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黄向伟的办公室,鲸媒体还发现有半根胡杨的躯干,黄向伟喊其“9000岁”——活着千年不死、死后千年不倒、倒后千年不朽——这是胡杨背后的寓意,也是黄向伟给龙之门的精神定义。黄向伟称“我们这18年,像胡杨一样,就是活下去”。

目录

18年首次对外融资,龙之门如何对接资本?

全流程智慧教学,打造“莫比乌斯教育生态”

龙之门大语文的三“大”秘籍

 

导语

10月9日,龙之门教育宣布完成近亿元人民币A轮投资。这笔资金的到来距离2005年,龙之门的天使轮投资方TCL退出、龙之门启动管理层收购已过去13年,同时也意味着龙之门成立18年以来,首次对外融资。

龙之门教育集团创始人兼CEO黄向伟在发布会上表示,龙之门教育自成立以来一直坚守教育本质,完全基于自身业务驱动发展至今。未来将借资本之力,快速布局,成为全流程智慧教育的引领者。

黄向伟顺便吐槽了自己的“大舌头”,笑称说是早上吃饭之时微信看到资本到账,激动地咬到了腮帮子。但其实对于这位从小就将其座右铭定为“忍耐运动”,懂得运动的速度、节奏如何与忍耐的沉淀、平缓相配合的教育老兵来说,能融到大笔钱款,并非夸张到好像自此“平步青云”了,顶多算是一个新的发展契机。

在黄向伟的办公室,鲸媒体还发现有半根胡杨的躯干,黄向伟喊其“九千岁”——活着千年不死、死后千年不倒、倒后千年不朽——这是胡杨背后的寓意,也是黄向伟给龙之门的精神定义。黄向伟称“我们这18年,像胡杨一样,就是活下去”。

在耳畔时常出现“哪家资金链断裂了、创始人跑路”消息的教育行业,活下去并不是件那么容易的事,关键是龙之门风雨兼程十八载后,活得又还不错。鲸媒体视频对话了黄向伟,一起探讨龙之门这18年枝繁叶茂的常青之道。


(鲸媒体对话龙之门教育创始人兼CEO黄向伟)

 

18年首次对外融资,龙之门如何对接资本?

2018年10月9日,龙之门宣布完成近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A轮、首次对外融资,对于一个成立18年之久的公司来说,好像节奏显得有些缓慢,但如果这个公司是龙之门,那一切又显得非常合理。

如果我们去了解这个公司,大概可以得到这样几个关键节点:

龙之门始于在线教育,比行业定义的2013在线教育元年先行了13年。2001年,龙之门和北京四中合作成立北京四中网校,开始通过互联网的形式将北京四中的优质教学资源向全国传播;2004年,龙之门开始尝试录播课,鉴于当时互联网条件差、需要压缩窗口、压缩码流,录播课只能位于屏幕的一小块地方;2006年,龙之门开始做在线直播课,当时一节课最多可以达到5000人同时在线;2009年,龙之门创新混合式教学,将线上教学资源与线下学习指导有机结合;2013年,龙之门开始跟公立校合作;2014年,龙之门内部孵化大语文项目;2017年,龙之门开始打造To B的全流程智慧学习系统;2018年,龙之门推出赋能教培机构老师的酷蒙课堂。

可以说,在没拿到这笔融资之前,龙之门基本靠业务来驱动发展,并且已经衍生出了诸多脉络。据黄向伟透露,龙之门从第一年开始,就已经有正向现金流,这种情况一直持续至今。“包括2014年我们正式开始孵化龙之门大语文,从教材开发到课程开发,全部都是我们自己的储备资金。”

至于为什么会选择在这个节点与资本接轨,黄向伟提到其2016年做股份制改造时,就开始考虑资本,只不过最初考虑的是挂牌新三板。“我们在筹备挂牌新三板的过程中,发现在新三板并不会有什么太大的突破,于是就开始转向融资。可能大家感觉这个时间轴有些长,但是我觉得这样的节奏,也是先蓄势再起跳爆发,和我们非常契合。”

