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鲸媒体有幸在《教条》节目中,邀请到了新东方教育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俞敏洪。与俞老师交流的这3个小时左右的时间里,鲸媒体对新东方、对俞老师本人进行了深度的挖掘和探索。

导语

前段时间,鲸媒体有幸在《教条》节目中,邀请到了新东方教育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俞敏洪。在与俞老师交流的这3个小时左右的时间里,鲸媒体对新东方、对俞老师本人进行了深度挖掘和探索。

我们试图揣摩了一下俞老师的心理,大概可以这样理解:

我是俞敏洪,生于1962年9月4日,是新东方教育集团董事长。

有几个问题想跟你探讨:

你知道我,是通过什么?
是留学语培?是K12课外辅导?是公益?
还是一部《中国合伙人》?

1993年,我创办了新东方。我曾经独占鳌头、站在教育的巅峰。
但我要说我创业是被时代裹挟,你相信吗?

我还是一个投资人,我也买股票、我也投项目。
但是你知道我做过的最好的投资是什么吗?

很多人评价我创办出了教育界的黄埔军校、我有桃园结义情怀。
如果我说其实我不太喜欢我这种个性的创始人,你会理解吗?

这几年教育行业发展得太快了,一批批独角兽出来,新东方已经不再一枝独秀。
你们会觉得我老了,新东方落后了吗?

但我确实开始考虑接班人了。

带着新东方风风雨雨25年,我接受了鲸媒体《教条》的专访,我想跟你说说我跟新东方的那些人、那些事儿。


(《教条》第一季第一集专访俞敏洪)

以下文字摘自视频节选,更多精彩细节、精彩内容等你戳视频~

 

我不是成东青

对于新东方不甚了解的读者,要走进俞敏洪,走进他的内心跟思想,那这一部让他内心百感交集的电影《中国合伙人》一定是一个最好的开场。

之所以说他百感交集,是因为俞敏洪自始至终不承认成冬青等同于俞敏洪,中国合伙人的故事也不完全平移自新东方的历史。

Q&A

迟耀明:《中国合伙人》这部电影,您觉得电影中的描述跟事实最不符的一点是什么?

俞老师:大线就是它整体上跟我们这帮人还是挺符合的。那中间不符合的一个是有些故事情节吧。三个合伙人在一起把一个培训机构给干起来,那现实情况实际上是我先干起来了,后来王强、徐小平加入的。

但是中间的一些争吵有一点点影子,但现实中间的吵架比电影中要吵得厉害多了。

还有一个就是跟美国谈判,实际上美国人是滴水不进的,除了跟新东方打官司,别的根本就不跟你谈。

Q&A

迟耀明:电影出来后其实是为新东方做了一个莫大的广告,而且还是一个免费的宣传。所以您现在是怎么看这部电影的?

俞老师:电影首映式的时候我去看了以后挺失望的,因为把我的那个形象成东青描写得太窝囊了,而且另外两个形象一反衬描写得太完美了,这个我觉得特别不开心。

后来没想到它当年弄了5个多亿的票房,给新东方带来了一个巨大品牌和公关宣传。

 

我创业其实是被时代裹挟

1991年,俞敏洪从北大辞职;1993年,俞敏洪创办了新东方;2006年,新东方敲响纽交所交易钟。

10月24日,全国工商联发布《改革开放40年百名杰出民营企业家名单》,其中,俞敏洪是作为教育行业唯一上榜的企业家。

然而,如果追溯俞敏洪与新东方的渊源,还要从上个世纪90年代的时代背景说起。

Q&A

迟耀明:俞老师,90年代初的那一波下海的热潮当中,您一头扎进了中国民办教育的这个行业、这个领域,某种程度上来说是那个年代创业者当中的一个异类吧?

俞老师:我当时出来还不是抱着创业的目标,纯粹是想赚点钱到美国去留学。另外当时北大给了我一个处分,我觉得很不舒服。

所以我不算是冒险的个性,不是说什么抛弃一切、都抛出来非要创业,并且有一个伟大的创业思想、一个教育理想,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我做过最好的投资:25年,300多倍

俞敏洪,是一位教育家,这毋庸置疑;但同时,他也是一位投资人。带领新东方走过的这25年的岁月里,俞敏洪投过自己的高管、投过跨界敲门而入的创业者。

这25年里,他赚过、他也亏过,从他手里出来过掌通家园、凯叔讲故事、尚德机构等发展得不错的项目,他指缝间也漏掉过一些教育独角兽。

对于这些投资,俞敏洪显得很淡然。对他而言,人生到目前为止最棒的一笔投资,反而要追溯到二十多年前。

Q&A

迟耀明:什么时候您觉得自己开始脱离贫穷?和有名这件事是同时(发生的吗)?

俞老师:应该是两个标志吧。

第一个标志是我去买饭菜就发现自己买鱼的时候就开始买活鱼了,因为活鱼和死鱼的价格是差了五倍的。

那另外一个标志就是出国读书,我之所以要从北大出来,主要是因为想自己挣钱以后到美国去留学,那等到后来,其实发现自己留学的费用已经绰绰有余了,因为我大概出来的第一年就赚了十几万人民币。

Q&A

迟耀明:那您做了什么?

