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Writable的工具和模板为写作和反馈过程提供了框架,以帮助学生成为更强大的作家,同时为教师的评分与反馈过程提供支持。

你在EdSurge上看到的那种典型融资通告,如果我用Writable来创建一个写作和评分的标准,它可能是这样的:

K-12阶段的写作支持工具(目前)不是为初创公司和风投资本的通稿设计的。然而,该工具许多预先设定的标准覆盖了不同的学科和专业,例如引用可靠的来源、将相关的想法归类并清楚地陈述一个论点。

Writable创立于2016年,它的工具和模板为写作和反馈过程提供了框架,以帮助学生成为更强大的作家。“对我们成年人来说,从一张空白的Google Doc开始已经够难的了,”Writable联合创始人Heidi Perry说道,“学生们在写作过程中尤其需要这种框架的支持”。

这个论点已经说服了投资人,包括Omidyar Technology Ventures。它在这家位于加州帕洛阿托的公司的种子轮融资中,领投了320万美元。

对于教师来说,Writable基于web的工具为普通的写作作业(例如议论文、因果类型的文章或个人叙事)提供了可定制的模板。每个模板都有预先设置的评分标准,允许编辑和修改;教师可以从1000多条标准库中选择,也可以自己导入。

教师可以设定反馈过程如何开展。学生们可以在完成草稿后进行自我反省,也可以对彼此的作业进行匿名的同行评审。该系统指导学生如何向其他同龄人提供建设性的反馈。

根据Perry的说法,支持同行评审是这个工具的关键组成部分,因为“挑出别人的作品并给出有效的反馈,可以帮助你成为一名更好的作家。”她补充道,当教师和学生将反馈作为写作流程的常规部分时,Writable能发挥出最大的价值。“尽早得到反馈有助于树立这样一种心态:修改不是写作的敌人。”

随着写作和反馈的进行,教师可以看到一个显示整个班级进展情况的面板,并了解学生如何根据作业标准相互评价。它还会指出需要更加注意的情况,例如一份草稿从不同学生那儿收到了截然不同的反馈。

该公司的顾问、中密歇根大学的英语教授Troy Hicks表示,尽管Writable的目标是让反馈过程更有效,但要学会成为一名强大的作家,最终还是需要与同龄人进行对话和辩论。“写作是一种对话,这就是为什么学生之间要互相反馈意见,并利用反馈意见来提高自己的写作水平。”

Writable专注于促进人与人之间的互动时,其它的写作工具采取了更加技术驱动的方法。如今,Grammarly等工具正在利用人工智能技术来抽查文章,并提供主要与语法、句法和措辞相关的建议。WriteLabTurnitin其它公司已经开始使用机器学习技术来自动撰写反馈。

Perry表示,拼写和抄袭检查当然是有必要的,特别是教师需要在很短的时间内对成堆的论文打分,这为他们提供了很大的支持。但是,当涉及实质性问题时,比如“如何设置一个论点或提出一个基本问题,到目前为止,只有人类能判断你的观点是否有力,或者给出‘这样写更好’的评价。”她说道。Writable目前还没有使用机器学习技术。

有1000多所学校在使用Writable。目前,这家初创公司还没有一个成熟的销售团队(公司有9名员工),它正在招揽其他合作伙伴来帮助销售和分销产品。它有一个著名的合伙人:霍顿·米夫林出版公司,它也参与了这轮种子融资。这家教育出版公司将把Writable整合为6-8年级数字英语和语言艺术课程的写作平台。每位学生每年花费5-7美元也可以单独购买Writable。

Writable支持写作教学的手法已有先例。Citelighter是一家位于巴尔的摩(Baltimore)的初创公司,它试图为写作作业提供框架,并在老师和学生的反馈过程中提供帮助。该公司去年被家教连锁企业Sylvan Learning收购。

Writable的核心团队自2011年就在一起,他们那时成立了另一家初创公司Subtext。该公司提供让教师将测验和其他内容嵌入数字文本中的工具。2013年,该公司被卖给了Renaissance Learning。仅仅几年之后,这个团队就动了开启下一份教育科技事业的念头。

 

本文来源:edsurge

原作者:Tony Wan

编译:鲸媒体Jo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