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技术层面,图像识别和语音识别技术的使用也越来越频繁,那么,在2018年,哪方面技术预计能优先落地?教育+AI未来趋势是什么?

鲸媒体讯(文/羽灵)4月26日,GMIC北京2018未来教育峰会正式开幕。数据显示,2018年在线教育市场规模预计突破2000亿元,在线教育用户规模预计过亿。在技术层面,图像识别和语音识别技术的使用也越来越频繁,那么,在2018年,哪方面技术预计能优先落地?教育+AI未来趋势是什么?

本次未来教育峰会邀请了好未来教育集团人工智能实验室负责人杨松帆海风教育创始人兼CEO、海风教育首席班主任郑文丞;网易高级副总裁兼网易有道CEO周枫等教育企业代表等进行讨论与分享,共同探讨AI时代教育的机遇和挑战。

 

一、好未来的“教育+AI”落地应用

好未来教育集团、人工智能实验室负责人杨松帆认为,“我们生活在一个具有“VUCA”(易变性、不确定性、复杂性和模糊性)的世界,这样的世界需要人们具有终身学习的思维意识,基于这样的场景,好未来希望培养下一代受益一生的能力,主要包含两大能力:思维力和学习力。”思维力包含抽象性思维、思辨和创造性思维,学习力包含阅读能力、沟通能力和探究能力。

因此,在2017年8月,好未来成立了AI Lab,从建立时的13人,到现在已经有120人,AI Lab希望成为科技教育的平台,希望联合各方的力量,希望用AI去探索如下4个方面:

1、用科技提供更优质的教学内容

优秀的教学内容包含了对学科素养的培养,学科之间有非常多交叉能力,我们希望提升更多的学科素养。

2、用科技提供更有效的教学体验

我们希望做到更自然的人机交互,更加有效的沉浸式教学。

3、用科技创造更加科学的评测体系

关于评测,我们希望做到多元的能力模型,有学习力和思考力,我们如何对“是否学习到、是否思考到”这种知识和能力来做评测,这是我们需要持续思考的问题。

我们还希望去重新定义老师的职能,如果我们解构老师的职能可以分为内容、策划(安排讲什么内容)、分析(学生反馈)、辅导(根据分析结果,进一步辅导)、鼓舞、激励、唤醒,在过去的传统教育时代,老师可能更加关注前4项,在教育科技的时代,我们希望教师的职能更多关注如何唤醒、激励、鼓舞学生,不仅仅停留在传道授业解惑。

4、用AI提供更公平的教育资源

AI能够大幅度提高老师的人效,缓解教师资源匮乏的痛点。

杨松帆介绍道,好未来对科技、AI在教育场景上的落地进行了探索,“魔镜”系统就是其中一个案例,魔镜系统包含了5个技术层面:

第一层:硬件层。全景摄像头、麦克风阵列、使用答题器、平板电脑以及本地运算单元,让这些硬件设备在教室里面能够替代人类所有的感官。

第二层,基础层自己搭建了深度学习平台,让训练模型通过GPU线性叠加而线性加速。

第三层,感知层感知多样化的数据,如视觉数据、语音数据、文字数据以及商业数据。

第四层,识别层我们把它叫“魔镜系统”,“魔镜系统”囊括了这一套软硬件的解决方案,“当你有了这套解决方案后,可以在上面产生无限联想,我们现在在上面搭建了非常多的应用方式,魔镜系统已经在好未来自己内部教室里铺设了上千件。”杨松帆说道。

第五层,应用层。“应用层有非常多的互动性课堂,可以实时将学生端听课数据回传给老师,让老师动态调整自己的授课策略,将听课过程变成报告,发给老师和家长,让他们知道孩子在课堂里学的怎么样。我们还会对老师进行课堂评定,例如,这堂课到底有多少学生在专注、有多少人对课程感兴趣、老师的语气语调是否幽默、是否充满激情在演讲。我们希望针对每一个孩子、每一个班,都能做到教育内容的自适应。”

据杨松帆介绍,“好未来集团在2017年对于科技研发投入大概为10亿元,两年之后会增长到数十亿,集团研发人数会从目前的4000人,在两年过后增至过万人,其中AI Lab人员会在今年年底翻一倍增至240人,下一年再翻倍至500人。”

 

