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为什么将子品牌从学树堂转变为国际K12?推出能力模型和测评系统背后的逻辑是什么?启德学府有哪些“不一样”?和神州数码的重组将如何产生协同?接任启德CEO近四年,黄娴的心态又发生了哪些变化?

“启德必须要有自己的产品,必须去中介化,以产品立业,向教育公司转型。”四年前,刚接任启德CEO的黄娴在集团高管大会上这么说。

为了实现产品立业,今年3月中旬,启德公布了升级后的五个子品牌,还发布了“启德国际人才能力模型”,这一能力模型正是启德每年花费超一千万、打磨了三四年产品的基石。

同一时间,启德与神州数码的重组也在推进之中。5月15日晚,神州数码发布了公司将复牌的提示性公告;启德集团通过内部邮件传达了对于重组的积极推进和双方的合作准备进程。这给未来启德的渠道、技术和投资等方面都带来了更多想象力。

为什么将子品牌从学树堂转变为国际K12?推出能力模型和测评系统背后的逻辑是什么?启德学府有哪些“不一样”?和神州数码的重组将如何产生协同?接任启德CEO近四年,黄娴的心态又发生了哪些变化?

 

主打差异化的国际K12辅导

上海的一家幼小英语培训学校招生人数不多,但有部分学员考上了包玉刚实验学校、上外附小,在当地引起不小反响。这家学校就是以留学服务起家的启德教育旗下的子品牌——学树堂。

2018年1月1日,黄娴正式向所有员工宣布,成立“启德国际K12”事业部,作为启德留学、启德考培、启德学游、启德学府之后的第五个事业部。而学树堂正是这第五个事业部的一部分。

启德国际K12包括幼小部学树堂(Scholar Tree)和初高中部NP(New Pathway)两部分。其实二者都源自启德的第一个大手笔收购——2014年12月出资1.8亿元收购的明杰教育。

学树堂面向3-12岁幼儿园和小学阶段的学生,提供美式英语阅读写作课程、STEAM课程、入学辅导课程以及国际人才能力综合培养课程,课程与美国本土学校教材同步,同时涵盖中国教育部义务教育英语新课标知识点。2017年,启德逐步延伸至初高中课程产品,并拓展英语之外的其他学科,也加入了STEAM相关课程,让原来K6课程升级至K12。

黄娴对学树堂小学员的评价是“不仅很好地掌握了语言能力,而且沟通言而有物”。课堂上并不会衡量小学员们学了多少个生字,而是让他真正地学习沟通,甚至很小就会要求做Presentation。黄娴认为,“这些小学员未来考SAT或者国内的考试不一定会高过其他学生,但如果是对知识面广度、对自己分析思考能力的考核,相信他们会更强。”

目前学树堂在上海有3家分校,成都分校在今年5月初正式开业,2018年还将进入深圳、北京、华东等地的三四个城市。

国际K12的初高中部NP则提供美国中学英语语言艺术课程、备考课程和学科课程,采用小班教学、定制化私教、在线课程等多种形式,提供中学英语语言艺术课程、学科同步辅导课程(SAT Subjects、AP、IB、A-Level、GPA管理)、升学备考课程(TOEFL、SAT、ACT、SSAT)这三类课程。目前,国际K12辅导业务更多针对的是国际学校或国际班的学生。

启德国际K12基本都采用英文授课、班课的形式,对于为何不采用一对一的在线授课模式,黄娴有着自己的坚持,“少儿阶段的学习,除了学习知识点,有更多时间去接触别的小朋友也是一种学习。与人相处、与人沟通,这种相互学习在国际教育中特别强调。越小的小孩,我们更希望是集体的学习,可能12岁以下是6到12人的小班,12岁以上是20人左右的集体。”

对于密集的考试或者最后的冲刺,比如在考培方面,短时间内出成绩的特点决定了学生要专注于知识点的学习。除此之外,黄娴强调学习的过程不应只限于知识点,逻辑思维、团队协作、沟通能力也都是国际教育所倡导的。

线上讲课、线下助教辅助这种模式并不被黄娴看成是真正的线上线下混合模式,“它只是用了线上媒体作为载体而已,但教法还是一样的,老师讲、学生听、两者互动,这其实只是Online learning。而如果真正要做到IT in education,是要对学生的学习轨迹有更好的记录和分析。”

她指出,完整的线上线下混合模式/系统(Blended learning)首先是个知识网,通过作业和练习能看出学生是否真实学懂,并给出反馈,从而让老师更加有针对性地根据学生的弱点再去教学。这也是启德在考培方面的原创在线学习系统Prepsmith(备考史密斯)的做法。

