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披着公益外衣打渠道下沉的双师,最终会曲线救国、得以广泛普及吗?

目录

公益嫁衣能迎来双师新春天吗?

双师火苗在冒,或已燎原

星火燎原下,爆点为何迟迟不到?

 

导语

谈到公益,很多人想到的是物资。早期的教育扶贫,公益进校,也大多采用了捐赠书籍、捐献电子设备、建设希望小学、义务支教等形式。

而如今,撤点并校让大多数希望小学遭到废弃,它们有的成为了废品回收站,有的在空旷的原野中只剩下那根瑟瑟作响的旗杆;志愿者支教也在来来往往、去留自如中不断重演着“老师好”、“老师再见”的教学断层;电子设备没有人会用,堆砌在储物间里,一台台厚重的电脑浮着灰尘却又崭新着,已经被这个时代淘汰……

于是,本着解决教育不均衡问题问世的双师,似乎开始在公益领域呈现出其独特的优势。9月5日,在雅安市举行的2018“授渔计划·平安成长”精准扶贫完美助学活动上,“互联网+教育”AI双师课堂教室在雅安市落成。活动当天,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俞敏洪还在北京的新东方双师直播间,为雅安部分高一新生上了一堂“励志”课。直播间的俞敏洪站在绿幕前,借助AR技术的运用,与当地学生在同一时空中畅游知识海洋,连读单词都成为了可以抢的红包雨。

春秋时期,孔子就曾提出“有教无类”的观点,一定程度上暗指教育的均衡性。而在几千年后教育高度发达的今天,均衡性的教育又似乎与双师相挂钩。这一次,它瞄准得更为精准和巧妙……

披着公益外衣打渠道下沉的双师,最终会曲线救国、得以广泛普及吗?未来公立校和中小机构,在双师的布局上会游刃有余吗?技术不断升级的双师,布局的困境和突破口又在哪里?

 

公益嫁衣能迎来双师新春天吗?

9月5日,随着雅安市举行的2018“授渔计划·平安成长”精准扶贫完美助学行动活动的落幕,公益的嫁衣开始与双师的内壳相结合。追溯早些年的教育扶贫、公益进校,基本离不了物资二字。而双师的模式自从兴起以来,就以均衡教学资源作为其主打优势。通过双师课程,为三四线城市的教学提供优质课程、优质师资,进而提高教学效果和影响力。同时,通过线下辅导老师的服务,也可以解决学和习的闭环。

因此,本着解决教育不均衡问题作为初衷的双师,在公益这个本身就涉及教育公平的领域,越发显现出其独特优势,而且在公益的外衣下,渠道下沉之路走得更容易也更为通畅。有业内人士向鲸媒体透露,公益模式下的双师,对其教学效果大可不必过多追究,甚至对于其教学内容是否刚需、教研是否合理也可不做过多要求。哪怕只是认识了解外面的世界,都足以让这些处于贫困状态的孩子欢喜。

据了解,双师这一解决教育均衡问题的议题也呈现出了时代下的新特点。作为此次教育精准扶贫项目“授渔计划·教育均衡”的技术提供方,布卡CEO张玺辉告诉鲸媒体,布卡并非传统意义上的技术公司。布卡一直在做的其实是B2B的模式,嫁接起内容提供方和渠道方的桥梁,当B(小B)端发起需求之后,去物色相配备的B端(大B)提供方,进而打通双方需求的通道。

张玺辉举例提到,当他们下沉三四线的时候,首先会跟当地的教育部门和校长交流,探求其目前的最大诉求,比如说急需师资培训,那么布卡就会去寻找师资培训团队;基本的课程教授存在问题,也会匹配优质的内容提供商;急需对新的走班选课、自主招生等政策了解,也会对接相关领域的专业人士。

用张玺辉的话来说,“我们给你一个菜单,你去选,我拿到你的诉求之后,去给你匹配最好的解决方案”。

可以说这种巧借双师之东风的“公益”新形式,打破了传统的线下支教、线上支教、又或是物资补给的“人走茶凉”。毕竟,所谓的教育是“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的过程,教育扶贫自然也不该只是一刹那的微风拂过。