但黄向伟坦言,走资本这条路,他并没有什么经验,但又恰好,因为没有经验所以也不会去玩弄资本游戏。“我们完全不会做烧钱的事情,未来也是这样子。我们会基于自己的战略,有计划地用一些我们融来的钱。”黄向伟补充说道,“资本虽然有资本的意志,可是我觉得教育、资本两个基因并不是说纯粹矛盾,它是有结合点的。怎么能用好这个双轮驱动来帮助我们发展,也需要我们的智慧。”

对接资本后的龙之门,已将其发展战略进行了升级。旗下业务包括在线学习平台北京四中网校、To B的对公业务以及To B(小B端)赋能中小机构教师的酷蒙课堂。三者将统一于一个系统性的、综合性的网络学习智慧系统。其中,北京四中网校将更加注重公益属性和社会效应。

总有声音会说“网校没落了,网校时代终结了”。但黄向伟却觉得网校并没有离开它最繁盛的那个时期,只是在新时代背景下进行了业态升级调整。而他之所以将经营主体转向龙之门,是基于北京四中网校的历史属性做出的决定。

“北京四中网校确实在这些年做了非常多的公益活动以及社会效益突出的一些事情。对国内,我们帮助非常多的贫困地区,把我们资源输送过去;对国外,我们把我们的资源输送给海外的华侨华人。那这样的事情其实和北京四中这个品牌,是非常吻合的。”黄向伟说,“有关商业价值层面的东西,我们未来就放在龙之门。对于这两件事情,我们内部有一个分工,但是对外还是一个整体。”

 

全流程智慧教学,打造“莫比乌斯教育生态”

在融资发布会上,黄向伟提到今年国家提出“教育信息化2.0”,希望能够解决信息技术和教学融合、创新、应用的问题。“而信息技术和教学融合、创新应用的教研能力,恰恰是龙之门18年来历练的最核心的实力”。

黄向伟说,他希望龙之门未来能做全流程智慧教育的引领者,龙之门三个核心业务板块数据的打通,就是其迈出的第一步。

“我们把这三个场景的数据已经升级贯通到了一个全流程大数据中心,通过这样一个数据分析,我们可以给学生提供专属的资源和数据分析,完成每一个学生的完整知识画像。”黄向伟把这种以学生为中心,学习者穿越边界到达任何一个学习场景、获取专属学习资源和生成个体数据库的系统定义为“莫比乌斯教育生态”。

这一定义源于公元1858年,德国数学家莫比乌斯和约翰·李斯丁的发现:把一根纸条扭转180°后,两头再粘接起来做成的纸带圈,具有魔术般的性质。普通纸带具有两个面(即双侧曲面),一个正面,一个反面,两个面可以涂成不同的颜色;而这样的纸带只有一个面(即单侧曲面),一只小虫可以爬遍整个曲面而不必跨过它的边缘。这种纸带被称为“莫比乌斯带”。

基于莫比乌斯教育生态,黄向伟称:“意味着学生在不同场景下的学习穿越各个数据孤岛边界,形成全流程大数据中心,这对于一个学生的学习分析、诊断、预测才会是可信的,科学的。”

黄向伟告诉鲸媒体,早在两年前,龙之门就已经完成高中数理化这三个学科的知识图谱。区别于简单的陈列关系,龙之门采用了网状结构。

“在这种网状结构下,同一个知识点,它的关联、前置等知识点,我们都会进行巧妙地设计。”黄向伟举了一个小例子,“比如数学,我们是把几何跟代数全都打通的。因为往往学生做错一道几何题,可能是因为某个代数的知识点没有学好,那没有经验的老师很难去判断,而我们通过这个系统就可以实现精准地定位薄弱项。”


(龙之门网状知识图谱)

围绕着教育改革的推进,龙之门依托于智慧学习系统,也在不断开发一些新的增值服务。黄向伟向鲸媒体介绍了其中刚刚起步的“学业指导服务”。

黄向伟具体解释称:“以北京为例,北京高考是‘两依据一参考’多元录取,考试的方案是把选科选考权利交给学生,而学生基本上没有这样的选择能力。我们知道学业指导是非常具有专业性的,学校缺乏这样的老师。很多行业的培训类机构也开始做这方面的尝试,但是我们发现更多的机构是基于单次或者有限次的数据进行预测,这样的结果我们认为是不科学的。”

