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让外界疑惑的是,寓乐湾究竟在搭建什么样的顶层设计?对本轮融资,寓乐湾有哪些新规划?寓乐湾的To B、To C之路对国内创客教育机构是否有借鉴意义?

4月的一天,在北京香山饭店内,寓乐湾CEO刘斌立面对来参会的两百多位校内合作伙伴,说出了如下这番话:

“感谢各位合作伙伴一直以来的陪伴与支持,以前外界总认为寓乐湾是一家为公立校提供教学器材的公司,大家其实并没有真正看懂寓乐湾在做什么?实际上寓乐湾用了4年时间来搭建顶层设计和公司大运营体系。今天终于完成了,我想从现在起寓乐湾应该进入2.0时代了。”

这家较早切入国内创客教育的公司最开始以研发教学装备为主,后来围绕到课程体系、创客学习空间建设以及教学服务业务。从去年秋天到今年春天,寓乐湾的STEAM教育云平台及教学资源库、青少年STEAM大数据测评系统相继落地,这些业务模块都在顶层设计之列。

在采访过程中,刘斌立还向鲸媒体透露:今年8月寓乐湾将迈入5周年,同时,寓乐湾新一轮融资(C轮 )将于近期揭晓。本轮寓乐湾估值接近10亿人民币。鲸媒体观察到,从2014年至今,寓乐湾几乎每年都有一笔融资,若这笔融资敲定将是它获得的第五轮资金。

让外界疑惑的是,寓乐湾究竟在搭建什么样的顶层设计?对本轮融资,寓乐湾有哪些新规划?寓乐湾的To B、To C之路对国内创客教育机构是否有借鉴意义?

 

顶层设计:打通校内、校外、线上、线下?

“公司刚成立的时候,团队和投资人一直在探讨到底是To B还是To C,那时候创客教育在国内刚刚兴起,走C端路线其实是一种不成熟的做法。所以公司初期那三年,即使反对声不断,我也坚持走To B,哪怕是让我下课。”刘斌立半开玩笑地回忆起当时的情景。

随着B端业务的壮大,兴奋、成就感一并而来,刘斌立觉得拓展C端的时机到了。

2017年以来,寓乐湾营收大幅上升,“这得益于B端的持续增长和C端的发力,2018年来自于C端的营收预计占到寓乐湾总营收接近30%,在此后的规划中,寓乐湾也会大力发展C端市场。”刘斌立说。

为何寓乐湾在B2C的过程中没有经历阵痛?刘斌立认为,这一切归功于寓乐湾花了4年时间筹备并趋于完善的顶层设计。

寓乐湾的顶层设计,由“教育云承载下的STEAM个性化学习”和“STEAM学习空间”构成。“STEAM个性化学习”包括大数据测评系统和教学云平台;“STEAM学习空间”则包含校内创客空间和校外培训校区。

简单来说,“教育云承载下的STEAM个性化学习”和“STEAM学习空间”分别对应的是线上平台,线下的校外培训机构和教学具课程输出。目的就是要利用寓乐湾的一切资源和优势,打通B端C端、线上线下、校内校外,构建寓乐湾的护城河以及立体生态模型。

“看似三言两语的描述,其实寓乐湾用了4年的时间去筹划,现在不管校内教育、校外培训、在线教育体系我们全都具备。”刘斌立说道。

那么,这一套耗时4年的顶层设计落地时具体是怎样操作的?