我们必须坚持让这个服务常态化,只有这样才能解决问题。之前包括人工支教也好,老师教的东西确实是孩子需要的,但是很少有人能真的坚持下来,当来一波走一波、走一波来一波的情况频频发生,学校也会产生抵触,他会觉得你解决不了根本问题还打乱他们原有的体系。”张玺辉告诉鲸媒体,对于布卡而言,以双师的形式去坚持公益,将会长久的持续下去。

相对于商业模式的难下沉,公益模式相对轻松,这是否意味着未来这将会发展成为一条可商业化的下沉模式?凹凸个性教育双师项目负责人李鑫认为,是否是公益不要看名义,要看是否实际帮助目标对象解决了问题。如果确实是产生了积极的影响,结果是好的,形式就不重要了。

但他同样强调,长期来看,还是产品为王,好的课程、好的师资、好的交互是双师课程的三大核心,脱离了这三个要点都是伪命题。公益的方式是比较容易被大家接受的,所以以这种方式进行前期拓展。但是长期还是要看内容。

鹦鹉螺董事长胡宇东却认为二者不可混为一谈。“公益是公益,赚钱是赚钱,要泾渭分明。”

 

双师火苗在冒,或已燎原

2006年时,主打IT培训的达内开始用“远程直播、双师模式”授课,这种O2O远程教学模式其实可以算是业内最早布局双师课堂的机构。

9年之后的2015年,学而思南京分校在暑期推行了双师课堂的教学模式,开始小范围试水。2015年下半年,作为校外辅导培训领域相伴相生的竞队新东方,也开始探索双师课堂的应用。

2016年暑假,北京学而思加快双师推进,重点是小升初课程,甚至停开了一些名师线下班。2018年4月,好未来总裁白云峰在接受某媒体采访时表示:“去年下半年,我们发现在学生学习闭环的数据上已经接近面授的标准,今年将大面积推广双师的模式。”就在该发言1个月后,好未来宣布成立好未来教育云事业部,并推出Magic School(未来魔法校)项目。

在两大头之外,高思、精锐教育、凹凸教育、鹦鹉螺、明师教育、智趣互联、优读书院、51Talk、巨人学校、溢米辅导等大中小机构纷纷入局双师课堂。

目前,双师课堂的渗透已经覆盖到了K12学科辅导、素质教育、早幼教、IT培训等多领域。

作为最早入局的一批玩家,其模式基本可以涵盖所有双师打法。

新东方是典型的以自建校作为双师扩张的途径。此前,双师东方负责人曾表示,相对于共建、收购等方式,需要花费时间在管理、运营方面磨合,自建推进的速度或许更快。

从新东方2018财年Q1财报中也可以发现,新东方已在37所城市推广双师课堂,学生保留率保持在50%到60%,并于中山市推出了一所双师模范学校。而Q2财报显示,新东方现有19个城市内合计净增加了34个学习中心,并正式进入银川、绍兴和湖州,在新建的三家学校和三个学习中心推出双师模范课堂。财报还透露,新东方计划将双师示范校推广到5到10所中小城市。由此可见新东方在双师方面的布局力度。

而教育培训领域的另一巨头好未来,最初也采用了自建、共建这种自给自足的模式,但经过4年的摸爬滚打,好未来似乎开始将商业模式向B端倾斜。今年上半年,好未来推出的未来魔法校定位的就是面向教培行业的To B服务产品。还有观点透露,在此后,未来学而思进入新的城市时,将只采用双师模式。

鲸媒体了解到,未来魔法校依托“双师”教学模式及“魔镜系统”(表情识别技术)大数据分析,利用好未来内容研发和技术研发团队的4000人、每年产生的100余个专利的技术资源,为中小型教育机构打造基于系统、数据和内容的教育生态,向教育机构输出从前端的教学服务、学科招生方法到后端的教研、师资、系统的整体解决方案。