Prepsmith根据雅思和托福知识图谱,将考试所考查的核心技能、知识点、语法、词汇进行切片化标记,组合成适合不同阶段的线下教学内容及线上针对性练习和模考。目前系统中有300小时全真模考,超过2万道考题,3万多次测试。此外,启德还推出了Vocabsmith(词汇史密斯)帮学生分科目智能制定词汇学习计划,科学记忆备考词汇。

此前,黄娴向鲸媒体透露,启德K12业务营收目前在总营收中的占比已超过10%,主要来自今年初新成立的国际K12事业部及启德学府中的K12业务贡献。去年10月启德和神州数码的重组报告预测启德2018年度营收将达14.72亿元,净利润为2.51亿元。按照预测计算,启德的K12业务营收在2018年至少将达1.47亿元。随着逐步积累的口碑效应,黄娴相信,未来K12的营收和占比将会越来越高。

 

为什么做国际人才能力模型与测评系统?

去年清明节整个假期,黄娴都在闭关研究,一字一句翻读、确认七种能力模型的每一句表述。这七大能力其实是启德能力模组小组耗费一年半的时间研发和推广的“启德国际人才能力模型”

为什么启德要推出能力模型?黄娴笑了笑说,她经常会和有小孩的年轻同事探讨一个问题,家长最终想为小孩带来什么?“过去,很多家长可能会希望小孩找到好工作,确保以后的生活。但是现在,越来越多的家长希望小孩在持续成长、有能力找到生计、养活自己之余,也能生活地快乐、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而竞争的舞台越来越国际化,不仅仅只是和本地的人竞争。所以我们做能力模组的原因,就是希望他们将来能更好地在国际舞台上竞争。”

为了找到究竟是一些什么能力影响孩子在国际舞台上的竞争,黄娴和启德的十几名高管、产品中心一起组成了能力模组小组,他们翻阅、参照了很多教育文献,去研究未来领袖应该具备什么样的能力。归纳总结之后,组员们也询问了主要合作院校招生人员的意见,也让一些世界五百强企业的HRD对这些能力进行了审核。

“如果将来我们的孩子在竞争中既受到好的高等院校的认可,也受到雇主的认可,那才能放心地说,这七大能力是我们值得为孩子而培养的。七大能力是根基,只有把根基、底层最重要的理念搞清楚了,才能有足够的养分去生长。”黄娴说。

今年3月中旬,启德首次将国际人才能力模型公之于众——包括学术竞争力、外语竞争力、领导力、自我管理能力、思考辨析能力、跨文化适应力、就业竞争力这七个能力。这些模型并不是单纯的理论服务,在五个子品牌的所有课程和产品中都有所对应。比如在启德学府子品牌中,Lanmor南美足球学校就是针对提升学员的领导力和自我管理能力而设立。

同时,为了能尽早发现学员的特长和短板,在能力模型构建过程中,启德在2017年初开始加入启德能力模组测评系统的研发。该测评系统由MIT背景的人工智能测评专业团队支持,学生可在手机端或电脑端做测评。

测评系统目前主要针对的是初高中学生和大学生。之所以没有设计太低年级的测试,是因为黄娴相信低龄孩子的潜力能够被很好地激发出来。因此,低龄学生的测评更侧重帮助他们纠正某个学习习惯。

启德国际人才能力测评分为三部分:经典人格问卷、认知能力问卷和人才经验问卷,全套测评时长大约需要100分钟,单项模块测评时间不同,有的需要20-30分钟,也有需要40-50分钟。有些能力检测是在学生进行课外活动等项目学习前进行,树立认知;而留学规划则是在初期咨询时就会安排测评。除了机器评判测试结果,老师也会进行专业的解读。

“通过和家长、学员交流,我们能比较清晰地判断他是想发挥长处成为特长生,还是急于补足较为短板的方面。让家长清晰地和我们共同规划孩子的教育路径。”黄娴补充道。

比如在启德留学业务板块中,过去学生只要有出国的想法就可以来找启德留学咨询,而现在,启德希望学员能有三年的规划时间,从能力测评开始,对学员有了全方位的了解之后再去做规划,达成出国的目的,并提升学生的能力。

这也是黄娴认为今年启德留学的一个最大变化,“既然帮助他有阶段性的成功,就必须有更清晰的起点和终点的概念,计划和规划才会变得有意义。所有的事情都有的放矢、能看到结果,有些机构可能并没有一个清晰的起点。10公里跟100公里的计划一定是不一样的,如果设置的某个目的地不现实,我们会一起去调整。”

