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少儿编程为何会出现在线小班直播模式,与以往的线上一对一、线下一对多模式相比,在线直播小班课模式有哪些优点?少儿编程赛道会是线上一对一、线上小班、线下一对多等百花齐放的状态吗?在火热的少儿编程培训市场,后来者如何实现差异化竞争?针对以上问题,鲸媒体采访了多位少儿编程培训机构,听听他们的看法。

几天前,来自上海的初创型在线少儿编程教育平台妙小程获得新一轮融资:由易成资本领投、正念资本跟投的数千万Pre-A轮融资。算上这笔融资,据鲸媒体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今年已经有8家少儿编程培训机构得到了资本的青睐,这个数量已经超过了去年少儿编程赛道融资数量的一半以上。

鲸媒体观察,市面上有不少编程教育机构已经或早已推出了在线直播小班课的授课模式,例如编玩边学在去年4月推出“哈克尼斯圆桌小班模式”。哈克尼斯圆桌小班模式采用“在线小班”教学,每个班级一名老师和六个学员。课前通过引导学员自主完成PBL项目创作,上课时每堂课45分钟,包括互动教学、讨论、答疑。

又如刚刚获得融资的妙小程即为真人在线小班直播课,为6-18岁青少儿提供在线编程教育,线上小班课每班不超过10人。在授课模式上,妙小程采用了“三师课堂制”,每个直播小班由主讲老师、辅导老师、班主任三位老师合作进行教学,主讲老师参与直播授课,辅导老师在课后以微信群和学生互动解答,班主任则负责整体课程安排和协调。

少儿编程为何会出现在线小班直播模式,与以往的线上一对一、线下一对多模式相比,在线直播小班课模式有哪些优点?少儿编程赛道会是线上一对一、线上小班、线下一对多等百花齐放的状态吗?在火热的少儿编程培训市场,后来者如何实现差异化竞争?

针对以上问题,鲸媒体采访了多位少儿编程培训机构,听听他们的看法。

 

导读:

少儿编程在线小班课更加经济实惠?

为争夺用户而头破血流?

竞争力归因于服务水平?

师资成最大的拦路虎?

 

1 少儿编程在线小班课更加经济实惠?

反观现在的少儿编程赛道,与当年的在线少儿英语外教“发家史”如出一辙,从最初的在线一对一,逐渐发展为一对四、一对六甚至是在线班课。看到在线外教赛道已经有独角兽跑出,编程玩家也纷纷想要下注?

推出在线小班直播课已有一年的编玩边学CEO郝祥林告诉鲸媒体:“从2016年底‘砍掉’线上一对一,随后发力小班直播课,之所以这么做最核心的原因在于师资供给。在线外教赛道从一对一开始做起,最先跑出来的也是一对一的玩家,按道理少儿编程一对一也能很快做起来,但对于少儿编程领域来说,本身师资供给并不是那么充足,更别说是针对线上教学的师资。”

郝祥林介绍道,在线小班课要求老师有较强的控场能力、排班能力,为了培养更多适用于线上教学的编程老师,编玩边学直接在武汉设立了专门的教师基地。

刚刚获得融资的妙小程编程创始人管春华对外表示,“之所以选择小班模式,主要是基于三方面考虑:一是在财务模型上,相比于一对一教学,小班模式盈利更好;二是小班模式可以在课堂上加入更有趣的形式,比如分组PK等;三是教育需要培养孩子的社交能力,而小班教学可以同时满足教育与社交的需求。”妙小程主要以真人在线直播小班课的教学形式为6-18岁青少儿提供在线编程教育,线上小班课每班不超过10人。

少年创学院创始人兼CEO张路也认为:“编程学习很多样化,程度也千差万别,所以大家在尝试各种模式;一对一适合有基础的,小班课同学之间互相学习更有气氛。”据了解,创客教育机构少年创学院已经开辟出少儿编程线上班课业务,每班人数在25人左右。

“有一点值得肯定的是,编程是在整个创客/素质教育里最适合线上教学的课程。虽然在线少儿编程一对一的客单价高,但获客成本也高,除去获客、师资成本,真正的营收并没有多少,大家渐渐把账算明白后会朝一对多方向走。”创客教育公司寓乐湾CEO刘斌立对鲸媒体说道。

