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提高认知最好的方式是什么?

导语

如果要写教育行业的变化,这是一个无比宏大且艰难的选题,但如果从微观个体的变化去侧面反映行业的从业者、参与者、消费者的变化,也许不失为“管窥”的一个途径。

回顾鲸媒体的成长史,我会把它概括为认知的变化史。

每一点认知的变化,都是我们在付出过代价、极其认真沉淀下来后的宝贵财富。

 

3年前,2015年的10月,我来到正在筹建中的鲸媒体,面前是广袤浩瀚的教育产业,我们想做一个垂直行业的新媒体,我们陷入了苦思:内容定位究竟该从哪里切入?

我们顾影自问,鲸媒体创始团队的背景,深深地烙着财经记者、投资者、教育行业连续创业者的色彩。彼时彼刻,我们最擅长、最感兴趣的就是以商业和资本的视角来看蓬勃发展中的教育产业。这3年里,随着时间的推移,作为一位怀着好奇心踏入教育行业的财经记者,我的视野和视角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2015年,互联网和教育结合的探索如火如荼地进行着,但自2014年起,一二级市场资本火热的情况开始掉头直下,各行各业O2O领域的泡沫破裂也让诸多教育O2O项目倒地不起。我们看到,这个时间点,行业对此前的狂热浪潮幡然醒悟,接下来则更多的是清醒中的焦虑。在互联网世界处处开花的“羊毛出在猪身上”的商业模式会在教育行业生根发芽吗?什么样的教育科技项目能够挺过这一波小寒冬?教育产业的土壤中是否会出现独角兽公司?老牌教育公司能不能借助新科技力量转型成功?TMT行业的企业合并现象是否会在教育行业上演?这些都是我们感兴趣的选题。

——这时的我,是用以前做财经记者时积攒的对实体行业及TMT行业的认知,去思考资本和教育行业的关系。

到了2016年上半年股灾的时候,教育行业短暂放缓的投融资趋势印证了我们的猜想。但与此同时,教育行业的抗周期性也在当下宏观大势愈发凸显,教育公司扎堆奔赴新三板挂牌、上市公司组建教育产业基金、上市公司对教育资产大肆“收割”,还有优质教育机构谋求直接或间接独立上市,自2014年开始编织的资本大幕也在2016年开启。一份份重组草案、一份份招股说明书也勾起了我们的强烈好奇心,我们试图去拆解、去理解一家家教育公司作为微观企业个体的业务成长史,作为中观行业玩家的江湖地位,作为消费升级宏观大环境“一分子”的它们是如何把握“潮头”方向的。

——此时的我,开始从业务细分赛道,从企业发展周期去思考行业的兴衰、企业的变化。

2017年,教育公司谋求上市的渐成风潮、各路资本加速进场,一二级市场更复繁荣,一些优质教育项目轮番宣布拿到大轮融资的消息。我们发现,这时候教育行业发生了一个有意思的变化:在线教育公司和老牌传统教育公司变得不再泾渭分明,线上和线下业务的边缘也越来越模糊,“家、校、师、生”互通的移动应用的搭建、口碑裂变、直播、题库已成为传统教育公司通用的武器,而传统的打广告、搜索引擎、电话销售、口碑转介绍等获客渠道也成为在线教育公司的主要获客途径,不少曾以崭新形态出现的工具类产品、社区类产品纷纷转型,以卖课、卖服务为主要商业模式,许多本来以“科技公司”为旗号的教育科技创业项目开始将自己称为正儿八经的“教育公司”。而此前时髦的“自适应学习”的“概念”也不知不觉被“人工智能”替代。大家开始讨论的问题是,真人老师会不会被AI老师替代,“教、学、练、测”的过程中哪些环节能完全“AI化”,“千人千面”的学习内容需要多大的数据量才能生成?