数日前,基于这一变化的“启德国际教育规划院”宣布成立,为向美国留学人群提供基于规划的整合性留学服务产品,同时配套提供相关的课程产品与服务产品。

黄娴也承认,要实现这一目标并不容易。“首先这个想法可能相对比较新,很多人不一定接受;不过让我们自己比较有信心的是,家长听完之后其实就会知道对不对。最重要的是,能否最终实现取决于我们自己的市场、产品是否够好,能否让业界认可,这是我们首先得去做的。”

 

融入素质教育、将引入测评,启德学府B、C端齐推进

2017年6月16-18日,奥地利维也纳举行了世界“U10冠军杯”决赛阶段比赛,有30个国家、128支球队、1400多名队员参赛,深圳启德南美足球队是中国唯一的参赛代表,也是这项比赛第一次邀请的亚洲队伍。

“启德南美足球俱乐部多次参加国内外U10、U12年龄段的比赛,取得了全国青训联盟杯U10冠军、泰国BSS国际青少年联赛季军等成绩……”黄娴如数家珍。

启德南美足球俱乐部是启德学府旗下产品之一。2016年年中,启德再度启用“启德学府”子品牌,专注国际学校、合作办学和国际课程输出等,面向的人群年龄段包括K12及以上,分To B 和To C两块业务——

To B业务面向公立校输出国际认可的国际课程体系,并发展合作办学。To C业务通过自建国际学校,面向学员提供国际课程,包括预科课程等,主要为学分学历课程,即学员在学习完成后,可以获得国外学校的认可。

2016年,启德学府的第一所国际学校在昆明落地。12月21日,启德第一个K12国际教育项目落户佛山。启德学府目前已向广州、深圳、佛山、昆明等众多中小学及大学院校的教学体系输出了国际课程。

在国际教育资源方面,启德学府推出了包括AE学术英语、IFD国际预科、小语种课程、学科国际课程,以及足球青训等素质教育项目。其中的南美足球俱乐部专注于为3-15岁青少年提供足球培训和素质教育课程;目前开设了周末足球班、课后足球班和假期足球营。课程采用英文教学,还开设了英语足球班,为英语语言基础薄弱的队员提供额外辅导。据悉,南美足球每年服务广深莞珠三角地区上万名3-15岁的小孩。

在留学、语言培训等主业中加入完全不同的少儿编程、足球项目,如何重新搭建课程体系?黄娴透露,足球俱乐部与足球机构合作,整个团队一起加入启德后,从理念贯穿到提升孩子的英语沟通能力、团队协作等各方面都经过了逐步梳理,所有环节最终都回归到七大能力模型。“小孩的抗压力、逆境的情商、输球的时候不能暴躁,怎么样不去顾着自己个人英雄主义不传你的球,坚持要自己踢进去等等这些东西其实都非常重要,到最后都是孩子很重要的软素质。”

其实除了在启德留学板块中有测评系统,启德学府目前也在做另外一个测评。该测评主要针对青少年足球业务,除了评估小学员的身体状况,还用来测试小学员的身体机能等是否有所改善。

黄娴透露,启德在体育方面未来可能会引入一到两个项目,“还是希望在能力上(对学员)有所帮助。”

 

借力神州数码,将用经销商网络快速启动To B业务

提及Smith, Lisa, Davis等英文你会想到什么?除了是人名,这些竟然还是启德内部各种系统的名字。在外界看来,启德似乎没有大力追赶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浪潮,但黄娴向鲸媒体透露,启德每年在技术上的投入超过2000万元。

启德内部的系统其实并不少,LITA/LISA是启德的留学生数据库系统(售前管理)和申请系统(售后管理),用来进行客户关系管理,比如回访、约见、签约发起等工作流程的管控和监督。去年,启德全线产品智能管理系统DAVIS (Digital Assistant with Visual Information Supply)也席卷十余个分公司。

黄娴透露,若与神州数码的重组通过之后,启德的技术团队将会和神州数码的技术团队合并,帮助启德提速技术规划。

在此前神州数码和启德教育46.5亿元的重组案中我们发现,与2016年和四通股份重组时相比,启德和神州数码的重组在业绩对赌、补偿条款等方面其实有所放宽。重组通过之后,启德又将如何与神州数码进行协同?

