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张永琪看来,素质教育课程依旧“叫好不叫座”,转化率很低,机构在投入大量人力物力的同时也会造成资源浪费。于是他萌生出要做“教育+新零售”的想法,通过机器和无人零售的形式提供低成本的标准化服务。张永琪初步设想的“教育+新零售”是怎样的?鲨鱼公园这几年又会有怎样的变化?鲸媒体视频专访了鲨鱼公园创始人张永琪。

目录

萌生新想法:要用新零售创造低成本的教育服务?

变化:上线在线1对6小班课、专注小学群体

反思:不着急融资、在风口摸索变现之路

 

导语

在建外SOHO鲨鱼公园办公室里,鲸媒体见到了张永琪,运动风的装束让他显得很年轻,二次创业最艰难的日子好歹是熬过来了。

早在四年前,他从环球雅思淡出,本该步入退休之年的他闲不住,操起宝刀,从成人应试教育跳到了素质教育,创办了鲨鱼公园。他带领着新团队走南闯北,在号称“素老幺”的素质教育领域做了很多探索,从全国线下店探索互联网教育,从动漫IP到创客教育,从家庭到学校……

但他并没有因为这种远见而感到欣喜。如今的素质教育领域在“培训机构整顿”和“减负”政策的影响下迎来了新热潮。尽管如此,在张永琪看来,素质教育课程依旧“叫好不叫座”,转化率很低,机构在投入大量人力物力的同时也会造成资源浪费。“特别像我们在街头卖艺,我们耍得特别好,大家都围观,但要是问‘我们表演得很好,大家能给点钱吗?’大家回头都走了。”

于是他萌生出要做“教育+新零售”的想法,通过机器和无人零售的形式提供低成本的标准化服务。张永琪初步设想的“教育+新零售”是怎样的?鲨鱼公园这几年又会有怎样的变化?鲸媒体视频专访了鲨鱼公园创始人张永琪。

萌生新想法:要用新零售创造低成本的教育服务?

在新零售场景中,最常见的就是无人售货机、无人便利店。受马云新零售想法的影响,张永琪萌发了“教育新零售”的想法。在他的设想中,鲨鱼公园的新零售模式由科学实验商店加智能科学互动乐园两个部分配套构成。

张永琪说:“科学实验商店类似于无人售货机,里面装满了18个主题的教学产品,家长和孩子通过简单的支付操作就可以买到课程产品。科学实验商店旁边设有智能科学互动乐园,互动乐园由多个教学单元模块构成。”

具体而言,一个教学模块由六个电脑加一个桌子组成,孩子可以通过线上与其他来自不同城市的小朋友和不同城市的一位老师,一起开展一个小时的教学活动。张永琪把这种模式比作看电影。“开始的时候电影院把电影排好,孩子来了之后就可以看电影,一场电影只能做六个人。满员了之后再看下一场。”

如果从人货场的角度来拆解张永琪所说的教育新零售想法,则会更清晰。人是家庭端消费者,家长/孩子;货指的是鲨鱼公园经切片化的课程产品,微观到一次课;场则包括儿童区域的商超、K12教学中心、托管机构等等。

如何让“货”更吸引孩子?张永琪说:“鲨鱼公园经历了三年时间的教育产品迭代,目前拥有520多种教育产品主题可供选择。按现有计划是,定期将一季度的课程设为18个主题,主题类型涉及生命自然、天文地理、物理化学、技术工程等科学主题。”

在采访大楼的B2层里,鲸媒体见到了鲨鱼公园的样板无人零售机,一个零售机里面存有18个主题产品,每一个主题的设计都各不相同,名字也富有趣味性,如嫌疑人X、侦探归来、海底探秘等等,定价均为30元。

据张永琪透露,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鲨鱼公园已经做了初步的市场尝试,除了前期策划、构思、课程产品投入之外,目前已经进入最后的设计配套环节。如果步骤达成,鲨鱼公园的目标是,第一批计划推广100个教学点。

