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新东方、好未来两棵大树如何培育、灌溉小树苗,成长为一片森林?早中期的教育机构如何避免走弯路、持续发展壮大?教育行业会演变成一家独大、一家垄断的局面吗?

“教育领域应该是一个百花齐放的地方。”

“目前中国培训市场领域的空间是非常大的,新东方好未来尚且只算这块土地上的两棵生长比较大的树木,但这块空地尚且还有足够的空间等待开辟。”

“教育行业需要优质的资源,需要优质资源之间的相互整合,去提高整个教育行业的服务质量、带动整个中国民办教育的发展未来中国教育领域,一定能够在新东方、好未来这两棵大树的带动下,成长为一片森林,届时整个教育的生态环境都会变得不同。”

6月6日下午,新东方创始人兼董事长俞敏洪在东方坐标学院成立的发布会上,发表了上述言论。新东方、好未来两棵大树如何培育、灌溉小树苗,成长为一片森林?早中期的教育机构如何避免走弯路、持续发展壮大?教育行业会演变成一家独大、一家垄断的局面吗?

俞敏洪带着他的“东方坐标学院”,带着“东方坐标学院”校长的新身份,回答了这些问题。

 

俞敏洪的“森林说”

从早前的罗永浩、李笑来、古典、李丰,到最近的周思成,走出众多创业者的新东方以“黄埔军校”的江湖地位开始展开拳脚,将触角伸向带有公益性质的商业培训领域。从“被出走”到“主动出击去连接和培养”,新东方这盘布局教育生态的棋局又落下一子。

新东方筹备成立东方坐标学院已有4个月时间,东方坐标学院定位于“发现和培育一千位能够改变万亿教育产业格局的未来商业领袖”,俞敏洪进一步解释,新东方将从引领层面上,招募一批已经梳理出一定的商业模式且有发展潜力的公司创始人进行培训,进而为教育行业输出一批优质的教育机构。

俞敏洪坦言,他早在大约10年前,就做过商学院类的培训,“我们开了慧致天诚的商业培训,还请了一堆大佬来站台,当时只是想在商业领域中间做一个短期的培训,后来由于我在新东方事务特别繁忙,再加上那个时候真正的模式还没有输出出来,所以后来这个机构转型做了创业服务。”

10年后的今天,俞敏洪带着“东方坐标学院校长”的新身份回归商业培训领域,还带来了众多跨平台乃至跨界的大咖,其中包括新东方最大竞争对手好未来的创始人兼CEO张邦鑫、北极光创投的创始人邓锋、搜狗的CEO王小川等。

俞敏洪告诉鲸媒体,新东方想做商业培训背后酝酿长达两年之久,始终在等待一个合适的契机推出。而现在,这个契机终于到了。

俞敏洪提到,此前一直没有将这个想法实施就是因为一直在寻觅合适的契机跟合适的人。而选择今天这个时机推出,就是因为“天时”跟“人和”已经具备了。

现在的教育行业已经到了大量公司、大量创业项目需要专业辅导、讨论的时候了,这是俞敏洪认为的“天时”。

好未来创始人兼CEO张邦鑫的捧场,以及众多机构参与到东方坐标学院的运营中,这是“人和”。目前学院校董包括赛富亚洲投资基金创始管理合伙人阎焱、创新工场创始人李开复、北极光创投创始人邓锋、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等知名企业家、跨界领袖、商学院教授。

“这背后跟我一直以来想组建一个有相互连接的教育森林有很大关系。我希望坐标学院能做几件事情,第一是为教育领域创业者提供业务、商业模式、路径等方面的帮助和指导;第二是以坐标学院为契机,让它变成教育行业的连接点,把教育领域有热情、有理想的创业者、从业者连接起来,为中国教育做更多的事情。从更高层次上来讲,坐标学院能够在更高的高度上引领教育从业者看待教育跟人、跟科技、跟国家甚至跟世界的结合,一起来探索面向未来的教育究竟是怎么回事。而这件事情肯定不是新东方一家就能完成的,我把邦鑫叫过来,其实本身就是一个连接、一个高度。”俞敏洪说。

