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不仅是各大辅导机构盘踞已久的语文阵地,现在双巨头也要在大语文产品上装满足够的弹药。面对如此大的市场规模,语文市场的可挖掘空间真的有那么巨大吗?大语文掘金战场硝烟弥漫,谁将是下一个淘金胜利者?

目录

第一部分 新高考与教材改版促使大语文升温,两个阵营征战开打?

线下K12课外辅导机构的大语文战场:兴趣、能力、素养的交战

语文学科的另一个战场:在线

第二部分 语文市场“犯难”?师资难复制、难续班……

做大语文老师真难?

标准化难,难续班?

大语文会被AI替代吗?

 

导语

在新高考政策的促推下,语文“摇身一变”,其难度和比重相应地呈上升趋势。毫无疑问,语文的“含金量”比重在增加。伴随奥数竞赛的“冷却”,英语培训领域受到线上的种种“裹挟”,语文赛道与之相反开始呈现“火热”的走势。

早在2011年学而思网校就由文科组团队(零部落)打造了大语文学堂,并且推出了诗仙李白系列课程等多种课程,不久前研发出AI老师“智能作文批改技术”;高思推出思泉大语文、巨人推出巨人大语文、卓越推出卓越大语文等作为语文学科的突破。

这个暑假,在各家打响的大语文保卫战中,大语文产品成为各家争抢的“香馍馍”。学而思、新东方、立思辰相继推出大语文课程。立思辰董事长池燕明曾在立思辰大语文发布会上直言,“英语造就了新东方,数学造就了好未来,而大语文,未来一定会造就立思辰。”

不仅是各大辅导机构盘踞已久的语文阵地,现在双巨头也要在大语文产品上装满足够的弹药。面对如此大的市场规模,语文市场的可挖掘空间真的有那么巨大吗?

 

第一部分 新高考与教材改版促使大语文升温,两个阵营征战开打?

国家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原司长、国家副总督学王文湛曾向媒体公开提到,“今后高考主要考语文,因为要考两次,数学难度降低。高考的区分度主要在语文,语文主要在作文。”不仅如此,国家对于语文的重视程度还体现在语文课要增加写字课、毛笔字。2017年小学一年级新教材的语文改革还体现在增加古诗词、阅读等。

具体而言,下学期开始,小学1-3年级,语文、道德与法治全部使用全国统一的部编版教材。初中7-9年级,语文、历史、道德与法治全部使用统一的部编版教材。2019年秋季新学期开始,全国所有中小学生的语文、历史、道德与法治都使用统一部编版教材。

“部编本”语文教材的改版也透露了高考命题方式的改革方向。“部编本”语文教材总主编温儒敏曾公开透露高考命题方式的改革方向:阅读速度将从7000字增加到1万字,阅读题量增加5%到8%,阅读面将会广泛涉及哲学、历史、科技等内容。“高考最后要实现让15%的人做不完”,语文成为名副其实的拉分王。

有业内人士指出,语文和语文阅读在中、高考的地位越来越重要;语文考试越来越重视对课文内容的理解;课内外的结合将是必经之路。

 

线下K12课外辅导机构的大语文战场:兴趣、能力、素养的交战

兴趣、能力、素养成为大语文聚焦的重点,随之产生了两种“阵营”,一是以历史背景和作家生平为产品脉络;二是以能力和人文素养为脉络。除了这两种模式外,市场上也有诸多其他模式的大语文,如“秦汉胡同”等教培机构以国学经典作为课程脉络,“点津作文”等教培机构则在作文课的基础之上融入大语文的内容作为拓展……

“学语文最核心的是要学习文学的脉络,”立思辰大语文CEO窦盺表示,大语文里的“大”指的是所谓“文”的比重变大,“文”不再拘泥于传统的汉语和文字,而是把文学含义放大到文化层面。从一开始搭建大语文课程体系起,窦盺团队就确认了一套以文学史为主的课程体系,强调孩子可以从先贤的经历中获得真知,采用知人论世的讲法,重视趣味性。

在“知人论世”的授课理念下,保持“趣味性”是立思辰大语文重要的授课特点。“一个主线(大语文)+两个辅线(思晨写作、庖丁阅读)”构成立思辰大语文的整体课程体系。值得一提的是,大语文有一个特殊班型——“王者班”,将三种课程体系合理配比在一种班型里,满足了学生和家长对语文学习的立体需求。此外,立思辰大语文主张从时代背景、人物生平入手讲解作品,再讲到篇、段、句、词、字。

