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幼儿园的内核在于教育理念,常见的教育理念如蒙氏、华德福、瑞吉欧等。教育理念决定了园所的管理模式、教学模式、人才培养模式,甚至是园所开展的营地活动、游学社会实践以及亲子教育都可以体现其教育理念,对于高端园来说,树立教育理念更是重中之重。

一个月前,被称为幼教界的“达沃斯”的“2018亚洲幼教年会”在成都举办,这场幼教年会不仅聚集了众多幼教行业从业者,还迸发了一些新观点、新思想。

在谈及园所经营模式时,除了传统的直营模式、加盟模式,鲸媒体发现,幼教行业还出现了“托管式加盟”、“行业合伙人”及“委托经营”等模式。

那么,幼儿园“托管式加盟”、“行业合伙人”及“委托经营”分别指什么?它们是否“似曾相似”?它们的存在能解决哪些问题?作为园所投资人应如何选择?

正如本次“2018亚洲幼教年会”的主题:“新时代可持续发展的学前教育”,在新时代背景下,幼教行业最终靠什么取得可持续发展?

 

一、多种模式并存?

在探索各种模式之前,我们先简单了解一下幼儿园的商业模式。

有业内人士告诉鲸媒体:一所幼儿园的商业模式可分为直营和加盟,直营幼儿园指的是该园的投资、管理均为投资人自己;而加盟幼儿园指的是投资人通过输入外部的力量来管理自己的幼儿园,这种借力可以是获得外部的品牌授权,也可以购买管理服务、师资培训、服务标准等等,方式多种多样。

新三板挂牌公司诺博教育董事长兼CEO夏勍曾公开表示,“与伟才教育、红缨教育、伊顿、金色摇篮、红黄蓝、马荣国际教育等推行的‘园所加盟’、‘托管式加盟’及‘行业合伙人’模式不同,诺博教育以幼儿园委托经营服务为核心业务。”

诺博教育“委托经营”模式,则是指由资方投资建设幼儿园,建成后由诺博教育总部直接派驻成熟的园长负责前期招生(附加总部团队)、师资培训,统筹园所的日常运营管理,与总部同频等,过程中确保诺博教育体系完整导入和同步升级。目前由诺博委托经营的园所在全国已有几十所。

除此之外,诺博教育把自己的直营园作为自主研发教育体系的试验田;针对中端幼儿园及普惠园,诺博教育依托线上开发的云幼儿园,输出以课程为主的整套教学体系、园所运营的基础性功能以及SaaS定制化产品包。

另外,诺博教育研发的“海马幼评”,可以评测儿童脑与认知发展状况,生成个性化报告给到家长和老师。

而“行业合伙人”模式,则可以以伊顿KA作为代表。2017年10月,伊顿国际教育集团推出Kids’ Academy儿童之家幼教合伙人平台,目标是将伊顿16年自营高端园所经验、教学内容与教育服务普及开来。

KA提供了合伙人会员、学术会员、管理会员3种不同的合作模式。

伊顿KA为合伙人会员(新开园)提供了包括市场营销、运营管理、教学课程、培训与督导、供应链及增值服务、家长大学以及信息系统等。

学术会员(成熟园)提供基于不同课程的幼儿园特色教室的产品与服务,包括课程、教师培训、教师设计与环创方案、玩教具采购、家长大学以及相关的学术管理系统等。

管理会员则可享受KA提供的与幼儿园运营相关的市场营销方案、管理指导手册、园所管理系统、教师培训系统等。

伊顿KA CEO姜涛告诉鲸媒体:“出于对品牌的保护,伊顿KA提供的服务不包括品牌授权,合格的合伙人可以授予伊顿‘合伙人’认证。”

提起“托管式加盟”,今年3月底红缨教育正式对外发布,为高端幼儿园提供“托管式加盟服务”的“新红缨”,即在常规加盟服务之外,直派园长运营幼儿园。

在发布会当天,红缨教育总裁王红兵指出,“‘托管式加盟’与传统加盟相比,最大的突破在于‘外派园长’和‘对经营结果负责’。不派园长的加盟,如果还挂总部牌子,等同于品牌自杀。而新红缨则是‘外派园长+教学园长+标准化支撑体系’的托管式加盟服务。

除上述模式外,夏勍向鲸媒体介绍了另外几种园所经营模式:

合作经营,即幼教集团与房地产企业分别负责运营和投资,如北京大学与恒大集团共建的北大学园幼儿园。

园所联盟,是联盟形式是加盟下的细分种类,园所联盟通常不会获得主体的品牌授权,依旧保留自己的品牌名称,例如青苗荟、红黄蓝的红杉优幼联盟、红缨的悠久Yojo幼儿园联盟均是园所联盟形式。

通过对比,鲸媒体发现,伊顿KA、新红缨、诺博教育的园所经营方式有不少相似之处:新红缨和诺博教育均直接派驻成熟的园长负责园所的日常运营管理、对经营结果负责,伊顿KA和诺博教育均提供了包括招生、运营管理、教学体系、培训与督导等服务。

