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如何在早期市场快速抢占先机、如何探测出还未被发现的机遇与盲区,是每个少儿编程公司不得不思考的事情。继《扎堆在线少儿编程教育的玩家,不得不面临这4个痛点?》之后,现在,鲸媒体将针对To C端的少儿编程教育市场为您进行深度解析。

目录

向上延伸“信奥”,向下挖掘“低幼

线上线下、小班大班大PK

那些不可忽视的机遇与盲区

 

导语

上周,网易CEO丁磊力荐的网易卡搭编程正式公之于众,布局音乐、做严选电商、开设养猪场,一向不按套路出牌的互联网大咖网易开始押码少儿编程,并且将之作为网易教育最重要的业务板块,不免让一些纯教育行业的少儿编程机构瑟瑟发抖。

当年,奥巴马在美国呼吁全民学习编程的“编程一小时”行动,没想到这股编程热风会如此快速地刮到国内。一向以数学、英语、美术、音乐等多足鼎立的校外培训市场,没想到会半路杀出个少儿编程。而且,伴随着教育部、省市、地方等促进少儿编程发展措施的颁布,资本市场一轮一轮如潮水般涌来的融资,少儿编程培训成为众多教育从业者眼中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的好项目。

这个行业的后来者还有机会吗?别慌,如果把2016年作为中国的少儿编程元年,少儿编程在国内发展至今不过两年时间,市场还处在早期阶段,不管是教育巨头、创业公司还是互联网跨行者都在摸索阶段,寻找最契合自身发展、且也能适用于行业发展的路径。

但是,如何在早期市场快速抢占先机、如何探测出还未被发现的机遇与盲区,是每个少儿编程公司不得不思考的事情。继《扎堆在线少儿编程教育的玩家,不得不面临这4个痛点?》之后,现在,鲸媒体将针对To C端的少儿编程教育市场为您进行深度解析。

 

向上延伸“信奥”,向下挖掘“低幼”

翻开市面上不少少儿编程培训机构的产品册,清晰的课程体系一目了然:小学一至三年级学生学习Scratch趣味图形化编程,小学四年级至更高年级可学习Python代码编程以及更高难度的算法编程。

即便是不会英语、不会打字的低龄孩子,也可以通过编程工具Scratch拖拽积木形状的模块来实现构成程序的命令和参数,在制作动画、游戏的过程中学习有关编程的基本知识。

而掌握核心的算法编程知识,对参加全国青少年信息学奥林匹克联赛(英文缩写NOIP,中文简称“信奥”)、国内升学、国外留学背景提升均有帮助。

1、“信奥”培训是个存量市场?

一位家长曾向鲸媒体透露,自己的小孩一旦能拿到NOIP奖牌,很有可能在北京竞争激烈的“小升初”中脱颖而出,考上个好初中。如果是非常优秀的选手可以直接保送清华北大,国家级一二等奖能够降分录取,省级二等奖以上可以有自主招生资格。

尽管市面上少儿编程机构的课程体系或多或少带有功利色彩,但对于不愿意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家长来说却有很强的吸引力。

信息学奥赛培训目前是一个比较明确的存量市场,我们公司其实也储备了不少的NOIP辅导老师,将会在明年对NOIP有一个非常大的建设目标并发力,不断紧贴用户的需求,比如竞赛、升学、出国留学或作品方向,给他们提供最理想的服务,满足客户的需求。 ”在上月获得好未来共赢基金、IDG资本、前海母基金1.2亿元B轮融资的傲梦青少儿编程创始人袁哲栋,在此前接受鲸媒体采访时说道。

如果说信息学奥赛培训是存量市场,那么是否意味着所有孩子都能学习信息学?什么样的老师才有资格提供信息学奥赛辅导?

其实学习信息学的孩子数量占中小学学生总体人数比重并不大,虽然小学高年级也可以学习信息学,但课程内容会侧重于知识的普及,中学阶段更侧重于提高、拔尖。另外,参加竞赛并且想要脱颖而出,就意味着孩子需要把更多精力投入其中,并舍弃其他科目或兴趣爱好中的部分时间。”少年创学院创始人张路告诉鲸媒体。

他也提到,“NOIP老师很稀缺,首先老师自己得是竞赛选手出身,尤其是获得过国赛金银牌,这样的人每年只有100多人,而只有理论、自己没打过比赛的,是很难教别人打赢比赛的。”

据NOIP官方的数据,NOIP2018初赛参赛规模再创历史新高,共有来自全国31个省市(含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的共计约148880名选手同时参加竞赛,其中提高组92418人、普及组55851人。

