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对于中国来说,无论是怎样的国际化都好,因为无论是国际高等教育还是跨国教育都注定是一个潜力巨大的金矿。

飞英国的时候,经常经过迪拜。我有个职业病,到任何一个地方,都喜欢买张地图,找人帮我把大学标识出来,看到有大学分布在都市的各个角落,才觉得这地方适合居住。迪拜大概是我见过海外办学最扎堆的城市之一。

这个城市的人口中,9成左右都是“外国人”,对国际学校需求旺盛。在这座纸醉金迷的沙漠之城有至少几十所国际学院,来自美国,英国,法国和瑞士的学校遍地开花,学费高到令人咋舌却还人满为患。一般而言,迪拜的国际学校都是为了满足在本地工作的外国员工的需求,可现在居然也开始有中国家长把孩子送到迪拜读书,说是为了拿个全球文凭。迪拜酋长也会顺应形势,大大延长了中国学生签证的时限。不得不说,迪拜真的很会做生意。

我很难理解为什么中国家长会把孩子送去迪拜读书。所谓“跨国高等教育(英文是Transnational Education,简称TNE)”,就是你在A国读一个B国某学校的学历或者学位证书。但是这种跨国教育,现在在中国也早已开枝散叶,势头正劲。就像早年买奔驰一定要进口的一样,现在就有中国生产的德国车可以买。不仅仅是欧美名校,厦门大学都已经在马来西亚建成一个海外校区了。我看到英国教育协会(British Council)之前的一份统计报告,在过去20年,中外合作办学项目突飞猛进,其中中英的合作项目就占到全球项目接近1/4。从学生数目和提供本科学位的学科项目两个指标来看,英国都是中国“跨国教育”最大的合作伙伴。到去年3月份,中英合作本科学历(及以上)的项目有252个,占中外合作项目23%。由此推算,中国中外合作办学项目已经过千。同时,中英合作机构教育机构(非独立法人实体)也有17个;中外合作教育机构68个。

最重要的是,中英合作办学项目需要提供英国的学制、英国的师资力量,有些项目还涉及到海外交流完成学业。这些都让中国跨国教育的质量足可以和迪拜或是新加坡这些国家和地区的同等项目相媲美。

作为一个留学生服务行业从业十多年的从业者,以前我关注更多的就是传统意义的“国际教育”(International education),即离开自己的国家,到另一个国家去深造,从而获得该国的学位。但现在,随着“国际教育”的概念越来越丰富,单一的留学模式已经难以满足市场需求。出国到A国去读一个A国的学历,是享受A国某校自然是最佳的方式。如果条件不允许到欧美去留学,在中国本土接受“跨国教育”就是不错Plan B。“跨国高等教育”(transnational education)目前还主要是通过在线、远程教学等多种方式实现,之后开始有越来越多的项目取得中国当地的支持,开出了分支:分学区,或者教学中心。甚至有些项目需要老师从本国打飞的到另一个国家教课。还有一种更本地化的方式,就是和当地合作伙伴一起提供双学历,共享当地合作方的教学场所和师资力量,既降低了学习的学费成本、提高了中国的国际教学水平和国际化程度,又给政府创造了额外的税收。美国的情况我并不十分清楚,但是起码在英国,这几种“跨国”教育输出方式都要接受英国质量保险局(QAA)的监管。

英国大学联盟(UK University)前两年统计数据来看,英国高等教学的跨国项目基本已经涵盖所有的专业和学历,从专科、本科、硕士,到博士研究。这些项目已进入15个国家,其中马来西亚、新加坡、香港、中国大陆的学生阵容最为庞大。其次就是中东。如果从专业的热门度来看,生源最多的是商业管理专业,其次是社会学习和法律,以及艺术人文。

基本上这个机构统计的每五个大学里,就会有三个在筹划国际扩张。考虑到扩张的成本和师资力量,真正想到国外开分校的寥寥无几,可很多都很有兴趣到海外寻求合作伙伴,做联合学位课程。学生四年拿个双学位,既有中国深度,又有全球广度,貌似也是不错的一个选择。