经营模式决定公司的发展和定位,如果想完全控制园所的品牌和细节,可以选择做直营园;如果想快速扩大规模,可以选择做加盟园;想质量和规模兼得,可以选择委托经营模式;想解决孩子的学习、生活习惯的培养,兴趣的养成,可以选择课程体系导入,或者购买课程、硬件等。”夏勍说道。

有业内人士告诉鲸媒体,如果划分得“简单粗暴”点儿,直营可以理解为由园所运营方完全投资控股;加盟可以理解为投资人向幼儿园运营机构支付加盟费用,该机构向其投资人运营的幼儿园输出品牌、标准等;委托经营类型可以理解为投资与经营分开,服务方不控股,派出园长或管理人员提供服务,双方利润分成,如果经营不善服务方需要对此负责。    

从发展趋势来讲,幼儿园会向高端和普惠两级分化。委托经营服务适合只想投资,但不想涉足具体运营的高端园和高品质普惠园的投资者合作,体系导入服务等轻量级模式适合的合作者是那些想自己上手具体运营的高端园及追求教育品质的普惠园。

而有业内人士指出,“各种模式其实溯本同源都是加盟模式,普通的加盟只授权品牌;托管加盟可以理解为酒店式管理,移植引进管理与服务标准。

 

二、不同模式为何而起,所向何处?

经营一家幼儿园从最原始的直营、加盟模式,演变到如今“百家争鸣”的状态,原因是什么?

伊顿KA CEO姜涛接受鲸媒体采访时表示:幼儿园靠传统的连锁加盟并不能有效解决园所管理、教师培训、课程输出、服务质量、内控等问题,随着80、90后逐渐为人父母,他们的消费观念是重视品牌、教学质量,希望让孩子接受国际化教育,而这些因素都是以连锁加盟存在的低端园所不具备的。

“优质的高端园是未来园所的发展趋势,如何为这些高端园赋能,必须有新的经营模式的出现。”

所谓高品质幼儿园是指具备先进的教育理念、良好的环境以及专业的师资力量。

“从供给端来看,具备体系化教育理念的高水准的幼儿园数量并不多,大部分幼儿园,尤其下沉到三四线城市的幼儿园主要以加盟品牌或买课程、产品的形式经营。”夏勍认为,“单纯的品牌加盟模式大部分源于中端园所,它们更需要被创新的、更好的、可复制的教育体系转换。

根据教育部的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全国共有幼儿园近24万所,在园幼儿4414万人,学前三年毛入园率为77%。在园幼儿的规模及毛入园率近几年也在逐年增长。

近期发布的《关于实施第三期学前教育行动计划的意见》提出,全国学前三年毛入园率由目前的75%提升至85%,同时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要达到80%左右。

当国内幼儿园的园所数量进一步扩大,高端园、中低端园、普惠园,哪一类园所更有增长势头呢?

鲸媒体此前采访了新东方满天星总裁周佳,她表示,在一些一二线城市,很多高知家庭并不满足于让孩子入普惠园。他们希望孩子能在0-6岁阶段接受到思维的启发和多领域的探究,这也对教师的教学思维和手法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因此,有较好师资和教学环境的高端园会成为有条件家长的一个不错的选择,普惠园的价格优势也会受到家长的青睐,相比之下,家长更愿意选择公办园或普惠园,而中端园因为成本偏高、竞争优势不足可能会受到挤压。

在“新红缨”正式推出的那天,红缨教育总裁王红兵在发布会上说道,新修订的《民办教育促进法》规定民办学前教育机构可以自主选择营利或非营利。民间资本,尤其是大资本可以助力幼教事业发展,他们将集中投入到高端园市场,同时也会面临着“缺乏管理园长、缺乏专业团队”等困境。如何实现教育的高端化、管理的高端化,是中国幼教面临的重要命题。

在王红兵看来,“盖一所高档幼儿园容易,找一个合格园长很难。加盟一个知名品牌容易,找到园长严格执行很难。这是所有高端幼儿园投资人的痛点。”基于此,红缨教育转型做“托管式加盟”业务。“托管式加盟”与传统加盟相比,最大的突破在于“外派园长”和“对经营结果负责”。

然而,透过财报数据,我们可以发现红缨教育转型做“托管式加盟”的迫切性。被业内所熟知的红缨教育在2015年被上市公司威创股份收购,成为其全资子公司。

4月中旬,威创股份发布了2017年财报,截止报告期末,红缨教育服务业务实现收入6240.01万元,较去年同期减少3522.00万元,降幅36.08%,其中红缨悠久联盟业务出现较大程度的下滑,服务收入为715.05万元,较去年同期减少2420.04万元,降幅77.19%。

截止报告期末,红缨共有连锁幼儿园6所,品牌加盟园1349所(其中旗舰园475所),红缨悠久联盟园 3039所,红缨悠久品牌代理商179家。

财报显示,服务业务的收入下滑主要原因是红缨基于品牌升级和推进幼教标准化的考虑,选择在报告期内进行战略转型,改变过去单纯跑马圈地策略,一方面淘汰联系不紧密的部分加盟园和低端园所。

