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如果说有一种初心是切实存在的话,那就是,不论你是做什么,最终要帮到学生;不论是通过帮老师、帮校长、帮家长、帮资本,最终还是要帮到学生。

(一)

《西游记》第十四回。

话说三藏大师见一老猿被压在五行山下,那猴道:“我是五百年前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只因犯了诳上之罪,被佛祖压于此处。前者有个观音菩萨,领佛旨 意,上东土寻取经人。我教他救我一救,他劝我再莫行凶,归依佛法,尽殷勤保护取经人,往西方拜佛,功成后自有好处。故此昼夜提心,晨昏吊胆,只等师父来救 我脱身。我愿保你取经,与你做个徒弟。”

这是西游记里孙悟空师徒首次见面的场景,虽然后来人们都从故事里了解到悟空的正直、忠诚和情义,或者更加深入地发现,西游记里所描述的是心猿归正六 贼无踪的修心的过程;但不能不承认,在最初那次见面,悟空心里想的,是“救自己出来;功成后自有好处”,并且交换条件是“保你取经,与你做个徒弟”——这 就是孙悟空的初心。至于后来的师徒情义,事业忠诚,乃至修行证果,那是一路苦难走过来后悟空所得到的升华;而至于正直善良,那是悟空本来所具有的品质。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不忘初心,方得始终”成了一句流行语。笔者一直不明白,语言是来自于心的,如果语言发自内心,那么一定要有其内在逻辑的严密 性,否则就是一句人云亦云的口号。所谓莫忘初心,初心是什么?不忘初心,如何就能方得始终了呢?如果“初心”是始,那么“终”又是什么?这个“始”和 “终”有没有一致性?这个“始”难道就是一定正确的么?

看过太多的情怀文,这些文字里习惯用这个句式:“用什么什么改变什么什么”,当然这是理想,有理想总是好的;哪怕用理想装饰一下,也强似于红果果的 “狼性成功学”,尤其是在先天性地具有公益色彩的教育产业里,理想主义总是加分项。但关键是,作为从业者,咱们自己总得把一些根源的东西厘清,理想是个奢 侈品,弄不好就成为包袱和笑柄;能够把理想和现实去自圆其说的企业,才是好企业,比如谷歌。

(二)

谈到企业,离不开财富。

如果情怀是所追求的东西,那么财富应该是副产品。如果财富是所追求的东西,那么情怀就是副产品。财富是有客观标准的,情怀是没有客观标准的。所以不 论是把情怀当成“始”,还是当成“终”,貌似都挺危险。我们不难看到这样的现象,谈起教育来大家争论得面红耳赤,但最后左右声调高低的,往往是公司的年营 收或者融资额而不是教育本身。我们不禁会问,那份对教育的初心,是以教育本身而得始终呢,还是以商业表现而得始终呢?这很分裂。

所以,被过于强调的情怀,其实是挺虚的一个东西。其一在于初心自身的复杂性,包括理想和收益的矛盾体;其二在于所坚持的初心,通过漫长的商业历练, 是否被证明是合理的,能否得以执行到成功的那一刻?如果事实证明,最初很具体的初心是不可行的,那还坚持不坚持?是作悲剧英雄,还是作聪明的掌舵人呢?

任何企业都是从零开始的。任何企业家当初都是创业者,创业是为了什么?如果说为了改变世界,为了自己的兴趣爱好,那自然是好的。但我们不得不承认, 没有多少人先天地具有这样的条件,包括天赋技能以及经济实力;相信创业者心里真的存在纯粹的理想,但那是在某种社会保障的条件下才可以实现的东西。因此, 每个人的成功里,有两个名词不可回避,早期叫做生存,后期叫做收益。如果没有这两个词,对马云的膜拜恐怕也会大打折扣。因此,追求财富的成功并不可耻,也 完全不必羞于谈及此事,不必犹抱琵琶半遮面地加上一句“我创业是为了实现初心。”

当然,好谈初心的人是否都有这样的心结笔者并不知道,也许就此论断会有些小人之心的嫌疑。对此,我想说的是,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如果创业就是为了 财务自由,如果努力工作是为了更好的生活,如果成功是为了实现自我的价值,这真是没有什么不可以的。理想归理想,需求归需求,撤下包袱皮也许运动起来更轻 松一些吧。就像孙悟空那样,拜师的初心就是为了逃脱五行山的困囚,至于后来的升华,那和初心没有关系,完全来自于自身的另外一种坚守。

(三)

孙悟空并没有,至少在最初并没有什么远大的理想,直到跟随师父取经的路上,体会到了师徒的情谊所以忠诚,受到师父的教诲所以改变了自己,悟空在整个 过程里坚持做的一件事是:“认认真真地保护师父”,他从来没有去佛菩萨面前讲初心,没有在师弟们们那里去讲理想。最终,是孙悟空自身的品质和努力成就了 他,这就是他价值的实现。

我们不谈教育,一则教育是个很广泛的话题,二则谈及教育时雷区和红线禁忌太多,第三我们做的也确实并非教育的事儿。为什么近二十年教育形成了产业? 为什么K12这一核心区域里学生的压力越来越大?那实在不是因为学生群体对知识和思想的渴求,而是由于社会经济结构的变化,大量社会支柱性产业和传统职业 发生变迁,人们就业或成功的渠道越来越窄,使得不论K12还是成人领域的公众,不得不在狭小的事业空间里进行竞争。这种竞争向前端蔓延,形成了升学就业的 压力,衍生出普遍的成绩恐慌心理。在这样的大背景之下,不论是K12,还是留学,还是语言,还是素质,还是职业培训,最终所指向的是一个核心,即“增强客 户的社会竞争力”,所谓的教育产业,最终是一个斗士的训练场。

在这个训练场里,产业所面临的核心问题是:“如何让自己的学生胜出”,在此核心之上,衍生出来教学问题(方法和内容),教师问题(供应力),办学问 题(良性管理),工具问题(手段)。 这一系列的问题,哪怕有一项得以真正的解决,那就是极大的价值,而这些价值最终会穿透商业化的组织,落实在最核心之 上,即,让自己的学生(客户)健康地胜出,形成最终极的价值。

我想,如果说有一种初心是切实存在的话,那就是,不论你是做什么,最终要帮到学生;不论是通过帮老师、帮校长、帮家长、帮资本,最终还是要帮到学 生。正如不论我们以任何的姿势去炒菜、去激励厨师、去装饰拼盘、去装修环境,如果饭菜不好吃不卫生,那么这个饭馆就是扯淡,扯淡的结果,就是热闹热闹而 已。在这个过程里,那个初心,已经不是网络上宣扬的初心,而是一种价值的坚守,也是最终市场判决企业生死成败的依据。

所以,最终不真正帮助到学生的教育企业,那早晚会衰亡;对学生没有帮助的商业模式,那永远不会存在真实的用户需求;最终不以帮助学生为目标的创业者,那是情怀犯。

 

新的一年到来了,这是不会鼓掌的鲸媒体的一点思考;教育产业已经很沉重,尤其是在资本寒冬的打击之下,大量的在线教育企业濒临失败之时,是时候反思在线教育模式大量失败的原因了,也许这并不是在线教育本身之过。

让我们祝福未来。

 

市场、媒体合作、求报道请发邮件到:news@jmedia360.com

或添加鲸媒体工作人员微信:jmedia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