过程中,我觉得爱才是对教育的本质理解,教育是传道授业解惑,我想不仅是传道授业解惑更是激发唤醒和鼓舞,技术可以改变传道授业解惑的方式,很难改变激发唤醒和鼓舞的方式。我们不要因此停歇不前,基础教育在中国存在很多让人垢病的问题,我们大家都看得见。

我们直到今天居然我们很多学生,我们的孩子们无论他的高矮胖瘦,不管长相如何,他布置的作业,学的学科都是一样的,无论是他想成为医生、律师、自由职业者,他在文理分科之前,所经历的是教育是一样的。我们在国际学校每一个班的孩子我们看到过每个孩子因为个性不同布置的作业不一样吗?可能有,但是我没有看到过,可能有但是我没有看到过。

在谈科技这件事之前,前两天我尊敬的俞老师在他的夜话里面发了一句话,我再想来还是不来,因为这个标题已经固定了,但是我看到了他发的是科技不能改变教育的本质,我想这个话题可以探讨,我想表达的观点是我们在讨论科技之前还是要讨论一下教育的本质是什么。我们今天的思考方式,我们在座所有人的思考方式对于教育的理解方式会决定未来30年教育的发展方向,不要认为自己很卑微,我们对于教育的思考方式会约定未来的教育方式。以史为鉴,在行业的发展过程中,我想花一点时间跟大家回顾一下好未来过去30年走过的道路。

1996年到20世纪的初期,我们所在的行业经历了三个阶段,我看到三种搬迁,需求变迁、品质变迁、理念变迁。我们看需求的变迁,从1993年新东方成立开始,中国经历了一个留学的高潮,那个时候打开国门,我们教育是为社会和人生的发展所需的,所以因为这样的需求,我们在中间过程中脱颖而出的一些优秀的企业,第二个阶段内需变成外需的时候,2003年好未来成立了,学而思成立了,学大也成立了,高思也成立了。我们内部很多的教育机构如雨后春笋般的脱颖而出,是源于我们中产阶级的崛起,对于家庭消费观念和消费结构的改变,因为他们对教育的支出越来越多,更加渴望优势的教育资源才有了今天探讨这个话题的前提。

那么到了今天我们来看其实互联网教育经历了很多年,真正的拐点应该是在2016年,在我看来尤其是对于基础教育而言,很多人说2013年是中国教育基础教育的元年,我不认同,我们有大量的数据可以观测出2013年连萌芽期都算不上,但是2018年互联网教育做的风生水起,无论是做工具、内容还是做在线所谓的大班课,小班课,一对一都像雨后春笋般脱颖而出,我们今天也有很多在这个行业里面优秀的朋友作后续的过程中会来阐释这个部分的逻辑,那么我想说的一个部分是我们通篇来看。

企业的成长过程大致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代的企业以运营为生,靠前端的服务和营销撑起了企业的发展核心引擎。

第二个阶段的时候,我们在这个企业的发展过程中,随着行业和社会的进步我们来到了以研发为核心的和驱动力的企业,我认为好未来和新东方是以研发为驱动的缩影。我们不依赖与前台的服务和营销,我们把大量的研发人、教研老师和技术产品和人员转到后台,用后轮驱动前轮发展。

第三代的企业现在还没有出现,我们现在有好多互联网+,AI+教育,如果抛开表层看底层的话是不是教育过程中,从结果导向变成了过程导向,我们通过IPAD,我们通过手写笔,通过视频的交互,我们记录下了学生成长学习过程中的关键的参数和数据,并且用它指导未来学习和优化学习路径,到目前为止这件事情还没有批量的,可能在某个单维度,可能比如说在做某一个英语的环节,背诵、口述等,但是教育的复杂场景中没有出现批量的以数据为核心驱动的,第三代的企业。但是目前在孕育的过程中会有一些企业往这个方向努力。

谈到智能,我们离智能很远,我跟百度的李彦宏老师说,我说自动驾驶的技术已经很成熟了,你认为自动驾驶会认为什么时候会比较普及?李彦宏沉思了1分钟到2分钟,他说这个技术到成熟我认为有8年的时间。好,这个故事我不展开。我想说一下我们对于教研的理解。