黄娴期待,通过神州数码的技术力量帮启德从教育公司真正成为教育科技公司。

今年,启德将重点发力的技术包括:完整打通留学外部和内部各阶段的数据,真正做到完整透明化;打造完整的内部学习管理系统,让启德学府和启德国际K12都可以使用;最终实现所有事业部之间数据系统的打通,“一个小孩无论从学树堂进来、从学游进来,或者从留学进来,他所有的学习轨迹都会在one database上呈现。”

黄娴也意识到,打通数据最大的难度不在于系统,而在于决心。“要逼着所有的人都在阳光底下,是一个最大的难度。”

最让黄娴兴奋的协同效应其实是将来与神州数码经销商校园网络的协同。“启德目前的很多产品都能很好地以特色课程进入公办学校,未来通过神州数码3000个经销商我们能真正快速启动To B业务。”

与神州数码的接触是启德开始To B业务的重要契机。去年底,启德还参与了神州数码在武汉的年度经销商大会。“他们觉得其实这是一个很好的平台,对经销商也好,因为有更多的产品可以卖,也觉得我们的产品还不错,安心让经销商去卖。”

目前,启德在江西、重庆、乌鲁木齐等地都有和当地教育系统一起做学术英语或足球方面的B端项目。虽然目前B端项目的收入不是很大,但让黄娴期待的是,暑假之后将会陆续有更多的合作和收入。

两年前接受鲸媒体专访时,黄娴曾表示,上市之后的启德会加快投资并购的步伐,“国际学校、办学、国际高端幼儿园这些我们都有兴趣,我们希望涉足的是能真正帮助学生在国际教育里获得成功的环节”。如今启德与神州数码的重组进展又进一步,启德之后的投资布局值得期待。

(启德教育CEO 黄娴)

2014年7月,在启德集团高管大会上,刚接任CEO的黄娴曾说,“原来传统的留学机构所谓的产品其实更多的是院校资源,不是一个真正的产品概念,所以我们必须要有启德的产品,必须去中介化,以产品立业,向教育公司转型。”黄娴直言,目前这个转型还没有完成。“我们今年推出能力模组确实是一个新台阶,但肯定留学的部分还有中介化的做法,还不能百分百都进入了规划,所以是进入了新台阶,但还没有完整地完成转型。”

她也觉得,一个教育公司需要有足够时间的沉淀,有足够的学生经过机构的培养并产生效果后,才能真正称之为教育公司。“所以我觉得现在沉淀还不算足够多,还需要两到三年才能完成转型。”

2014年刚加入启德之时,黄娴给启德的重新定位是要做一个值得信赖的国际教育机构,她回忆道,那时候其实有很大的忐忑和不确定性,“觉得离我的目标千万丈远,更多的只有一个信念。”

而如今,“信念不变,道路更加清晰了,团队也比较相信和认可了。再加上神州数码的借力,突然感觉有一个更强大的力量、更清晰的路径了。”与此同时,黄娴也感叹自己现在的压力某个程度上比之前更大了,“以前那种压力在于你不知道你自己能做什么,现在的压力是当大家都觉得可以做的时候,你就不能失败,不能做不到。”

 

后记

最近,黄娴推荐了她大学同学的儿子去启德做测评,孩子正在读高二,测评做完之后,家长给黄娴打电话说,“我应该在更早,在儿子读初中的时候来找你们。”原来,通过不同维度的分析和老师的讲解,家长发现可能当时给孩子选科选错了,导致孩子在一些能力上很吃力。“接下来顾问老师和孩子一起去规划,是否要将薄弱但依然感兴趣的能力补足起来。”黄娴说,家长和孩子最后签约了启德的留学申请服务,虽然住在香港,但启德最近的校区是在深圳,因此家长每周都非常积极地带着孩子从香港去往深圳上课,还推荐给了其他朋友。

去年,黄娴侄女参加了启德学游的一个夏令营。营员们每天上午上课,下午参加不同的体验项目,两周的时间,大家互相学习、互相照顾,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侄女和伙伴们分别的那天抱头痛哭,我觉得她要是和她妈妈、和亲人们分别都不一定会哭,哈哈很搞笑……”言语中也透露了黄娴对学游课程的认可。

很多人觉得黄娴不像一个职业经理人,更像是一个创业者,全情投入和拼搏。他们也经常问黄娴,为什么不去创业,但对黄娴而言,“创不创业并不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因为自己目前状态挺好,处于自己喜欢的状态是挺高兴的事。”

 

拓展阅读:

启德首次公开K12业务版图:国际版“学而思”+国际版“公立校”?

46.5亿!启德教育再次冲击曲线上市,扑朔迷离的对赌要求引关注

深度对话启德CEO黄娴:两年,启德质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