自建双师校区的成本相对较高,而To B的合作模式比较轻,便于快速拓展。因此,与教育机构合作,做To B输出的模式,似乎成为众多机构的普遍选择。此外,众多中小机构缺的也并非是校区,反而对优质内容和师资有庞大需求。一个需要渠道下沉愿意供给,一个需要发展壮大亟待补给,刚好打通了双方需求缺口。

其中,高思教育通过旗下爱学习平台专门发力双师课堂项目;凹凸个性教育旗下的麻辣老师双师课堂,于2017年开始全面发力双师课堂;To B外教提供机构飞博教育在其五周年媒体沟通会上,也宣布自己将会推出双师模式,进军幼儿英语项目计划,采用与幼儿园合作推进双师、由飞博来输出师资的方式……基本采用的是合作机构提供线下助教,教育机构则提供名师资源和课程内容的形式。

高思教育董事长须佶成在2015年旗下爱学习品牌推出时,曾对某媒体发声表示,新东方、好未来已经通过各地开分校的方式得以扩张,在这种情况下,高思已经不占优势;与此同时,培训机构切入一个新市场,即使做三年、五年也不一定比当地老大做得好。

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下,做自己最擅长的事反而将成为最具优势的一点。在须佶成看来,高思在内容研发、教师培训方面有优势,那不如就将这部分优质资源进行输出。而当地机构也可以凭借其在当地的影响力,实现双赢。

在高思最近能查到的2017半年度财报中也可以看出,报告期内,爱学习在收入方面已赶超爱提分,成为仅次于小班培优业务的第二大业务收入支撑。

 

星火燎原下,爆点为何迟迟不到?

不少做双师的机构,谈及之所以选择切入双师模式,不外乎想要解决几个问题:加盟学校优质师资不足;地方机构普遍不具备教研能力;提升课堂教学质量等方面。归结为一点,就是解决教学资源不均衡的问题。当然其背后也有快速进行渠道下沉,进而抢占二三线乃至三四线甚至再往下地区的教学资源的野心和抱负。

在德勤发布的最新调研报告《教育新时代:中国教育发展报告2018》中显示,2018年中国教育市场规模将达到2.68万亿元。由此可见,中国教育市场的规模之大,而一线城市,已然已经不是下一个时代交锋的战场。

看似星火燎原的双师战场,无论是在输出合作、教学教员管理培训、市场推广、物资设备建设等方面都是巨大的投入,但很少有机构会主动披露双师项目营收。有业内人士向鲸媒体透露,即使是教育行业的大头,在双师方面也尚未有可观的盈利,甚至依旧是投入远大于产出的状态;又或者是体系不够精细、效率不高的障碍仍然存在。这样看来,双师是火了,但是爆点却迟迟未到,其原因归于何处?

·主讲老师与辅导老师角色的偏差

相关人士向鲸媒体透露,双师这一模式本身没有问题,但是问题在于双师的用户体验在线下辅导老师身上,而线下辅导老师质量普遍不高。因此就会产生续报率低、学生家长体验感差这一问题。

李鑫告诉鲸媒体,在双师课堂的教学中,应该划分明确的角色分工:助教的主要工作应包含课前准备、课中教学辅助、学生沟通、家长反馈、课堂氛围管理、学员答疑、作业批改与辅导等服务性工作。“可以说,主讲教师侧重于课程内容输出,而辅导教师偏重于服务。”李鑫说,“若辅导教师对自己工作重要性认识不足,就不能按照规定的内容提供相应的服务;而机构普遍使用现有的代课老师充当辅导老师,这又会导致这些代课教师的角色不能够快速地进行切换。”

而明师教育直播双师部副总监符立斌则补充说道:“目前市面部分双师机构辅导老师是大学生兼职,他们一来讲解、沟通水平有限,二来工作经验不足,容易出现质量参差不齐的情况。”

