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近日,八部门联合发布《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继续围绕“培训机构”,将减负进行到底。

目录

  • 提供互联网作业产品的公司受打击较大?
  • 电子产品教学≤30%:需优化课程设计
  • 纸质作业VS电子作业:不能一刀切
  • 限制作业时长看似减负,实则校外增负?
  • 压力大+唯分论+圈养式教育=负担

导语

近来教育行业新政不断,让人有点应接不暇。民促法实施条例送审稿刚出台不久,教育股遭遇重挫,行业监管趋严。

市场恐慌情绪还没有完全消化之时,被喻为“史上最严最细”的“禁补令”来了,加速规范培训行业。8月30日,八部门联合发布《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以下简称《方案》),继续围绕“培训机构”,将减负进行到底!

那么,问题来了,《方案》出台后,电子产品会失宠吗?哪些培训受影响最大?国家出台的一系列组合拳,又是否能加速民办教育规范化呢?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方案》公布后,手游概念股普遍下跌,截至8月31日收盘,网龙下跌8.16%,报16.44元/股;博雅互动下跌10%,报1.98元/股;腾讯下跌4.87%,报340元/股。或受《方案》中要求采取措施限制未成年人网络游戏上网时间有关。

 

提供互联网作业产品的公司受打击较大?

前不久出台的整改意见主要针对线下培训机构,但近视防控方案似乎又死磕上了线上机构。用“深恶痛绝”来形容《方案》对电子产品的态度,或许有点夸张,但也透露出八部门对过度使用电子产品的担心。

《方案》要求家长看好孩子,每天使用电子产品不超1小时,对学校则限制其使用电子产品教学不超30%。虽然这是对公立校提出的要求,但也间接影响到了相关培训机构。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这对那些专门开发在线作业的机构影响比较大。因为这些机构是通过与学校合作的方式,为学生提供在线作业服务,但《方案》出台后,这条路可能很难行得通。”

他补充道,尽管学校不会强制要求学生下载某款APP,但老师通过其布置任务,学生自然会选择下载。

北京新东方学校优能一对一部总监、东方优播CEO朱宇也表达了一致的观点:“对义务地为公立学校提供各种电子产品,包括互联网作业产品的公司而言,确实是一个比较大的打击。”

然而,穷则变,变则通,机构要想更好地生存,除了无奈地选择通过市场让家长挑拣,还可以让自身的产品加入防治近视的基因——作业盒子在APP中设置了护眼模式,“一键即可开启”,每使用30分,小象布克就跳出来提醒;开发出一款家长管控类产品守护盒子,以设置孩子使用手机的时间。OKAY智慧教育的产品除了屏幕有“蓝光护眼”和“近距离近视提醒”之外,还采用大数据、人工智能匹配的方式让孩子15分钟以内完成作业。

 

电子产品教学≤30%:需优化课程设计

此前国家倡导教育现代化,其中一个指标就是使用电子产品教学。如今,学校使用电子产品的习惯已经被培养出来,再改回去,恐怕不易。

山东临沂兴华教育研究院院长高林表示:“互联网时代,教学工作、布置作业不依赖电子产品可能不太现实,如今大多数教师在进行课堂教学时,都在借助电子产品或互联网技术。条件允许的话,应该鼓励老师们使用电子产品、互联网资源进行教学活动。”

不过,对“30%”的限定,在熊丙奇看来,并非国家不再重视电子产品,而是更在乎它如何科学合理地使用。他解释强调:“关键在于学校如何进行课程的教学设计,不是追求所谓形式上的创新,而是要探索如何用电子产品结合传统的教学方式进行教学的问题。具体来说,学校应该对课程进行论证,辨别出有哪些课程内容,需要使用电子产品辅助教学后,效果更好,而非一味地盲目使用。”

先后在多所重点中学任教20多年的英语教学专家、特级教师江节明也表示:“要对教学内容进行区分,比如把一些死知识或者静态的知识通过画面或者动态的形式呈献给学生,增加趣味性;课文可以配乐朗诵等。”他建议,将来的互联网教育产品应该讲究三点:趣味性、实用性、科学性。

 

纸质作业VS电子作业:不能一刀切

有意思的一点是,《方案》中提到,“原则上采用纸质作业”。“原则上”一词耐人寻味,是否说明教育部出台方案时,也考虑到不可能杜绝使用电子作业?

熊丙奇坦言:“考虑到保护学生的视力,可能很多课程要布置纸质作业,但有的课程比如英语听说,电子作业更方便一些,可以让学生及时地对自己的听说进行锻炼和纠错。”

他解释道,要根据学科教学的要求适当地布置电子作业,关键是使用电子做作业的时间要做一些明确的限制,“不能所有的课程都布置电子作业,当然也不能因为这个规定就一刀切似地全都不布置电子作业”。

江节明则看好纸质作业,在他看来,学生长期采用电子作业的方式,书写已成大问题,此外,他还表示用“手”写作业和用“电子产品”写作业在培养人的思维方式上也存在很大不同。

不过他也表示要辩证地去分析这个问题:“考试前的自我预测可以用电子产品做完后能马上出结果;包括英语作文自动批改,一方面可减轻老师的负担,另一方面,写完后可直接批改,快速又准确;朗读、发音这种也可以使用电子产品,不会伤眼睛。”

由此来看,写作业的形式要结合课程教学的特点,根据实际情况,适度地布置电子作业。熊丙奇还提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观点:纸质作业的质量要高于电子作业,学生才有兴趣完成。他进一步解释:“如果质量不高,家长或学生觉得完成纸质作业是浪费孩子的时间,可能就会出现请人代写作业,甚至去校外寻求培训机构在线作业的情况。整体来讲,学生接触电子产品的时间还是比较长。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现身说法,表示自己小时候电子产品没普及,觉得也挺好。

 

限制作业时长看似减负,实则校外增负?

