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从3-5岁的美式幼儿园课程,到6-12岁的美式小学课程,再到13-18岁的美式中学课程,从线下为主到线上线下混合教学模式的确立,瑞思完成在K12领域3-18岁的全体系课程布局。

四月的杭州风暖云轻,与动辄雾霾妖风的帝都俨然是两个人间。3号,在距西湖断桥3公里的黄龙饭店,一身西装的孙一丁宣布了瑞思与SSAT达成战略合作的消息,此时距他进入瑞思任职不到5年。这是瑞思上市以来的第二次发布会,而第一次发布会要回溯到2017年底。

在3月份发布的财报中,瑞思学科英语实现了2017财年总营收9.693亿人民币的业绩,2017年全年直营中心学生入学数为49894,同比增长37.9%,续费率稳定在70%。

历经两次课程升级,瑞思已经形成了在K12领域3-18岁的全体系课程布局。瑞思还在去年收购了香港领峰教育The Edge高端留学项目,该项目将帮助拓展瑞思留学版块的业务链。

本次与SSAT达成战略合作,瑞思会在课程产品以及业务上有哪些新动作?成立十年,在职业经理人孙一丁的眼里,瑞思又发展到了什么程度?

控制每年13-15家直营的扩张速度

 2007年,瑞思学科英语携手教育界巨头霍顿·米夫林哈考特集团涉入中国学科英语教育市场。一年后,瑞思校区数量就已扩张到50家,学员超过1万名。

而孙一丁担任瑞思学科英语CEO,则是2013年9月的事情了。他在上任前曾实地走访了瑞思在上海、杭州、无锡和北京的校区,而后来接受媒体采访时,孙一丁曾说,当时的自己想在3年内开设100家直营校区。这意味着每年平均至少要开30家直营校区。

对少儿英语赛道来说,2013年可以说是值得纪念的一年:哒哒英语、日后的炸子鸡VIPKID都成立于那一年,同一赛道的贝乐学科英语在同年进驻深圳、上海扩展校区,少儿外教小班玩家鲸鱼小班(柔持英语)也正式成立于2013年。

根据瑞思上市时的招股书数据披露,在2014年底,瑞思直营学习中心的数量是43个,这一数字截至2016年12月31日时为54个,离100这个数字差了将近一半。

“刚进瑞思的时候也有些懵懂,自己对这个行业还有很多要学习的地方,”面对鲸媒体,孙一丁回想起彼时的自己,这样说道。

现在的孙一丁已经进入瑞思将近5年,显然不会再用电商的思维来看待校区的扩张。“未来的发展速度计划是每年13到15家直营校区,40到50家合作校区,直营校区主要还是在北上广深,无锡,佛山,”4月3日杭州发布会后,孙一丁接受采访时淡定地说,“这个速度对于我们这样体量的公司来说并不是特别快,我们还是保持稳扎稳打的状态。”

瑞思学科英语 & SSAT战略签约仪式

 

在扩张原则上,瑞思仍然保持一线直营,二三四线合作为主的原则。“二三线城市除非离得近,管理起来比较稳定,才会考虑直营。”之所以无锡和佛山也有直营校区,是因为华东的无锡是瑞思直营校区很早进入的地区,佛山则是跟广州相连便于管理。目前瑞思在苏州、杭州等准一线城市,分别有6家和9家的合作校区。

在刚刚结束的2017财年Q4,瑞思学科英语实现了2017财年总营收9.693亿人民币的业绩,学习中心达到了270个,其中包括64个直营学习中心,直营学习中心的学生续费率稳定在70%。

根据Frost & Sullivan的报告,在一线城市中,瑞思在北京扎根最深,市场占有率为11.4%,是北京排名第一的少儿英语培训机构。而在上海、广州和深圳,瑞思则分别排名第二、第四和第二。

孙一丁表示,“未来希望我们不仅有一个‘北京’,能够有好几个‘北京’。”

 

构建K12领域3-18岁的全体系课程布局

瑞思第一次升级战略公布是在2016年的北京,当天是1月20日,节气大寒,孙一丁站在“聚势·突破·创新”的蓝色背景板前解读了“瑞思+”发展升级战略。作为瑞思核心产品的课程在2016年进行了全面升级,教具增加了家庭辅导手册,教学模式由原本的线下教学为主改为线上线下混合式教学。Rise Club(瑞思学科英语社区)、Rise Up(在线美国初中课程)、Rise Online Library(在线悦读)、EAAS测评系统和V-World虚拟现实游戏,形成了瑞思完整的在线教育生态圈。同时对国际游学项目进行了升级,增加合作校数量。

在线悦读是智能书库,学员进行网上阅读,图书馆对学员每页的阅读结果都会有评价、记录。同时,每本书的阅读结果也会给出评价、记录并将阅读成绩做累计。V-World是瑞思学科英语推行新理念Game+education的平台,虚拟现实+语音交互+多学科+应用+报告在这个平台上将实现统一。

2017年12月14日,瑞思举行了上市之后的首次发布会,会上发布了升级后的“K12全年龄段产品体系”,这次课程体系的升级,是2016年初瑞思进行的“瑞思+”战略升级后的第二次升级。

打通K12完整课时链

而K12全年龄段产品体系是在此前已有的美式幼儿园(Rise Start)、美式小学(Rise On)、美式初中(Rise Up)课程基础上,新升级的适合9-12年级学生学习的Rise Up在线美国高中课程。

升级后的瑞思Rise Up在线美国高中课程的学习内容包括STEM自然科学、美国研究和社会学等,同步修美国高中学分,由美国高中任职教师授课,采用线上LMS(学习管理系统)培养自主学习、时间管理,在线答疑满足个性化学习需求。采用外教小班授课,培养互动交流、锻炼团队协作能力等;外加暑期小班课,由美国教师来华面授。