——这个时候,我越来越明白,资本、规模、竞争赛道、技术、商业模式这些都是一家教育机构做大的条件,但教育机构做强之本,却是教育本质——内容、教研、师资、服务,以及满足消费者的需求(符合学习需求并有效)。作为商业机构,得力的人和足够的钱必不可少,但作为能赚钱且受尊重的教育公司,更要在产品上下功夫。产品的质量也反映出企业掌舵者、公司团队的价值观,解释了为什么同处一个赛道、一个市场,企业发展却会如此千差万别,这也解释了后来的收并购为何更加重视对被收购标的教学质量的把控,而不是简单地“做拼盘”。

来到2018年,教育行业散发出的勃勃生机在趋冷的宏观经济环境下更加夺目。企业赴美赴港上市出现了“井喷”,一批曾对资本“不感冒”的优质老牌机构也转身成为上市公司;随着中美贸易战、资本寒冬等问题出现,上下半年教育上市公司股价可能会出现“过山车”行情,但这并不影响优质教育机构业绩的蒸蒸日上;国家对教培行业的整顿和“民促法”的修法体现出国家对民办学校和教培行业愈发重视,行业的规范程度将大大提高;国家层面还鼓励校外优质内容、课程资源进入公立体系,民办教育创业者迎来了新的商业机会。而随着技术使用场景的普及、大数据的指数级积累、企业重视度和投入程度的增加,人工智能开始和互联网一样,成为一项通用工具,逐渐渗透教育公司,甚至走进公立体制。

——这个时候,我为中国的民办教育创业者们感到自豪,借助技术、内容、研发、口碑、政策的力量,过去坚硬而封闭的公立体系逐渐打开一个口子,有了优质的学习资源注入的机会,有了高效学习方式、方法普及的机会。公立体系和校外体系的连通,将会是对中国教育发展影响极其深远的一个变化。公立体系和民办体系的相互融合和借鉴,才是完整的中国民办教育产业图谱。

 

3年的时光,凝结成简单浅显的只言片语,却包含了许多令我念念不忘的采访瞬间。

2016年的6月,我采访了新东方的“掌门人”俞敏洪老师,当时新东方市值终于从“浑水事件”之后的原地踏步平地“起飞”。我问他,新东方目前的市值超过60亿美元,是历史上最高峰,您认为主要原因是什么?他回答:“因为业绩变好了,去年营收、利润同比增加。而且他们看到这背后我们在两个方面所花的力气了,结果是正向的——第一个是我们把钱花在了教学产品的研发、教学质量的提高上;第二是在高科技和现代教学手段的结合方面做了很多研究。这些行为都是可以指向好的结果的。教育是一个有规律可循的行业,它不会受到太多经济波动的重大影响。对教育机构来说,抓住几个要点,在发展源头上就会有保证。”显然我对他的官方回答不太满意,我追问:“关于做好教学产品研发和提高教学质量,之前新东方不是也一直在强调吗?”俞老师的坦诚让我印象深刻,他说:“之前新东方有各种各样的犹豫动摇,有主张以营销为主的领导(校长),也有主张以开拓教学区为主的领导,也有主张光扩大影响力、不注重练内功的状态。之前思想不太统一,所以导致新东方下面在做事情的时候,每个人的想法都不太一样,当然,每个人都在探索一条让新东方发展更好的道路。但等一切浮华飘尽以后,回过头来看,教育行业其实有它自身成长的规律。”两年后,在2018年大概年中的时候,新东方公益商业培训项目“东方坐标学院”和教育文化产业基金姗姗来迟,我问俞老师:“为什么这些事新东方现在才做?”俞老师说:“此前一直没有将这个想法实施就是因为一直在寻觅合适的契机跟合适的人,而选择今天这个时机推出,就是因为‘天时’跟‘人和’都已经具备了。”

如今回过头来看,我依然觉得俞老师的话意味深长,虽然新东方在过去5年里被认为在拥抱新科技以及资本布局方面偏保守而错过了很多机会,但即便在5年前内外交困的情况下,新东方依然走出了一条稳健且加速向上的曲线。打磨产品、拥抱科技、构建战略生态圈……过去看上去步伐不够轻快的新东方似乎想明白了,也摸清楚了自己的“路数”,别人难以复制新东方,新东方也不能复制别人的路。

作为一位非常繁忙的公众人物,俞老师每年却愿意花许多时间在各类公益活动上。记得2018年我随新东方一行来到兰州当年贫困县的一个小学,在和乡村老师交流过程中,俞老师非常关心他们的工资,因为前几年他在两会的提案中就专门讲到这个问题。他发现小学里多媒体设备非常崭新、但老师连开电脑都不熟练,脸色变得非常沉重,这个场景让人印象深刻。关于教育资源不均衡的问题,一直都是压在他心头的事情,他私下透露,现在其实为教育焦虑的都是中产阶级的家庭,不少农村家庭父母已经放弃了焦虑,这会令他绝望,“如果不注重教育,农村孩子连改变命运的机会都没有了”。从这个角度看,用科技的力量通过或商业化的或公益的方式去弥合知识的鸿沟,也倒逼着新东方去拥抱新科技,这里面又包含着深深的使命感。

