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腾讯课堂把潭州教育扫地出门,消息传出后,各大中小机构交流群里炸开了锅,因为潭州教育是最早入驻腾讯课堂的一批教育机构之一。

腾讯课堂潭州教育扫地出门,消息传出后,各大中小机构交流群里炸开了锅,因为潭州教育是最早入驻腾讯课堂的一批教育机构之一。从3月29日12时起,腾讯已经终止和潭州的合作,潭州所有的课程都不允许在腾讯课堂上进行授课。

“在过去的一年半时间,腾讯从未间断过对我们的打压,从限制流量获取到限制工具使用,从控制课程数量到干预课程内容。”潭州教育发出公开信哭诉。

“2016年2月下旬,我们给予潭州学院整改期,要求其提升教学质量、规范营销行为。整改期结束后,仍然有大量学员对其违规行为进行投诉,经核实潭州学院仍然存在此前的违规行为。”腾讯课堂也郑重发出声明回应。

鲸媒体对此事进行调查时,有业内人士意味深长地说:“机构和平台之间相爱相杀,左右不过是利益问题。”

 

第一部分:潭州教育PK腾讯课堂

1

潭州教育——

直至2014年3月,腾讯课堂问世,那时,没有任何一家机构愿意与其合作,因为它不成熟,因为它没有名气,因为它是一场风险投资;但是潭州教育冒着破产的危险,把7年赚来的钱全部投资在上面,潭州成为首家入驻腾讯课堂的机构,同时招进所有教育同行入驻腾讯课堂,为越来越多的学员提供更为丰富的在线课程是我们追求的宗旨。然而随着潭州的不断壮大,逐渐占据了腾讯直播课堂近60%的课程份额,潭州教育平台活跃用户达1000万,付费用户40万,公司年度营收达2亿元。

 

腾讯课堂——

潭州学院不是第一家入驻腾讯课堂的机构,它的直播课在腾讯直播课堂的课程份额也不是第一。

 

2

潭州教育——

在过去的一年半时间,腾讯从未间断过对我们的打压,从限制流量获取到限制工具使用,从控制课程数量到干预课程内容。

比如限制一家机构的开课数不能超过150门,于是我们不得不从一家机构调整为九家子机构来应对,又比如腾讯课堂去年年底,出台政策,取消飞机票(注:腾讯课堂提供的营销工具,包括课程赠送、飞机票、班级通和优惠券等),学员必须在他的平台付费才能上课学习,所以潭州不得已才把VIP课程搬迁到YY,为此,潭州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即使与大量的VIP学员解释沟通,仍然有不少学员流失。而为什么我们不走平台的支付呢,因为,腾讯的走款流程太长了,学费在平台上要卡3-6个月,还不能回款到公司。目前,潭州教育去年11月份的款项,现在都还没有结算清楚。

就在2016年2月29日,腾讯课堂给潭州发了一封邮件,提出潭州必须限期整改平台上所有已开课程,整改期间不得增开新课程。如果,整改的目的是为了提升课程质量,这一点无可厚非,我们也愿意在此基础上做出调整,但是腾讯课堂提出的整改措施却条条都是从限制潭州的发展角度出发制定的,甚至可以说,这些条款就是鸡蛋里面挑骨头,赤裸裸的霸王条款,就是要压制潭州的发展。

 

腾讯课堂——

潭州学院及其子机构的违规行为包括:在直播课程中出现老师迟到、早退、旷课等违规行为;在课程内容中宣传与该课程无关的广告超过课程时长的1/3;在没有获得用户明示同意的情况下,直接联系学员并向用户发布商业广告及骚扰信息。

上述违规行为给腾讯课堂带来非常恶劣的影响,遭到学员的大量投诉。为了学员更好的学习体验,腾讯课堂多次发布潭州学院课程违规处罚通告,督促其遵守平台的管理规则。2016年2月下旬,我们给予潭州学院整改期,要求其提升教学质量、规范营销行为。整改期结束后,仍然有大量学员对其违规行为进行投诉,经核实潭州学院仍然存在此前的违规行为。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根据腾讯课堂《课程违规行为处罚规则》,对其执行清退流程。

 

