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从2002年武汉900万收入到2012年全国10个亿收入,谢琴带领团队走过了少儿教育发展的黄金十年,也把新东方泡泡少儿教育做到了行业占有率第一。之后,谢琴为何放弃10亿盘子的泡泡转而重新创业迈格森做高端青少儿英语培训?

在新东方体系内子公司中,迈格森国际教育算是比较低调而神秘的品牌。不过迈格森的品牌创始人谢琴却是新东方的风云人物(新东方第一位女性副总裁),她更为人熟知的身份是新东方泡泡少儿教育的开创者。

谢琴最早接触少儿英语教育可以追溯至1999年,大二在读的她在武汉“小新星”当兼职少儿英语老师。两年半谢琴从少儿老师一路升到了主管、教务主任、学术副校长。2002年,在当时新东方总裁助理陈向东的建议下,谢琴毅然放弃出国留学加入了武汉新东方。

从2002年在武汉校区建立少儿部,到2007年作为集团少儿总监负责全国少儿业务;从2002年武汉900万收入到2012年全国10个亿收入,谢琴带领团队走过了少儿教育发展的黄金十年,也把新东方泡泡少儿教育做到了行业占有率第一。

之后,谢琴为何放弃10亿盘子的泡泡转而重新创业迈格森做高端青少儿英语培训?谢琴带领团队和创立新项目的策略是什么?迈格森未来有何规划?鲸媒体近日独家对话了迈格森国际教育总裁谢琴。

谢琴:从10亿泡泡少儿转做迈格森,高端青少儿英语培训的牌怎么打?(迈格森国际教育总裁 谢琴)

 

1.  搭班子、定战略、带队伍,开创新东方少儿部雏形

大学毕业前,谢琴已经拿到德国几所知名大学经济学专业硕博连读的offer,按计划她将于2002年9月飞往德国。然而在当年4月,恰逢新东方当时的总裁助理陈向东来武汉开拓少儿英语市场。在朋友的推荐下,谢琴怀着好奇心决定去新东方面试暑期少儿英语老师。

谢琴和陈向东聊了聊武汉少儿英语市场和自己的未来。“我觉得你未来与其做一名平庸的经济学家,不如做一名能够影响中国少儿教育的优秀管理者。”陈向东的一句话让谢琴陷入了深思。

性格使然,谢琴不甘心被说成“平庸”,冥冥之中有股力量也打动了她,“觉得我未来能成为影响中国少儿教育的优秀从业者,这确实在某一个状态上击中了我心中的一个初心或梦想。”

放弃出国留学虽然遭到全家人的强烈反对,但深思熟虑、实地调研市场三天后,谢琴最终给陈向东交了五六页纸的武汉少儿部发展规划“作业”,并于6月正式加入武汉新东方。

当时武汉新东方只有国外部、国内部、综合英语部等四个项目,并没有中学和少儿业务。谢琴带着刚组建的20人团队从零开始筹备课程体系、选定教材、招聘师资、创建品牌,仅用了三个月招来了第一批1500名小学员,并顺利赶上当年9月的校区开业和开班季。这就是新东方最早期泡泡少儿英语的雏形。

少儿部的一炮而红让谢琴得到新东方董事长俞敏洪的赏识,她也逐步开始负责把武汉的成熟老师、成熟体系复制到全国其他校区的少儿部。2007年,谢琴被调回北京,出任集团的泡泡少儿总监。

谢琴非常认可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的一句话,“任何一个新项目或者企业做起来,无非就是“搭班子、定战略、带队伍”这九个字。”她邀请行业内外的有志者和自己一起发展,其中包括当时成都泡泡少儿的总监苏颖昕(现任迈格森国际教育学术副总裁)、市场经理侯景刚(现乐博乐博创始人)、运营经理应光(现家庭教育中心总监)等。

谢琴当时给泡泡中心制定的战略是,三年履行三个不同的角色——第一年是helper的角色,去全国帮助那些少儿主管成长。第二年是instructor, 指导者,带着方法、工具和资源去指导其成长。第三年是supervisor,监督者或者管理者,因为只有这样才是人心所向的模式。”

这三年奠定了泡泡少儿教育在集团的发展地位。2009年,不到30岁的谢琴被提拔为副总裁。谢琴把少儿部的壮大总结为“顺势而为”——从2001年前后到2010年前后,是少儿教育整体发展的第一个黄金十年,除了国家正式在小学三年级开设英语课,中国在2001年11月加入WTO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重新创业迈格森,高端青少儿英语培训怎么做?