现在在MBA和EMBA方面,中国一线名校基本都与海外商学院有所合作。还有些合作项目同时提供本科和硕士,或是仅提供研究生教育。跨国教育也在中国政府的支持下,进化出独立的大学,例如西安交通利物浦大学、宁波诺丁汉大学。这些学校本身都是独立的法人实体。

我最早听说的例子是宁波诺丁汉大学。他们创建于2004年,也是中国第一所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中外合作大学,由英国诺丁汉大学与浙江万里学院合作创办,现任校长是前英国诺丁汉大学校长、中国科学院院士杨福家教授。可谓中西合璧。目前,这个学校7800名学生中有750名学生来自港澳台和其他70多个国家和地区。截至目前,已有过万名毕业生,这些毕业生中不乏被牛津、剑桥、斯坦福等名牌大学录取的。因为和中国的合作,诺丁汉大学也增强了对中国的研究力量,发了很多对于中国的研究报告。

第二个例子是北威尔士的班戈大学(Bangor University)就在中国开了班戈中国学院(Bangor college china)。这个案例甚至被写入了英国大学联盟的报告。这所北威尔士的大学是一所百年名校,在英国学生过万,其中大概1/4为国际生。2014年,班戈大学在中国长沙开了一个“班戈中国学院”,是和中南林业科技大学合作办学,成了湖南省吸引的第一所国际学校,本科分金融,会计,电子工程,林业专业。

班戈中国学院与英国班戈大学的教学大纲一样,学生毕业后获取双学历。这种合作的好处显而易见:因为学术合作更加频繁,师资力量交流也增加。对于班戈大学来说,中国这些本科生又是班戈在英国的潜在“研究生”生源,助力他们在中国国内打开市场,通过“跨国教育”来培养“国际教育”的市场规模,貌似已经成为一个新的趋势。

高等教育是英国的一个特色经济板块,在“服务出口”(Service Exporting)中占了很重的分量,正因为如此,英国政府鼓励英国高等教育机构以不同的方式“走出去”,不仅教育本身要拥有竞争力,也要研究领域跟上世界领先水平。

在我看来,英国政府的态度决定了英国教育的优势,“你激励什么,就得到什么”。 教育本身也是体现出了一国实力,更是文化交流的重要工具。根据英国政府之前的计划,在国际教育中,英国有足够的野心进行增长和扩张,他们预计教育服务出口的价值有望从2012年的180亿英镑增长到2020年的300亿英镑(约2700亿人民币)。

对于跨国高等教育,英国也在做各种研究,有一个专门的机构叫GATE(Transnational education and quality assurance for online learning),是1996年在伦敦成立的。成立之初就是为了探讨一些高等教育跨界带来的诸多问题。后来,英国文化教育协会也经常发布一些研究报告,甚至发起了一个HEGlobal(高等教育全球化)的倡议,助力英国大学的跨国教育。英国高等教育国际办公室(IU)代表所有英国高等教育板块,他们通过推广英国大学和教育机构,提供信息,来帮助英国大学实现国际化目标。既然经济全球化已经发展到今天这样水乳交织的地步,教育全球化自然也要不拘一格。

对于中国来说,无论是怎样的国际化都好,因为无论是国际高等教育还是跨国教育都注定是一个潜力巨大的金矿。教育的“跨国”,其实也是一种教育服务的输出。这让有意深造,或是继续学习的中国学子有更多的选项,量力而行。

现代教育的概念本身也已经发生变化,不再是“一生一次”的经历,而应该穷尽一生。假如国际化的教育来到了家门口,那么无论是读高等教育,还是仅为了充实知识库和提升技艺,都是件好事。这也是教育最大的意义所在。

(注:本文来自投稿,作者 - 郝斐,国际教育专家,学无国界创始人CEO,myOffer海外大学智能申请平台创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