NOIP2018初赛参赛人数较NOIP2017增长了26.06%。有8个省份的参赛人数在5000人以上,分别是:山东、四川、江苏、安徽、浙江、福建、广东、河北;其中山东参赛人数5.2万人、四川约2万人。

据张路了解,一般山东、四川、江苏等人口基数大的省份参加NOIP的人数会相对多一些。这也意味着信息学奥赛培训虽然存在市场,但是相对分散。

“单纯面向C端的市场更为分散、因为大多数孩子都是从最基础的图形化编程学起,过渡到算法编程需要时间来等待,获客成本太高。如果直接把目标锁定公立校,也许是一个精准打法。在数千人的学校中,怎么都会有一、二十人参加竞赛。”张路表示。

位于北京的摩恩科技就是一家面向公立校的整体解决方案服务商,可为公立校(主要是中学)提供课程、交流社区、优质题库、师资培训和教学管理系统等。

以线上培训为主要形式的算法编程,论坛社区无疑成为算法编程竞赛选手的主要交流场所。摩恩科技在2012年创办的51nod社区目前已经积累了四万多会员,他们多为算法编程竞赛选手,有些来自谷歌、腾讯、百度等大厂。

另外,51nod的题库产品拥有10级难度划分体系,可为竞赛选手提供从入门到IOI(国际赛)级别全程训练服务。截止目前,51nod 的公益直播课已举办了20余次,听课人数近万人。

算法编程培训机构的核心竞争力在于其所提供的具有强大专业能力的课程、服务和产品,决胜在于B端,因为B端具有更大的市场和公信力,51nod后续也会全力开拓B端市场。”51nod联合创始人刘京对鲸媒体说道。

2、“低幼”是否为伪需求?

众多周知,教育行业从来不缺商机。处在年龄端最前端的教育场景——幼儿园,也有编程教育机构进军。毕竟学龄前是一个家长愿意花钱和花时间的阶段,对于孩子来说,他们没有来自于学习的压力,也没有各种课外兴趣班占据闲暇时间。

因此,抢占低幼市场与其说是在抢生源,不如说是在抢时间。

IT培训机构达内副总裁齐一楠在此前接受鲸媒体采访时曾表示,“童程童美(达内少儿编程品牌)在今年年初推出了主要以积木拼搭为主的幼儿园Duplo课程,课程还在试验过程中。”

广州的一家主打在线小班课的少儿编程教育平台“代码星球”已经推出了针对4-6岁的幼儿段产品。

据代码星球创始人仇学颖介绍:“代码星球幼儿段产品首先于今年6月在广州的10家幼儿园进行试验,后续我们通过代理商的形式在全国推广,以覆盖更多幼儿园所。在课程设计环节,我们主打闯关式课程,老师在课堂上会用我们定制的平板电脑进行教学讲解,孩子们放学后可以在家里操作学具(绘本+卡片),家长扫描学具上的二维码后,可以和孩子进入到在线小班课一起巩固学习。”

对于为何会在原有的在线小班课基础上单独打造幼儿段产品,仇学颖的看法是:在火热的少儿编程教育赛道上,幼儿产品是相对稀缺的,希望代码星球能抢占先机,成为幼儿编程的引领者。“目前代码星球的幼儿园业务已经得到初步验证,并且进入高速发展阶段。”仇学颖说。

不过业内资深人士Y向鲸媒体透露,低幼编程根本是个伪需求。“对于幼儿园的孩子来说,他们不可能熟练地操作鼠标、键盘,而且上课注意力很难高度集中。如果要打破这个困局,最合适的方式就是开设公益课和社群课,以划算的价格让家长接受,家长在家里一边看视频一边教孩子,培养孩子对编程的‘触感’。

“在目前的竞争环境中,抢占市场占有率还是很有必要的,我们已经打造了面向低幼和启蒙端的公益课和社群录播课。”傲梦青少儿编程创始人袁哲栋告诉鲸媒体,“只有把自己的低幼段人群扩大,才可以筛选出更多的学员继续学习小学、中学的课程,但中间需要一个很长的积累过程。”

“低幼年龄段包括了学龄前和小学一至三年级,针对这个阶段的编程产品的技术门槛比较低,通常为电子积木或机器人产品,正是因为门槛低所以有被复制和超越的可能。构建低幼编程的核心壁垒在于渠道的建设,是否有能力覆盖大量的城市和幼儿园。”张路说道。

 

线上线下、小班大班大PK

新兴市场永远带着蓬勃的朝气、充足的闯劲,纵观少儿编程教育市场,创业者们可以在行业规则还没被完全制定的时候充分发挥自己的创造力,因此可以看到线上、线下、1对1、小班课、直播、双师,与硬件厂商结合,与IP玩家联手发力等等各种玩法“百花齐放”。

1、线上 PK 线下

编程教育是否必须在线下才能进行?

