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数学思维赛道的机构如果能把以内容为核心的壁垒建立,形成打通STEM各学科与年龄跨度的培养体系,数学思维势必会成为素质教育的突破口,成为继幼儿英语后的第二大市场规模的赛道。

目录

“火”:政策支持、STEAM教育、家长焦虑、投资者助阵?

游戏化教学、场景生活化、在线直播成课程标配

内容、师资是壁垒,AI或将赋能数学思维学习产品?

数学思维与素质教育挂钩,独角兽又将花落谁家?

 

导语

“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但是,随着新高考政策的发布,语文“摇身一变”,难度和比重上升,风头一时无两,数学科目则似乎因为被要求降低考试难度,而致使其“天之骄子”的身份变得黯淡。然而,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同样作为数学赛道一员的“数学思维”未“下架”反而“更上一层楼”,其中原因何在?

上个月,教育部印发《关于开展幼儿园“小学化”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明确对于幼儿园提前教授识字、计算、英语等小学课程内容的,要坚决予以禁止。在该政策的影响下,瞄准幼小衔接市场的“数学思维”为何却仍能不断吸引投资者的目光?

当前的教育形势下,家长作为幼小儿童学习目标的掌舵人,是否会为数学思维学习产品买单?

火花思维、快乐种子、一休数学思维、摩比思维……这些布局数学思维的教育机构在产品提供上满足了孩子、投资者哪些要求?从当前来看,数学思维项目面临哪些问题?未来,数学思维的学习产品形态将会发生哪些变化?

(文中的数学思维学习产品针对的是幼小衔接阶段儿童)

 

“火”:政策支持、STEAM教育、家长焦虑、投资者助阵?

新高考政策明确规定:增加语文考试难度,今后高考主要考语文,数学不分文理科。有人分析指出,数学考试难度将降低。

然而,这个说法在宜昌市教科院高中数学教研员向立政看来并不可靠。“对考试命题者来说,试题的难度是一个很难把控的指标。况且难度是相对的,不分文理科后,所有学生高考用同一套数学试卷,这相对以前的理科试卷难度也许会有所下降,但相对以前的文科试卷难度可能又会有所上升。”

在他看来,新高考命题突出的是对学生数学核心素养的考查,具体包括数学抽象、逻辑推理、数学建模、直观想象、数学运算、数据分析。

这似乎与数学思维“脱不了干系”。

此外,创客教育、STEAM教育兴起,其中涉及到的编程思维、模式、算法与数学思维之间“猫腻”极大。加之,与互联网相伴而生的新一代家长对于儿童综合素养关注度的不断提升,以及今年2月《教育部2018年工作要点》中关于“大力发展素质教育”的纲领性文件,直接或间接地让数学思维成为绕不过去的“坎儿”。

一休数学思维的创始人赵媛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在线数学思维这个市场,4到10岁年龄段的人群大概1亿,未来5年,如果按15%的比例参加培训的情况来看,各个城市每人每年消费3000块钱,大概有3000亿的市场。

“如果把在线幼儿英语看成最大蛋糕的话,数学思维有可能成为第二大蛋糕,市场规模每年将接近千亿。这使得数学思维受到投资者的追捧。”

火花思维创始人兼CEO罗剑在接受鲸媒体采访时表示,抛开这些不谈,数学思维天然和孩子的“智力”挂钩:家长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更聪明。数学作为孩子今后上小学、中学最基础的学科,其思维的培养理念旨在让孩子在数学敏感期能挖掘出逻辑推理思维等能力,让孩子在未来学校的学习和考试中游刃有余。

上个月,教育部印发《关于开展幼儿园“小学化”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明确对于幼儿园提前教授识字、计算、英语等小学课程内容的行为,要坚决予以禁止。

然而,事实是,幼儿园“去小学化”后,小学的教学内容、形式并未发生变化,随之带来的则是,要想让孩子适应从幼儿园到小学的环境变化,仍需要交由市场化的机构来解决。

让孩子赢在起跑线上,这极大地解决了家长的担忧,让家长看到了新的弯道超车的希望。

数学思维项目“火”从中来。

 

游戏化教学、场景生活化、在线直播成课程标配?

