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教育科技无法阻止、加速学校的倒闭,但能对此进行补偿,帮助减轻学校关闭对学生造成的影响。

导语

最近,我在本地报纸《圣地亚哥联合论坛报》上读到,科尔曼大学即将关闭。这并不是个例:拥有营利性大学阿尔格西大学和多所艺术学院的梦想中心教育控股有限公司(Dream Center Education Holdings LLC)宣布,其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的七所学校的校园项目即将终止。

评级机构Moody’s认为,每年将有大约15所学院或综合性大学关闭。尽管最近《华盛顿邮报》的一篇文章举了几个例子,但他们还不能准确预测到底是哪所。虽然Moody’s的预测通常过于悲观,但一些院校确实正在走向消亡。

然而,根据企业发展战略咨询公司Dualboot Partners的Daniel DelaCruz的说法,去年教育科技领域的融资非常成功。“从国际上看,市场打破了融资纪录,共有813家公司获得了总计95.2亿美元的融资。仅在美国,教育科技公司就融资12亿美元。这些数据证实了我们一直以来都知道的事情,”DelaCruz总结道,“对于了解用户痛点的企业家,以及寻求进入一个增长中市场的投资者来说,教育科技市场具有巨大的潜力。”

有一些投资属于传统投资——例如计算机实验室的更新、教室内的技术设备、网络升级等等。但最近,Diana Oblinger在eCampus News的一篇文章中指出:“在这个终身学习、与智能机器合作的世界,一些教育科技的投资项目可能会促使我们重新定义教育的概念。”

把即将关闭的学校、投资者对教育科技的热情以及对教育文化走向的预测联系在一起,就引出了一个问题:

教育科技是阻止、加速学校的倒闭,还是对此进行补偿呢?

正如我在其他地方所阐述的,教育科技投资可以用不同的方式影响学院和综合性大学。例如,在教育科技方面的投资可包括以下一项或多项:

·通过提供更优质或广泛的学习资源,帮助院校进行创新,或在原有基础上做出改进。

·帮助院校接触新的客户,特别是利用技术在远离校园的地方提供在线教育,从而增加学校的收入

·通过精简行政或学业流程(或两者兼有之)来降低教育机构的运行成本,并尽可能以更廉价的技术取代昂贵的工作人员。

在校园关闭的情况下,这些作用将如何体现呢?为了弄清这个问题,我将从高等教育人口结构入手,探讨随之而来的挑战,并分析几个案例。

 

院校关闭

如下图所示,大学倒闭的趋势早有端倪。根据美国教育部IPEDS的调查,2001年公立和非营利性私立大学的数量最多,达到了3393所。2013年,营利大学数量最多,共有1451所。

从2000年到2017年,公立和私立非营利性大学的数量减少了约40所。营利大学的数量翻了一番,达到1451所,然后又回落到1055所。

 

入学人数

入学人数不能解释这种趋势。尽管公立和私立非营利性大学的数量(黄色部分)减少了,但入学人数(橙色曲线)在增加。营利性大学的数量(绿色部分)比其入学人数(紫色曲线)增长更快,然后同样经历了回落。而且,自2011年以来,入学人数略有减少,但公立和非营利性大学的数量在继续增长。

美国国家教育统计中心预计,未来10年入学人数将有所增长。尽管学生群体会有所改变,以非全日制、跨校、在职生和其他所谓的“非传统”学习方式为主。

 

我们为什么将失去校园?

最主要的问题是许多小型院校的存在。小型院校面临的风险越来越大,且不尽相同。尽管每一次倒闭都有不同的原因,但对于处于风险之中的院校,核心问题都是财务问题。

几年前,管理咨询公司Bain对美国学院和综合性大学的资产负债表、收入和支出进行分析后估计,约20%的高校可能会破产。Bain表示,推迟对校园设施的维护、变卖资产、削减支出和其他临时策略可能会暂时避免破产,但无法改变基本趋势。

正如我在其他地方观察到的,所有用于高等教育的标准资金来源都面临着压力——州拨款、针对学生的联邦财政援助、学生和家长的支付能力、来自基金会和私人捐赠者的助学金、联邦调查及其他对学校运营的直接资助、企业支持和投资收益等。

小型院校尤其脆弱,因为它们通常是私立学校,主要收入来自学生的学费和针对学生的财政援助。

小型院校几乎没有弥补收入下滑的途径,比如推迟对校园设施的维护。他们无法抵消或支付所累积的财政赤字或债务,这令他们面临比大型院校更大的风险。

比起学生的人口结构或来自营利性大学的竞争,这才是Bain和Moody’s警告的核心。

 

那学生们怎么办?

Moody’s和Bain预测,我们失去院校的速度将越来越快,但对学生的影响将变小。原因是,尽管小型院校占了很大一部分,但院校的规模却非常接近帕累托分布——规模最大的20%的学校接纳了73.5%的入学人数——因此,小型院校的学生人数只占很小一部分。

下图说明了这一点。大学本科生的平均和累计注册人数,按十分位数划分:所有院校中规模最小的一半,学生人数只有88.0872万人,占总注册人数的4.2%。

以此为出发点,基于Moody’s和Bain的预测,我们作一个简单但很说明问题的分析。我们只看公立和非营利性大学的本科生,并假设20%的破产率完全由学生人数不超过1822人的规模最小的学院和大学组成:

“只有小型院校倒闭”的简单假设表明,如果Bain的估计是正确的,可能会有20%也就是619家小型院校走向破产。美国有54%的院校属于小型院校,因此从制度上讲,其影响将是巨大的。

如果损失平均分布到整个集体,小型院校将有一半以上倒闭,47.6056万名学生将受到影响。这相当于公立和私立非营利院校所有学生的2.3%。50万学生不是一个小数目,但规模较大的院校和在线课程可以消化这个数字。

当然,这是最简化的情况,实际情况不可能完全如此。倒闭的可能不只是小型院校,影响的分配可能不均匀,Bain和Moody’s的预测可能会被推翻,一些明显属于“小型”的院校可能会招收很多研究生等等。

但基本的观点仍然不变:虽然院校倒闭可能在制度上产生重大影响,但对学生的影响相对不那么严重。

 

技术有没有帮助一些院校应对这个情况?