当主讲老师和辅导老师之间有明确的角色分工之后,倘若师资的质量存在缺陷,亦或是彼此认知存在偏差,同样会造成双师课堂的较差体验。

“如果从成长规划师、家庭教育指导师、学习管理师的专业角度去打造相对标准化的岗位,路线会清晰很多。”胡宇东说道。

除了明晰职业发展规划之外,李鑫还提到了另外两点:“一是建立合理的绩效管理机制,激励辅导教师工作,如续班、评价等,与辅导老师的薪资直接挂钩;二是从选拔开始把控,依据辅导老师的任职能力模型进行选拔。”

·双师之间配合存在缺位、错位现象

想要实现教学效果的最大化,仅仅明晰自己的工作职责显然不足以实现,尤其是涉及一个课程类别可能采用一个主讲老师+多个辅导老师轮流的形式,若辅导老师对于课程理解产生偏差,很容易影响教学进展。因此二者之间如何巧妙、无缝隙的配合,反而越发重要。

符立斌告诉鲸媒体,明师教育通过3年的双师项目经验,已经打造了一套针对双师的教研体系,简单可以归纳为“一课三磨”:一磨授课老师备课、设计教学环节;二磨授课老师与辅导老师沟通课堂细节;三磨授课老师与辅导老师上机磨课(即按照实际授课情境,提前预演双师课堂,包括上课、互动等),确保把最好的体验带给学生。

除了教研方面的磨合之外,符立斌还提到他们在技术层面的努力:通过答题器,授课老师与辅导老师都能马上接收到学生的做题情况数据分析;学生端统一收音的吸顶麦克风,实现课堂即问即答,避免辅导老师传递麦克风期间出现的冷场。

“授课老师在学生练习时可以离开屏幕,因此在课堂教学中授课老师与辅导老师会通过微信群交流,包括学生的学习状态、掌握情况、主观题完成情况等等,以便授课老师及时调整教学。”

·技术层面有待继续改进

对于一种新事物的出现,大众普遍会表现出观望态度。不然也不会有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存在。在这种情况下,双师就会产生一个壁垒,即家长认可度与口碑还未形成。

“课外辅导行业有一个很重要的生源来自于转介绍。而对于家长来说,双师课堂有很多全新的东西,不确定补习的效果:比如授课老师是否如宣传说的那么优秀,对着屏幕上课眼睛会不会累,隔着屏幕授课老师是否会关注到孩子的学习情况,课堂互动提问怎么进行,辅导老师资质如何等等,让家长对双师报读产生顾虑。”符立斌分析说道。

李鑫告诉鲸媒体,凹凸也曾尝试过直播技术的研发,但是成本偏高,性价比较低,而市场上有很多相对成熟的视频直播技术供应商,借助他们的技术也不失为一种不错的思路。

鹦鹉螺则将技术分为三类,胡宇东向鲸媒体表示,鹦鹉螺的互动教学系统是集成的,学习管理系统是自研的,而运营管理系统则由第三方提供。而明师则在大语文的学习中,引入了AR技术。

在双师队伍不断壮大的同时,双师项目的建立推广已经不仅仅局限于内容本身。相反在技术层面,各家也开始有了各式各样的探索。毕竟,为了分割更大的市场份额,增强用户的体验感,就需要不断去突出自己的技术优势。

布卡的市场部负责人向鲸媒体总结了布卡的技术特点:1080p高清视频,画质清晰;软硬键结合,上课流畅不卡顿;开课一键呼入,学生自动进课堂;操作简单,上课免登录。“完全模拟真实互动课堂场景,学生与老师没有距离感。”

除此之外,布卡也在不断研发新技术的应用,比如他们通过AI技术的应用,以背景重塑的形式让学生达到身临其境的效果;人脸识别技术则可以系统地掌控学生上课情况及听课状态;调动性互动游戏的设置,如英语课常用的通过出声读单词的抢红包游戏,也在打破传统学习的枯燥状态。