对于合作方的选择,张永琪初步表示会更倾向于提供场地的合作方,或者教育机构、托管机构。鲨鱼公园方面则负责机器投放、课程产品供给、教学提供、销售售后等一系列过程。目前鲨鱼公园已经有能力承担起服务的重要环节,但在前期投放市场的过程中仍需要投入一些人力和机器成本,撬动消费者认知。他还表示,鲨鱼公园对此还没有明确的定价计划,“我们的基本定价教学活动一次包括材料不会超过80块钱”。

教育新零售算是鲨鱼公园的新尝试,张永琪的态度很开放。“希望用教育新零售的模式,承载行业内的比较有意思的产品和教学内容,通过半自动化的方式提供新的教学体验,解决传统学校招生困难的问题。”

 

变化:上线在线1对6小班课、专注小学群体

鲸媒体两年前见到张永琪的时候,他正沉浸于创业的热忱之中,意气风发。

鲨鱼公园当时的介绍主要是面向3-18岁的孩子们提供科学学习,涉及适龄3-6岁的拉比盒子、适龄7-11岁的鲨客盒子、适龄12-15岁的鲨鱼少年客、适龄16-18岁的鲨入名校。此前鲨鱼公园还收购了拉比盒子,加强3-6岁的低龄段教育服务。

时隔两年,张永琪告诉鲸媒体:“我们已经从研发转入专注运营了,营收每年也稳步增长,鲨鱼公园主要面向3-12岁儿童提供动手科学产品及趣味性的课程学习,以5-8岁人群居多。线上教育会稍微偏向小学一、二、三年级的学生。”其中面向适龄16-18岁学生的鲨入名校项目已经暂告一段落。该项目原是面向初中和高中生进行出国留学的背景提升,由于消费者对其的付费意愿并不高,加之项目推进的成本过高,这个项目也就没有继续推进下去。

在二次创业的过程中,张永琪发现,2014年之初鲨鱼公园所处的素质教育领域没有得到大家太多的关注与认可,直到2016年年底,在素质教育领域更细分的STEAM赛道,开始崭露头角。在2016年-2017年间,依托原来积累的产品原创体系,鲨鱼公园以加盟的方式在全国开设了150多个线下学习中心,直到今年就已经新增了40个城市。

在线下探索布局教学中心的同时,张永琪也开始挖掘线上的力量,用“线上线下”两条腿走路,以改善线下机构营收单一的问题。

据透露,2018年初,鲨鱼公园全面上线了在线1对6小班课,分三种班型进行,分别是科学兴趣班、科学实践班、科学创新班,学习时长均为一年,分48次课,12个大主题,每个主题4次课。

张永琪说道:“我们发现在线上课里,没有孩子哭闹,也没有孩子在一个小时之内离场,但是整个的销售过程还是回到了原来的问题,绝大部分家长可能受公立学校传统主流教学的影响,他们认为最重要的环节还是在线下。但这些不重要,有很多孩子没有时间的话,还是会放弃线下的素质教育课程来线上体验。”但他表示,“目前已经有几千名学生学完了一年的课程。”

线上的科学课程为何能实现?张永琪说:“线上光靠讲其实是缺乏吸引度的。但是如果要让孩子动手做,配上一些音乐,其实就像玩游戏一样。如果看别人打游戏,自己其实也有兴趣,总觉得手痒痒。操作类本身比讲述类更容易。”

张永琪表示,万一遇到一些比较难操作的实验,最容易的解决方法是,一方面老师方面尽可能好地进行展示;另一方面鲨鱼公园在产品研发环节也会更注重产品实验的达成率。“我们其实鼓励孩子不怕失败。但如果每一个孩子在做一个作品的时候,都反复经历挫败感,孩子对游戏的兴趣度就会下降。这也需要产品研发人员掌握达成率和主题知识难易度的节奏。”

在开拓线下课的同时,鲨鱼公园也在开展双师模式,主要是在线下机构以电视课程的模式进行。在双师实践的过程中,需要老师控制课堂的交互,线下课堂是几个人的小班,线下老师会带着孩子们进行一些操作。

