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科技无法代替人文关怀,如果教育温度不再存在,那么无论科技有多先进,任何不触及教学理念的进步充其量都只是一个穿金戴银的野蛮人。

点题:科技无法代替人文关怀,如果教育温度不再存在,那么无论科技有多先进,任何不触及教学理念的进步充其量都只是一个穿金戴银的野蛮人。

回顾:5月15日,浙江省杭州市第十一中学的一场探讨会上,学校展示了“智慧课堂行为管理系统”,报道显示,该系统上线于今年3月,利用摄像头之后的处理器形成与学生面部表情的对应代码。后期统计结果也会反馈给学校,通过对比大数据,来分析一节课堂中学生们的表现。

浙江省杭州市第十一中学展示的“智慧课堂行为管理系统”引起了一次小轰动。负责人介绍,该系统每30秒会对课堂里的学生进行一次扫描,针对学生行为,再结合面部表情分析出学生在课堂上的状态。当学生的不专注行为达到一定分值,仅任课教师可见的显示屏会收到推送提醒,任课老师据此来进行教学管理。

站在校方说法的角度,这一系统是用来帮助提升教学效率的。

根据报道的图片显示,系统识别的学生行为被固化成了7个表情:中性、高兴、难过、愤怒、害怕、惊讶、反感,这七个表情是如何与学习行为联系起来的?这是一个让人疑惑的问题。

(图片来自网络)

什么表情可以被定义为认真听讲的表情?高兴还是中性?大部分人在走神时是无表情的,这一点恐怕任课老师肉眼鉴别要比智慧系统智能得多。学生听到哪些课程内容会难过、惊讶,甚至愤怒?智慧系统可以对此作出分析吗?

在教育者眼中,此类系统可以改变课堂效果,但是社会上的人们在讨论这一系统时,都没有把智慧系统当做一个能够促进教学的手段,“智慧课堂行为管理系统”,到了他们口中其实统统被简称成了“摄像头”。

大家默认的是,这一系统带给学生的实际是一种类似于班主任正在后门玻璃看着你的威慑感。所谓的行为数据分析,不过是一根光鲜又圆滑的鸡肋。

(图片来自网络)

一则报道里称,“学生们听得格外认真……只因为该校最近引进了一个神器,犹如一双天眼,能把学生们的课堂行为一网打尽……”

2014年的时候,也曾有大量关于“电子眼”的集中报道,那时北京顺义一所中学的学生说,她在教室里写日记要先确认下,摄像头有没有对着自己。还有学生说,“平时课外活动时间会和小伙伴在班级里聊天,现在不敢大声说话了……那种感觉就像聊天时旁边有个打小报告的同学,摄像头就充当了这个角色。”

摄像头注视着学生的一言一行与喜怒哀乐,因此他们与小伙伴说话玩闹要小心翼翼,写日记要小心翼翼。科技在带来便利之前,先带来了冷漠的监控与冠冕堂皇的窥视。

(图片来自网络)

在电影《楚门的世界》中,描绘了一个被摄像头监视的世界,主人公楚门的所有言行与喜怒哀乐都被上千部摄像头展示在人们面前。楚门最终发现真相,开始恐惧、怀疑,之后不顾一切地驾船要逃脱这个世界,当他终于达到海上——碧蓝的天空和大海是假象,就连暴风和海浪,也是人为制造的。

窥探欲是埋藏在人性中无法根除的劣性。离开夸张化的荧幕,它已经撑着一把经由科技打造成的伞,带着侵犯隐私的面目堂堂正正地站在了青天白日下。

人们可以让系统做到表情识别,然而它的分析能对孩子的学习起到多大的帮助作用,又会对孩子的心理造成什么影响,目前并没有科学数据来证明。表情识别是刚需,还是一个被用来证明人类脑袋已经足够聪明到可以利用科技“为所欲为”的伪需求?

科技无法代替人文关怀,如果教育温度不再存在,那么无论科技有多先进,任何不触及教学理念的进步充其量都只是一个穿金戴银的野蛮人。与此同时,粗暴应用在老旧传统课堂的“科技”,也只能沦落成为一个耄耋之年的人脸上厚厚的脂粉。

不仅是公立校,表情识别也被应用在了校外培训机构中。这一系统背后的原理是应用人工智能技术,借助摄像头捕捉学生的情绪和状态数据,同时宣称可以量化教学过程,反馈学生听课质量,评价教师授课质量。

身处监控之下,成人尚且会有排斥感,心理更敏感脆弱的孩子会怎么样?机构可以通过表情识别判断哪个孩子听课最认真,当场进行表扬并给予奖励,但这种方式真的能挖掘出最认真的孩子,得到最好的教学效果吗?事实上,教学效果还是需要课中课后的智能作业系统和老师的亲身检查等方式进行评测,那么反过来倒推,课中的表情识别对于教学的意义有多大?

出现在学习场景中的表情识别,侵犯的却是与学习这一行为本身无关的自由,它的触角越过了教育本质的边界,在教育理念的对立面与人性中的控制欲、窥探欲为伍。不管表情识别可以做到多精准,它始终是冷冰冰的。

网友的议论中不乏赞成者,还有一位家长在家长群里表示,“我有个这样的想法,往教室安一个高清针孔摄像头,随时能够看到每一个学生学习状态,先不让学生们知道……”并且倡议家长们凑钱安装摄像头。

对此附和的声音是:“只要是为了孩子,我赞成。”

但持反对意见的网友也不在少数,大部分网友并不赞成在课堂安装监控系统。

“技术促进‘想做什么’的积极自由,同时也不应侵蚀‘不想做什么’的消极自由。”

“不要用技术来为人类画地为牢!作为学校,是培养和营造人性氛围,传播知识和善良、爱心的地方,不是囚禁童真,抹杀童真的场所!用摄像头监控奴役孩子们的童真,是反人性的所谓考评体系。”

人类,向往自由却又离不开枷锁。

欢迎深谙表情识别技术以及教育心理学的从业人士投稿或与我们交流。对于表情识别,你的意见又是什么?投稿邮箱:news@jingmeiti.com ;小编小鲸:jmedia01

 

拓展阅读:

思想家 | 贪婪,是个毒苹果

思想家 | “自强者万强”都是被逼的?

【封面报道】教育独角兽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