市面上生产数学思维学习产品的机构不在少数,产品各有千秋,但综合来看,有这样几个共同的特点:

·游戏化教学

此前,鲸媒体曾测试了几款数学思维APP产品,发现大多课程都采用了游戏化教学的方法。

以火花思维课程为例,课件采用动画形式,将要传授的知识点贯穿于一个故事中,比如他们会用拍蚊子的游戏来锻炼小朋友的数字听觉判断能力,用帮助小动物找家的游戏训练孩子数字顺序排列能力等。

悟空数学涉及找规律的知识点中,由其自行设计的卡通IP形象指引小孩子做诸如排列苹果、收拾书架、整理妈妈的衣柜等游戏掌握规律相关知识。

此外,“快乐种子”在课件中加入了游戏动画来提升内容的趣味性,并购买了“超级飞侠”的IP形象,课后还会设置思维导图作为课程回顾。学生直接动手在界面上操作课件完成学习,比如移动箱子、超级飞侠的跳动和说话等。

△快乐种子课件动图

△火花思维课件截图·学生在操作

游戏和数学思维关联性很大,大部分幼儿游戏的底层逻辑都是数学思维。罗剑认为,幼小衔接阶段的孩子学习的数学思维课程,应该以培养孩子兴趣和寓教于乐的形式为主,在看似玩耍的活动中,帮助孩子发展认知能力,将幼儿习得的概念与技能进行迁移,使其具备一定的问题解决能力,奠定良好的数学思维基础,培养孩子的兴趣。

孩子的思维特点是从具象思维过渡到抽象思维的,幼小产品一定需要符合孩子的认知特点或认知天性,需要使用游戏化的教学设计,不能像K12那样使用刷题和套路试的教学设计,游戏化学习保证了学习体验的趣味性,同时更容易让孩子保持课堂中的专注程度。”快乐种子联合创始人于大川在接收鲸媒体采访时表示。

·场景生活化

“数学思维就是用数学思考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思维活动形式。思维指的是人脑对客观现实的概括和间接反映,属于人脑的基本活动形式。”若只解释概念,幼儿很可能会一头雾水,理解也很难触达头脑。

从当前来看,市面上的数学思维学习产品大多与生活中的场景结合,让孩子更好地理解数学思维在生活中的运用。

火花思维的老师会把生活中小朋友经常碰到的场景,再现到课堂上,让孩子们身处具体的生活问题中。

比如老师会在课堂上教小朋友们切苹果,让孩子们形象地认识不同的形状;会把小朋友吃穿住行的生活小场景搬到设计的动画故事和交互里,比如让小朋友选取动画中指定数量的香菇与油菜放在锅里炒菜;把衣柜编号,让小朋友们把对应编号的衣服放入相同编号的衣柜里等,以此来培养孩子们在生活中运用数学思维的习惯与方法。

一休数学思维在课程设计上采用多学科融合,将场景简易化呈现。“即使是大学阶段的贝叶斯理论,也可通过类似天气预测等现实场景将理念传递给儿童;几何数学,可通过个性化场景设置,如希腊罗马拜占庭建筑、帕特农神庙等,引导儿童找里面的几何图形(圆柱、圆锥等),引入欧几里得的几何原本。”