3

潭州教育——

腾讯如今已经是中国互联网的巨无霸企业,利用QQ的巨大影响力形成的行业优势及手中掌握的资源,限制在线教育创业公司的发展,强推自己的腾讯课堂这一平台。他滥用了用户的信任,在线教育公司好与坏的标准不是由学员来定,而是由腾讯制定的规则来评定。这种行为彻底蔑视学员的权益,封杀潭州的严重后果就是数以万计的学员的课程将被中断,学习效果将得不到保证,这是对学员的极度不负责任。

接下来,潭州将会在淘宝教育、网易云课堂继续授课。

 

腾讯——

我们对此次清退给大家带来的不便表示歉意,并会对此次受影响的付费学员进行妥善处理。

课程质量一直都是腾讯课堂的生命线,一直以来我们与所有的合作机构一起,努力创造高质量的在线课程。很遗憾的是,经过多次警告和整改之后,平台上仍然有极少量机构未能达标。考虑到用户和其他机构的共同利益,我们只能对此类机构进行清退处理。

 

第二部分:乱象

 

对于腾讯而言,教育业务的日益兴隆恐怕是一件无心插柳的事。腾讯对教育在举动上“另眼相看”是在2013年底。在2014年初,腾讯QQ的新版本中,群视频新增教育模式,可演示PPT,同时,腾讯自有的在线课程分发平台——腾讯课堂也在当年4月上线。

到了2015年底,教育业务已经逐渐成为腾讯的战略性业务,这是以腾讯宣布“启航计划”为标志的:助力100家在线教育机构实现从0到1的跨越,让机构从入驻腾讯课堂、启航、孵化、到腾飞,短时间内实现100万的平台营收额。在这个计划下,腾讯课堂将根据机构的不同发展阶段,量身定制专属的运营扶持计划,腾讯课堂将在2016年投入千万基金。

截止到2015年,腾讯课堂入驻机构总数达到1.3万家,年收入超过百万的机构数量达到2014年的5倍,累计用户突破3500万。上课用户增幅超过420%,入驻机构增幅接近150%。

在这样的大背景之下,腾讯此番对潭州教育的清理,让无数中小机构捏了把汗,如果要追溯教育机构与腾讯的因缘际会,应该从QQ群讲起。

 

“在线教育”一词火起来前,QQ群就已经滋生在线教育的土壤了

本来QQ群只是一个多人社交工具而已。

腾讯始料未及的是,依靠在QQ群内传授各种技艺,比如做PPT、学PS、做手工制品等,月薪轻松过万的群主已经不计其数,更有甚者,依靠QQ群授课,年现金流直逼千万级别甚至上亿。

在这样的草根富豪里,最有名的无外乎光头邢帅了。参加了五次高考,最终只被云南一所二流本科计算机专业录取,并且更悲催的是,在大二的时候因为交不起学费被大学除名……一间出租屋、一台电脑,这位草根人物只好选择QQ群里开始创业。那是在2008年,那个时候在QQ群里教学员用Photoshop,在外界看来可能和今天在朋友圈卖面膜没啥差别。

邢帅最开始的做法也很简单,就是每天把录制好教学视频发给学员,并在群里进行交流答疑,培训费每人10元。谁能想到,QQ群的强互动性成为邢帅腾飞的基石,那时候绝大多数公司主要做的是录制视频、再将视频出售盈利的生意。

虽然那时邢帅山东口音浓重、讲话不利索,据说10个学员有9个边听边骂娘,但是邢帅从早上8点讲到晚上12点,答疑服务态度良好,2009年的时候,学员已经突破200人。由于当时一个QQ群只能同时容纳200人在线,多人同时在线语音的音质也不稳定,邢帅在2009年转战靠多人游戏语音起家的YY。同时进行“QQ+YY”双线配合,再后来邢帅网络学院(现在叫“邢帅教育”)应运而生,课程也不仅仅是PS了,还有三维动画,甚至移动开发等。公开资料显示,2010年营业额只有100万元,2011年做到3000万元,2012年直接跨越到6000万元,2013年突破一亿元,2014年就已经突破10亿元了。到目前,邢帅教育的QQ群早已超过3000个。