“大语文”课程是整个语文体系的主线课程,包含“古代文学、外国文学、新派作文”。古代文学以人物为纲、外国文学着眼于东西方比较、写作以篇法技法文法为主。“思晨写作”课程结合西方文学理论和大量的名著素材;“庖丁阅读”课程则侧重于用数学的方法破解语文的难题。“王者班”则融合大语文、庖丁阅读、思晨写作的名师班型,帮助孩子一站式解决语文学习难题。


(立思辰大语文体系)

追根溯源,巨人大语文、思泉大语文走的路线几近相似。这两者的大语文体系都与原高思副总裁、巨人副总裁窦昕有关。窦昕先后任职于巨人、高思,后出走创办诸葛学堂,而后又被立思辰收购。

据称巨人大语文团队经历过2016年的教师出走事件之后,一两年的产品研发线发展缓慢。目前在启迪巨人教育官网上,已经找不到巨人大语文的踪迹,取而代之的是巨人新语文的名字。对于新推出的巨人新语文,巨人方面是这么介绍的:“开启古文学习新模式,先讲历史 ,再讲人物,把古文融入其中。”教学方面,启迪巨人采用传统内容创新讲法,精选《从世说新语读竹林七贤》;通过音频学习大语文课。

高思教育推出的思泉大语文则是把产品线分成中国古代文学、中外文学作品阅读、新派作文。中国古代文学主要是从先秦到明清,积累历史文化和常识,品味名人名家的佳作;中外文学作品阅读则是倡导接触西方历史和人文知识,感受异域文化,开阔视野,阅读海外作家名著,建立比较文学思维;新派作文则是讲究从读到写平稳过渡,谋求行文新方法,开阔写作思路。


(学而思大语文体系)

学而思培优则推出了学而思大语文线。学而思大语文以中文分级阅读体系为主,涉及人文游学、素质活动、素养微课等内容。今年3月份发布会数据显示,学而思大语文产品当时已经在15个城市上线,今年暑假将会在北京上线1-4年级大语文课程。

该课程以“知人论世”指导阅读,不仅要求孩子阅读文学经典,而且要求孩子了解与作品相关的时代背景和作家的生平经历,强调文学、历史、地理的融合阅读与赏析。不同年级阶段的孩子需要对应不同的文学读物,例如小学低年级主要是儿童文学、蒙学经典、传统文化等;小学中高年级主要是中国古代散文、中国现当代文学、外国文学、中国古代小说等;六年级则是综合类课程。

在大语文战役中,作为双巨头之一的新东方也不会轻敌。在今年7月,新东方发布了大语文产品。新东方早已从2016年开始筹划至2018年暑期正式落地部分校区,历时两年。

据新东方大语文方面透露,新东方大语文团队参阅了上百万字书籍、逾百篇学科论文、并结合3-6年级学生的发展规律,设计研发出四册教材,共36个单元,原创内容超过18万字,原创手绘插图近200张。课程方面,新东方大语文从文学(包含名著&名人)、写作、国学三个维度入手, 搭建起从输入到输出的思维训练闭环。


(新东方大语文体系)

而位于广州的卓越也尝试将素质教育和语文学科结合,早在2016年就推出语文素质教育品牌“卓越大语文”。鲸媒体了解到,在卓越教育提交的招股书中,“卓越大语文”被归类为英才项目中的一项,旨在促进学生的全面发展以及使学习过程参与度更高及更有趣。

招股书中介绍,卓越教育于2014年7月推出卓越大语文课程,该课程致力于激发学生对语文的整体学习兴趣,主要针对小学生。该课程分为三大模块,即中国古代文学、中外现代文学名著及新派小作文。

中国古代文学模块旨在引导学生感受中国古文的美妙语言及历史语境。中外现代文学名著模块旨在教授东西方地理知识及历史知识,以培养学生欣赏比较文学的能力。新派小作文模块旨在提高学生的创意写作技能,并将文学及历史知识转化为优美的文章。截止最后实际可行日期,卓越教育主要在广州和深圳提供卓越大语文课程。截至12月31日止年度的2015年、2016年及2017年,卓越大语文的招生人次分别为2717人、5729人、8983人。