新东方企业发展与战略规划部总监柴明一作为东方坐标学院的校长助理,具体解释了“东方坐标学院”的内在逻辑。柴明一于2014年7月加入新东方,此前曾在拜耳医药、诺华制药、凯德、合生创展任职,2014年加入新东方至今先后担任客户服务部总监、集团董事长助理、企业发展与战略规划部总监。

柴明一谈到,在教育创业百花齐放的时代,教育创业者始终有一种焦虑就是“我是谁、我能干什么、我该如何变化”,而东方坐标学院成立就是为这些教育创业者解决焦虑。“所谓‘坐标’其实就是一家企业在行业里的存在感和价值。”柴明一说,希望每一个学员都能在这里找到自己的价值和未来的方向,能够真正在泛教育产业的长空中找到属于自己的“坐标”。

柴明一披露了三组数据,“25”、“0-25”、“70”,分别代表着新东方在过去25年时间里,迈过了无数砍、跨过了无数坑,这些经验对于创业者来说非常必需;新东方发展布局围绕的对象始终是0-25岁的受众群体,这一群体覆盖面非常广阔;新东方目前已经覆盖70个以上的城市,庞大的城市群可以帮助创业者找到自身的坐标。

“东方坐标的教学理念是‘碰撞、改变、超越’。‘碰撞’是指学院是一个开放平台,导师不拘泥于教育行业,学员也将来自泛教育领域,这将带来跨界的交流与理念的碰撞;‘改变’意味着在碰撞之后就会有契机改变以往的思维定式和惯性行为,走出思维和认知的舒适区;‘超越’则是改变之后的成长。”学院2018级课程将围绕“模式新思维、人才新思路、资本新挑战、认知新突破及国际新视野”五个模块展开。

据悉,东方坐标学院首批学员招生计划为学制6个月,班制40人,每期2天时间,除海外选修内容需自费外,不收取学费等费用,报名截止时间为6月30日,开班时间预计在今年8月份。第一届学员招募对象为已获得知名投资机构A轮及以上轮次投资的泛教育领域公司创始人、CEO。

 

东方坐标和未来之星

正是因为俞敏洪要打造一片万木丛生、百花齐放的教育森林,众多跨行业乃至跨界的大咖才受邀前来,为东方坐标学院站台,寻求与东方坐标学院的友好合作。

这其中,张邦鑫作为新东方业内最大的竞争对手,同时自己旗下还有同类竞争项目“未来之星”,他的出现,无疑是这场发布会的最大亮点。而这也是在去年11月份GES 2017未来教育大会上,二人同台对话之后的再次公开同台。

很多人都会好奇,东方坐标学院跟未来之星作为同类产品,二者之间具体有什么区别?

“未来之星”成立于2014年,由好未来和腾讯联合发起,现已开展三期,依次是“教育CEO创业营”、“素质教育CEO成长营”、“未来之星教育信息化CEO创业营”。自开营以来,未来之星坚持互联网+教育创业的跨界课程设置,邀请了来自教育、互联网科技、资本等各领域近百位专家讲师,累计举办100余场主题分享。

无论是在整个教育主营业务方面,还是商业培训小版块方面,双方都出现了正面抗衡,对此张邦鑫和俞敏洪均表示,双方都会到对方的创业营去做分享,这也是对去年11月份GES 2017未来教育大会提出的“友好竞争、精诚合作”理念的进一步诠释。

俞敏洪说,不管是新东方还是好未来,经验教训都需要拿出来分享。“从引领的方面来说,毫无疑问好未来比新东方站出来得还要早,但我们两家是比较密切配合的。”俞敏洪进一步介绍了东方坐标和未来之星定位的区别:好未来更加关注的是早期创业公司,新东方的东方坐标学院关注的是稍微中期一点的创业公司。