俞老师:当时中国还没有房地产,中国的房地产大概是95年以后才真正开始,所以当时花了3万块钱(买房)。

北京买房没有公寓房,买不到,所以就跑到了现在颐和园北宫门后面有个叫青龙桥的地方,有一个老百姓的三间土房子。

Q&A

迟耀明:宅基地。

俞老师:那三间房子,后来他们告诉我,原来那户人家是在青龙桥那个地方帮着看皇家园林的,既没厕所也没厨房,但是就有三间土房子。我觉得这三间房很好了,这有个院子,院子里有两棵大枣树,当时就觉得自己有个家的感觉。

这三间房现在还在,马上就要被拆了,现在国家给我的估值是1000万。3万块钱到1000万,总共加起来是20多年,差不多,25年,也算增值增得不错的。

Q&A

迟耀明:300多倍的回报。

俞老师:300多倍,25年。这是我迄今为止最好的投资。

 

我不是很喜欢我这种个性的创业者

很多人定义新东方的文化会喜欢用“包容”一词,而这种包容文化的形成与俞敏洪个人的性格脱不了干系。

从早前的罗永浩、李笑来、古典、李丰,到最近的周思成,走出众多创业者的新东方以“黄埔军校”的江湖地位开始展开拳脚,将触角伸向带有公益性质的商业培训领域。

今年6月,俞敏洪正式宣布成立东方坐标学院,定位于“发现和培育一千位能够改变万亿教育产业格局的未来商业领袖”。从“被出走”到“主动出击去连接和培养”,俞敏洪带着他的新东方又在丰富着他的教育森林。

但俞敏洪却坦言,他不是很喜欢他这种个性的创业者。

Q&A

迟耀明:俞老师您觉得您性格中间有没有那种桃园结义的情怀?

俞老师:那我性格中间这个(情结)是非常明显的。

Q&A

迟耀明:遇到跟您个性非常像的年轻人,您会持什么态度呢?

俞老师:其实你很难判断出这个人的个性是不是跟你相像,是吧?比如说我个性中间有非常容忍的、宽容的,甚至是不断退让的状态。

Q&A

迟耀明:(还有)超强的共情能力。

俞老师:但是当我看到一个创业者他也是容忍退让,反而我觉得这个人不行。一种非常果敢的,甚至有点鲁莽(的性格),有的时候反而我是欣赏。

那有的时候我还会分析我的个性,这种柔软的部分导致了新东方很多时候的变革没有推进的问题。

Q&A

迟耀明:是非常微妙的一件事。

俞老师:对,是一种比较微妙的关系。当然我现在看创业者,我更多会去看他的决策能力和判断能力,还有他的团队建设能力、他对项目的热爱能力,像这些东西都是我比较看重的。

 

我承认新东方落后了,但这只是暂时的

俞敏洪多次表示:“教育市场一定不会一家独大。”

在他看来,教育领域应该是一个百花齐放的地方。目前中国培训市场领域的空间是非常大的,尚且还有足够的空间等待开辟。他也希望未来中国教育领域,能够在新东方这样的大树下成长为一片森林。

那现实看来,确实整个教育的生态环境都变得些许不同。这批新兴教育企业在红海厮杀的结果,是众多独角兽和准独角兽们诞生,强有力地打破了教育界一枝独秀的单调局面。

于是有一种声音出来:新东方落后了,俞敏洪老了。

对于这种质疑,俞敏洪显得足够坦率和真诚。

Q&A

迟耀明:俞老师您刚才提过您的性格会让新东方很多的变化、成长是循序渐进式的,这跟您的性格其实是高度相关的,那您觉得在当今……

俞老师:我从来不怕新东方被人说是落后的,或者是一时落后的。

Q&A

迟耀明:但是现在是一个变化特别快的商业世界,您不担心这样的节奏会……

俞老师:但是变化快不等于能够把原有的商业逻辑给摧毁掉,或者说原有的人们最核心的要素给摧毁掉。

Q&A

迟耀明:一定会不断有声音在说新东方落后了

俞老师:其实也是落后了。

Q&A

迟耀明:然后说俞老师老了,说新东方的创新能力不足了。

俞老师:这三个评点都是对的,那这里面很简单。

第一,我确实是年龄比较大了。我一直认为新东方必须把更多的天下让给年轻人。

第二,就科技的应用来说,我是完全抱着拥抱的态度,但是这里面依然有一个障碍,这个隔阂不是说我心理上的隔阂,而是知识结构上的。

Q&A

迟耀明:具备这样属性。

俞老师:对,具备这样技术属性出身的人,现在在新东方占据了核心的领导岗位。这件事情我觉得算是新东方的一个调整吧,所以技术方面其实我们也在赶上。

但是我觉得未来再往后放3到5年的话,我觉得新东方在把科技和教育结合的方面,应该在中国的教育公司里依然是排在前面。

这是鲸媒体同俞老师之间一小部分的对话,之后我们也会陆续发出更多与俞老师探讨新东方、探讨行业的故事。

同时,《教条》这档节目,也是鲸媒体愿意深度剖析教育行业的又一次全新尝试。之后,鲸媒体也会相应推出《教条》第一期之后的第二、第三、第N期。我们也希望您能参与我们,表达出您的想法和观点,鞭策我们做得更好。

其实我们的目标没有那么宏大,我们只是希望能够秉持对中国的教育事业严肃、认真的态度,并且希望通过一己之力为中国的教育事业做出努力和贡献。

因此,我们在《教条》中的对话尽量坦诚和真挚,或许在本期节目中,还有些话题显得稍许锐利。但最终想要实现的,无非是为大家描述一个清晰的——曾经处在民办教育行业巅峰期、现在处于时代变革期——新东方,这25年来的风雨故事。

在即将到来的10月31日,俞老师也会出席我们的TEC教育创想大会。

我们希望,能够与您一同见证新东方拥抱变革和科技的决心。

 

拓展阅读

1、教条|俞敏洪:我不怕别人说新东方落后了

2、200多斤的教育初心有多重?

3、【干货】俞敏洪、米雯娟等领跑者眼中的“AI +教育”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