除了以历史背景和作家生平为产品脉络外,还有以能力与素养为主的“阵营”——龙之门大语文。今年5月,北京四中网校宣布发布龙之门大语文产品,切入的是与语文有关的人文素养方向。龙之门大语文CEO张越向鲸媒体表示,与其他大语文产品不同,龙之门大语文是在做以语文为载体的人文素养的培养。“这一点是跟其他机构的语文学科很大的一个差别。”

据他介绍,从教学的目标、教学设计、教学体系、教学内容及教学教材,龙之门大语文有一整套科学化的教研环节。据透露,龙之门大语文从2014年就开始研发,前后大概花了三年时间来磨课本。教材方面,龙之门大语文的核心是以培养人文素养为主,按照一个主题四篇文章的形式作为教材编排;课程方面,采用小班授课的方式,10—15个学生一个班,主要面向1—6年级的小学生阶段。

张越向鲸媒体举例,一般情况下,龙之门大语文一次课分成三节,每节40分钟,其中两节课用于讲述基本内容知识,第三节课则是语文教学实践课,例如课上孩子们会一起编舞台剧、演讲、辩论,甚至还可以通过做游戏的形式来让孩子们充分理解课堂知识。

 

语文学科的另一个战场:在线

刚才都是来自大型培训机构的大语文战役,各个昂首挺胸、意气风发……但鲸媒体也发现了一些“收着打战”的在线语文机构。

前不久,在线语文教育品牌方体语文宣布完成近千万元天使轮融资,投资方为国金投资。方体语文主要专注于在线小班、语文培优方面教学,以能力型产品为核心,将人文底蕴、跨学科融合、读写能力、贴近生活理念与课程内容、教学设计相融合。

其中,人文底蕴方面课程主要选用经典文学作品,并配备思想、情感交流;跨学科融合方面则将地理、历史、科技等内容与语文课程结合;此外,方体语文还开发出综合表达课程,将动手实践与口语表达相结合,实现语文听说读写思五方面的融合。

另外,还有一家名叫子曰语文的机构,主要以在线小班的形式做小学语文辅导。在子曰语文课程体系中,基于以传统文化为主线,以外国文学和当代文学为补充,一方面兼容课外提升,另一方面兼容课外启蒙。

在大语文战役中,好未来除了学而思培优推出学而思大语文产品之外,其网校品牌——学而思网校的大语文课程也在2018年暑假正式推出。好未来在这场战役中,不仅抓住了线下的需求点,也在线上做了相应的布局。

学而思网校大语文在语文的课堂教学中全程采用全动画+H5教学的教学互动形式,以替换原有传统的PPT课件上课模式,通过有趣的动画形式提高学生在课堂上的专注度,以及提高孩子对语文的学习兴趣程度。

在在线方面,立思辰大语文采用“线上网课+线下网点”的发展模式:线上的“诸葛学堂”提供多样的课程,线下教学网点以班级课程为核心,同时还有双师课堂和文旅游学等特色教学方式做补充。除了在校外开拓渠道资源之外,立思辰大语文还将借助自身的校内渠道,将大语文课程由校外延伸到校内。从线上到线下,大语文所承载的不仅仅是单纯的产品,向公立校、培训机构进行TO B输出会是一条变现之路吗?

火热的大语文课程不止是传统K12课外培训机构的专属。

例如,近期青少儿在线教育平台vipJr正式推出语文课程,语文是vipJr继英语、数学、编程等学科课程之后推出的全新课程,也意味着vipJr的K12全学科布局进一步完善。

移动阅读分发平台掌阅科技也趁着风口,推出了掌阅课外书产品,定位于为6—18岁青少年定制课外阅读读物。内容方面,引进了教育部语文新课标推荐图书,并独家引进人民文学出版社、二十一世纪出版社等知名出版社精选版本。另外,还有一些中文阅读平台踏进了这个风口,例如提供中小学生分级阅读解决方案的柠檬悦读、考拉阅读等。

从另一视角看,基于国学的大语文学习,早就延伸到了启蒙阶段,例如早教启蒙产品启蒙听听,内容以睡前故事为主;亲子教育服务平台凯叔讲故事推出随手听产品《凯叔西游记》及以诗词为内容的“小诗仙”、“小词仙”。我们比较好奇的是,少儿与K12如何结合?会不会延伸到K12?