二、海风教育:答题机器人对教学的意义没有想象中那么大

海风教育为小学一年级至高中三年级的学生提供全学科、全地域、全考纲范围在线一对一培训。本周,海风教育正式推出多维情绪识别AI应用“好望角”,“好望角”对学生面部表情进行情绪分析、对学生的眼球焦点进行分析,以此判断学生当前上课注意力情况,还能对学生、老师的语音进行转义分析,对其所说语义、语气进行判断。

郑文丞表示,海风教育“好望角”希望解决以下几个问题:

1、国内教育资源分布不均衡,存在时空上匹配难度

2、课外辅导培训教学过程并不能完全掌握学生的学习情况,以及如何对老师进行更好的评价

3、终极问题优质教育资源稀缺

“教育+AI的概念是用AI对原来传统行业进行赋能,教育在几千年前就已经存在,当AI出现以后,教育的一些形式和方法出现了变化。但是,我们应该意识到:首先,AI并不能替代老师,AI是对老师进行赋能;其次,教学不等于答题,或者说教学者会做题不代表能教好学生。”

郑文丞说道:“教育行业的特征决定了它具有结果导向性和情感绑定。”结果导向:学生报班是为了提升自己的成绩和学习能力。情感绑定:即亲密感或者温度感,老师在其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比如帮助学生形成对于学习的兴趣、习惯的养成、激励等。因此,AI不能替代老师,而是为老师赋能。”

对于市面上存在的机器人答题形式,郑文丞表示:“教学不等于答题,这个概念很朴素。答题机器人的出现对教学的意义没有想象中那么大。有一个概念叫‘学得好不等于教得好’,原因在于教学过程复杂性比简单做题本身还要再高一个维度,一道题答不出来可能有很多原因,老师的解法并不一定适合所有的学生。”

 

三、网易有道:探索在线教育的标准业务模型

网易有道CEO、网易高级副总裁周枫在本次大会上发表的主题是“探索在线教育的标准业务模型”。

周枫认为,理清一个行业的业务模型非常重要,“网易有道最初从工具产品做起,例如有道词典、有道翻译、有道云笔记等,后来推出有道精品课,班型可能达到上千人,甚至是上万人的情况。”

周枫用五个英文字母概况网易对于在线教育业务模式的理解——TEACH,Tools指工具软件,或者是教学工具; Educator指老师等教育工作者;A指以AI为代表的教育科技;Content指代内容;Hardware则是硬件。

“互联网行业最好地服务用户的办法是做免费产品,这样可以汇聚大批量用户。教育公司如果有机会做工具,一方面可以获得流量,另一方面,这本身就是取得给用户提供服务的非常好的方式。周枫说道,免费工具和好内容就是营销。”

对于Educator,周枫认为在在线教育环境下,工作室是组织所有教学活动非常好的方式,工作室可以把所有资源集中在一起做成办公室。有道教育办公室具有全国性、人格化特点,并且最后会与老师分成运营。据周枫介绍,网易运作工作室已有两年,和2016年、2017年业务对比,工作室带来30%的业务增长量。

谈到“教育+AI”,周枫表示这一轮AI热潮带来的革命本质是使用数据来编程,“它可以用来解决问题的精度,从量变到质变,使很多问题变成可能性,我们认为未来五年AI将会改变教育面貌。值得注意的是,在应用AI过程中,要分清楚是接近成熟的技术还是还在实验室阶段的技术。

在Content内容方面,周枫认为可以通过加强营销、继续深挖教研方法提供好的内容,而网易选择的是后者。“第三阶段我们推出有道痴学社产品,使得课程从课上延伸到课下,用户可以利用碎片时间随时练习,这使得课程有了进一步增长,到现在每月接近千万的数量级的变化,所以课程迭代非常关键。”

谈到Hardware硬件,“如果公司有一定规模会考虑做硬件,但做硬件真得很难,首先,有个最大的疑问是做硬件的公司将来很可能会被手机收割,但教育行业与其他行业不一样的地方是教育场景不能被手机覆盖,小学生对于纸笔交互要求非常高,家长则有非常强的护眼需求,不希望让孩子使用手机,这些都支持我们用智能硬件。第二,越来越多用户开始接受智能硬件。所以我们做了一些尝试,推出有道翻译蛋、有道智能答题板、有道词典笔,很多学生拿来作为学习工具,后续我们也会陆续推出第二代产品。”

最后,周枫总结道:“可以选择用非常好的教学工具以影响大批的用户,甚至免费获得大量用户,但是一定把老师在其中起到的作用发挥好,并且重视AI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如果业务规模起来了,有一定余力的可以尝试智能硬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