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过去的10个月,有着“投资花衬衫” “创投人脉王”之称的投资界网红——春光里产业资本集团创始人、丰厚资本创始合伙人杨守彬潜心闭关,趁出关之际,鲸媒体专访到他,这次出关,他带来了一个跨时代的新概念——“智能互链”。

目录

通往“智能互链”时代,教育行业创业者如何备战?

技术驱动下的教育公司,“海量”“精准”可兼得?

纵向投资,投资人也会被机器替代?

 

导语

过去的10个月,有着“投资花衬衫”、“创投人脉王”之称的投资界网红——春光里产业资本集团创始人、丰厚资本创始合伙人杨守彬屏蔽掉主持、采访、演讲等社会活动,潜心闭关。趁着出关之际,鲸媒体专访到彬哥,这次出关,他带来了一个跨时代的新概念——“智能互链”。

杨守彬说道,在“智能互链”时代更加看好有技术内核和技术驱动的项目及企业,“未来,有着技术驱动的新商业时代,可以做到海量又精准。”

本身就是大IP的彬哥告诉鲸媒体,“教育培训行业相对于其他行业更加需要企业家IP,这代表了这家企业的价值观、文化和思想。尤其是在当下和未来,创业需要生态支撑、技术驱动和IP聚能。”

现在,杨守彬创办的春光里定位于新型的产业资本,以纵向产业链投资模式,设有专门的泛教育基金、文娱体育基金、科技基金、新能源基金等,杨守彬主导的基金曾在教育领域投资了凯叔讲故事、互动作业、疯狂老师、三好网、微语言等公司,对于教育投资,彬哥则鼓励创业者“宁愿做一个大池塘里边的小鱼,而非小池塘里边的大鱼。”

 

1、通往“智能互链”时代,教育行业创业者如何备战?

Q&A

鲸媒体:我们知道您之前一直是“闭关”状态,最近出关提出了“智能互链时代”的概念,能向大家介绍一下“智能互链时代”吗?

△ 鲸媒体专访春光里创始人杨守彬
通往“智能互链”时代,教育行业创业者如何备战?

杨守彬:在5月份之前,我大概将近有十个月时间在闭关,不演讲、不主持、不参加社会活动、不接受采访、不旅游,其实主要的时间是用来思考,得出智能互链的概念。

智能互链指的是以人工智能、大数据、机器学习、区块链等新的思想和技术所引发的一个新的时代。

其实每一个时代更迭的背后是生产力、生产关系的彻底改变。人类从远古的类猿人进化成人用了几万年,随后进入到刀耕火种的农耕社会,在农业时代,中国以四大发明领先其他国家;在农业社会停留了几千年发展到蒸汽时代,英国人发明蒸汽机,开启工业革命;又经历几百年时间进化到了电气时代,两百多年后进化到了信息时代,过一百多年又进化到了互联网时代,在互联网时代只用了五十年的时间进入到移动互联网时代。

信息时代由美国主导,并逐渐登上寡头;到了互联网时代,美国依然强大,但是在互联网后半程,错过了此前几个时代的中国开始觉醒,重新奔赴互联网的后半场,并成为世界互联网舞台上的主流国家。

从人类形成到进入农耕社会、工业时代、信息时代、互联网时代、移动互联网时代,更新迭代的时间越来越短,越来越快。这说明不管是人、组织还是国家,谁掌握了这个时代最先进的生产力,谁在一定程度上就主宰这个世界。

而在智能互链时代,人工智能、大数据、机器学习和区块链将彻底改变社会背后的生产力。未来,大数据或者数据会是新的生产资料、新能源,人工智能是新生产力,区块链则是新生产关系。2018年会是一个从历史到未来的桥,是一个大裂谷,有的人会被列到旧时代,有的人会被列到新时代。

 

Q&A

鲸媒体:您认为在智能互链时代,个人以及企业应该怎么更好地求生存?

杨守彬:对未来失去想象力是最不可想象的。无论从科技层面,还是行业、产业层面,可能过去是这个时代的革命者,下一个时代就被革命了,所以我觉得个人也好、公司也好,要以对未来的判断做今天的事情,积极拥抱和掌握新的变化,而不是拒绝、排斥、不屑。

当今时代给予了创业者、投资人很多机会,创业的门槛越来越低,但是创业成功的门槛却越来越高,过去几年的移动互联网行业可以说是神奇且快速,几年时间就创造多个百亿美金的企业。

同时,这些领域的霸主们崛起的时候是踩着一堆尸骨而上,血腥而惨烈。任何一个细分领域,到最后的结果是老大老二打架,把小三小四干死,最后老大老二合并变成唯一最大的寡头,这就是这个创时代惨烈的地方:赢家通吃、胜者为王。

很多人看到新的风口喜欢赶时髦、耍花枪,例如以过去做现在,以现在做现在,通俗讲看到谁成功了就去模仿和复制,但是这样永远无法超越过去,因为很多机会是历史给予的,错过就不会再有。赶时髦、耍花枪不如扎稳马步,以对未来的判断做今天的事。我认为把这件事情想清楚至关重要。

Q&A

鲸媒体:在您看来,智能互链时代会给创业和投资带来什么影响或挑战?

