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与留在国内读书的孩子相比,小小年纪就出国留学的孩子提早接触了西方教育,多了一块“敲门砖”。低龄留学到底值不值得?留学机构做低龄留学到底有什么逃不掉的坑?低龄留学为何难实现大爆发?

目录

理性or焦虑,低龄留学为何难实现大爆发?

低龄留学提早规划?低龄留学要做哪些准备?

留学机构进入低龄留学业务有哪些难点?

 

导语

小小年纪,低龄留学一年花费几十万,全家一起迁到国外陪读,到底值不值?

很多家长都在为孩子的学习担忧,并早早就开始规划孩子的学习与生活,例如在学前阶段就会选择双语幼儿园甚至纯英语教学,会选择相应A Level、AP和IB课程体系的国际小学、国际中学入读,非常早就进行针对性培养,为出国留学早做打算。

与留在国内读书的孩子相比,小小年纪就出国留学的孩子提早接触了西方教育,多了一块“敲门砖”。低龄留学到底值不值得?留学机构做低龄留学到底有什么逃不掉的坑?

 

1、理性or焦虑,低龄留学为何难实现大爆发?

高中生肖泽健在《留学吧!少年》里是一个非常叛逆的少年,曾被学校开除两次,但他还是没有放弃学业。一次偶然的机会进入学校的国际班就读,对于他而言,高中低龄段留学就这样开始了。

像肖泽健这样在高中阶段就立志出国留学的情况在中国已然不是稀奇的事情。《留学吧!少年》主要是以自信、先行、勇敢、新锐为标准寻找合适的参与者,肖泽健的经历较为独特,虽调皮贪玩,但面对学业勇于挑战,于是就进入了节目组的“法眼”。

这不仅是一款低龄留学类的真人秀节目,节目中也倡导让孩子自己表达自己留学的意愿,众多教育专家大咖表达对教育留学的观点,进而帮助孩子在出国留学路上更了解自己、也更了解世界。

近几年,留学低龄化已经渐成趋势。一般意义上的低龄留学是指本科以下的留学,但目前更确切的是指高中以下。如今已进入初中、高中低龄段留学比较普遍的时代。

据新东方发布的《2018中国留学白皮书》数据显示,非公立校普通班学生的留学意愿比例降低,普通高等院校意向比例在上升,更多家长在孩子小学阶段产生留学意向,家长普遍认为高中、本科是最适合的留学阶段,留学前&留学后服务需求占比均上升。

在留学热居高不下的同时,有关学费支出的话题,也在坊间不断被提起。目前很多人都送孩子到国外留学,必然要承担高额的出国留学费用。低龄留学监护平台EduCare创始人翁韬表示,“低龄留学整体单价差异化比较明显,从每年30多万到每年上百万不等,行业客单价平均在一年40万左右,包含学费、生活费、监管费等。”

有观点认为,随着国内国际学校的大幅增长、海外学校在中国的卫星学校落地等因素,更多人会选择在国内接受教育,因而影响低龄留学市场。翁韬表示,目前国内的国际学校水平仍无法与国外接轨,提高质量仍需很长一段时间。“周期长,旷日持久,家长不仅是因为教育质量原因送孩子出国,还希望在更民主多元化的政策环境和文化环境下让孩子形成更完整的价值观体系,培养独立性,尤其是独立思考能力等。”

《2018中国留学白皮书》数据显示,在调研中,留学意向人群仍然主要集中在本科及以上,约占60%,各阶段留学意向人群趋势平稳。对比本科和研究生的申请人数来看,目前低龄留学的基数确实还是比较小。

一方面是因为家长考虑孩子太小,另一方面是一个认知逐步改变的过程。现在留学趋于理性,不再盲目,家长选择要么本科以后送孩子出去“镀金”、深造,要么初高中前就送走,让孩子更早接受西化教育。

目前,越来越多的优秀学生选择在更低龄的阶段去国外念书,也显示中国人才的流失已经趋向低龄化。“选择低龄留学美国的孩子,除了成绩比较优秀外,大部分孩子具有才艺和特长,以体育和乐器为主,发展全面。” 翁韬说。