经济学毕业的谢琴相信,任何一个经济都是有周期的。“有人说,一个人的一生只有两次能够遇到大的经济周期机会,我觉得我已经遇到第一次了。在2010、2011年,其实市场已经开始有些变化了,随着中国逐渐成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第二大经济体,包括中产阶级的崛起、消费升级,我认为下一个黄金十年应该是在国际教育和技术改变教育的领域。”谢琴开始对家庭、对工作进行重新思考。

世界观的逐渐改变让谢琴的人生观也有了一些变化。她觉得,孩子不只属于父母,“其实孩子是社会人,会在世界中生活,世界这么大,为什么不让他出去看看?我希望他能够多学一两门语言,通过语言来驾驭、帮助他的思想去自由地流淌。”

谢琴对鲸媒体坦言,当时所做的泡泡少儿教育虽然已经在搭建数学和语文的课程雏形,但泡泡是典型的EFL(English as a Foreign Language)模式,这套模式可能更适合中国的普通家庭或传统家庭,按部就班从幼儿园到小学、中学、高考再到大学找工作的路径;“而有些孩子大概在初中或高中就想接受不一样国家或地区的教育模式,只有ELA(English Language Arts,英语语言文学)模式才能帮助孩子走进一个不同语言的文化和背后的思想,才能让他未来在任何时间、任何国家的课堂、工作岗位中与其他国家的人无缝交流。”因此,谢琴萌生了做新事情的想法。

从有想法到真正开始花了一年多的时间。谢琴除了说服领导,还要在产品、教材、市场等方面各个击破。她花了大半年的时间与世界各国的教材研发机构、内容机构沟通,最终选定麦格劳·希尔作为合作方,双方于2011年11月成立合资品牌迈格森国际教育。迈格森定位于为3-18岁青少年提供一站式出国学习规划路径,谢琴想为中国更多优秀家庭的孩子打开一个更适合的国际化培养方式。

谢琴:从10亿泡泡少儿转做迈格森,高端青少儿英语培训的牌怎么打?

迈格森致力于用阅读主导的英语学习模式去学习英语,采用线上+线下、中外教结合的教学方式,目前主要有4个产品系列:针对3-6岁学员的GCE Starter幼儿课程、6-9岁学员GCE Primary少儿课程、9-12岁学生的GCE Junior青少课程、12-18岁学生的GCE Genius留学预备课程。

截至目前,迈格森已在全国6个城市(北京、天津、沈阳、成都、重庆、广州)分别设立了28家常规学习中心、3家留学预备中心、11个合作校区;同期辅导1万多个家庭,累计辅导5万余名学员。

3.亏损三年后步入正轨,迈格森成功引入融资

谢琴向鲸媒体坦言,其实当初的分校模式给迈格森带来了一些隐患。由于分校自主选址、选人,有些地区的打法和策略存在问题,甚至在大半年只招了四五十个学员。2012年6月,正式接手迈格森的谢琴把部分分校收归己有。

创业初期,高举高打进入六个城市、十几个教学中心不仅分散管理团队的经验、精力,而且造成迈格森在2012-2014年连续亏损三年。谢琴一边回忆一边感慨道,“十年之后的市场格局、人才模式,包括商业格局、技术手段都完全不一样了。中国每年GDP是10%以上的增长变化,跟十年前肯定不一样。这三年时间是从0到1的痛苦过程,对我来说也是再一次重新启航,带着以前成功的经验去做创业,心态完全不对,对自己没有一个重新的梳理和清醒认识的时候,一定是未来的隐患。”

虽然亏损,但俞敏洪给了谢琴非常多建议和鼓励。2015年,迈格森步入正轨,这也和当年新东方董事会要求采用紧缩型的战略息息相关。“减少开新点、把现有的新中心扶持做大,差不多到2016年左右实现了盈亏平衡。”2018年1月23日,上市公司盛通股份发布公告称,其参与出资设立的并购基金华控盛通拟5635万元投资迈格森。

不管是泡泡少儿教育,还是迈格森,谢琴一直坚持和引以为傲的是课程的标准化建设。迈格森的课程标准化建设如何实现?