杨守彬:我按照对未来战略的判断做了5点总结:

一是未来没有生态支撑的创业服务和投资机构是没有生命力的。要靠生态发现企业、投资企业、赋能企业,靠生态整合和退出企业。

二是没有技术驱动的投资和创业服务会遇到极大的挑战。未来没有技术驱动的企业会丧失核心竞争力。

三是没有产业纵深的投资和创业服务没有竞争力。纵向的产业链投资模式更易于扎根产业、理解、整合产业以及在产业中发现机会,也是最好的投资风险和收益布局。

四是未来将是一个无边界商业竞争的时代。你的竞争对手可能是与你毫不相关的行业,而非同业竞争。

五是未来是一个只有头部IP才能赢的新寡头时代。

Q&A

鲸媒体:您在很多场合都提到企业家IP的重要性,但我们了解到不少教育公司在去IP化、去名师化,同时又有很多创业公司在塑造自己的IP、创始人IP,您怎么看待这一现象?

△ 鲸媒体专访春光里创始人杨守彬
教育行业更加需要企业家IP?

杨守彬:我们首先需要分析清楚,名师和知名创始人是两个概念,如果教育培训行业过度依赖名师在一定程度上证明它的授课模式或商业属性没有可复制性。在我看来,教育培训行业能做大的模式一定是复杂问题简单化,简单问题标准化,标准问题极致化,极致问题规模化。

一个企业家的IP对于一个企业来讲非常重要,就现在的整个趋势来讲,企业家IP实际上叫企业人格化,一个企业的价值观、文化、品牌形象都在逐渐被人格化。那创始人就是最好的企业品牌代言人,创始人的故事是最好的品牌故事。

我觉得教育培训行业相对于其他行业更加需要企业家IP,因为这代表了这家企业的价值观、文化和思想。尤其是在当下和未来,创业需要生态支撑、技术驱动和IP聚能。

Q&A

鲸媒体:但在教育行业,很多创始人的IP形象其实就是名师的形象,创始人的故事就是名师的故事,如何看待这个现象?

杨守彬:这个现象目前的确存在,但是一个企业创始人不一定是课上得最好的那个人,也不一定非得是名师,而是对教育的理解、对学习的理解以及对未来的理解更加深刻的那个人。例如VIPKID的创始人米雯娟,她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名师,她是以创始人IP的形象对外的。当然她对教育、对学习、对未来的理解很深刻,所以能把VIPKID经营得很好。

不排除有创业公司以名师作为招牌,那么这些公司不能长大的原因也在于此,即停留在工具层面。我过去讲过打造超级IP的五个层次——魂道法术器,“器”就是工具,以讲课为主的企业并不能快速成长且巨大。因此,教育行业的创始人在打造自己IP的时候尽量不要讲名师的故事。

Q&A

鲸媒体:您能聊聊一个企业家的IP应该如何打造?

杨守彬:我认为打造超级IP需要五层次系统:魂、道、法、术、器。

“魂”就是IP基因,找到属于自己的IP基因。“道”是本质,做IP的核心本质和规律。无论是哪个圈子,得到别人认同、社会认同、行业认同才是IP,核心的哲学是利他。你一定是让别人觉得你对他们有价值,而不是高高在上。

“法”就是打造IP的系统,就是策略。一个CEO、一个投资人最核心的能力是对未来的判断能力。方向对了,路就不怕远,所以一定要站得高,看得远,喊得响,决定干什么事就要干得狠。

“术”指的是打造IP的战术、打法。一个IP形成是要持续不断积累、曝光和冲击。“器”就是工具,就是打造IP的工具,每个时代成长起来的IP都是非常好的借用了当下的时代工具。

2、技术驱动下的教育公司,“海量”“精准”可兼得?

Q&A

鲸媒体:在外界看来,教育行业是一个重人力的行业,如果有技术的加持,技术会给教育带来哪些明显的变化?