“整体来讲,去美国读本科的增长趋势会比读硕士的增长快,但是已经在放缓了。其实过去两三年的时间里,去美国读高中的学生是在下降的。虽然目前没有真正权威的数据,但业内人士其实几乎都很清楚。”留学行业资深人士、老查留学创始人张超曾向鲸媒体提到,“原来每年去美国读高中的可能有1万多人,不到2万人,而现在我觉得下降到了7000、8000人左右,下降还是挺明显的。”在他看来,“低龄留学很难有大爆发。”

低龄留学很难大爆发的观点也从数据中得到了印证。以美国为例,根据美国国际教育协会(IIE)公布的数据,2016秋季入学季共有81981名国际学生赴美就读中学,2004-2016,美国中学国际学生的数量翻了三倍,但近年来的增速是放缓的,2013-2014增长率为8%,2015为3%,2016仅为1%。

其中中国学生的增长情况要好一些,2016年共有33275名中国学生持F-1签证(注:F-1签证是指美国领事馆发放给想要在美国某学术机构全时学习的外籍学生的非移民签证。)赴美读高中,2015年有31330名,2014年有275554名,2013年有22558名,不过整体增速还是在放缓,2014年至2016年的年增长率分别为22%、12%和6%。

“3-4年前低龄留学确实有过爆发式增长,但现在伴随着信息越来越透明,家长们也更理性,加上目前的国际学校办学热,近年来低龄留学确实没有迎来很大的爆发,未来短期内恐怕也很难有大规模爆发。”新东方前途出国美国中学业务总监赵耀向鲸媒体表示。

 

2、低龄留学提早规划?低龄留学要做哪些准备?

在理性与焦虑之间,很多家长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的初心并非只是为了让孩子独立成长。反而有些家长对送孩子出国留学的认识是片面的,认为孩子只要出国躲过高考独木桥,学习问题就解决了,上大学的问题也就解决了,工作问题也就随之解决了。

新东方CEO周成刚认为,“很多人其实对出国留学有一些误解。到了国外,就以为轻松了,愉快了。国外有轻松愉快的一面,但是也有压力非常大的一面,尤其像中国到世界各国的移民越来越多,中国人还带动了世界,学习方面的压力变得越来越大,因为不断地在补习。”

周成刚还补充道,“第一点是在国外上学有国外的压力,在国内上学有国内的压力;第二点是家长如果想要孩子在国外环境里获得更好地成长,并且持续地发展,就需要破除一种短视、功利或者太过于实用的东西。

低龄留学与家庭教育息息相关。作为一档即将播出的真人秀节目,《留学吧!少年》节目组以低龄留学作为切入点,定位教育养成节目。该节目由桦瀛文化出品,由完成《这!就是街舞》、《中国新歌声》、《出彩中国人》等热门真人秀节目的灿星制作团队操刀制作。

之前节目组是以综艺节目为主,此次为何做了一档教育节目?《留学吧!少年》总制片人姜华在接受鲸媒体采访时表示,“之所以选择低龄作为节目出发点,是因为我们想看看,家庭教育与低龄孩子的心理成长,以及孩子还未完全成型的梦想会碰撞出哪些变化?以及会产生哪些化学反应?”

虽然说低龄留学话题里面绕不过家庭的问题,但姜华发现,“现在孩子对自己未来的认知是超乎家长想象的,远不能用小大孩来形容,基本上这些孩子对自己的未来有想法,自信、先行、勇敢、新锐。”

在节目中,节目组首先会注重孩子如何阐述自己的过往以及如何认知与理解自己的未来;其次关注孩子为了自己的目标倾力去做所要做的事情,在这个过程中让孩子看到自己的成长。“我们想看看那些孩子在自己人生的舞台上面,能不能成为一个super star?”

对于家长而言,让孩子低龄留学绝不是一个轻易、简单的决策过程,其决策过程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美世教育创始人兼CEO王敬表示,家庭中有留学背景或海外生活工作经历的父母,他们的决策过程往往民主,是全家达成共识,共同朝着留学目的努力。在日常管理过程中,母亲担任更多管理责任,而重大决策节点,父亲会介入进来,共同决策。

为了让孩子小小年纪就顺利出国留学,在国外健康成长,很多家庭在出国前都会有一个较长周期的准备阶段,包括语言能力培养、对接国外的教学内容、孩子的西方思维、独立思考、自主学习等习惯养成。

“学前阶段会选择双语幼儿园甚至纯英语教学,会选择相应A Level、AP和IB课程体系的国际小学、国际中学入读,非常早就进行针对性培养。总之,低龄留学是一个需要长期规划、坚持执行的结果。”王敬说。