事实上,还有许多个体户甚至家庭主妇利用QQ群上课,真正赚到了钱,然后又有公立学校老师在雾霾天用QQ群上课,最终让腾讯重新正视培训这个生意的力量。有意思的是,2014年腾讯对教育业务另眼相看的这一年,正好也被称为“在线教育”元年。

腾讯最初是把在线课堂定位为一个在线的直播平台,但到2015年,腾讯课堂平台的直播课程和录播课程各占了50%的比例。腾讯内部研究在线教育生态时发现,学习过程50%的部分是在线上上课,50%的部分在课后在QQ群中通过老师组织讨论或是通过QQ去答疑和做习题,这样才构成完整的线上教育。他们还发现,腾讯课堂平台上有针对农村的养殖用户提供的课程,这类课程一二线城市的用户几乎不会关注,但在一些三四线城市却有用户关注,而且同时在线的数量还不低。

 

小微培训机构QQ群授课、招生乱象多发

2014年,腾讯试水正儿八经涉足教育,也是这一年开始拉拢培训机构。如潭州教育所言,当年自己最早是从YY发家的,腾讯课堂推出,潭州教育就搬了过来,如今腾讯课堂流量和品牌起来之后,反而被清退,抑郁之情可想而知。

知情人透露,在腾讯课堂早期,很多小微机构完全不会做营销,不知怎么招生,于是腾讯课堂开发了一套类似CRM的系统,帮助机构知道用户画像,用户偏好等等,甚至对一些机构予以优先合作支持。

最早,为了吸引更多机构玩家,一些无利于用户体验的现象得到了容忍,比如直播教学中老师迟到、早退、直播课播放视频无互动,录播课视频效果差甚至包含违规水印,课程中插播广告,授课内容与实际不符等。可是,当做培训生意的玩家都知道腾讯的池子或许有利可图时,种种原来已经存在的乱象在利益前面变本加厉。

其中,课程用户最不能忍的是课程质量参差不齐。有用户跟鲸媒体吐槽,有次听了课以后觉得内容非常一般,特别是老师水平一般,也不帮答疑,无法核实机构和讲师的真实情况,“感觉什么人都能当讲师,讲课条理混乱,和学生乱聊天”。最夸张的是,在一些QQ直播授课群里,如果有学员提出疑问或者不配合,立马被拉黑,或者直播时候被踢出,投诉无门,且没法退款。“课程作假,某机构的直播课放的是录播内容,然后我说了一句‘录播’?就把我拉入黑名单了。”

还有业内人士猜测,潭州教育这次被清理,除了被学员举报外,也有可能是被不堪其扰的友商们举报的。他笑言,潭州教育的营销手段非常夸张,比如,潭州大量招聘月薪千元有余的“招生员”,由招生员每天注册大量QQ小号,用来“招生”;顶着美女头像,潜入各个机构的QQ群,一个个加学员,发潭州的课程链接,甚至顶着腾讯课堂的官方头像,以腾讯的名义要求其他机构的学员报名他们的课程。“你随便问一些入驻腾讯课堂的机构,绝大多数机构的QQ群内都有潭州教育的招生员在潜伏,进别人群里面招生。”

鲸媒体了解到,潭州教育对腾讯课堂的各种警告、处罚配合度不高也让腾讯方面大为恼火。在潭州教育近两天发的一篇文章里,也能看出它与腾讯斗智斗勇的过程——

“2014年底,腾讯课堂出台新规则,规定一个机构旗下不允许开设超过150门以上的课程。这明显是针对潭州的。因为当时除了潭州以外,没有任何一家机构的课程是过百的。但是我们当机立断,马上将‘潭州教育’这一个机构,分开成了各个子机构,潭州设计学院,潭州软件学院,潭州兴趣学院……潭州外国语学院也应运而生。我们每天坚持开课,为大家带了有意思的公开课程。腾讯课堂这一举动不但没能成功打压我们,更是让我们更加奋发,很快,我们各个子学院的课程就排进了腾讯课堂所有课程类目的前三名。”