一向低调、很少露面的张邦鑫对此次新东方跟好未来的合作,也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新东方跟好未来是两个特征非常鲜明的机构,新东方对人文的理解、新东方老师讲课的激情、俞老师对人的引领等方面是好未来没有的,而好未来更偏理工科、偏研发,所以是各有特色的。对于创业者而言,这两种风格在具体的传导过程中也就各有侧重点。”

“教育领域是一个无穷尽的领域,我不认为在这个过程中间,我会培养出一个对手,然后这个对手回过头把新东方给吃了。反而如果你不这么做,未来有可能会出现这样的对手,因为你对它之前没有任何的关注、合作,最后会产生不合作的现象。”对于东方坐标是否会吸纳竞争对手的问题,俞敏洪坦言,任何事情都是越开放,竞争越良性,并且互相发展的机会就会越多,教育行业本来就应该是一个开放的行业。如果教育行业只有一枝独秀的话,意味着孩子接受教育的方式就只有一种,这很明显不利于孩子个人的成长与思想的成熟。同时,教育领域的发展空间如此巨大,基本不存在绝对此消彼长的关系。“所以教育行业本来就是百花齐放的行业,而我们的任务就是互相促进,联合促使教育行业的百花齐放。”

北极光创投创始人邓锋是坐标学院的校董之一。“老俞叫我来做校董,我为什么来,就是为了防止俞敏洪这个人太垄断。创业营一旦跟公司连一起,就会牵扯到利益。就需要有制衡的力量,力量就由我来做。”

 

教育与科技,AI+教育的迷思

在去年11月份的GES 2017未来教育大会,俞敏洪跟张邦鑫对于“教育、科技、人”三者孰轻孰重进行了一番探讨。而昨天,搜狗CEO王小川这样的技术大咖的加入,讨论也变得更为热烈、更有深度。

搜狗CEO王小川戏称,自己纯属是作为俞敏洪的粉丝来到现场。当然,王小川不会真的是一个纯属粉丝意义的存在。“教育行业还是以人为核心的这样一种逻辑,所以并不存在技术本身就可以取代老师的情况。AI对今天来讲,它的作用在很多方面是可以产生的,包括在教育领域有它的意义。但今天好多人投资,投得是技术,而这种技术赛道非常得窄。”王小川认为,AI要发展,一定有一个前提条件,就是它线下的数据资源需要非常的庞大,它需要跟数据进行结合,毕竟AI只是数据的算法。

邓锋戏谑解释道:“小川是技术专家,讲的话比较偏技术,我给他翻译成中文可以这样理解。AI在教育领域深入应用还是比较慢的,它得在教许多人之后,才能产生数据,才能分析出什么样的方法教人最好。所以要想提高教学的效率,需要大量的数据,经年累月,而目前的数据积累是不够的。但是AI在什么地方可能有用呢?比如人的注意力是不是集中、他讲话的语气代表他学到没学到,也就是在人机交互方面,一段时间的进展会更多的体现在这些方面。”

在此之前,俞敏洪谈及未来教育,提出了“科技、教育、人”三个要素,与张邦鑫也曾经就此展开过讨论。而在外界对AI的关注已经陷入迷思的当下,二人对于这一话题,又进行了一番切磋。二人一致赞成的核心观点依旧是“人永远是放在第一位的”。

俞敏洪说,在教育领域,人永远是第一位的,没有人什么都不是。教育是一种关怀,是人成长过程中的陪伴,这件事情肯定是第一的。但是光靠人,教育是完不成的,一定要把科技因素加进去,使教育变得更加有效、更加通透、高度更高,新东方和好未来两家共同成立的情系远山公益基金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直接给几千公里之外的山里的孩子们提供优质教学内容,这就是科技的力量。第三,教育是有自身的目的和规律的,教育的最高层次不管是短期的还是长期的,都是以增加人生命的价值、增加人改变世界的能力、增加人全面成长和幸福为目的的。