成长保在讲授“比较轻重”的知识点时也会结合羽毛球、乒乓球等生活中常见的物件。

幼小衔接阶段的数学思维课程,与生活息息相关,可以让孩子感受到无处不在的数学世界。

·在线直播

从当前来看,直播似乎成了各家机构争相采纳的授课形式,各家在班型上存在1对1和1对多的区别。


△各家产品对比图

“直播的授课方式更方便,对家长和孩子而言更节省时间,另外可以更有效地利用资源,打破地域限制;此外,这种授课方式也受新一代小孩的喜欢,这是他们未来很重要的一种学习方式,有利于从小培养多元学习习惯。”于大川说,但这种授课方式也要求课件内容更严谨,“因为缺少了老师的面对面互动和讲解,对内容展开方式要求更高,要结合小朋友的理解,条分缕细地展开,互动性、操作性更强。”

罗剑也提到,直播形式对内容体系以及内容呈现形式要求相对较高,需要更多的交互与课程内容创新。

鲸媒体此前在进行数学思维产品体验时曾发现,无论是1对1还是1对多,由于受众为年龄较小的孩子,专注力有限,所以课件的内容、老师跟孩子的互动尤为重要。

一位上过体验课的妈妈告诉鲸媒体,“我孩子(4岁)上到一半的时候基本上注意力就不在学习上了,直接就跑开了,得把他拉回来才能继续上完剩下的课。”

此外,火花思维上完课后,老师会给孩子分配作业,家长可通过手机拍照上传作业,由老师来点评;一休数学思维还上线了微信小程序,用于课程体系的研磨。

 

内容、师资是壁垒,AI或将赋能数学思维学习产品?

·内容、师资是壁垒

“内容是数学思维项目的壁垒与核心。”罗剑告诉鲸媒体,由于采用了直播的授课方式,对课程的内容体系以及内容呈现形式就有了相对较高的要求,需要更多的交互与课程内容的创新。当然这也间接对技术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山行资本创始合伙人徐诗同样认为,目前数学思维项目亟需解决高质量课程内容的研发和构建的问题。

“好的数学思维学习产品应该具备强产品研发特征,本质上不能偏离教育内核,能够让学生爱上数学,培养学生的好奇心、逻辑思维能力、主动发现问题并用数学的逻辑解决问题的能力。”此外,她还表示要通过技术赋能老师或学习场景,符合学生特点,真正实现高效的个性化学习。

“课程应该有趣,让小朋友很喜欢。”创新工场高级投资经理孙国府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至今我国还未曾有专门关于幼小阶段儿童的考试大纲/文件出台,更遑论数学思维课程,正如罗剑说的“3到10岁的在线教育市场,是一个相对空白的市场,特别是学前的在线教育课程”。

那么市面上那些数学思维课程体系又是根据什么制定的呢?

据了解,火花思维的数学思维在线课程,对标美国共同核心州立标准CCSS,涉及18种课程思维方法、10项思维能力和9大行为习惯,课程均为自主研发,内容由教研团队历经23个环节开发制作并融入“模块化”教学。

快乐种子课程设计则结合了美国加州体系中过程教学法、日本绘本教学,以及新加坡的教学理念,将课程体系分为多模块对应不同阶段目标进行学习。

一休数学思维思维则采用了PBL(基于问题解决的学习)和STEAM教学理念。


△火花思维课程体系

△快乐种子课程体系

从当前来看,数学思维课程体系多为自研,内容模块化,并且多借鉴国外教学理念。未来,这一块可能成为各家发力的重点。

有数据表示,学前领域国内教学师资水平普遍不高,多为大专生及中专生。而教师作为传道授业者,直接关系到教学的质量和水平。

罗剑告诉鲸媒体,“如何快速提升教师的品质,规模化培训教师,建立同样的服务标准和流程,同时发挥每位老师的特点,通过与孩子的情感交流让孩子爱上数学思维是当前这个项目正在面临的一个问题,也是我们正在解决的一个问题。”

赵媛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透露,一休数学思维未来会面临的挑战是优质老师的培训与招募。“这是整个行业面临的问题,学前教育缺乏优质的从业人员。”