鲨鱼公园早在2016年就探索了电视课程的模式,将科学课程切片,装载在不同内容板块里面,让其作为课程内容的载体。目前主要切入B端和C端场景,B端场景中,在幼儿园里主要以电视盒子的形式切入。目前有500多个机构在使用鲨鱼公园的电视端科学课程。而对于C端,张永琪并不乐观,由于电视互联网方面管制等因素,想要触达所有的家庭并不容易。

对于科学教育的双师教学,张永琪表示:“我觉得现在还没有到成熟的时候,最好的办法还是一个老师面对一个窗口里的一个学生,他可以应付六个学生,但是他很难应付一个窗口里的一组学生。”事实上,双师课堂需要建立激励机制和竞赛,才能够提高学生的互动性与体验度。

目前鲨鱼公园进公校的进程也在推进中,但张永琪表示并没有达到预期。“每个城市的分部都有一些,由于各地政策不一,实际落地情况也各有分别。因课后三点半的落实,目前鲨鱼公园进驻北京公立校的情况较好。”

 

反思:不着急融资、在风口摸索变现之路

鲨鱼公园最近一笔融资是在2016年的A+轮,这两年并无更多融资消息披露。张永琪称,“实际上我们不着急融资”。他透露,鲨鱼公园目前已经实现千万级营收。“你首先要有一个好的内容,好的方式,收入以后会慢慢增加。”

经历了第一次的创业、融资再到上市,张永琪对融资深有感触。他坦言:“融资对企业的品牌是有所提升的,但是以融资为目的来标榜企业的业务发展,就会有悖于创业初心,最终会把自己推到一个比较尴尬的位置,例如不断地拉高估值,公司就需要更好的业务数据去支撑。”

如今站着等风来的张永琪对素质教育看得更明白了。虽然国家对于教培行业的整顿对素质教育有利,但是高考的风向标转移得还是有点慢,家长对素质教育的认知还未完全落实到支付行动上。如今的鲨鱼公园也在风口中尝新、摸索。

说起创业至今让自己倍感自豪的事情时,张永琪若有所思。他说道:“第一是我能在2014年第二次创业的时候,选择科学教育这条路,当时甚至还没有STEAM这个关键词,我觉得这条路选的是比较对的;第二是在教学上对教育进行跨度研究,从产品设计到工业设计;第三是在做科学教育的时候,能够赢得80后家长的喜爱和尊重。”

张永琪透露称,鲨鱼公园为了保证产品不断提升和及时供应,已经投资建设了一所工厂,包揽设计产业链的上中下游,从设计产品、生产、制材再到整装等等。张永琪笑称,“我现在也不时地操心自己的工厂,关注产品的出货量、质量、工艺和生产线改造等等。”

现在他也在反思这些年经历的坑,包括面向背景提升的鲨入名校项目的夭折。“我们有可能还在坑里头,没有出来。”他笑称。他指出,一方面如果把素质教育按照应试教育的方式去做,有可能会是一个坑;另一方面素质教育的收费也是一个坑。“以往雅思收费都能达到1小时1000块,但是家长对于素质教育就觉得应该收更低的价钱,恨不得1个小时50块钱,甚至他们希望还要更低。”

对于教育行业追捧的编程教育,张永琪表示会保留意见,他指出目前业内有两种做编程教育的方向,一是可以利用相关软件编辑虚拟游戏;二是利用硬件像乐高一样做拼接。目前鲨鱼公园正在尝试的是基于520种主题下的实体化编程研发,例如利用传感器和编程语言与主题材料和设备,开展类似主题“灌溉”的课题等。

采访的最后,张永琪在样板无人售货机旁边,竖着大拇指拍了一张照片。鲨鱼公园的教育新零售产品也将于10月节后推向市场。怀揣着一颗既期待又紧张的心,他相信市场前景很大。

(鲨鱼公园创始人张永琪)

 

拓展阅读

1、【后浪】美国上市公司创始人再创业,张永琪的鲨鱼公园也需要等风来?

2、儿童科学教育?知识分子结盟百名科学家“探路”

3、素质教育发展东风往哪吹?两会与培训机构整顿将改变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