 

第二部分 语文市场“犯难”?师资难复制、难续班……

相对于国内K12英语及数学培训领域,语文是一个刚刚步入快行线的新赛道,并且有自己独特的学科特性。据德勤永华统计,中小学培训2015年以后每年以30%的速度增长,在2015年已达到6400亿元的市场规模,幼儿学前教育也是潜力巨大的增长领域。语文在中小学培训市场中有6-8%的份额,该比例在政策利好刺激下稳步上升。

业内资深人士L女士称,对于语文、数学、英语三大主要科目而言,要数比较早期,窗口期尚未关闭的赛道,语文就是其中之一。一方面来自新高考政策的利好,另一方面培训机构整顿形势也利好了素质教育,而语文与素质教育相近,有很多潜在机会等待挖掘。

启明创投周凌霏曾在接受鲸媒体采访时,也表示了同样的观点。“目前数理化方面的教育已经有学而思,英语教育也有很多人都在做,但语文教育却没有,而中文最大的重头戏就是阅读和写作,这两个又是最难提高的。

面对如此大的市场规模,语文市场的可挖掘空间真的有那么巨大吗?

 

做大语文老师真难?

据窦盺介绍,立思辰大语文开创了文史线索的讲法,针对语文拼图状的知识结构进行分模块教学;教学安排方面,有的班采用四个老师一班,每个人只负责一个模块,相当于一个班由多位老师来负责。为了保证内容的趣味性,在挑选老师方面,需要选择年轻、活力及亲和力兼具的老师。

语文老师与其他学科老师有何不同?“教授大语文的老师,对于相关知识不仅要钻得深,而且要铺得广,他们需要在大语文体系下将各相关学科知识融合,使我们的大语文教学产生‘1+1>2’的效果。” 学而思网校大语文负责人陶晓丽说。

陶晓丽表示,在培养老师方面,学而思网校将以深入挖掘知识点为基础,以多学科融合的知识体系为载体,为老师们梳理流程、讲解体系、明确重难点,这样不仅建立了一套完整的标准化课程,使老师们收获了独立且强大的课程设计能力;并在此基础上,发掘每位老师的自身特点,使每一位老师都带有自己独一无二的授课技能。

作为一门语文学科,如何判定语文任教老师的水准?“当你不把语文当成一个固定学科时,你的想法就有可能会发生变化。如果把语文单纯地看作是一门科目时,必然是以知识点为核心,知识点也是固定的。基于这些知识点,老师就此拓展相应的讲解内容和讲解规范,以知识点来考查学生学到了没有,学到了多少。”

他强调,知识点很重要,但这不是唯一的标准。“语文所承载的内容从大的层次上看,是民族精神和民族文化的积淀;小的层次指的是我们每天思考、说话都会用到语文,并从中获得理解力、判断力等,实际上这与每个人的人格塑造有关。”

张越最后提到,“当我们不再把语文看成是一个很具体的学科时,看待语文的态度就会发生变化。并不是说认多少个字才是一个好学生,老师才能教得好。而是孩子能从日常生活与言行举止中得到一些收获与成长。”

教师的评价视角固然重要,但是语文学科的教学难点还在于,老师在讲授知识点的同时,还需要对其进行延伸和渲染,因此对语文老师个人能力有比较高的要求。这就要求老师不仅要有高的评判要求,也要重视对个人能力的培训,这一阻隔也就使得机构在大力扩张中要尤为谨慎。目前机构多以直营的方式进行扩张,对于加盟则是小心翼翼。

如何解决师资的不可复制性?在采访中,鲸媒体了解到,机构多数采用的“缓兵之计”是,极力吸引高端的人才进入这个行业;搭建教师成长体系与平台,给语文老师多一些支持。对于一些优秀师资资源难以到达的地方,基于资源共享、名师共享形式的双师大语文教学或许是一个潜在机会。

 

标准化难,难续班?