杨守彬:我觉得教育行业恰恰是一个非常好的证明和实践技术手段的领域。

过去教育行业都是靠一对一、一对多这样的教学模式,靠人来传道授业解惑。但是在未来,教育行业至少50%以上人的工作会被机器替代。人工智能和大数据以及机器学习,会产生很多新的更高效率、更低成本、更精准,更个性化、更好效果的教育模式/培训模式/学习模式。

过去依托线下传统的以扩张校区、招募老师和学生的重运营模式,这种强烈需要依托人力的模式,其实正在被革命。现在新出现的、最有发展潜力的一定是与技术结合的教育模式。包括我们投资的智能化的一对一教学平台三好网、移动端外教平台微语言背后都有技术驱动。

依托于人工智能、大数据和机器学习的公司正在迅速崛起,正在替代过去传统沉重的线下教育模式也恰恰说明了教育公司需要借助技术的力量以加速发展。

未来这种趋势会越来越猛烈,原来传统的线下拥有成百上千校区的重运营模式,在一定程度上会受到来自有新的技术支撑下运营模式的冲击

Q&A

鲸媒体:以后您还会投资线下教育机构吗?例如盈利性较好的线下民办学校、国际学校、幼儿园等。

杨守彬:我不会投资纯线下的培训机构,即通过不断的开校区、装修、招聘老师和学生的模式为生的培训机构。

无论是教育培训行业,还是其他行业,不带有技术驱动属性的项目,我基本都不太会投。我认为未来成功的创业其实应该属于懂技术和拥抱技术的人,纯粹靠烧钱、圈人头、圈地、重资产建校区这种简单的规模相加模式过于陈旧,也不具备竞争力。

一个创业项目、一个公司背后一定要有技术的驱动,有技术因子,有技术团队和技术人员,来解决问题、提高效率、提升质量、协助管理。这是我在投资教育培训行业所非常关注的要素。未来一定要抱科学家的大腿,抱技术大拿的大腿,抱有技术力量的公司的大腿。

Q&A

鲸媒体:您觉得在教育投资里,技术的重要性应该如何评估?一个公司的技术内核可以体现在哪些方面?

杨守彬:对于我来说,如果没有技术内核、没有技术驱动的项目我一般不会投,这是我判断未来投资教育培训项目的唯一决定性因素或者最高因素。

技术是否在产业或者在行业中应用,会产生一个新商业和旧商业的区别。

旧商业我概括它的特征是无法做到海量又精准。在旧的教育培训行业时代,招了多少学生,背后就得做同样多的教育咨询,就得匹配相应数量的师资,它是一个线性增长模式,即收入的高低来自于招生多寡。

同时这会引发另一个问题——规模不经济。可能这家公司做到很大规模,每年营收几十亿,但是利润只有可怜的几千万或几百万,一旦遇到竞争,规模越大、线下体量越大,受到的竞争越激烈,越不能转身,“眼看它起高楼,眼看它宴宾客,眼看它轰然倒塌”,这就是旧商业时代的教育培训。

因此,在旧商业时代无法做到海量又精准,因为数量大了无法实现个性化,实现个性化就没有办法做大规模,做大规模就没有办法精准聚焦个性化的痛点需求以及解决方案

但是在技术驱动下的新商业时代,则可以做到海量又精准。海量又精准地洞察每个人的需求,我们可以靠机器和数据,精准地解读每个人需求。在未来,我们每个人都会是一个移动的数据生成器,所有的行为和学习习惯都会产生大量的数据,而智能的教学工具可以非常好的理解和解读数据,然后再制定个性化解决方案,有针对性地解决问题,做到海量又精准。

Q&A

鲸媒体:但现在教育行业存在一个矛盾,技术人员和人才似乎投身教育行业的意愿不强,您怎么看待这一现象?

杨守彬:我们无法让所有技术人员都聚集到教育培训行业,也不是所有技术人员都适合教育培训行业。人才有他自己的选择方向,或者可能有价值最大化的领域去让他施展技术才能。

不可否认的是,现在的智能互链+教育培训会释放无限的机会,新的技术与教育培训结合会对行业带来巨大的改变,同时也会产生非常大的价值,这就看什么样的技术人员能够洞察、看好和理解教育与技术相结合所带来的潜能。

3、纵向投资,投资人也会被机器替代?

Q&A

鲸媒体:您在教育领域的投资逻辑是什么?

杨守彬:如果是早期投资,有三点最基本的判断标准——事在先,人为重,钱跟上

“事在先”是你做的这件事情,这个模式,这个产品,这个服务要具备未来的发展空间,因为投资是投未来。另外一定要解决你所针对用户群体的痛点需求。

首先,我认为教育培训行业是一个无比广阔的、几乎不会消亡的市场,因为学习能力是一切能力的核心,一切伟大的成功者都是伟大的学习者,而一个人的一生都是在不断学习之中。但是你能否找到每一个年龄段、每一个特定人群的痛点和刚需,你能为他们解决什么问题?因此我认为创业就要从痛点和需求开始。

其次,你在解决他们痛点的时候,有没有比过去或现在的正在解决这些痛点的竞争对手,解决得更加彻底、效率更高、成本更低、效果更好。

如果“事”没问题,那我就看“人”。看这个创始团队与他们要做的事是不是“人剑合一”,这把剑就是为这个人铸造的,而这个人握这把剑最合适,这是最好的状态。我们在过去投的这些项目,回到本质上就可以发现成功的企业基本是人剑合一的企业。

Q&A

鲸媒体:对于教育创业项目而言,有哪些指标是咱们必须考虑的?