此外,与K12数学老师的一个不同之处在于,教授数学思维课程的老师除了专业过关,还必须要懂孩子的心理特点。

“数学思维课程的目标是培养兴趣,让孩子能主动思考,并获得学习成就,所以我们对老师的要求更多的是要懂孩子的心理特点,知道怎么去有效地引导孩子,怎么去激发孩子参与互动的积极性。”于大川说道,“也是因为这个要求,导致数学思维老师的培养要比K12更复杂,包括专业培训,心理学相关培训、教与学的互动方式培训等。”

火花思维方面同样表示,这门课程的老师除了日常教学工作,还需要每天参加课程、儿童心理发展学、教研方面的培训,以保障教师的授课水平。

在学历上,快乐种子的老师一般在本科以上,最好有学前教育或者其他理科教育的背景;火花思维则要求老师必须全职。

此外,在徐诗看来,强社群运营也很有必要,“构建好的社群服务体系,给家长、学生及时的学习效果反馈,不断提高粘性和留存。”

于大川此前也曾表示,如何低成本地快速获客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团队早期是否跑得足够快。孙国府同样认为,招生获客的途径是该项目目前亟需解决的问题。

·AI或将赋能数学思维学习产品

数学思维学习产品五花八门,但是在谈及该产品未来的发展趋势时,受访者都不约而同地提到了AI技术。

在罗剑看来,随着大数据的积累和AI技术的应用,未来产品将会根据每个孩子的特点针对性地定制课程内容,让每个孩子都能拥有个性化的学习,用大数据抓取孩子的学习情况和路径,通过AI设计不同的学习场景,用数学思维赋能每一个孩子。不过他也提到,“老师不会被AI替代,因为老师传递的情感交流无法被技术取代。”

赵媛曾表示,除直播技术外,数学思维学习产品还需要AI或者VR这种虚拟现实技术,“AI对大班直播课有比较大的帮助。”

徐诗直言,数学其实是一种思维能力,培养创新思维及逻辑能力的,不同年龄段的产品定位不同。未来的数学教学应用场景里,AI和更多样的学习方式会产生。“这一代的家长在教育理念上也在进步,会更注重孩子能力培养的前置性。”

孙国府则表示,在深入研究教学理念的基础上,数学思维产品未来会越来越多融入互动化、游戏化等元素,“AI新技术也会在课程中有更多的具体应用场景落地。”

有意思的是,不只是数学思维学习产品这个领域,“AI+教育”目前已成为教育领域最火的概念之一,各种产品层出不穷,如支持人机对话的语音机器人、AI老师等。

 

数学思维与素质教育挂钩,独角兽又将花落谁家?

前不久,四部委共同发布关于减轻中小学生负担及整治校外培训机构的通知。通知称,坚决纠正校外培训机构开展学科类培训(主要指语文、数学等)出现的“超纲教学”、“提前教学”、“强化应试”等不良行为。

这一整顿倒逼培训机构在学科辅导上进行调整。

新东方泡泡少儿旗下数学板块升级为自然科学板块,开始以数学思维培养为主要目的;好未来对数学课程进行升级,保持以趣味教学为导向,教学产品在彩版讲义、动画课件上不断更新。

正如明师教育马丽君所说,课程的主要调整方向是沿着纵向拓展,将应试转变为对思维和能力的培养,以数学为依托横向拓展,逐渐转型为学科类素质教育。

数学思维乘上了素质教育的快车,身份水涨船高,先前投资这个项目的投资人算得上高瞻远瞩。谈及投资该项目的原因,徐诗坦言她看上这个项目最初考虑的是整体的K12赛道,“首先赛道足够大,其次对于中国家长来说,语数外绝对是三类最主要的科目。而且数学学科是继英语在线教育之后会迅速在线化的科目,数学科目的传统和线上培训规模都可以与英语科目媲美。”