大语文的教学体系很难标准化。

窦昕说:“一方面,语文的评测体系跟训练体系是高度背离的,因此评测比较难;另一方面,相对于数学、物理、化学等短期见效的应试类辅导学科而言,语文培训着重中长期知识积累和能力培养,市场门槛高,高端人才稀缺。”

即便难标准化,相比于数学、英语等学科,大语文在续班上其实并没有那么理想。

在面对鲸媒体提出的关于续班的问题时,窦盺态度很果断,“与其他机构不同的是,我们不太重视续报。”窦盺向鲸媒体表示,“立思辰大语文主要是以教学效果满意率为老师的考核指标,如果家长/学生对老师的教学效果满意,教学过程教学服务满意,那老师就会得到相当丰厚的报酬。”他强调,“业务的本质还是效果,续报肯定比收入更接近本质一点,但满意度一定比续报更接近本质。”

陶晓丽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相比续班,我们更在意的是孩子的学习体验和综合能力的提升。” 大语文跟别的学科在续班的方式上有什么不同?张越向鲸媒体直言,“简单粗暴地说,别的学科续班必须看成绩。但是在大语文的续班里,家长关注的是,孩子通过这门课得到了收获,并在生活中取得点点滴滴的进步。”

虽说续班是一个难题,但大语文具有本土化元素,在此基础上,可以延伸出系列全产品线,如演讲、国学、人文游学等。

 

大语文会被AI替代吗?

陶晓丽认为,语文类课程或者产品的设计应该保持语文原有的功能性,包括语言技能的习得和文学修养的培养,并且最终回归到学生的生活中去。“AI能够实现的最好操作是在数据分析、场景模拟、标准化工作完成等层面,更数据化地指导学生学习。但是语文原本的情感体验、生活经验都不是AI能够完全解决和代替的,这部分需要课程设计者以及授课教师的共同努力,是AI老师不能替代的。”

在技术与课堂教学的融合中,学而思下了不少功夫。课堂交互方面,学而思大语文采用互动教法的模式,每一门课程以通俗易懂的微课形式呈现;此外,课程采用双师课堂的形式,引入“身临其境”的课件工厂,可以让孩子沉浸当时的历史场景;课中互动上,学而思大语文还采用了多元化游戏互动、传统文化说唱、“动画和真人”经典诗歌唱读、语音答题器互动等方式;云学习方面,学而思大语文还推出了分级阅读图书馆。据透露,为了满足大语文产品对动画互动的要求,学而思在内部还组建了一支影视级别的动画团队。

在立思辰大语文的成长路径中,语文与技术之间的融合也是目标之一。在技术方面,立思辰大语文做了一些探索,例如对课件知识点颗粒大数据的采集;根据学生在作业习惯、学习行为上的一些特点勾勒学生画像。窦昕表示,目前立思辰大语文也在探索人工智能与语文的结合,侧重于练习自学预习和阅读等环节,利用AI去帮助人。

例如在练习的环节,可以依赖人工智能对语文进行自适应学习方面的诊断;基于人工智能也可以对学生的阅读进行相应地互动与推荐。“在阅读推荐上则考验团队对孩子认知特点的把握有多深刻。比如对九岁的女孩子推荐读一些人文类的内容;对十岁的男孩子推荐读一些外国的短篇小说。”AI不能取代什么?“AI不能取代的是人跟人之间的互动,哪怕是线上课,也应该是一个灵魂影响另一个灵魂。”

AI与大语文的结合或许可以从分级阅读上获得启示,分级阅读利用AI和语言学的结合,能够帮助孩子有效量化并提高阅读及写作能力。“如果老师了解每一个孩子的阅读能力,给孩子分配不同的作业,对孩子本身也会有很大的提高。工具赋予了我们很多的可能性以及可变化性,减轻老师布置作业的难度,同时有针对性地帮助孩子学到一些东西。”投资人周凌霏提到。

虽然说语文的门槛比较低,但难以做到标准化,AI是否可以充当标准化的内容,替代老师呢?在新的机会来临之时,也会分化出多重的机会与挑战,此时盘旋在大语文头上的风头会将大语文带向何处?

拓展阅读

1、语文培训赛道难出独角兽?立思辰大语文如何闯关?

2、最新5家K12课外辅导中概股业绩对比,股价与市值起伏背后透露了什么

3、当新高考威力爆发窗口期延长,如何瞄准规划市场的核心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