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那段时间我们也在不断摸索,直到2016年底才决定转型做在线青少儿编程一对一培训。”傲梦青少儿编程创始人兼CEO袁哲栋对鲸媒体说道,“因为在线一对一这个模式可以最好地保证教学质量、服务的标准化和规模化。”

目录

转型线上一对一的机缘巧合

多条线课程体系+认知测评系统

NOIP会成为下一轮竞争风口?

复购率超过90%?

 

导语

从华东师范大学软件学院毕业后,袁哲栋按部就班地上了班,成了千千万万名“程序猿”之一。也许他已经料到自己会一脚踏入与大学专业相关的编程教育行业。

故事的转折点发生在2014年,袁哲栋走上创业之路,在老家上海开了一家线下青少儿编程培训机构,前前后后一共招了200多个学生。

“那段时间我们也在不断摸索,直到2016年底才决定转型做在线青少儿编程一对一培训。”傲梦青少儿编程创始人兼CEO袁哲栋对鲸媒体说道,“因为在线一对一这个模式可以最好地保证教学质量、服务的标准化和规模化。”

今年9月,傲梦宣布完成1.2亿元B轮融资,由好未来共赢基金(学而思主体公司好未来旗下教育基金)与IDG资本联合领投,前海母基金跟投,刹那间成为少儿编程培训领域里一颗耀眼的新星。

“以前我们提出在线少儿编程1对1这个概念的时候,很多人是不理解或不屑的,但是现在越来越多的一些投资人、创业公司都在看向少儿编程,我觉得这是一个特别好的趋势吧。”袁哲栋笑着说道。

· 鲸媒体专访傲梦青少儿编程CEO 袁哲栋 ·

转型线上一对一的机缘巧合

“那个班简直是个魔鬼班”,袁哲栋这样回忆他以往做线下少儿编程培训时的经历。

“那时候小班教学,一个班4到6个孩子,小孩子们太闹腾了,如果我把大量精力拿来控制课堂纪律,对于孩子们来说,在课上的收获也是很少的,如何能保证正常的教学进度?”

让袁哲栋苦恼的难题突然在某一天被解开。“当时我教的一个小孩出国了,当我在电脑上与他一对一教学的时候发现,其实教学效果会更好,他上课非常积极和用心,课后复习也是最认真的。”

袁哲栋进一步解释,编程课本身的逻辑性是比较复杂的,孩子们会遇到各种各样的疑问,在线上一对一的模式下,老师跟孩子可以有一个非常深度的问答式的教学,可以更好地引导孩子进行思考以及进行操练的效果追踪,保证教学质量。过去规模化、大众化的教育模式,必然要向定制化、个性化发展,所以一对一教学是必然结果


图1:傲梦青少儿编程教学画面

 

多条线课程体系+认知测评系统

袁哲栋清楚地记得,傲梦在2016年10月正式开始做在线一对一真人直播教学。2017年3月,重新定位了今后的课程教研方向:让孩子的学习更有收获、更有兴趣以及让父母可以更好地感受到孩子的成长。

今年,傲梦又开创了多条线的课程体系,将教学规划分为“人工智能与竞赛升学”和“素质教育与艺术创造”两个方向,包括7种主流编程语言与17个级别的课程进阶体系。


图2:人工智能与竞赛升学

图3:素质教育与艺术创造

“双体系的学习规划,一个是人工智能与竞赛升学方向,这个从满足孩子想参加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和高考自主招生出发,另一个是素质教育与艺术创造方向,从满足家长们希望孩子提升素质能力以及做出更多的编程作品的方向去考虑。

“双课程体系中每一条体系至少包含了400多节课程,里面分成了5到6个学科,从最简单的具象化编程到高级的抽象编程都有涵盖。”袁哲栋说。

在教学模式上,傲梦编程采用了STPS的教学法——情境、思考、操练、演说4个环节,更加符合孩子的认知规律,让课堂充满互动性和自主性,学习体验和学习效果也可以更加立体呈现。

图4:傲梦青少儿编程教学画面

据袁哲栋介绍,傲梦还研发了一整套认知测评系统,每节课都可以分析评估课内40分钟学生思维认知提升水平以及知识掌握水平。例如孩子在这一节课应该完成多少分值,这节课可以做出什么样的作品等等。对于初学者,会在上课之前进行测评并结合试听课情况,给出学习规划建议。

 

NOIP会成为下一轮竞争风口?