《方案》对学生的作业时长也做了规定,比如“小学一二年级不布置书面家庭作业,三至六年级书面家庭作业完成时间不得超过60分钟,初中不得超过90分钟,高中阶段也要合理安排作业时间”等。

西西妈妈在接受鲸媒体采访时直言:“这根本就无法实现,学校不布置作业了,课外班也会布置。关于作业的时间限制,衡量标准是什么?聪明孩子一分钟能完成的,可能笨孩子需要10分钟,衡量标准是什么呢?”

与之相反的是,江节明很看好这条规定,只是对实际操作的过程表示了担忧:“因为每个老师衡量作业时长的标准是根据自己学科来定的,都想把自己的学科教好,作业时长自然就超了。”

他认为,关于每科作业留多长时间应由校长根据具体情况来平衡。“关键是要落实,此次方案采取责任制的方式,比以前要求更严格,落实起来还是有效果的。”

熊丙奇则没那么乐观:“对于学生作业的限制,对学校布置作业的要求,都是老生常谈。但是这种情况经常导致校内减负,校外增负。因为限制作业时长并未改变学生学业负担过重的情况,家长的整体需求也没减少,还是希望孩子能获得更好的分数,在家长看来,这样才能在现有的高考评价体制下更有优势。”

他补充道:“最终学生还是会去校外机构补课,所以,限制作业时长,不会对培训机构造成任何影响。反而,如果学校严格执行这样的规定,培训机构的生意会因为家长的培训需求而变得更好。

浙江大学民办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吴华教授此前接受鲸媒体采访时也曾表示,培训需求未变,任何措施都只能是扬汤止沸。(《整顿重拳+ 资本寒冬来袭“双气流”施压,校外培训市场将生变?》

高林直言,对学生作业时间限制的重申,必然会让老师们开始重新思考提高课堂效率的问题,这也是唯一的途径。“这就需要老师们在组织教学、组织学生学习时多找到科学的方法。”

不过,nono妈妈认为留些作业也是好的,毕竟作业可以检验孩子一天的学习效果,只是作业形式可以多样化,“这样多少可以避免用眼过度的情况”。

压力大+唯分论+圈养式教育=负担

关于近视防控文件,此前已经有过多次,2016年10月曾有《关于加强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今年6月,教育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共同起草了《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8月2号,教育部又贴出了《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征求意见稿)》。

而世界卫生组织的一项研究报告显示,我国目前近视患者达6亿,青少年近视率居世界第一。

近视防控一直在提,为什么收效甚微?

抛开健康的生活习惯不提,“最主要的原因是学业负担过重,作业过多。”江节明直言,““正常的教学,课上基本就能学得差不多,但老师会希望自己这一科学得好,就会在课后布置很多作业,甚至有学生会学习到晚上11点多。”

有家长在评论关于电子产品使用不超1小时这条规定时,精打细算了一番:“按每天网课1小时,玩游戏时间控制在半小时不超1小时,累计下来,一天也至少有1.5小时在用电子设备。”

抛开用手机/pad玩游戏、刷抖音等时间,学生使用电子设备最常做的就是学习,尤其随着互联网教育的兴起,上网课几乎成了居家必备。这似乎也解释了《方案》中为什么要求学校严禁小学化教学、减轻学生课外学习负担。

另外,熊丙奇强调,应试教育采取的教育评价制度——按学生的分数名次排名,给教育涂上了竞技的色彩,学生在这种背景下压力极大

为了追求更高的分数,不管是学校还是家庭,都会把知识教育以外的教育“边缘化”,比如,学生的体育教育、劳动教育、生活教育,这些教育可能都不再被重视。由此导致学生把时间更多地放在学习上,进而对学生的身心健康产生负面结果——比如近视。

此外,学校跟家长因担心学生的安全,限制学生的户外活动时间,也影响了学生的身心健康——学校里的体育馆空空如也。

实行圈养式教育,“圈地自学”让很多孩子过着“家—学校”两点一线,或者“家—学校—培训机构”三点一线的生活,不是学习就是宅在家里看视频、打游戏、看动漫,似乎想不近视都困难。

综合看来,《方案》最终能否按照文件内容实行,还需要打上一个巨大的问号。或许,只有改革教育评级体系、摆脱应试教育倾向,明晰学校育人职责方,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儿童青少年近视的问题

 

拓展阅读
1整顿重拳+ 资本寒冬来袭“双气流”施压,校外培训市场将生变?
2北京市小学初中课后服务“三点半后全覆盖”,谁的福音,谁的困窘?
3封面报道|一场声势浩大的减负整顿背后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