杨守彬:第一个指标一定是商业模式的先进性,商业模式是否代表了未来。第二个指标是所处的市场容量有多大。因为夕阳产业所面对的细分市场容量相对较小,我们常说“宁愿做一个大池塘里的小鱼,也不要做一个小池塘里的大鱼”,创业者一定要找到大的市场,最大的鱼塘,最肥沃的土壤。第三就是创始团队的实力如何。这些是我们对一个项目的判断标准。

其实我们的这些判断,越来越不以人的意志为主,而是应该依据于数据的判断,依据于智能和机器的判断,我们要用更多的数据来判断一家企业的优劣。

以往投资机构通常通过尽调得知一个企业的数据,例如用户量、留存率、ARPU值、活跃度、收入等等,未来所有的数据都能通过扫描和解读。所以我觉得在未来创业和投资这件事情上,人的作用会下降,而是依托于背后的智能和技术,因为数据是最理性的、最客观的、最准确的。

Q&A

鲸媒体:春光里目前的投资倾向是怎样的?

杨守彬:春光里不是按传统的早中晚期、Pre-IPO以轮次的推进来进行投资,而是按照纵向产业链投资模式,比如说我们有专门的文娱体育基金、科技基金、新能源基金、影视娱乐基金,我们也会成立专门的教育培训基金、泛教育基金。我们定义这个产业基金可以囊括早期中期晚期Pre-IPO全阶段投资。

我们认为这种纵向产业链投资模式更易于扎根、理解、整合产业以及在产业中发现机会,同时我们也认为这是最好的投资风险和收益布局。

比如我们整个基金里面可能有30%的资金用来投资教育培训行业的早期项目,例如我们的丰厚资本就是一家投早期项目的投资机构;然后用40%的资金投资A、B、C轮,用30%的资金投资Pre-IPO的项目。

Q&A

鲸媒体:我们了解到,春光里非常注重为创业者赋能,您能介绍下咱们具体是如何进行的吗?

杨守彬:春光里的整体定位为新型的产业资本。所谓新型的产业资本,即非两三个合伙人带着十几个投资经理做投资的精英化投资了。我们是一个生态型的基金或投资机构,并且为创业赋能,为产业加速,为资本支撑。

过去我们累计投资约200多家企业,也链接了几万家企业,那么为这些企业之间的产业赋能和整合也变得非常重要。我们在赋能方面做了很多投入,比如我们围绕产业举办产业峰会、产业培训、产业加速、产业社群以及产业大数据等一系列服务。

从创业角度来讲,我觉得创业有三大成本——认知成本、机会成本和时间成本。不少创业者创业三四年才突然发现创业是怎么回事,把创业需要经历的坑,要面对和解决的问题都走一遍才明白创业需要的元素,这在时间成本上是巨大的浪费。

我们会用大量服务和培训来提高创业者的认知,节省认知以及时间成本,例如我们的“独角狩沙盘”,让创业者通过实战性对抗的沙盘游戏,把整个创业的全要素全部经历一遍,省去了交高昂学费去认知到一些创业基本概念的成本。

Q&A

鲸媒体:其实创业培训也是教育培训领域的一部分,您是怎么看待创业培训的,创业培训有效的衡量标准是什么?

杨守彬:其实在国内有很多机构在做创业培训,我本人可以算是国内创业培训和投资人培训领域的开创者之一。

创业需要培训,创业培训的类型也多种多样,例如有认知型的培训,有理论型的培训,有战略性的培训以及战术型的培训等等。简而言之,如果以成败论英雄,创业培训可以帮助创业者成功,但无法决定成败。

我们说创业很大程度上失败是必然的,成功是偶然的,所以我认为在一定程度上避免和减少犯错误的概率、及早地健全创业者对创业的系统认知,并提供行之有效的方法就是创业培训最大的意义和价值,通常能跑到最后的企业就是那些犯错误最少的企业。

拓展阅读
1、专访新东方投资事业部赵征:从互补型投资到全产业链布局,新东方资本布局之变

2、真格基金郑朝予:为什么说超越新东方、好未来的机构可能出现在素质教育领域?

3、基因资本曹允东:这是我最想和教育企业说的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