另一方面,减缓红缨悠久品牌代理商的开发(红缨悠久联盟业务中,公司向品牌代理商收取加盟和服务费用,品牌代理商负责线下红缨悠久园拓展,2017年红缨悠久联盟园的增长主要来自于存量红缨悠久品牌代理商的业务扩张,与服务业务 收入的关联度较小)。

也许正是身后有众多品牌加盟园、悠久联盟园的存在,让红缨不得不转移关注点“由单纯的园所数量扩张转为精耕细作,报告期内推出为园所提供切入园所更深的服务且客单价更高的 ‘新红缨’项目,未来将成为红缨增长新的方向和模式。”财报中这样写道。

那么,“客单价更高”是否意味着更值得信赖?面对众多的运营模式服务商,投资人是否会陷入“只买贵的,不买对的”的错觉?

业内人士W认为,国家大力开办普惠性幼儿园,民办教育从业者如果再做普惠园只会难上加难,因此高端民办园是一条出路,这是一个大前提。但是要实现差异化竞争,必须具有特色的教育理念,并借助品牌的力量,如果依靠一己之力,不仅没有一套成熟的管理体系,后期的服务能力也会跟不上。

因此在选择要加盟或托管的品牌时,一定要注重该品牌是否懂幼儿教育这一核心;其次,要看它的后续服务能力,是否是可以复制的模式;以及加盟园的发展状况,数量多少倒是其次。

 

三、可持续发展的学前教育是什么样?

民促法修法通过、分类管理办法的出台以及普惠政策的确认,标志着幼教行业进入发展的下半场,同时,也意味着民办学前教育从业者必须更加重视品牌的打造以及办学品质的提升。

提升品牌、品质并非一朝一夕之事。在姜涛看来,“有一套高效的内部管理体系、有效的运营管理及教育教学内容、完善的人才体系是园所可持续发展的关键,但是要达成这些要素是非常苦的一件事,需要持续投入。但是国内大多数幼儿园往往是缺体系、缺内容、缺老师、缺人才,尤其是幼教管理型人才。

提到人才短板,一位业内人士向鲸媒体透露,“幼儿园的园长大部分从一线老师晋升而来,如果老师为师范类院校毕业,很显然不会太擅长于经营管理,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懂教育的不懂经营,懂经营的不懂教育也少有做教育的这种尴尬局面。”

有人说幼教人是靠情怀来坚持自己的事业,“情怀”往往成为某人做某事的精神支柱,然而来自网上的段子缺嘲讽道“自古深情留不住”,如何留得住人?

回望今年4月召开的2018亚洲幼教年会,其主题为:“新时代可持续发展的学前教育”。那么什么样的学前教育才是新时代背景下可持续发展的?各家众说纷纭。

有人认为可以利用幼儿园的场地、资源组建亲子班、日托班,将孩童年龄延伸到一岁半至三岁,为幼儿园导流;有人认为可以借助互联网的力量为幼儿园提供更多便利的工具或功能。

夏勍认为,构建未来幼儿园的“四要”标准:要有科学的培养目标,要有针对目标的课程,要有个性化的儿童评测,要有与教育深度融合的科技。

科技,能否成为各家进击幼教行业下半场的突击点?科技与幼教到底应该怎么融合?

在夏勍看来,“科技”可以作为信息管理的工具和“教育”结合,提升幼儿园管理效率,比如人、财、物的信息管理系统,网站、微信公众号信息管理系统等;“科技”可以作为教育展示和教育资源连接的工具,如连接外教完成在线英语教育,VR技术辅助内容生动呈现,科技从表层助力教育,促进儿童对知识的了解;“科技”可以作为挖掘数据的工具,深度融合于教育,获得儿童的真实的成长数据、发展特点,从而提供个性化的活动推荐,深度参与教师的教学课程。

值得注意的是,工具的使命一定是真正为家长、教师、园所带来价值。

在这一点上,姜涛和夏勍认为,“纯信息工具类产品在幼教行业并不具备核心竞争力。我们要看家长、教师、园所是否把它作为真正的刚需。”

有人曾透露,例如一些工具类产品的DAU峰值集中在3月、9月这两个开学季,而其他时间段则略显平淡,而有链接到服务、内容、资源才是工具类产品生存的核心。

鲸媒体认为,幼儿园的内核在于教育理念,常见的教育理念如蒙氏、华德福、瑞吉欧等。教育理念决定了园所的管理模式、教学模式、人才培养模式,甚至是园所开展的营地活动、游学社会实践以及亲子教育都可以体现其教育理念,对于高端园来说,树立教育理念更是重中之重。

此外,围绕核心教育理念,幼儿园内的活动组织以及师生关系、家园关系等应该严格贯彻执行,并且配备有效的监管手段进行监督。

 

拓展阅读:

新东方满天星嬗变:浑水事件刺激果断转型,既控制体量又做“蓄水池”

发布蒙台梭利"学术空间"产品,伊顿KA拒绝成为幼教平台界的"淘宝"?

夏勍:怎样才能做好学前教育体系?诺博教育要用委托经营模式抢占幼教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