好未来在成长的过程中,因为民生需求的变化,我们自己也在改变,我们早期叫学习改变命运,我们中间怀疑,中国基础教育的老师数量从师生比的效率不比美国低,但是为什么我们对教育行业的垢病如此之多,水利部部长换部长的时候没有人关注,但是教育部部长换的时候所有人都在骂,我在想什么原因,学生在成长过程中,体系中的学习出现了两个核心的问题,一个效果不明显,第二个效率底下,所以这样的时代背景下,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研发让学习变的更有效,更快递。第三个阶段这个目标还是太强。我们2013年到2017年的4年中,我们再度思考,到底什么是一个教育企业未来能够长跑的一个核心能力,我们认为刚才我讲的这样一个影片的原因,我认为理念才是,理念最终的底层,但是在思考未来教育方式的时候,我们讨论到技术的环节,AI大家都不回避,但是对于AI的理解,好未来大概有3千名的产品、技术的教研工程师在做产品和技术跟我们教育产品的相关研发,好未来有3万名的员工,我想说的是我们对于这样一个群体的规模理解我们是内心是新怀敬意的,我们内心是很卑微的,这件事情改变起来并不容易。

我想讲一个故事,在这之前就发生在我身边的真实故事。在好未来的课堂上,曾经有一个学生,他在上课的时候一直是低着头,老师提问的时候,他从来不回答问题,但是他的作业每次都是全对,老师就很奇怪,课后的时候老师跟他进行了一对一交流,他问他为什么会这样,后来这个学生害羞的说出实话,说老师你提的所有问题都不会,说作业为什么全对呢?因为我抄袭了,我不想让其他的同学笑话我,也不想让父母责骂我,所以我抄袭了别人的作业。这个老师听了以后非常的自责,他认为他忽略了对这个孩子的关注,这个孩子明明是跟不上课堂的。所以他蹲下来跟孩子说,他说是老师的不对,老师没有关注到你的学习有这样的问题,能不能以后老师跟你商量一下,每次回答问题的时候,你都举手,当你举左手我就知道你会,当你举右手我知道你不会,但是你积极举手同学也不会笑话你。

这个场景其实在我们身边看到的很多的朋友、同学经常发生,后来这个孩子开始逐渐的举起他的手,会的问题变的越来越敢于表达和自信,不会的问题也开始去低头听完其他的回答以后沉思,并且沉思以后会跟老师有一个会意的交汇的眼神,他慢慢的开始有自信,并且他的成绩提升的非常好。

这个是我想说的教育到底改变了什么?我们说他的技术上在技术维度上我们看到的一些核心的价值,但是教育这两件事情拆开来看是教和育两个事情,我们认为互联网+教育,AI+教育在技术上有机会将我们老师能够从传统的低质量低效率的工作中解脱出来,让他更个性化的关注学生的成长,我认为这件事情是AI的出发点,AI+教育的出发点,没有人能够回避这件事情,最近在上周我们这个行业出现了新闻的事件。有一家我很喜欢、尊敬的教育企业,是做工具的,上周的时候被广电总局和国家叫停了,叫停的原因是因为他的工具卖到公立学校的时候用了游戏的方法并且让他上瘾般的不停的充值。

我想问问这个创始人,问问这个企业的创始人,我觉得对于做教育的人来说,伟大的产品一定要有伟大的人去做,我们在看教育产品的过程中你的初心是什么,我相信在做这家企业的过程中这家创始团队没有背离初心,但是做产品的思维过程中我觉得他背离了初心。有人对AI充满了憧憬,我稍微泼点冷水,我们看一下美国权威的对未来AI阐述和期望的表述,教育在10%到15%之间,未来教育AI改变趋势没有医疗健康、交通运输、金融服务、电信来的那么简单,他认为未来3年会改变5%左右,我们再来看一下在教育领域当中AI技术领域当中,所有技术在AI教育中的应用曲线,这条曲线没有行业可以跨越过,教育会遵循同样的规律,所有的技术领域当中,AI在教育在所有曲线中还是爬坡阶段,没有低到谷底。所以我不敢过于乐观,即使好未来在不停的继续研发科技的实力,我们依然认为这件事情并不轻松。

我们再来看一下BBC曾经在牛津大学研究所考虑做了非常详细的数据和样本调查以后认为365个行业中,最有可能被AI改变的行业中教育排在第几,低于电话营销、客服、人力资源甚至低于演艺艺人、艺术家、建筑师,可能是在倒数第三第五位。因为这个我没有全部展现出来。

所以任重而道远,但是既使是这样,因为我刚才说了中国的教育在世界教育之内教育有太多应该被改变的东西,所以我们相信技术的信仰和力量,我们相信在专业化的分工和有效的数据积累,在教育的黑箱中被打破,教育应该是前行的,今年有幸参加了博鳌论坛的一带一路,习主席曾经说过一句话,我当时印象非常深刻,他说我们所有行业的改变、革新和创新都有赖于我们内心的力量,如果教育这个行业是一个古老的行业的话,教育在今天我们更加思考教育的方式和思考目前站在这个节点的方式,会决定我们中国未来教育的发展方式,我这一点上我们责无旁贷,苟利于民不必法古 苟周于事不必循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