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新兴的校园模式应该使向个性化、混合化教学的过渡更容易,或至少让其成为可能。但一些新的教学方式,比如轮岗制和灵活弹性的课表,或许会在挑战传统的“一教师一教室”模式时遇到麻烦。美国的一些学校是如何开始实行新的教学人员配置的?

新兴的校园模式应该使向个性化、混合化教学的过渡更容易,或至少让其成为可能。但一些新的教学方式,比如轮岗制和灵活弹性的课表,或许会在挑战传统的“一教师一教室”模式时遇到麻烦。一份新的研究报告显示,学校的人员配置模式比学校本身更需要“重新思考”。

“关于学校应该如何组织架构的心理模式已经根深蒂固,特别是涉及到人员配置的时候。所以改变需要费一些力气。”Bryan Hassel说道。他是公共影响部门(Public Impact)的联合主席,该部门与克莱顿·克里斯滕森研究所(Clayton Christensen Institute)合作完成了这份报告。

在这篇名为《个性化学习中的人事创新》的报告中,两家机构访问了他们的人际圈以及表现出色的一系列学校,寻找那些运用不同手段组织教学的学校。最终,他们找到了八所学校以校际网络来分享相关的教学经验。

人员配置模式多种多样,但报告中的大多数学校设置了一些新颖又相互有关联的岗位。一些学校新设了教师领导,他们在指导学生的教师小组中担任领导者。一些学校则请无专业资格证的助教为一组学生提供咨询和辅导,而同时教师们在指导另一组学生。

人员配置八大要素

作者指出,研究表明新的人员配置模式获得成功有八项要素。包括:

1、安排教育者担当不同的角色,比如教师领导、合作教师、助教以及培训中的教师;

2、加强小型教师团队内部的合作;

3、高强度的培训文化;

4、设置带薪研究员职位和访问讲学职位,使学校有能力构建自己未来的教师体系;

5、强调高标准教学的学校领导;

6、方便教学者在教学日进行团队合作及培训的课表;

7、在现有预算内,为许多学校的教师以及教师领导提供更高的补助;

8、设计或调整支持团队教学的设施,一般来说开销并不大。

 

挑战以及解决方案

克里斯滕森研究所的研究员之一Thomas Arnett说:“为迈出第一步,许多学校设立了落实计划的启动资金。”尽管资金能够帮助学校过渡到新的人员配置模式中,但之后学校“又回到了固定预算的老路。”

该报告列举了一些将人员重新配置作为优先事项的学校,其中包括:内华达州克拉克县学区的特许学校模式。在那里,表现优异的学校校长们在多个校园里努力复制他们所取得的成功。这样做是为了避免学校在引入新模式时不得不从零开始。此外,根据不同的教学方式,教师被分成三种不同的角色:专门负责某一学科的主导教师、合格的临时教师和成长分析员。

意识到教师可能在新模式中需要得到更多支持,许多学校对他们的职业发展非常重视。加州特许经营学校网络中的领航者学校以及私立的克里斯多雷伊圣荷西耶稣会士高中采取的便是俗称为“深度培训”的方法。教师们每天都接受观察,并每周获得一份反馈,以帮助他们在成长中融入整体文化。

但报告的作者也发现了一些挑战,其中包括:如何将课程与许多灵活的部分进行协调,如何一起计划课程,或者如何在同一个教室里对多个小组实施教学。“一教师一教室”模式的一个好处是,教师有充分的自由权来决定如何操作,”阿内特说,“然而,在非传统的模式中,教师在一个教室里和不同的协助人员进行合作教学或团队教学。”

另一项棘手的问题是教师补助。报告中强调,许多学校曾在更传统的人员配置模式中,费了很大力气留住员工。为了保证教师的人手,许多学校通过提高工资来应对老师们需要承担更多责任的情况。例如,北卡罗来纳州卡贝勒斯县的学校为此将师生比例拉到了合法范围内的极限,这意味着教师需要对更多的学生负责,这样才有资格获得更多报酬。但报告指出,实际上他们“在教师主导的教学中,用技术手段降低了师生比”,从而减轻了负担。

同样位于北卡罗来纳州的兰森IB中学和“特许经营学校”都通过合并年级、扩大班级规模(兰森IB中学的做法)和缩减每个年级的教师数量精妙地解决了问题。在“特许经营学校”中,成长分析师额外有2400美元的收入。其他教师根据不同的职务可多领取15000美元。

其它学校选择招聘低薪的助教、还在职前培训的教师,甚至志愿辅导员来分担一些教学任务,而不是额外招聘有经验的教师。这样做的原因是?省钱。

举例来说,纽约的布鲁克林LAB学校实行多级薪酬体系。在进入5万美元年薪的等级之前,低层级的员工每年能挣到15000美元,外加免除一些学生贷款。最终,他们成为有经验的教师后收入可达到约6万美元。在领航者学校,支付给兼职小组辅导员的工资只有每小时15美元。

所有报告中介绍的学校都宣称他们的学生成绩优异,虽然作者尽可能地不指明这是否与学校的人事变动有关。前述来自公共影响部门的Hassel说,“学校领导相信人事调整加上技术手段是他们取得成果的关键。”

作者们补充道,技术的必然发展意味着,未来教室中的人员配置可能与我们中很多人经历过的非常不同。这不是件坏事,人们会对如何优化教学方法更加重视。

Hassel说:“这些研究案例指出,学校可以开始考虑一些和过去一贯采用的方法完全不同的手段,即如何用能找到的最优秀人才来填充现有的体系。”但是,他补充道,“如果不对教学岗位进行反思,这些年的经验已经证明,你就只能走这么远而已了。”

本文来源:edsurge
原作者:Stephen Noonoo
编译:鲸媒体Joey

 

推荐阅读:

【干货】探秘美国创新教育,六维度读懂中美异同
在线平台模式的改变怎样影响从业者?iTunes的商业模式为何不行?
第三次教育变革浪潮爆发,倒逼就业与再培训体系怎样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