当然有。

最近,Goldie Blumenstyk在《高等教育纪事报》写道:“从费耶特维尔州立大学可以看出技术和人口变化的影响。该大学计划拆除,而不是重修两个破旧的宿舍。”费耶特维尔州立大学有6500名学生,它正在拆除两个未使用的宿舍,因为它的学生转向了在线和其他非传统的招生模式。

但有一些重要的细微差别。费耶特维尔州立大学正利用技术来适应当前的客户群,而不是将范围扩大到新的客户群。只要费耶特维尔州立大学的用户定义明确、用户忠诚度高,它就可以指望技术领域的投资来帮助它处理用户不断变化的偏好并生存下去。其他情况类似的院校,或者规模更大的综合性院校也是如此,它们投入的资金更多。

而且,费耶特维尔州立大学规模也不小。正如Blumenstyk所指出的,规模较小的院校可能既没有费耶特维尔州立大学所享有的资源,也没有它所取得的成功,也许“不愿也不可能实现这样的转变”。

对于一个客户群定义明确和规模足够的院校来说,技术可以帮助其保持偿付能力并生存下去。如果一个院校资源很少、客户群定义不清或正在缩减,或者与其他更稳定(即规模较大)的院校业务有重叠,那么这种可能性就小得多。

因此,信息技术可以帮上忙,但在最令人担忧的情况下可能难以为继。

在这些令人担忧的案例中,学生会遭遇什么?

《圣地亚哥联合论坛报》的另一篇文章说:“宾州州立大学正在圣地亚哥寻找愿意支付数万美元通过网络获得学位的学生。”马里兰大学也在做同样的事情。普渡大学、老多米尼克大学、科罗拉多州大学、亚利桑那州大学、亚利桑那大学、南新罕布什尔大学和大峡谷大学也是如此。

此外,圣地亚哥地区有几所大型、成功、廉价的公立社区学院,它们也渴望招收新生,因为州政府的拨款取决于招生情况。更不用说圣地亚哥州立大学、圣地亚哥大学、圣地亚哥加利福尼亚大学,以及加利福尼亚大学进修部了。

因此,科尔曼大学、阿尔格西大学、艺术学院以及圣地亚哥周边地区院校的关闭导致流离失所的学生都有其他的选择。这同样适用于在其他地方漂泊的学生,不管是去当地的另一个院校,还是选择一个远程在线项目。流离失所的学生可能不会去另一所小规模院校上学。但最终,他们大多会去那些有可能生存下来的院校,完成教育并取得学位。

总体来说,这种转变能把给地区、州和国家的高等教育系统或个别机构带来的负担降至最低。如果这些学生因学校关门而失散,他们到其他院校的平均入学率将增长约3%至4%。特别是大型和在线学校有足够的技术投资,使它们能够有效地消化更多的学生,因此这不太可能存在问题。

教育科技是阻止、加速学校的倒闭,还是对此进行补偿呢?

我的答案是:无法阻止,不会加速,而是补偿。

·据我所知,除了在特殊情况下,信息技术无法解决院校的债务问题。因此,技术并不能阻止院校倒闭

·同样,Moody’s和Bain所描述的财务问题来源于工资和福利、学费收入、财政援助、设施维护和折旧以及偿债等大规模基本面之间的不平衡,而不是来自教育技术投资等更为边缘的因素。因此,技术不会加速院校倒闭,除了某一种情况,我将在下面指出。

·不过,科技公司正在给受波及的学生提供越来越多的选择,以弥补院校关闭带来的损失

过去几年,教育技术使高等教育从地方和区域事业发展为全国性事业。它之所以能够做到这一点,部分原因在于,它使科罗拉多州大学、宾夕法尼亚州大学和马里兰大学等院校能够向远离校园的学生在线提供指导和学位;支持edX和Coursera等纯线上多院校协作平台的存在和繁荣;通过使凤凰城大学这样的国家性营利实体能够大量、实地、高效地提供高度标准化的教学。

通过启动这套国家资源,教育科技有助于减轻院校关闭对学生造成的影响。在这个过程中,可能会鼓励一些岌岌可危的院校关门而不是继续挣扎,但我认为这种影响是微乎其微的。此外,它很可能鼓励新的高等教育形式和结构的出现——从西部州长大学(一所私立非营利性的网络大学)到edX。

信息技术投资可能无法让院校免于破产。重要的是认清这一事实,而不是给院校虚假的希望。

同样重要的是,要认识到院校关闭不一定会妨碍学生的选择,在确保这一点上信息技术发挥着核心作用,而明智的教育科技投资对美国高等教育的未来仍然至关重要。

 

本文来源:edsurge

作者:Greg Jackson  

编译:鲸媒体Joey

 

拓展阅读:

83亿美元的教育科技软件真的物尽其用了吗?他们做了一款评测工具

大数据、沉浸式学习、物联网……美国教育从业者眼中的2018年七大教育科技趋势

编程教育,馅饼还是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