·中小机构压力加大,恐难买账

对于中小机构而言,双师模式可以很好地解决其师资缺口及营销问题,同时众多设备、名师、新教学方式方法的配合,也使得中小机构线下授课效果提升、学生体验感加强。

但是,双师背后暴露出来的运营成本,却让中小机构叫苦连连。石家庄某小学事业部负责人表示,每间双师的教室装修除去后期的硬件维护费用,基本在10万以上;同时,对于线下机构来说,每年付给加盟主的费用也是一笔不菲的开支。

金钱方面的压力之外,中小机构还面临着教师管理难度频频加大的问题。原来传统机构对线下教师的管理,也就转化成了对线下辅导教师的管理以及与双师输出方如何配合的管理。

该负责人表示“对于双师的线下辅导教师而言,在与家长沟通服务的层面,因为缺少了授课这个环节,也就失去了授课教师的权威性,在服务层面,要达到扩科、续费、转介绍等目标的难度更大。”

·进公校困难重重

不能否认,中小机构在双师引进过程中,存在其自身能否承接运营、家长是否满意买单、学生体验感是否得到满足等种种困难。如果说这是中小机构在引进之后该考虑或者解决的问题,那么想要推进公立校,则在推之前就遇到了栅栏。

在公立体制下,由于教学大纲由教育部门统一牵头研发,对于这批自己做教研的课后辅导机构,在基础性学科进公立校推进方面,显然就难度重重。鹬蚌相争既然不可能存活,相得益彰就可能成为另辟蹊径之路。

探讨在课程设计上与公立校正课形成互补、切入素质类学科(公立校普遍薄弱缺乏的环节),并通过双师课堂自身的特色,真正提升学生综合素养,让教育部门点头、校长满意、老师赞成,双师这一省时省力的新教学方式,想要进公立校,似乎也没有那么难。更何况,一旦学校买单了,也无需考虑中小机构困窘的报班、续课、成本等问题。

符立斌提到双师进公立校的可行性办法时表示:“素质类课程是比较可行的一个渠道,如大语文、外教等,因为这类课程不会影响公立校老师班级教学安排;而且教学内容会与学校学习内容错开,公立校老师在双师课堂中充当辅导老师会让学生觉得公立校老师和双师授课老师各有优势,一个学科内容讲得好,一个课外内容讲得好,不会影响公立校老师日常授课。”

而这恰恰就是张玺辉所表示的进公立校要“摆正自己的位置”。张玺辉表示,双师推进公立校的过程中,相对于根据提供方的想法,明白被提供方的诉求显得至关重要。“当你提供的恰恰是人家所缺的,就不会存在所谓的抵触、排斥等情况。”

结语:

从最早的O2O远程教学的萌芽,双师的摸索已经走过了10余年的岁月。在这10余年的探索中,即使是教育行业的大头,也始终是处于投入远大于产出的状态。双师是火了吗,从如此广泛布局中,似乎可以这样定义。但双师爆了吗,双师在推中小机构、推公立校其背后存在的种种问题、营收的尚不可观,又好像不能这样定义。

如今,披到公益嫁衣下的双师,似乎找到了曲线救国的新路径,屡屡剑指教育均衡性和教育公平的突破。但若想在商业模式下寻求新突破和新发展,双师似乎还有待摸索。

10月31日,由鲸媒体主办的 2018教育创想大会即将拉开序幕。届时,这场集聚了众多教育行业大咖的盛会,也会对双师这个集AI技术支撑、富含学术支持的议题展开深度讨论。

当然,议题不仅于此,大会还会邀请优秀的企业家、管理者、创业者、投资人,来自科技行业、学界的领军人物,以及来自政府的政策制定者和监管者,通过“科技+教育”、“学术+教育”、“投资+教育”三个篇章,就AI如何赋能教育,如何让中国教育和国际教育相融合,如何让创业者在流变的时代抓住机遇等相关议题进行深度探讨。敬请期待~

 

拓展阅读

1、招生利器VS运营难题,中小机构能否乘借上双师模式的东风?

2、被教育机构争相追捧的双师课堂,真的是万金油吗?

3、一年十城,双师东方全面收割三四线城市红利还要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