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除了提供新的课件产品,Knewton还希望纠正其在行业中的态度和声誉。过去关于它的技术无所不能的宣言引起了很多愤怒,而缺乏对其技术如何真正起作用的看法则更加剧了这个问题。

设立自适应学习技术标准的公司不得不适应新的领导和新的商业模式,但有些事情似乎保持不变——比如它赢得新投资者和资本的能力。

Knewton已经在新一轮融资中筹集了2500万美元,这是其2008年创立以来的第八次融资。这笔新资金是作为债务融资筹集的,其中Triple Point Capital公司贡献了2000万美元。其余金额来自公司现有的投资者,包括Accel,Atomico,Bessemer Venture Partners,FirstMark Capital,First Round Capital,Founders Fund和Sofina。

经过十年和1.37亿美元的总资本(该公司在六轮股权融资和两笔债务融资中筹集到的金额),现在很少看到投资者投入新资金。但Knewton的新支持者TriplePoint Capital似乎急于为这家公司的新商业模式提供生命线:将数字课件直接销售给高等教育机构。“我们很高兴能够支持Knewton将Alta送到美国每个大学生手中。”TriplePoint首席执行官Jim Labe在一份声明中表示。

Alta课件在去年秋天首次试用,并于今年1月公开发布,目前有36种Alta课件产品,主要用于数学科目,也包括化学、经济学和统计学。该公司估计,超过250所大学的学生将在即将到来的秋季学期使用Alta课件。

进入课件市场标志着这家总部位于纽约的公司的重大转变,该公司最初是将其自适应学习技术特许出售给出版商的。但去年11月,Knewton宣布它将直接提供数字课程,并开始与出版商竞争。

通过Alta课件,Knewton旨在将第三方公开教育资源(OER)与评估和该公司创建的自适应学习技术结合起来,以便了解学生学习内容的进展。该公司表示其课件材料符合网络可访问性的标准,并可以通过非商业的Creative Commons许可(CC-BY-NC-ND)进行共享。

该公司出售来自OER提供商的内容,其中包括营利性低成本课程材料FlatWorld和位于莱斯大学(Rice University)的非盈利组织OpenStax。通过这一举措,Knewton表示,他们不必再依赖收费昂贵的作家来编写教科书,因此可以将节省下来的成本用在学生身上。订阅Alta课件两年的费用为每门课程44美元,具有两年的访问权限,或者用户也可以选择每月支付9.95美元。

Knewton首席产品官Doug Hughes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们公司第三方公开教育资源的质量绝对符合任何一家出版公司的内容所要求的水平”。

从学生的角度来看,Alta课件主要通过提问来解决问题。如果学生能够正确回答提问,系统可能就会给该学生提供更难或更高级的问题。但是如果回答错了,系统就会试图找出学生在必备前提知识上是否存在差距,并提供材料给学生复习。

在幕后,Knewton在过去十年开发了两种专有资产。一个是“知识曲线图”,它清楚标识了任何一门特定课程中的学习目标,以及学生掌握某一概念所需展示的技能和能力之间的关系。另外一个专有资产是自适应学习机制,它能自动判定学生接下来该学习哪些内容。

每个学生在课件上遇到的问题顺序和数量都不一样。学起来比较费劲的学生比其他学生要回答更多的问题或观看更多的视频。国立路易斯大学(National Louis Unviersity)数学系助理教授兼临时主席Andrew Moore说,这为学生认真对待Alta作业提供了动力。该学校为即将到来的学年购买了大约1200个Alta课件给学生使用。

“对于那些不喜欢做家庭作业并希望轻而易举把作业完成学生来说,Alta的课件给了他们将每个问题都答对的动力。”Moore称,“对于一些学生来说,‘完成任务’的心态与适应性产品的工作机制刚好吻合”。

在仪表板上,教师可以看到学生们可能遇到的所有问题题库,也可以进一步了解每个学生是如何回答问题的,以及系统在学生回答完后提供的反馈内容。该工具还能够标记出学生们经常犯错的问题,从而方便教师在课堂上给学生们复习。

 

除了提供新的课件产品,Knewton还希望纠正其在行业中的态度和声誉。过去关于它的技术无所不能的宣言引起了很多愤怒,而缺乏对其技术如何真正起作用的看法则更加剧了这个问题。

Kibby承诺说接下来会有所改变。“你必须以谦逊的态度进入市场。”他说,“你必须向人们解释这项业务是如何运作的”。自去年6月接任CEO后,Kibby表示,他已经着手将公司从技术驱动的“工程文化”转变为专注于倾听全体教员和讲师的“客户文化”。

然而,在描述Knewton未来道路时,Kibby在谦逊和狂妄之间交替。一方面,他很快就与Knewton前CEO兼创始人Jose Ferreira所做的傲慢言论保持距离,Jose曾表示公司的技术足以取代教师和人类的直觉。

但Kibby又对自己的行为做了宏大的声明。他的部分努力更加透明化,其中包括向大家分享他所谓的“赢得和瓦解Big Ed的7点蓝图”,Big Ed指的是传统教育出版公司。(他自称,这7点蓝图中的其中一点是一个“秘密酱料”,它在Knewton是“一流的自适应技术。”)Kibby之前曾在培生和麦格劳-希尔担任高管,他从不回避说他的前雇主们现在是自己的直接竞争对手。

这种激进的姿态让Knewton处于尴尬境地,因为公司仍然将其自适应学习技术授权给与之竞争的一些出版商。Kibby承认他们之间是“有趣的‘亦敌亦友’状态”,并且“他们知道我们正在抢们的业务。”(然而,培生公司表示正在逐步淘汰 Knewton的技术,转而使用自己创建的自适应技术)。

不同的透明度可能使争议变少并帮助Knewton吸引大学和教师。2018年底,Knewton将公布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研究和改革中心的调查结果,即学生使用Alta课件是否真的帮助掌握了他们所要掌握的材料。

尽管如此,Kibby仍然对于调查结果是否能对一些校园产生有利于Knewton的影响表示怀疑。“即使我给他们提供了一项研究结果,无论这个结果是来自我们公司还是来自第三方机构,这些大学依然还是会自己去试验。”他说。无论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研究的结果是什么,他都希望并且敢于让学校的领导亲自测试并判定Alta课件是否真的有效。Knewton公司已经进行了研究,并且毫无疑问(或者甚至令Kibby本人都很相信)他们的研究结果很积极。

然而,Kibby提出的最大胆的主张可能就是:“我们将筹集更多资金。”他希望在2019年将Alta的市场占有率提高三倍,并且“现在我们正在扩大规模以便给这场大火注入更多天然气”。

 

 

本文来源:EdSurge

原作者:Tony Wan

编译:鲸媒体Jen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