其实对于图形化编程、算法编程、代码编程来说,它们都可以在线上进行系统地教学和练习,线上操作方便且节省时间。不过,只是单纯对着电脑学习,其趣味性不如线下与老师或学生一起互动、有各种教具辅助学习来得多,且一些编程课程需要和机器人等硬件产品一起配套使用。

除了趣味性之外,线下机构还有一个更头疼的难题:坪效。就像大多数餐厅老板都希望自己的翻桌率越高越好,吃完一波下一波客人马上就能上桌一样。

对于少儿编程机构也是这样,大多数的校外培训机构逃不出周六日人满为患,周一至周五门庭冷清的尬尴局面,如何才能充分利用校区的场地和教学资源?

以达内童程童美为例,童程童美的部分线下校区为共享校区,即成人的IT培训和少儿的编程教育在同一校区上课,成人上课时间大都在周一至周五,周六日以少儿编程教育为主。

从最新的2018财年Q2财报来看,童程童美单季实现招生10570人次,同比增长512.8%;教学中心已达99家,覆盖39个城市,计划在2018年新开设70-80家K12中心,同时通过收并购增加20-30家中心,使得少儿中心数量在年底达到140家左右。


(图片来源:童程童美)

对于创业型少儿编程机构来说,很难达到像达内这样有着16年功底积累的老牌机构的规模。可以看见的是,目前大多数新兴的少儿编程机构从创办开始就直奔线上,避开了沉重的线下模型。

不过有一种新的形式有可能被试验。“可以将业务重点放在线上,并在覆盖到的城市设立一个线下体验店/中心,这样就避开了线下开店的重模式。”张路介绍道。

这种方式的思路是让顾客到线下体验店体验,经过店员的一番推荐,顾客或多或少会尝试线上课程,进而转化为线上客源。同时,线下体验店并不是用一次就搁置了,它不仅是一个公司品牌形象的存在,还能作为比赛、促销活动、新品发布、社交、转介绍的天然场所。

“更直接一点,现在家长们为了孩子可以在机器人、3D打印机、无人机等硬件上花重金,那我把这些产品搬到体验店里来,家长就没有必要再掏腰包了。如果家长再拍拍照秀秀朋友圈,体验中心很有可能变成一种身份的象征,只有有资格体验的人才能拥有这个身份,那么就会有更多人想获得这个‘身份’而进店。”同样看好线下体验中心的业内人士Y这样构想。

2、在线1对1 PK 在线班课

专注在线一对一的傲梦告诉鲸媒体,线上一对一的优势在于提高教学的效率,容易标准化。而一对多小班教学对师资是个考验,而且凑班难、排课难,从而给运营增加难度。

(图片来源:傲梦青少儿编程官网)

“如果说小班课的某个孩子落下一节课,他得去想办法补课,不然下节课没办法听懂,甚至有可能孩子跟不上其他同学进度之后丧失学习兴趣而不去上课,生源就这样溜走了。这样的话就是恶性循环——没有学生就没有规模,没有规模就更加没有学生。”业内人士Y说道。

Y也提到,开设班课,尤其是大班课的前提一定是孩子有一定的水平和自我操作能力,尤其是类似于信息学这样经常需要练题的课程。从教学角度出发,线上班课的老师负担较重,一个老师除了直播授课之外,还有布置、辅导习题,并督促学生完成,即使是非上课时段,也会时不时地在线上答疑解惑。

在张路看来,从班型上,在线一对一的课堂体验可能会更好,但是会碰到与在线外教一对一同样的问题:规模不经济。而在线一对多的课堂互动形式更丰富,学生之间会有交流和联系,容易激发学习热情,培养团队意识。

在这一点上,业内人士Y认为其实对于课堂体验起决定因素的还是在于老师,老师是否能调动学生的积极性,是否能够引导学生往前走,比起班型的大小、技术手段的高低更重要。

 

那些不可忽视的机遇与盲区

政策的扶持、资本的助推、接连不断的融资消息,的确,尽管资本寒冬已经发生在我们身边,但这两年在素质教育领域里似乎没有比少儿编程更火热的赛道了,几乎每周都会听到有某家少儿编程机构融资的消息流出。

有着绝对领头羊地位的新东方、好未来在少儿编程业务上似乎有点“淡定”?这其中是否有盲区未被揭开?