中小学的学科竞赛,除了我们熟知的奥数之外,还有物理、化学、生物以及信息学竞赛。

全国青少年信息学奥林匹克联赛(NOIP)是中学生五大学科竞赛之一,包括普及组(小学和初中)和提高组(初中和高中)。有业内人士称,许多孩子通过NOIP获得了名校的“保送录取”、“降分录取”等相关优惠政策。

而近几年,浙江、山东省纷纷将编程纳入信息技术课程和高考的内容体系,大力推行信息学,科技创新类赛事奖项也随之“水涨船高”。

NOIP培训目前是一个比较明确的存量市场。我个人觉得从存量市场去切入应该是一个更好的方向和选择,目前我们已经有足够的能力和精力去涵盖更多的编程课程,提供更多的编程服务。我们自己也储备了不少NOIP老师,我们会在接下来有更大的发力。”袁哲栋对鲸媒体说道。

除了向中、高年级方向延伸NOIP培训,傲梦在低幼段(学前至小学三年级)也有自己的计划。

“只有把自己的低幼段人群扩大,才可以筛选出更多的学员继续学习小学、中学的课程,但中间需要一个很长的积累过程。”

袁哲栋告诉鲸媒体:“在目前的竞争环境中,抢占市场占有率还是很有必要的,我们已经打造了面向低幼和启蒙端的公益课和社群录播课,让更多的孩子能够以更低的成本先了解和接触编程。”

据悉,傲梦还计划推出“全国青少儿在线编程竞赛平台”,该平台将为全国学习编程的青少年提供一个交流与竞技的在线工具,帮助孩子们在课后巩固学习内容并开发更有创造力的作品。此外,傲梦还将开发更多新的课程辅助工具与小程序,确保教学服务的质量。

我觉得目前少儿编程其实还没有完全火起来,只能说是处在非常快速的增速过程中,我相信在一年之后会迎来一个非常明显的爆发期,会产生大量的服务需求,比如信息学奥赛培训、出国留学作品方向等等。因此可以不断地去扩充自己的产品形态,从各个角度去教育市场,给不同需求的客户提供不一样的精准服务。”袁哲栋说道。

复购率超过90%?

目前,傲梦已经覆盖了国内近40个城市超过10万个家庭,平均客单价1.5万元,复购率超过90%,老师人数在300人左右,占公司总人数70%。

在袁哲栋看来,保持复购率在高位其实有几个窍门。“一是保证自己的教学质量,这也是一对一教学的优势所在;二是保证好的服务质量,需要多部门的相互协作才可以根据客户的需求去给到非常好的解决方案;三是要在整个的教学过程中和服务过程中不断给到家长们惊喜点,当家长们看到孩子做出很多的专业编程作品的时候,他们也会感到欣喜,我们也可以收获更好的反馈。”

上月,傲梦宣布获得好未来共赢基金(学而思主体公司好未来旗下教育基金)与IDG资本联合领投、前海母基金跟投的1.2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

“我们必须把资金放到后端的服务中,比如加大课程研发力度、扩展优秀的师资队伍,让学生在课前、课中以及课后能够享受到更加完善的体验。”袁哲栋说,“下一步,我们会结合人工智能教学,给老师以及学生的课前课后带来更多有趣的体验。”

而对于少儿编程行业的后来者,袁哲栋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目前赛道上的同业者各有各的优势,相对而言,To C的市场,可能从口碑传播和触达用户的路径会更快更短。其实,每一个团队应该摸索出符合自己基因的商业形态,找到自己的优势所在,并发力、深耕。”

“少儿编程培训的市场规模一定是往千亿级规模去发展的,它的竞争环境会有点像目前的在线教育,最后可能只有一到两家公司杀出一条血路,获得更多用户的关注和信任。”袁哲栋说。

拓展阅读

1、直面少儿编程:如何在流变的市场中抓住机遇、避开盲区?

2、扎堆在线少儿编程教育的玩家,不得不面临这4个痛点?

3、重仓青少编程,揭秘达内“算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