说到科技,好未来会是一家不能被忽视的公司。记得2017年初,神秘的好未来向媒体开启了大门,在沟通会上,我问好未来掌门人张邦鑫老师,好未来的双师课堂推广进程如何,他说:“双师课堂的推广比较谨慎,目前还在教研阶段。”“从商业模式而言,原本双师模式应该可以铺得更快,但我希望彻底搞清楚双师模式和现有小班模式的区别,必须要以年为单位,看到学生提升的结果、数据,我们再考虑去复制。”张邦鑫老师表示,这种偏谨慎的态度虽然可能会错过机会,但也不要紧,也符合好未来一直以来的习惯和价值观,双师和现有的模式还有需要调整的地方、还没到位。他低调务实的态度让人印象深刻,符合好未来一直以来务实的“人设”。他说,2017年春节后学而思也许会组织开放日活动,但一直等到2018年中旬,他所说的“开放日”才成行。这似乎也符合好未来的做派,先做再说而不必多说,此时,好未来的双师模式不仅仅在直营学校里使用,也逐步开放给了一些中小型机构、公立学校等等,也给其转型奠定了基础——8月,好未来宣布将以智慧教育和开放平台为主体,以素质教育和课外辅导为载体,在全球范围内服务公立教育,助力民办教育,探索未来教育的发展模式。

启德的CEO黄娴,是我采访了数次的企业家。一个直观的感觉是,她内心非常热爱教育事业。以至于在启德教育和神州数码重组终止的公告发出之后,她在内部信中说:“资本市场不再是我们的关注重点,我们要把全部精力投入到业务发展中,聚焦国际教育领域,做深耕和相关拓展。”我觉得这句话是具有说服力且有底气的。以启德目前的业绩来看,独立上市也不是没有可能,但在过去,启德在和资本纠缠博弈的过程中其实错过了一些机会,而黄娴的到来,给启德注入了产品内核,在过去主打中介费的商业模式基础上找到了一条新的曲线,同时也是与竞争对手有着非常差异化的路线。今年3月中旬,启德将国际人才能力模型公之于众——包括学术竞争力、外语竞争力、领导力、自我管理能力、思考辨析能力、跨文化适应力、就业竞争力这七个能力,这些模型不是单纯的理论服务,而是在启德五个业务子品牌的所有课程和产品中都有所对应。也就是说,启德为它的教育产品、技术构架、服务体系都找到了坚实的根基,并且努力去贴合目标用户的需求。这个转型并不容易,所以黄娴才会说,2014年刚加入启德之时,她给启德的重新定位是要做一个值得信赖的国际教育机构,那时“觉得离我的目标千万丈远,更多的只有一个信念”,而如今她的压力更大了,“以前那种压力在于你不知道你自己能做什么,现在的压力是当大家都觉得可以做的时候,你就不能失败,不能做不到”。作为中国民办教育行业中为数不多的职业经理人,黄娴是以创业的心态在重造启德,正因如此,她的这番投入更加难能可贵……

除了这些老牌的教育机构,许多新兴的创业公司以及独角兽公司也有许多令人难忘的故事,他们中也会有人将成为引领下一个时代潮流的“弄潮儿”。如果你想听到更多“故事”,想了解故事背后的成长和反思,想接近故事里面的人和变化,欢迎来到鲸媒体举办的2018教育创想大会!

10月31日,2018教育创想大会即将拉开序幕。这场以“AI+教育”为主题的大会将是一个连接国内外一线投资机构与教育创业者们的平台,大会将邀请到优秀的企业家、管理者、创业者、投资人,来自科技行业、学界的领军人物,通过“科技+教育”、“学术+教育”、“产业发展趋势”三个篇章,就AI如何赋能教育,如何让中国教育和国际教育相融合,如何让创业者在流变的时代抓住机遇等相关议题进行深度探讨。

(目前确认出席的嘉宾名单)

 

拓展阅读

1、定了!这20家教育公司入围TEC2018 创想大会“创想招募”!

2、TEC2018 教育创想大会“创想招募”进入倒计时,留给创业者们的入场券不多啦~

3、这是来自教育创想大会(TEC)的一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