鲸媒体了解到,新东方泡泡少儿旗下的斯林姆国际教育专门提供STEM教育,另外新东方近几年也投资了STEAM教育平台寓乐湾、在线少儿编程教育机构极客晨星等。

业内人士L向鲸媒体透露:“新东方的基因在于外语培训,好未来的基因在于数学或理科培训,从学科上,好未来布局编程应该有着天然优势。好未来在2015年曾提出要大力发展少儿编程,而它自身也与国外的一些学术机构进行合作,也投资过少儿编程机构。”

今年8月,好未来旗下的学而思网校专门举办发布会,正式发布素质教育课程谱系,将素质教育课程体系细分为编程、音乐、财商、人工智能、美学、天文等二十余个品类,其中,学而思少儿编程课程已经上线。

在一片浮华背后,有人已经看到了危机。

“学而思少儿编程应该引起重视。学而思在线上线下都有师资分布,而且它的教研标准化的能力大家能看见,这也意味着在教研上具备了快速复制和扩张的能力,即使这堂课更换了老师,对后来上课的老师丝毫不受影响。就像餐厅换了厨子,但是整个菜的口味并没有发生变化一样。”业内人士L说道。

如果不在教学服务上发力,没有成套的教研体系以及批量化复制的能力,就很容易被人复制和超越,目前有些获得融资的机构还是在主抓软硬件,而不是抓师资建设和教研服务,但是在以人为本的教育行业,如果说要建立壁垒,那就要建立在师资和教研上。”

L带着担忧与激动的复杂情绪。担忧是因为“好未来拥有着足够多的现金流、标准化模型,以及足够多的时间用来等待市场成熟,如果说好未来现在处在打地基阶段,一旦它在少儿编程上发力,很有可能成为少儿编程领域的巨无霸。到那个时候,最危险的则是靠烧钱又没有健康现金流的公司。”

激动则是因为少儿编程若有巨头进入恰恰是一件好事。“目前行业内会觉得少儿编程这个市场并没有起来,可以用‘饿不死也吃不饱’来形容。如果有一家做大做强,其他家也会受益,共同让整个市场繁荣起来。”

正处在蓝海的少儿编程市场是否如L所说会由“巨无霸”把控局面?

如本文开篇所言,少儿编程市场在国内还处在早期阶段,不管是教育巨头、创业公司还是互联网跨行者都在摸索阶段,寻找最契合自身发展的路径。

或许同样会有很多机构在偷偷编织蓝图,就像鸭子划水时,人们只看见它在水面上悠闲安逸地游动,却不知道它那在水下的鸭掌正在拼命、奋力地划动着。

最后,让我们听听几位从业者对未来发展趋势是如何判断的?

少年创学院张路:少年创学院目前在做的事是开源,“开源是一个树立标准、定规则的过程,也是一个建立市场壁垒的方法,如果所有的老师都在使用我们的手册、我们的课程,当体量扩大到一定规模后,未来可以期待”。

51nod刘京:有竞争说明这个市场是开始而不是结束,家长的决策因素是多元的,市场的竞争因素也是多元的。最终从业者拼的还是产品和服务品质。

傲梦青少儿编程袁哲栋:其实少儿编程并没完全火起来,只能说目前处在快速增速的过程中,我相信在一年之后会迎来一个非常明显的爆发期。对于现在新加入的同行者来说,我觉得还是要不断打磨自己的产品和服务,商业形态并不是能够轻易复制的,一定要把好的口碑传播给客户,这才是教育培训的本质吧。

高思教育刘年康:STEAM这个领域其实不成熟的地方还有很多,比如客户的需求还不稳定、不成熟;STEAM整个全套的课程体系都还没有完全构成;STEAM下面的子品类,包括科学教育、编程、机器人,依然还是比较零散,或者跨学科的STEAM基本的认知在课程体系中还没有融合,机构的服务方式也不稳定。

其实一个公司,特别是创业公司能坚持在某一点上做得很好,能建立它领域的相对竞争力已经很不容易了。未来行业不一定要追求大而全的方式,可以通过产业链分工和合作的方式,各自贡献自己最核心的部分,最终让客户从再次创造上有特别好的体验。

想了解更多教育行业发展变化情况,敬请期待10月31日由鲸媒体创办的2018教育创想大会。

这场以“AI+教育”为主题的大会将是一个连接国内外一线投资机构与教育创业者们的平台,大会将邀请到优秀的企业家、管理者、创业者、投资人,来自科技行业、学界的领军人物,通过“科技+教育”、“学术+教育”、“产业发展趋势”三个篇章,就AI如何赋能教育,如何让中国教育和国际教育相融合,如何让创业者在流变的时代抓住机遇等相关议题进行深度探讨。

拓展阅读

1、扎堆在线少儿编程教育的玩家,不得不面临这4个痛点?

2、重仓青少编程,揭秘达内“算盘”

3、编程教育,馅饼还是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