张邦鑫从理科生的分析角度说:“人是最核心的,教育这件事情简单说就是教书和育人,哲学的观点是人造出来的东西很难超过人本身,因为人太复杂了。所以我自己的直觉是在‘教’这件事情,可能机器智能的部分会多一点,‘育’这件事情,人会远远大于机器智能。机器智能在力量、速度方面超过人是正常的,但是人的复杂程度是综合的,想要全面替代是不可能的。”

俞敏洪透露,他还有一个大规划:未来将科技跟教育结合的突破性成果广泛应用。“在用科技来改变教育这件事情,不仅是新东方跟好未来把自己做得很好,而是通过科技跟教育结合的突破性研究,最后使中国大量的中小学乃至大学,来应用我们研究出来的成果。面向未来,没有边界的高科技所包裹下的教育体系中,人的作用可以发挥到极致,教育的理念和推动也能发挥到极致。”

 

鲸观察:从“被出走”、到主动投资到主动培养竞争对手

东方坐标学院的诞生,似乎让新东方作为“黄埔军校”实至名归。1993年成立的新东方是中国最早的民办培训机构之一,新东方的自由土壤培养出了许多名师、名将,进而成长为教育行业的创业者。

“流动性”是把双刃剑,也是新东方必须面对的挑战。除了内部业务体系标准化的搭建以及发力构造科技壁垒之外,新东方寻找与包括前员工在内的更广泛行业从业者连接的方式,一是以内部创业的方式孵化创业项目,目前独立运营的有爱学慧思(旗下有精雕细课和蛋壳来了等项目)、走公立校路线的OKAY智慧教育等,早前内部孵化的新东方在线(迅程)和迈格森教育等也引入了其他外部投资人。

而新东方成立东方坐标学院来打造创新创业者的聚合成长平台,这也是必须走的一步。成立行业创业营、商学院与新东方开放程度近年来的提高密切相关,正如俞敏洪所言,“感谢老天给新东方送了一个好未来”,不管是主营业务的K12转型之战,还是技术投入,以及如今与行业的连接动作,客观上说,好未来的存在是影响因素之一。而新东方也在筹划多时之后终于张开双手主动拥抱行业,从“被出走”、到主动投资再到主动培养竞争对手。

可以预见,这一“主动性”,未来将体现在新东方更活跃的投资布局上。东方坐标学院的成立,事实上与新东方的全产业链投资战略布局一脉相承,亦是新东方打造泛教育生态圈的重要一环。俞敏洪多次表示:“教育市场一定不会一家独大,在这个万亿市场中间未来可能会有八到十家新东方、好未来这样规模的教育公司。”他也希望其中一些能出自东方坐标学院。

鲸媒体采访获悉,新东方的投资策略已经从几年前的互补型投资扩展至全产业链投资,甚至拓展到泛教育的文化领域。早前新东方以互补型战略投资为主,在幼教、职业教育,或是在非学科类学习,或K12内容研发领域进行投资拓展,构建教育生态圈。从2015年以后,新东方的投资布局表现出越来越明显的全产业链布局的特点,无论是从关注人群还是产品品类上,新东方所投公司的外延有了很大扩展,甚至拓展到泛教育上下游的文化产业。

2018年5月,新东方第一支教育产业基金率先成立,首期规模15亿人民币,教育产业基金将来会承载新东方(上市公司)绝大部分的直投工作。而新东方集团主要投资两类公司,一类是战略属性极强的公司;另一类是早期天使阶段的创业企业,因为教育企业从成立到有一定体量直至上市会需要较长时间,新东方愿意陪伴这些公司成长。而产业基金会投资A轮直到Pre-IPO的公司,单笔的投资额倾向于在2000万人民币以上。从所处融资阶段看,坐标学院的项目不排除有被教育产业基金投资的可能性。

 

拓展阅读:

首度同框论道、世纪相拥,俞敏洪和张邦鑫都聊了些啥?(完整版)

他们“深情相拥”背后不得不说的事

专访新东方投资事业部赵征:从互补型投资到全产业链布局,新东方资本布局之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