首先是线上平台之一的“青少年STEAM大数据测评系统”,该系统由教育部授权,获得中国软件评测中心鉴定认证,由寓乐湾与北京师范大学联合研发并提供服务和技术支持,它可以对学生整个学习过程中的生生互动、师生互动等多维数据进行量化收集、分析和数据挖掘。

通过大数据测评系统,可以为中小学生的STEAM跨学科学习提供过程性的多维度测评分析,并且反映教师教学效果,也为教育主管部门提供学生群体能力分析、学生能力发展趋势、课程教学效果等多维度可视化数据,或许可以改变以往创客教育缺少“测评”环节的窘境。

大数据测评系统已经在2018年春季正式推出,现阶段为寓乐湾已进入的北京、上海、西安等地的公立校和线下门店提供测评服务。

(部分测评分析界面截图)

另一个在线平台则是为学校打造的寓乐湾青少年STEAM云平台,截至目前,该平台上线课程达1.8万节以上,涵盖了小学科学实验课、中小学信息技术编程类课程、创客类的建构、智能智造、机器人、人工智能课程,同时还提供创客师资培训以及创客课程教案教材,授课模式既有录播课,也有大班/小班直播课和双师课堂。

经过2年的搭建,云平台在2017年8月正式投入使用,目前已有1570所学校链接使用STEAM云平台;平台拥有45万学员,过去8个月时间,为公立校开通的直播课服务有870堂。

两个线上系统是如何连接线下,并打通B、C端以及校内校外的?

刘斌立告诉鲸媒体:“大数据测评系统覆盖了机构端、教师端以及学生端,检测的学生报告将推送给学生家长,可随时在家里有针对性的在STEAM学习平台上选课、学习,平台上设置了电商频道可以为其提供课程、教材教具的购买,即从公立校中大量导流学生到课外和线上,完成B2C的转变。

 

线下:创客教育从兴趣教育走向素质教育刚需

在线下方面,从2013年在北京开办了第一家寓乐湾直营校区至今,寓乐湾通过直营、品牌授权、公立校外合作经营3种方式开展线下合作办学点共214家。

其中包括位于北、上、广、郑州、重庆等国内核心城市,以及新加坡、多伦多在内的15家直营校区;32家寓乐湾品牌科技体验中心和27家寓乐优学学习成长中心;与政府单位合作经营114个社区、20家图书馆、5家少年宫和1家青少年活动中心。

而对于创客教育公司普遍想进入的公立校领域,寓乐湾合作了4300多所公立学校,除了帮助学校设计建设创客空间,还向学校输出课程、教学具、师资及服务。例如,北京中小学下午3点半放学后开展的“课后三点半”活动,寓乐湾通过为学校提供课程、教学具和师资派遣,帮助学校把课后的创客课程建设起来。

随着“课后三点半”问题的深入,目前全国已有江苏、四川、上海等25个省份制定了符合各省份实际的政策措施,鼓励政府、学校采购校外供给资源,为“课后三点半”、社团建设等提供服务,解决中小学生课外教学活动等问题。

刘斌立说道,“寓乐湾已为多所公立学校的下午3点半、4点半,输出了创客教育内容,未来会进一步扩大业务范围,推进各区域的创客教学。”

(寓乐湾设计的部分创客空间)

在大多数人看来,寓乐湾在几年时间里的发展似乎水到渠成、颇有斩获。刘斌立却觉得,那只代表过去几年方向没有错,一定不要成为寓乐湾的负担。

“与学界、产业界开展教育合作,推出更多的创客教育产品和教程是寓乐湾一直坚持的方向。”刘斌立列举了今年以来寓乐湾呈现的一些新动态。

今年3月底,国际航空器拥有者及驾驶员协会(IAOPA)的中国分支机构——中国航空器拥有者及驾驶员协会(AOPA-China)召开了AOPA青少年航空科技教育“梦天计划”推介交流会,并制定发布了一整套团体标准,寓乐湾也参与其中。

截至2018年3月,“梦天计划”系列团体标准已经制定发布了包括实施指南、机构与基地教育能力评价、辅导师培训、学生教育水平评价、教材、教具设备、飞行模拟器、多轴飞行器8项。

今年4月,中国教育技术协会创客教育专委会在广州成立,专委会的职责是为国家创客教育研究教学标准,开展全国性师资培训,承接教育行政具体任务,并且受中央电教馆的领导。据了解,寓乐湾是专委会的理事单位,刘斌立担任专委会副秘书长。