较早进入少儿编程市场且已经获得6轮融资的编程猫创始人兼CEO李天驰认为:“一对一的成本相对不好控制,且师资匮乏。目前有些小班课的客单价实际已经达到或者超过了K12一对一的价格,虽然可以通过迅速调高客单价获得营收,但收入实际是预付款。当市场规模化以及红利期过后,少儿编程的客单价会渐渐趋于正常和健康。”

在李天驰看来,少儿编程培训是个巨大增量市场,具有不确定性和机会,后来者依然会有很大机会,大家现在的状态就像是在大海上,彼此很难看见,在接下来的2、3年少儿编程培训市场的增量会大于存量,且线上的存量空间要比线下大,因为线下有周围5公里的获客范围,而线上则没有这种限制的,但抛开经济模型,线下所提供的教学服务和学习体验要优于线上。

“在大方向上,在线小班和在线1v1在未来都有机会,而且少儿编程培训的竞争力应该体现在非应试化、系统性教学上,培训市场不像快消品市场有统一的生产标准和寡头垄断存在,培训市场需要差异化,需要满足不同用户的需要,只要能满足和切入用户需求点的都会有很好的发展机会。”李天驰对鲸媒体说道。

“国内的少儿编程市场目前还处于早期阶段,和诸多发达国家相比,中小学Scratch渗透率极低。市面上现有的公司,其规模和体量也都比较小,大部分公司都还在尝试各种商业模式的阶段。”成立于2017年的初创型在线少儿编程教育平台奥创熊创始人王舒表示。

专注在线一对一直播课业务的傲梦青少儿编程创始人兼CEO袁哲栋发表了不同的观点,袁哲栋告诉鲸媒体:“少儿英语扎堆一对一是依据教育企业掌握的资源决定的。一对一教学是目前针对性最高、教学效率最好的方式。其实不只是少儿英语,各类课程的培优教学也是以一对一模式作为主打品牌的。反观少儿编程,由于人才资源在地域分配方面的不均等,致使一些机构由于教师资源短缺,不得不采取线下小班课、小班直播、录播课程的模式,这也是无可奈何的情况。”

袁哲栋认为,“一对一教学,最大优势就是因材施教。尤其是编程的课程,包含庞大的信息数据与复杂的逻辑思维,如果缺少专业老师的循循善诱,反而容易让孩子陷入茫然,失去学习动力。青少儿编程教育,其核心的价值就是锻炼学生的逻辑思维与创造力。”

 

2 为争夺用户而头破血流

越来越多的玩家进场,意味着市场大蛋糕也不断被瓜分,有少儿编程培训机构从业者向鲸媒体透露:已有的几个头部玩家已进入打仗状态,在获客方面打得激烈。

刘斌立在此前接受鲸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一般编程培训机构的互联网基因属性比较强,线上用户较多,但是这也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教学模式的多样化,同时也可能逃不出‘做互联网很烧钱’的怪圈。”

奥创熊创始人王舒表示:“目前少儿编程市场各家都还在跑马圈地中,谈争夺获客渠道都还太早。主要的获客方式有传统的老带新、作品分享传播、线下地推、学校&培训机构合作以及线上的广告投放及流量营销。”

少年创学院创始人兼CEO张路介绍道:“获客方法并没有本质变化,大家主要在争夺入口人群,一般还在低年级甚至幼小阶段,最核心的还是产品质量、家长转介绍。”

傲梦创始人兼CEO袁哲栋说道,“傲梦刚成立的时候是在2014年,当时几乎没有同类品牌。随着少儿编程赛道融资频繁、不断有新玩家介入,竞争也将愈加激烈。如果百度搜索‘傲梦’,甚至前5条的内容都是竞争对手的广告。

傲梦认为:价格战不应该成为编程教育行业的主旋律。说到底,教育产业其本质更应该是一种服务业,在大量资本的助力下,争夺获客渠道可能在短时间内成为一些业内同行的主攻方向,但这样并不是一种良性、健康的发展模式。在‘烧钱’模式过后呢?”

袁哲栋说道,“傲梦争夺获客渠道的方式是保持教学品质和服务品质,不断通过老学员转介绍提升渗透率,只要真正做好课程研发与严控教学质量,自然会得到消费者的青睐。”

刘斌立认为,“资本的注入让少儿编程培训机构变得不‘淡定’,不排除一些机构盲目夸大少儿编程的功能性,不断给家长制造焦虑,这可以看作是商家抢夺市场的一种手段。”

“从目前来看,在线少儿编程的获客方式与在线少儿英语十分类似,甚至整个在线教育的获客方式多是千篇一律,并不是因为大家不用心,而是经过多年的试验验证这是一种有效获客方式。但如果少儿编程从一开始就陷入到野蛮竞争的地步其实挺可怜的,低价竞争一旦开始,那么各家的获客成本会越来越高,甚至最终破坏整个市场的竞争秩序。”

 

3 竞争力归因于服务水平?