知乎网友“张大星”爆料:2015年初,从腾讯课堂后台可以看出潭州学院的上课积分最高,完全可以申请上首页,上专题课程页,但在腾讯课堂的重要展示位上,还是见不到潭州学院的课程,由此推断出腾讯课堂取消了潭州学院上首页的资格。“2015年,潭州学院疯狂拉人,刷虚假报名人数,以获得类目下的免费展示位。被其他培训机构举报这种违规操作,潭州学院在各类目的免费展示位全部被取消。大概是2015年潭州学院做了一个‘潭州妈妈’,一个为兼职课程拉人、岗位工作录入的网站,搭建了比较成熟的课程推广体系。”

 

矛盾爆发,机构与平台相爱相杀现象引思考

“腾讯如今已经是中国互联网的巨无霸企业,利用QQ的巨大的影响力形成的行业优势及手中掌握的资源,限制在线教育创业公司的发展,强推自己的腾讯课堂这一平台。他滥用了用户的信任,在线教育公司好与坏的标准不是由学员来定,而是由腾讯制定的规则来评定。这种行为彻底蔑视学员的权益,封杀潭州的严重后果就是数以万计的学员的课程将被中断,学习效果将得不到保证,这是对学员的极度不负责任。”在公开信中,潭州教育言辞激烈。

对此,腾讯方面向鲸媒体表示,潭州学院违反《课程违规行为处罚规则》的行为,都有记录,属于证据确凿,任何其他版本的口径描述其实都没有意义。

潭州教育被清理一事爆发,是否意味着腾讯今年现在是否在大规模清理?腾讯方面称,强调并不是大规模清理。“清退机制是保护整个生态健康发展的一种措施,我们也会给到违规达标的机构整改的机会。但在保护学员利益的前提下,对极少数不达标、未能整改的机构进行清退执行也是有必要的。清理标准来源于腾讯课堂此前对机构公开的《课程违规行为处罚规则》,累积扣分超过30分,就达到清退标准。”据透露,在清退潭州学院及其子机构之前,一共有2家因为违反《课程违规行为处罚规则》,达到清退标准,进行了清退。还有部分违规机构进行了扣分处理。

潭州教育和腾讯的矛盾公开化后,有小微机构笑称,这事一炒作,潭州教育火了,但是更多小微培训机构连曝光的机会都没有,“希望更有效的沟通,更公平的机会吧!“

这位小微机构负责人称:“现在大平台很多,我们都是广撒网,自己也做平台,希望从大平台引流量到自己的平台。为什么这样做呢?都是担心太依赖其他平台,万一有什么变故,流量、生源、知名度全部被砍断就被动了。”

另一机构人士称,对于一些冷门的课程,其实在大平台上连展示推广的机会都没有,就是因为“马太效应”哪里都存在,因为对大平台心存顾虑,所以现在很多机构即使和大平台合作,也不会把自己核心内容放别人平台,如果平台的管理混乱,更是不妙。

 

第三部分:鲸媒体观察

 

教育机构和大互联网平台本身是相辅相成的,平台上的机构优秀则平台强,平台强则流量多。但为何教育机构和平台经常发生冲突和矛盾?

据鲸媒体采访了解到,机构和平台的沟通过程存在的问题不少,在平台使用的过程中发生问题,往往没有一个快速的通道能够进行反馈解决,致使矛盾得不到解决。因为平台资源有限,很多时候无法照顾到所有机构的诉求,也是加剧了矛盾的原因之一。这时,公平和高效成为了机构最大的诉求。

同时我们也看到,确实存在个别机构采取一些“过激”的手段获取生源流量且课程质量不高的现象,严重的破坏了整个平台的秩序,损害其他机构的利益。这样的机构也应当被以合理的方式整顿以维护平台稳定的秩序。

教育机构和大互联网平台相爱相杀,大概是因为机构们和平台之间依然处于互相借势的关系中,机构不敢过度依赖平台,毕竟在平台之上的机构始终“带着镣铐跳舞”。这个矛盾目前依然难以得出最佳解决方案。

但是,对于自身有教育业务(自营或投资)的平台而言,努力做到公平平等一视同仁并能高效解决机构的问题,却是收获信赖唯一的办法。这就是“责任越大,能力越大”的含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