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RaiseMe的卖点之一就是它的设计,它提供了一种“切实的办法,向学生展示了这些基于在校表现的奖学金是如何运作的”,来自加州海沃德的Leadership Public Schools的高校咨询员Heather Decker说。“在RaiseMe上有一些清单,学生们可以逐条比对,算出‘如果我做了这件事,可以赚到多少钱。’”她补充道。

研究表明,仅仅通过给孩子们钱来奖励他们获得好成绩并不总是有效果的。但如果,学生们能为一种更有意义的金钱奖励而发奋图强呢?比如,奖学金

RaiseMe相信,这种动机能够促进其在线服务的增长。这套服务将高校里的各种奖学金收集到一起,更重要的是,列出了学生们需要完成的任务与对应的奖学金数额。具体而言,比如,在任何一门课上得到A,就可以从学校开出的账单中减免750美元。完成大学的进阶先修课程,可以减免2000美元。每小时社区服务可以再减免20美元。

RaiseMe在B轮融资中获得1500万美元,由Teamworthy Ventures领投。其他投资方包括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Salesforce Ventures和Strada Education Network。迄今,这家公司已经共计获得3150万美元融资。

众所周知,大学学费非常昂贵,尽管许多学校都提供补助。RaiseMe希望学生和家长们能够在申请阶段早一点注意到申请奖学金的机会。RaiseMe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Preston Silverman认为,人们往往在决定去哪里上大学之后,才开始搜寻补助的机会。

在EdSurge的采访中,他谈到,“每年有数十亿美元的资金用来帮助学生们支付大学学费,但是在过去,他们对这些补助都不怎么了解,直到孩子们决定了去哪里上学。”Silverman说,不透明的奖学金制度尤其令人沮丧,“对于低收入群体中的学生来说,他们可能会被大学学费吓到。”

在RaiseMe上,学生可以看到学校名单及其奖学金情况,他们要做的就是满足相应的条件,计算他们可以拿到的补助金额。这家公司与高等教育机构合作,创建了一张需要达成的目标列表,内容包括完美的出勤率、参与课外活动,保持高绩点和通过进阶先修课程考试等。

这个平台也可以用来搜索高校,RaiseMe以提高高校曝光率作为卖点向高校宣传。该公司表示,已有超过285所院校和大学入驻该平台。对他们来说,“这是尽早与学生接触的机会。”Silverman说。

RaiseMe的计划可能并不是独一无二的。在谷歌里搜索“高校奖学金”,会出现许多整理了奖学金申请和经济援助机会的相关网站。像CampusLogic这样的公司,已经与高等院校合作多年,帮助奖学金的发放变得更加高效透明。

但RaiseMe的卖点之一就是它的设计,它提供了一种“切实的办法,向学生展示了这些基于在校表现的奖学金是如何运作的”,来自加州海沃德的Leadership Public Schools的高校咨询员Heather Decker说。“在RaiseMe上有一些清单,学生们可以逐条比对,算出‘如果我做了这件事,可以赚到多少钱。’”她补充道。

特许高中从2015年开始使用RaiseMe,目前Decker的学校有180名学生在使用这个工具。她不确定参与奖学金挑战是不是提高了学生们的成绩,但是她观察到,学生们更愿意参加志愿服务和大学展会等课外活动,这些都是有机会获得奖学金的。她认为这个平台“帮助学生们认识到做什么才能使自己申请大学的胜算更大。”

在RaiseMe上,学生们创建自己的档案和个人报告,无论他们是否已经达到了获得奖学金的标准。RaiseMe公司的Silverman认为,荣誉标准体系应该发挥作用,因为院校实际上并不会立即就给学生们减免学费,而是要等到他们完成录取并提交成绩单和其它奖学金相关材料之后。“如果发现有任何造假的情况,对学生的信誉都十分不利。”他补充道。

换句话说,虽然RaiseMe提供了一系列可供申请的奖学金机会和相对应的标准,但学生们自己上报的并不一定是高校最终奖励的数额。最终,高等教育机构需要进行核实。如果没有任何弄虚作假的情况,学校就会向学生保证,他们将至少得到自己在RaiseMe上累积的金额。

在Decker的学校里,有180名正在使用RaiseMe的学生。他们账户已经达到了的奖学金要求,将有可能获得1200万美元的学费减免。

但是有一个问题,Decker的学生中,之前使用过RaiseMe的学生都没有收到过奖学金。原因有很多:这个平台目前的加州公立学校很少,而很多学生最终都去了那里。另一个原因可能是RaiseMe要求学生在大学申请截止日期前几个月完成15项奖学金任务(这样公司就可以将信息发送给这些学校)。Leadership Public School很难在时间上支持学生完成这些任务。

还可能出现公平性的问题。“更富裕的学校能更充分地支持学生们完成前期申请。”她指出,但那些资源和教职人员有限的学校,则很难有时间提供这样的支持。Decker向RaiseMe反映了这一情况。这家公司并不向学生或K-12学校收费。相反,他们要求高校每年向平台支付1.5万到50万美元左右不等的入驻费。按照粗略估算,公司收入应该至少超过400万美元。

RaiseMe宣称,有三分之二的美国高中、超过120万名学生使用过这个平台。据该公司消息,自2014年秋天上线以来,前往大学就读的学生在平台上已累积了约25亿美元的潜在奖学金。(实际支付的数额可能有所不同,因为学生们在录取后,有可能获得来自学校的其它财政补贴,或者学生决定前往别的学校。)

除了新的投资,RaiseMe还宣布为社区大学的学生提供一项名为“RaiseMe for Transfers”的产品。除提供奖学金信息,这个工具也会帮助学生做出计划,究竟是否需要转一部分学分或者课程到其它想去的四年制学校,以安排好自己的课业。

这个群体“在过去,是一些被教育科技行业忽视的人。”Silverman说。根据The College Board的研究,他指出,即使有80%的学生想要转学到四年制大学,也只有25%的人成功了。

 

本文来源:edsurge

作者:Tony Wan

编译:鲸媒体Jo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