目前,大多数的少儿编程培训机构的课程结构都有如下几种形式:初级课程以图形化编程为主,让学生们学习图形化编程Scratch+;中级课程让学生学习Python基础编程;高级课程则是让学习Python进阶编程和C++语言。

在授课方式上,如此前所说,有线上一对多、线上一对一、线上小班课,在2016、2017年知识付费火热时,也有少儿编程培训机构也采用知识付费的形式,提供付费录播课程。

随着时间不断推移,少儿编程培训老玩家以及新入场的选手如何凸显自己竞争优势呢?

编玩边学CEO郝祥林告诉鲸媒体,编玩边学的策略是精细化战争。例如已建立了在硅谷很受欢迎的Growth Hacker部门(增长黑客),以数据驱动业绩增长;启发于miniKTV,构建了提供老师使用的具有隔音、换气、可拆可搬的“移动直播间”,并且已表现出优势。

开展在线直播小班课的妙小程则在Scratch的基础上进行了技术重构,开发了可以在PC端和Pad端同时使用的移动端编程工具。年龄较小的学生可以在Pad上进行图形化编程的学习,年龄稍长一点的孩子可以通过电脑看视频、用Pad操作。在授课模式上采用了“三师课堂制”,即每个直播小班由主讲老师、辅导老师、班主任三位老师合作进行教学,希望给予学生优质的教学体验。

“在业内最头疼的教师培养方面,奥创熊利用计算机学习的特性摸索出了一套高效的培训方法,在快速的反馈迭代中,以学为教,以教为学。对于小学高年级和初中阶段的Python课程,奥创熊加强了游戏性辅助自主学习能力上的提升,采用金牌导师录播讲解+名校助教真人答疑+游戏化battle答题的方式,以实现解放师资和个性化教育的平衡。”奥创熊创始人王舒说道。

少年创学院张路告诉鲸媒体:“编程有一个特点是产品线超长,从图形化到代码到算法,覆盖整个K12,甚至前后都可以延伸。一家机构也很难覆盖这么长的阶段。少年创学院现在的办法是先占据头部至高点,也就是最有刚需的部分。信息学的课程主要是C++编程和算法。这部分市场需求刚性,有自主招生出口。在这个领域少年创学院覆盖国内最优秀的信息奥赛金牌选手,师资目前阶段不是问题。”

 

4 师资成最大的拦路虎?

“师资匮乏不只是编程这一个领域所面临的问题,而是整个STEM教育一直存在的问题。”寓乐湾刘斌立对鲸媒体说道,“寓乐湾很早就开始储备师资,在全国培养了六十个全职老师和将近九百名的兼职老师,此外在各地的布有教学区。寓乐湾有公立校的合作资源,也有线下门店和线上编程培训导流,在师资和获客方面不存在较大的困难。”

傲梦袁哲栋表示:“正如前面提到的,由于教师资源的匮乏,许多机构不得不采取1对多或者是录播课的模式进行教学,而少儿编程作为一个全新的品类这一点更是突出。我们认为中国缺的其实不是优秀的老师,而是精细化的师资培养体系和管理体系,以及保障优秀老师的薪资待遇。老师的质量决定了教学的质量。”

袁哲栋向鲸媒体介绍道:“傲梦用高出业内30%的薪资招募编程老师,选择985、211名校的毕业生与名企的计算机工程师作为师资标准,另外有15天的完整入职培训与定期的在职培训,通过大数据分析保障每个老师的教学品质以及给到孩子和家长的学习体验。”

从以上几家少儿编程培训机构的描述中来看,大家提升竞争力大多从教师培训和教学服务上入手,如:为教师提供更好的教学环境、更高效的培训方法;开发更便于学生使用的设备,招揽名师为学生提供更优质的教学体验等等,教育行业从本质上讲属于服务行业,未来少儿编程机构是否会越来越趋向于构造重服务的平台?答案值得期待。

 

拓展阅读:

编程教育,馅饼还是陷阱?

观察了7家青少儿编程培训公司,我们得出了一些结论……

编程是人类第三种语言?资本追逐的青少儿编程培训行业“喜”与“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