在她看来,数学科目可分面向考试、追求提分效果的培训类课程以及偏重思考过程和思维训练的素质类课程,数学思维项目属于后者。

孙国府则是从其适用性上考虑的投资,“长期以来,数学是我国教育培训行业中和英语并列的两大支柱学科之一。在较低年龄段通过数学思维课来接触数学,在家长和学生心中是一件比较自然的事情,不太需要从零教育用户习惯。另外,低年龄段数学思维课有潜力成为高年龄段课外应试辅导的自然入口。”

近来,数学思维领域频频传出投融资的消息。

5月10日,火花思维完成由山行资本、IDG资本领投,光速中国、金沙江创投跟投的1500万美元的B轮融资;6月20日,又获得2000万美元的B+轮融资,由红杉资本中国基金领投,北极光创投和老股东IDG资本、光速中国、山行资本、金沙江创投跟投。两轮融资相差仅一个月零十天。

5月18日,快乐种子完成由乐元素领投、创新工场跟投的数千万Pre-A轮融资;一休数学思维在4月成立初就获得上海葡萄控股领投、蓝象资本跟投的数百万元种子轮投资;成长保则在今年的3月和5月完成B轮、B+轮融资,B轮累计融资金额达3亿元

……

单从数字上看,也能发现这个领域有多热闹。这种花团锦簇的场面会常开不败还是昙花一现?公立校内的课程能满足数学思维的培养吗?

“公立学校对学生的思维能力、动手能力的确在不断提高要求,但是还不够,远远达不到培养的目的。”海淀某小学李姓数学老师告诉鲸媒体,“大部分课堂上还是采用刷题的方式达到记忆的效果。”

一位二年级孩子的家长则认为尽管学校的课程对这方面会有所涉及,但是还是不放心,“孩子这么多,老师根本就照顾不过来,再说,课程力度也不够,找专门的机构来教孩子更好一些,术业有专攻嘛。”

有相关媒体人曾撰文指出,在今年资本环境不是很乐观的情况下,仍有该项目机构获得融资,足以证明了投资方对该领域的认可。“在线数学思维领域的爆发,引火点是在线少儿英语和在线少儿编程的火热,加分点是幼儿园去小学化,更底层的逻辑是大品类需求下的认知升级。”

于大川直言不讳道,少儿思维类产品会是继少儿英语之后另一个有刚性需求的教育学习品类,“这个品类跟少儿英语一样有三个特点:存在一个学习敏感期,孩子在 3-9 岁是一个特殊的大脑发展时期;是一个学科,在k12的各个阶段的考试中都是必考科目;是一个对未来有用的工具,思维能力比英语用处更大。”

徐诗也表示,“这个领域会出现独角兽企业。”在她看来,数学学科的受众广泛,客单价也不错,收入能够支撑独角兽公司,而且数学学科的扩展性很好。孙国府同样认为,这个领域有潜力出现大体量的公司,只是需要时间。

从当前形势看,在政策、消费、认知均利好的情况下,各大机构都开始在素质教育领域发力,如幼儿编程、机器人教育。数学是STEAM的基础,科学与创造是数学思维的外延和应用,数学思维是比其他素质教育更为底层和本质、群众基础更为广泛的赛道。

或许正如罗剑所言,“数学思维赛道的机构如果能把以内容和教学为核心的壁垒建立,形成打通STEAM各学科与年龄跨度的培养体系,数学思维势必会成为素质教育的突破口,成为继幼儿英语后的第二大市场规模的赛道。”

不过,于大川也对此表示了他的担忧,“在产品设计上一定要有差异化,不能一味盯着数学这个点,而应该把重点落在思维本身上,这样最后才能避开学而思,否则这个市场最后一定会被收割。”

 

拓展阅读

用游戏化打开数学正门?三款“脑力”数学思维课程APP测评

幼儿在线数学思维——风欲起,谁将是风口起舞的“独角兽”

整顿令和中高考改革变局:小学数学辅导改革将拉开学科类素质教育竞争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