在刚刚结束的“第74届中国教育装备展示会”上,寓乐湾向公众展示了“人工智能教学套件、石斧创客系列产品、全金属创客机器系列、小学科学新课标套装、青少年STEAM大数据测评系统、STEAM教育项目制活动案例”等系列产品及配套课程。

创客教育公司需要具备对产品推陈出新的能力,以满足科技发展的日新月异和学生们不断变化的“口味”。现在,寓乐湾提供的产品包括创意建构、编程及逻辑思维、创客技术素养、智能制造、人工智能等类,几乎每个月都有新产品推出。

(部分产品)

寓乐湾与美国霍顿米夫林公司合作研发的新课程《Science Fusion课程》也在4月正式发布,《Science Fusion课程》主要为实现探究式教育和STEM(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教育而设计,课程完全覆盖NGSS(美国最新科学课程标准)。

“以往的科技教育只注重知识的教授,但并没有用合适的方式引导孩子的创造性思维,更没有教授孩子创新的方法论。寓乐湾在引进国外理论基础上,结合寓乐湾实践积累的案例进行撰写,不仅可供学校教学使用,也可以供家长参考。”刘斌立谈到课程设计初衷时这样说。

 

即将迎来第5轮融资及未来规划

2014年,寓乐湾获得第一笔融资:来自上海鉴睿资本、上海联创冯涛先生的天使轮融资;2015年,获得了新东方的2000万Pre-A轮融资;2016年完成由中文在线产业基金投资的3000万A+轮融资;2017年,寓乐湾获得了华清华和资本的数千万B轮融资。

一转眼,4年之后,寓乐湾在迈入5周年之际,即将获得第5轮融资,融资后寓乐湾估值接近10亿人民币。“顶层设计构建成功,从不被理解,到被接受,每一个目标都在按部就班实现,迈入五周年的寓乐湾,意味着必须面对更加深刻与广阔的天地。”刘斌立对鲸媒体说到他此时的感受。

刘斌立介绍,截至目前,寓乐湾在国内与4000多所学校建立合作,服务近百万学生,其中注册线上学员超过45万,线下合作办学点共214家,具有1.8万节在线课程、上百种教学具产品、数十种创客教育教材。来自C端的线下校区以及家庭端产品销售所带来的收入每季度都在快速上升。2018年,寓乐湾的营收目标是冲击2亿人民币。

不过,他也坦言,“随着公司的高速增长,必然会产生新的问题和矛盾,现阶段就是要解决一个个新的矛盾。例如如何为越来越多的C端用户提供个性化服务,如何培养更多的师资,如何为社会上有想法有项目的老师提供施展空间?如何解决高校研究机构与创客教育联系不紧密的问题?”

在师资培训方面,寓乐湾为创客教师培训搭建了一个师训平台——通过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混合式学习平台,开展普惠式课程、中高端研修班、国际创客交流活动等。这一师训平台融合了网校系统、直播系统、面授教务系统、答疑互动系统、信息发布系统、手机APP等多种形式。上线8个月时间,累计培训教师6700多人次。

“成气候的创客教育往往从公校开始推行,因为孩子们在学校待的时间是最长的,与老师接触的时间也最长,”刘斌立说道,“我们希望通过企业搭台,让更多学校里的普通老师成为创客教育布道者和普及者,让他们也感受到这个任务的荣耀。”

谈及未来规划,“在顶层设计搭建完善之后,寓乐湾的护城河及立体生态体系需要不断巩固。未来两年,寓乐湾的目标是加大在线教学和家庭端推广投入;继续升级大数据测评系统、物联网平台教学系统和产品,以及人工智能教学产品;三年内,完成500家直营和合作经营校区的建设,覆盖全国一二线和绝大多数三线城市。”刘斌立说。

 

拓展阅读:

寓乐湾刘斌立:一个作家的创客教育情结

扎堆在线少儿编程教育的玩家,不得不面临这4个痛点?

未来3-5年内将形成千亿市场规模的创客教育,会面临哪些“拦路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