姜华表示,家长对于留学的担忧主要集中在安全、学生教育等方面。赵耀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学生的安全、心理健康、学习情况等成为低龄留学家庭的第一需求;当然费用这种现实问题也是需要考虑的;伴随孩子就读之后也会产生陪读、移民、置业的需求。”

相对本科及以上留学服务,低龄留学的留后服务相对要困难许多。“一方面学生刚好处在青少年,会有部分学生‘青春期叛逆’,即便不出国,在自己原生家庭下也会有很多问题;另一方面来自文化背景的差异冲突,会让小留学生在陌生环境下的心理压力比较大,有很多小留学生有焦虑和抑郁问题。” 翁韬表示,如果监管机构服务质量参差不齐,责任心参差不齐,学生在这些问题上的处理效果也非常不同。

 

3、留学机构进入低龄留学业务有哪些难点?

在低龄留学的大需求下,各个留学机构纷纷推出相应的低龄留学产品,纷纷向低龄留学市场获取一杯羹?

为应对低龄留学,低龄留学监护平台EduCare推出了EduCare APP,主要帮助低龄留学家庭和学校老师,以及寄宿家庭父母进行更好地互动,用户群体覆盖小学到高中,主要集中在高中阶段。

另外,定位于高端国际教育机构的美世教育,其产品也覆盖美高、美初、K12领域。美世教育还专门开发了一些针对留学儿童的心理、学习习惯养成的产品,以帮助学生更好地完成与国际教育的对接和过渡,产品研究甚至下沉到学前儿童群体。

美世教育的儿童学习习惯养成、儿童心理等产品不止针对儿童学习行为特点,还在注意力、效率、行动力、内驱力等方面进行提升,重视父母教育中的种种方式方法,语言表达,帮助父母建立正确的家庭教育方法,改善孩子的家庭教育环境。

新东方前途出国推出的产品则是针对3-4年级的低年龄段学生,TOP藤校孵化器主要是面向一些留学意向还不太明确,但希望进行背景提升的学生。

此外,前途出国也非常看重在留学后的服务产品,比如推出了给用户的后续服务“悦领计划”,由专人负责跟进并向家长反映学生赴美一年内的学习和生活变化,记录学生的成长轨迹;以及海外学术指导的线上课程,帮助学生融入课堂。

目前不少留学服务机构纷纷打出“低龄牌”,那么,留学机构进入低龄留学市场究竟有哪些难点?

美世教育创始人兼CEO王敬表示,需要考虑到机构内部人员配比,是否懂得低龄留学,懂得孩子的情况是影响这部分业务的关键。“因为低龄留学家庭和学生需求是不同的,高中生的需求主要是帮助申请学校、提升分数;低龄学生更需要心里疏导、家庭教育、学习习惯和学习行为的养成,三观的树立等等,机构能否及时跟进、很好地解决这些问题都很关键。”

低龄留学监护平台EduCare创始人翁韬提到,目前低龄留学整体人数不多,其中留学前(申请,咨询,背景提升等)已经处于红海领域;海外院校资源垄断,大部分国内机构只能通过海外校代机构进行学校申请以及后期监管服务,导致后期服务质量无法得到保证。“(低龄留学)本身门槛不高,申请难度相对本科和研究生都要低一些(普遍,不针对top50寄宿学校之类的申请),导致大量小机构或者工作室涌入。”

留学行业资深人士、老查留学创始人张超在接受鲸媒体采访时曾表示,“现在有些机构都打着低龄留学的口号做高端低龄,其实要进入这个市场也是极难的。获得资源根本不是一个门槛,只获得学生的联系方式是不够的,机构必须要有知名度、专业度,要有服务的透明度,要有口碑。在每一个细小的领域,家长其实都很精、很聪明,在这种透明的市场环境下,是很难骗人的。如果要做低龄的话,可能小机构会更有优势、更专业,因为在某一个领域已经形成固定的品牌。”

一方面是来自于行业激烈的竞争形势,另一方面家长对顾问的专业性要求标准也越来越高。如果机构要在低龄留学中找到高净值家庭,并做好口碑,则需要打好产品和服务这两副牌。

拓展阅读

1、老查留学创始人张超:低龄留学很难有大爆发

2、低龄留学大势所趋,新东方国外考试部已准备了大招?

3、中美贸易战来了,赴美留学会遇到寒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