而通过这样一种全流程的智慧学习系统,黄向伟表示可以全方位、常态化、持续性地获取全样本数据。“我们认为只有这样的数据才具有分析、诊断、预测的可信度。所以龙之门后面有一个增值服务,就是提供专业化有信度的学习指导。”

此外,龙之门还在今年年初推出了针对B(小B)端的酷蒙课堂,定位于赋能教师,同样也是这一全流程智慧学习系统的一环。黄向伟提到,很多教培机构尤其是规模比较小的机构,是没有教学能力的,其课堂质量更多依赖于授课老师的水平,但往往授课教师他们的学科专业水平不强,最终导致课堂教学的质量不好、学生学习效果不理想等情况发生。

“在知识传授这个环节,我们已经内置了名校教师的微课,那么线下的这批学科能力不是很强的老师做什么呢?我们觉得教育本质应该是唤醒学生主动学习的意识,这是最核心的。毕竟学生学习是一个复杂多环节的过程,一旦被唤醒,后边所有过程都会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学生的学习状态会变得不一样,课堂效率也会明显提升。”黄向伟认为,这才是一个真正的有生命力的课堂。

对于黄向伟提到的微课,则是基于此前北京四中网校与北京四中打下的教研合作的基础,由四中老师担任微课录制工作。

不同于双师的教学模式,酷蒙课堂的线下老师接受培训之后,还要参与说课的环节,为学生具体呈现知识点架构、考点难点等等。此外,酷蒙课堂还植入了“AI测试”,同样内置微课,可以精准定位学生的薄弱环节并推送相应的内容。“这样的课堂是基于建构主义的学习理论,强调学生主动学习。目前来讲,呈现的效果非常好。”

(龙之门酷蒙课堂)

目前,酷蒙课堂已经在几十个教培机构开课落地,开课班级达数百个。

而向来,与大数据相挂钩的学习,逃脱不了个性化的命题。“在平台上,我们能看到学生数据,通过学生数据可以给学生推送精准的课程资源,或者说根据学生数据设计相关的课堂教学活动,那么这就可以简单实现个性化。”

黄向伟认为,个性化学习可以应用在学生的各个场景,比如说在老师上课的过程中,明确学生之间共性的问题以及非共性的问题。对于共性问题,可以集中讲解,而对于非共性问题,老师进行单独指导,这是一种个性化。

除了这种提高教学效率、教学针对性的个性化之外,黄向伟还提到一种补短板的个性化。“比如设定一个节点,给学生推送系统性的消错任务,对其某段时间内的错题进行回顾和重点突围解决。”

 

龙之门大语文的三“大”秘籍

在龙之门这棵常青树上,还有一根“龙之门大语文”的分枝。对于布局大语文,龙之门也是有备而来,早在3年前,龙之门教育就已经完成对语文业务的布局,依托于北京四中的名师资源,推出专注于5-12岁小学语文素质教育、弘扬中华传统文化核心价值观的语文课程体系“龙之门大语文”,并于2017年向市场扩张。

据了解,整套课程体系含960篇古今中外的名家名篇,重点用以培养学生的基础知识、阅读能力和写作素养。课程从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角度选取文章,采用群文模式展开教学,旨在培养学生的综合语文素养,并外延式通过人文游学产品形成产品矩阵。

(龙之门大语文教材)

在新高考改革的加紧促推下,语文摇身一变,以“大语文”的面貌成为新一轮的拉分科目,各家也纷纷打响大语文的保卫战。但是,包装了辅导培训的语文,就可以称之为“大”吗?

黄向伟认为,在语文学习的过程中,给孩子输出的不应该仅仅是语文知识,这只是最初级的一种形式。“我们更追求的是给孩子提供人文素养方面的一些传播,从小培养孩子思维、思想和情感价值观等更有利于孩子全面发展的文化素养,所以我们称之为以文化人。”

基于这种综合了能力素养和文化素养的学习,龙之门大语文的“大”也有了不一样的三种内涵:

其一是视野要大,要捅破教字、词、句、段、篇概念,敢于教孩子更多更深的东西,让孩子具备更宽的视野。

其二是内容要大,古文要敢教,现代文要敢教,科技文要敢教。

其三是气度要大,要告诉孩子成为伟大的人,中国历史有很多伟大的人,所以要让孩子形成价值认同,并且形成自己的人文情怀。

为了实现这“三大”,龙之门特意请来了北京四中的特级教师李家声先生牵头主持这套大语文教材的开发。黄向伟表示,他希望通过大语文把他所认知的北京四中百年积淀的校园文化、人文精神与语文教学浸润在一起,进而向社会广泛传播。李家声与黄向伟还给其大语文赋予了一种特殊的意义,希望能够给孩子们提供一种“高贵、优质、高效”的教学。

此外,龙之门大语文还配备了一支来自于一线教学老师组成的专职教研团队,“这些教师他们有机会同四中老师进行教研、备课,有机会在北京市的教研院、教研中心听一些课程,因此他们的学术背景和教学能力都非常强。”

在具体的教研环节,龙之门大语文遵循了三个基本规律:首先,其课程设计按照学科特质来设计,尽可能地让学生在接受知识的同时,保留学生的自主性和创造性;其次是提出了合理教学的坡度而非梯度,由浅入深带领孩子学习;再次,该教材还非常注重阅读环节的设置,并采用了“体系化群文阅读”的思路。

体系化群文阅读具体可以理解为:基于一个主题,精选四篇文章,这四篇文章会按照能力、时间、性格、个性进行区分,不同情况的学生可以在老师指导下完成相应的课程,也可以通过自我探索达到更高的要求。这四篇文章具体分为精读、品读、扩展读和探究读,逐步加深学习深度和广度。

“首先,第一篇精读文章由老师讲解;第二篇品读文章则是在老师指导下学生自学的;第三篇是扩展读,帮助学生扩展知识面;第四篇则是探究读,帮助学生学有余力的情况下,启发自己的思维去探索更深层次的含义。” 龙之门大语文CEO张越介绍时说道。

目前,龙之门大语文主要有四种课程类型:6-15人的小班课、面向教培机构的双师课、线上大班课、线上小班课(即将开设)。通过直营+加盟两种模式进行推广。

(龙之门大语文课堂)

课程落地至今,龙之门大语文已在北京地区开设近百个直营大语文班级,与北京及全国60多所加盟机构达成合作。其中,两家直营校的春季班续班率已经达到了87%。“从2015年试水到现在,我们收入增长非常快,今年肯定过千万了。”

 

结语

这是一位在教育行业摸爬滚打的创业者,也是一位有着18年一线教育行业从业经验的资深教育人;这位教育老兵没有丝毫接轨资本的经验,但同时他又利用自身业务驱动发展得足够明朗。

相对于“黄总”,更多的人会喜欢称其为“黄校长”,可能是他身上天生就带有一种教育属性。

黄向伟提到他的教育情怀时表示:“我觉得做教育一定要有责任心,因为教育是不可逆的、是不可以试错的。所以在从事这个事业的时候,我们每一个人都心怀敬畏之情;同时,学习是一个延后时间才能看到学习效果的一件事情。因此教育应该也是一个缓慢而优雅的过程,它需要沉淀,但是现在在产业赛道上,又需要速度,那怎么能把这两点结合,也是有智慧的。”

这种敬畏、这种速度与沉淀的结合,又似乎与黄向伟的人生座右铭相契合。从小黄向伟的座右铭就是四个字“忍耐、运动”,忍耐需要静下心来、需要思考,运动需要节奏、需要速度。


(黄向伟参加马拉松)

直到今天,黄向伟也一直保留着跑步的习惯,他的工作人员曾评价其是教育圈最会跑马拉松的人之一,可以用不到6分钟/公里的配速跑完马拉松全程。

10月21日,黄向伟在扬中参加“未来之星”创业营课程,早上7时,黄向伟照常发了条朋友圈,是他们一行人在长江流域晨跑的行程路线图,配了一张日出图,文字为“未来之星跑团,创业路上同行”。伴随跑步和日出开启新的一天,已成为黄向伟每日例行之事。


(图片来源黄向伟朋友圈)

 

拓展阅读

1、大龄美女寻找第二春?四中网校踏上蜕变之路

2、标准化难,难续班……炙手可热的大语文背后暗藏礁石

3、【干货】俞敏洪、米雯娟等领跑者眼中的“AI +教育”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