在课程设置方面,由迈格森总部制定全套课程体系,明确课程价格、课时总量、线上线下课时比例、班级人数、招生年龄、对标测评等,各自营中心按规定落地运营。

教学内容方面,统一引进国际原版阅读教材,搭配自主研发的词汇、语法教材外教口语课程,总部提供精准化教学目标、标准版教案、入门测、出门测、阶段测报告等教研支持性文件,保证教学内容与教学进度的一致性。

教学质量方面对不同的教师也做了细分:新师在迈学院接受全封闭式培训,学习产品体系、授课流程、教学方法和儿童心理等基本功;在岗教师每周定期师训和星级评定,增强教学功底;骨干教师统一接受外聘专家指导,打磨教学细节和教案;培训师定期开展教育工作坊,研讨价值观、心理学、二语习得等理念。

谢琴:从10亿泡泡少儿转做迈格森,高端青少儿英语培训的牌怎么打?

此外,通过每日的教学极速达报告、每月的推门听课考评、每学年的家长会等严格把控教学质量,“保证持续高标准低离散的教学水平。”

而教学技术方面,由总部统一制定校区环创模型,配备统一的白板软件、空调新风系统、图书馆等教学设施,让各地的迈格森学员享受同等的上课环境与学习氛围。

4.坚持直营,2018年预计新增10家教学中心

目前迈格森团队占比最大的是教师。其实从去年开始,迈格森已经把在线外教加入了课程体系中。不过外教只占1/4,“外教并不是迈格森的优势,外教主要以活动的形式来参与。”谢琴说。95%的外教是全职,外教来自欧美、母语国家。迈格森在知识、技能、经验、个人素质与形象气质方面对外教进行选拔;除了每周的内训,外教也会定期接受不同主题的阶段培训。

目前迈格森的线下课程依然是以阅读为导向的课程体系,以常规的美国幼儿园到小学、初中的常规课程体系和学习课程;而线上则以口语和听说为主,更注重交流和交际。谢琴告诉鲸媒体,现在迈格森的续班率达到85%,口碑推荐率达47%。

近年来,技术的发展让各种英语学习类APP不断爆发,在线外教培训机构也在近一两年发展的如火如荼,当前的迈格森面临着哪些挑战?在谢琴眼里,科技的发展可能会对传统机构有冲击和挑战,对于迈格森而言,“怎样去通过更加开放的心态拥抱技术的变化,让技术帮助孩子学习的结果和效率得以提升”是未来最大的挑战和战略所在。

谢琴:从10亿泡泡少儿转做迈格森,高端青少儿英语培训的牌怎么打?

为了保证教学质量,谢琴没有选择加盟模式而是做直营。她觉得,互联网时代可以拥有很多可能,线上学习完全可以去触达那些还没有到达的城市和人群,线上学习的发展会越来越好,因为科技的发展是不可逆的,“以前好多线上的问题,如‘画屏质量不过关、不清晰、不互动’,现在都已经解决。AR、VR,微表情识别技术、实时的直播平台,不管是交互还是体验都提升很多,科学技术会不断助力教育的发展。”

谢琴透露,迈格森有一个在线事业部,正在孵化一些产品和项目,包括直播课、基于微信的学习和辅导等等。

2018年,迈格森会继续加大教学点的开设和建立。预计增加10家教学中心,达到40家教学中心的规模。

同时,迈格森还将在信息系统化及在线教育方面投入更多。“迈格森之前的IT体系、服务体系采用的是新东方的体系,但现在作为独立的子公司,我们正在内部搭建一套自己的核心业务系统,需要一年多时间,从去年开始做了,可能到今年年底结束。”

谢琴认为,不断创新提升教学质量和用户口碑是竞争突围的关键所在,迈格森将在上市的追逐之路上坚持不忘初心,严格遵循“好产品+好老师+好学生+好传播=好口碑”的企业核心战略。

 

拓展阅读:
两年半打了翻身仗,泡泡如何触底逆袭?
新东方满天星嬗变:浑水事件刺激果断转型,既控制体量又做“蓄水池”
瑞思 VS 51Talk :两家青少英语中概股,线下线上哪个阵营更具有想象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