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原高思二号人物池恒接手杰睿,同时杰睿教育也将以“并购整合+后台输出”的新姿态出现在教育行业中。他为什么选择了杰睿教育?并购整合为什么值得做?

2017年10月,在高思教育待了7年多的池恒向高思董事会提交了离职申请,当时创始人须佶成曾表示挽留,但他依然决意离开。在提交离职申请的前一个月,高思教育宣布完成5.5亿人民币融资,这笔融资由池恒主导完成。而最近高思教育也传出将要赴美/港上市的消息。

曾经作为高思教育的二号人物,从2010年起,池恒历任高思教育副总经理、董事,承担北京学校的运营管理工作;曾担任高思教育战略投资事业部CEO。在负责投融资业务期间,池恒主导完成了高思教育A、B和C轮融资工作。

从扎根多年的K12辅导机构出来之后,他依然选择了K12领域,2017年11月池恒及其团队完成对杰睿的收购重组,同时杰睿教育也将以“并购整合+后台输出”的新姿态出现在教育行业中。而近期杰睿教育又宣布完成1.3亿人民币A轮融资,由真格教育基金领投,融金富海、千帆资本跟投。

他为什么选择了杰睿教育?并购整合为什么值得做?

1 接手杰睿教育,注重文理结合、互联网产品输出?

距离高思教育联合创始人池恒离职已经过去九个多月,离职后的池恒带领他的小团队已经开始了新征程——接手一个新的杰睿教育。这次他的新头衔是杰睿教育CEO,系A轮融资主体杰睿天下的实控人,原有杰睿教育创始人张建成仍是公司的董事长。

为什么选择了杰睿教育?池恒表示,主要是看重杰睿教育的内核——一批三四百人的教学教研老师,其中有一些比较优秀的老师。杰睿教育最早成立于2004年,主营英语学科课外辅导,是北京地区老牌K12教育培训机构。向来强调走低调风格,不融资、不打广告、不打击学生的杰睿,其创始人张建成在创办杰睿教育的时候,对教师培训与成长尤为重视。据称,杰睿老师在业内被挖走的几率较低,杰睿凭借踏实的风格维系了一批自我成长的老师。

“内核是好的,杰睿教育之前的优势在于自身的稳定性,但我们要改变杰睿的气质。”从2004年起至今,尤其是在互联网与科技的浪潮下,仅靠踏实教学的杰睿,似乎一直处于平稳、但略显疲软的状态,在教育服务方面总慢了那么一小步。

60后的创始人张建成希望看到杰睿教育重现生机,继续奔向汪洋大海,而不是停留在平凡之河,而池恒与他的团队所要做的事情就是改变杰睿的气质,让杰睿注入新鲜的活力。

池恒与他的团队要怎样带领杰睿之船走向汪洋大海?董事长张建成此前向鲸媒体透露,新团队注入的主要目的是实现文理结合。杰睿是一家以英语学科辅导起家,后发展为全科辅导,文科基因较为厚重。

而池恒则具备了强大的理科基因,擅长数学学科的辅导。此外在高思任职阶段,池恒还关注互联网教育产品的标准化、To B输出。

不止停留在单纯的文理学科结合,池恒与他的团队也希望加入互联网与集团后台输出的元素。在杰睿教育近期公布的A轮融资中,有一部分资金用于产品研发和技术投入。池恒向鲸媒体透露,在大语文、数学、英语方面,杰睿教育会上线相应的互联网产品,并将这些产品进一步标准化和量化,最后赋能到线下。

目前池恒所带领的团队已经开始了体系化的建设,包括产品、运营、营销的标准化及系统的搭建,引入核心人员,调整组织架构等。

不久前,杰睿教育宣布完成1.3亿人民币A轮融资,由真格教育基金领投,融金富海、千帆资本跟投。但这不是杰睿教育第一次获得A轮融资,上一次A轮则要追溯到2016年,当时的投资方为上海交大产业集团与赛领资本共同发起设立的赛领交大教育基金。

之后,随着交大系资本的退出,杰睿与昂立的联姻也就由此终止了。对于现在杰睿而言,在新资本力量的注入之下,杰睿也在尝试新的路子,这一次能否走通?

 

借鉴朴新“并购整合”模式,收购二三线龙头企业

杰睿改变的不只是气质,还有杰睿的身份。

池恒及其团队除了完成对杰睿的收购重组外,北京杰睿教育还完成对济南精英教育、徐州直通车教育的收购。杰睿教育的目标是,“进行全国并购式扩张,标的面向二三线市场的区域龙头企业,将其并购整合,对其进行集团后台输出。”

对于并购整合,业内并不陌生。2017年8月31日,安博教育递交了赴美招股书,当时很多人以为原来把机构打包上市的安博要“死掉”了,但是它又复活了;直到今年5月,朴新教育提交美股招股书,以教育培训行业的投资并购和投后管理为主要业务发展模式,上市招股书中披露其收购的学校达48家。

“在全国各地,有一些80后、85后及90后创办的培训机构,他们在当地的成长是快速的,但是当他们发展到更大的体量,他们需要品牌化的支撑、需要标准化系统的支持。

为什么要做收并购的模式?难道是资本寒冬?“前段时间教育行业确实太热了,恨不得一个三线城市的龙头营收几千万也要上市、要融资,但是最近大家都安静了。”

池恒表示,K12培训市场行业的有待发掘,哑铃型的行业发展状况产生了很多的机会。“全国所有城市的K12培训市场都呈现哑铃状的分布,两极分化很明显,呈现的状态是每一个城市优质的企业很优秀,但是也有5到10个老师或者10到20个老师的工作室形式,在北京这种情况就已经很明显了。”

池恒提到,“中间型的企业其实是很难生存的,它们既没有科技的优势,也没有小机构来得灵活。一二线城市已经呈现出这种趋势了,在三线城市正在呈现这种形态。”他补充道,“未来所有城市的K12培训机构都会呈现两极分化的状态。要不然这家机构很优秀,要不然就做个小作坊,中间的机构是没有存在价值的。”

在每一个城市里,机构如果想要成为一家优秀的线下区域龙头企业,则需要突破很多瓶颈。“机构所面临的瓶颈在于产品的标准化、运营标准化能力不够。”

收购方面,对于年轻优秀的管理者,杰睿教育会通过产品、运营、营销三个方面对企业进行帮助,附以辅助管理人员进行管理。“我们根据管理者的不同层次,不同状态,进行不同的设计。”据透露,杰睿教育收购机构的平均体量大约在3000万到8000万营收左右,成立时间大约在5年到7年左右。

“大概在未来三年之内,我们要进入全国40-50个城市。今年会超过十个城市。”池恒说道。从杰睿教育目前低调的并购整合情况来看,还处于探索期。如果杰睿教育要坚持于并购整合的三步走——产品、运营、营销全体系输出,则需要先要把自身做强,才能向外界复制,如此看来,杰睿教育还有很长的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