瑞思与美国TOP3的公立学校——新泽西蒙特奥利佛高中联合主办,学员在瑞思上完2个Level的课程,即2门学分课程,可直接入读美国高中,一年即可获得美高文凭并保底美国前百大学。

至此,从3-5岁的美式幼儿园课程,到6-12岁的美式小学课程,再到13-18岁的美式中学课程,从线下为主到线上线下混合教学模式的确立,瑞思完成在K12领域3-18岁的全体系课程布局。

“线上业务目前占比在1%到2%,”孙一丁透露。

当时与K12全年龄段产品体系一起披露的还有瑞思收购的香港领峰教育The Edge高端留学项目。在今年4月,瑞思又与SSAT达成了战略合作。达成战略合作后,瑞思会在现有体系上与SSAT内容做对接,“高年龄段的学生与SSAT的对接性会更强,另外在除了SSAT考务合作外,也会有相关的学术对接内容,让学生了解SSAT,同时还会做进一步相关研发。”

“瑞思收购领峰留学项目的主要原因是看重它在留学市场的品牌资源,另外它和美国许多好的中学、大学都有合作,国际资源的相互应用非常重要。”孙一丁回忆起这一举动并说道,瑞思未来也会考虑在其他省市推广领峰的模式。从Rise Up课程升级到收购领峰,再到与SSAT的战略合作,瑞思不断地完善着3-18岁全年龄段产品体系战略布局。“学生可以通过SSAT的测试拿到很好的成绩,再通过领峰去到心仪的学校。”

“产品对我们来说至关重要,”在孙一丁看来,瑞思一直是一家产品驱动型公司,业务链的拓展也坚持着产品+服务的原则,除了以英语思维为基础的英语应用能力培养外,未来瑞思“将坚持素质教育,将科学、数学、艺术等多领域内容相结合,寻求更多跨界发展。”

直营+合作标准化管理两手抓

北京时间10月20日晚21:30,瑞思学科英语正式登陆美国纳斯达克市场,进入了海外资本市场。据说瑞思从有上市的想法到成功上市,大概只花了五个月的时间。

“美国上市跟上大学是一样的,宽进严出,对各方面的合规性要求很高,”孙一丁谈及上市后的感受,对媒体感慨道,“以季度或半年度来判断业绩情况,上市后我们需要调整到每个月甚至每天的业绩情况,这是一种压力,也是一种责任,作为公众公司,更需要谨言慎行。但上市所带来的正能量还是很明显的,家长的信任度和员工自信心的提升是显而易见的。”

不仅仅是上市,从进入瑞思到现在,孙一丁坦言感触深的东西太多了。他非常有兴趣地跟我们分享了一个小故事,北京校区的一个管理销售的老师跟他发微信说,从3月1号到3月31号,预测招聘人数跟实际只差了一个人,“我觉得这是让我很惊讶和感动的,因为发展是标准化的,所以未来是可以准确预测的。”

标准化是瑞思教研的一大特点,课时标准、备课教案、是否有课堂互动等要素都有相关规定。在瑞思,师资部门是公司第二大部门,“他们可能每天大部分时间都不在公司,而是在课堂上进行实地考察。”孙一丁说,而从老师入职培训、升职培训到教师大赛,公司的ACD(全国教学质量管理中心)部门也对老师有标准化的管理体系。

“每年的4月20多号,我们会组织年度的骨干优秀教师在游轮上做封闭培训,这是一年一度的活动,”孙一丁举例说。他还告诉我们,下午他会去钱塘江和公司员工们一起骑自行车。

瑞思ceo 孙一丁

(瑞思学科英语CEO 孙一丁)

“标准化管理确实很重要,”孙一丁笃定地说。除师资、销售团队外,瑞思的合作商管理团队也采用标准化管理。合作商的教师团队直接受到总部管理和培训,甚至总部会参与教师薪酬的定档。”

在2017年期间,瑞思增加了10个自营学习中心和39个合作学习中心。截至2017年12月31日,合作学习中心的数量为206个,去年同期为167个。

瑞思很早就确定了直营+合作的战略目标,在管理方面两手抓,同时都配套了支持体系,其中包括公司最大的部门IT部门。“今后会在智能教学、辅助教学方面有很多尝试,包括线上图书馆、家校互通、学生课后作业体系等,都会投入发展。”

在信息化管理方面,据孙一丁介绍,瑞思花费很多精力搭建了智能管理体系,分为三端,第一端是销售体系,包括电话邀约等,第二端是智能排课体系,第三端叫智能CRM体系。另外,我们同样重视未来人才梯队的建设,将侧重到985、211高校进行定向校招。

看得出来,孙一丁很重视标准化的管理。他担任瑞思CEO后,也对瑞思进行了组织结构优化,几乎是重新整合了管理团队网络。

孙一丁把瑞思的发展分为了前、中、后三个战略阶段。在他看来,从2013年直到上市,是瑞思发展的前期阶段,在这个阶段,瑞思把业务模型进行了搭建,能力水平及合作客户都有了大量的提升;中期目标是新的课程研发,系统运营支撑,需要两到三年的时间才能实现中期目标,而更远期的目标是希望让瑞思成为一个教育集团,跨界做新的尝试,在品牌上有更多的动作。

在进入瑞思前,孙一丁在电器行业不乏光环,他从1999年就职国美电器,曾先后担任国美电器集团执行董事、国美电器集团副总裁以及多家国美电器分公司总经理等职务。2011年离开电器行业后,孙一丁在金宝贝任职了2年。

现在回看,2013年瑞思引入贝恩资本,以CEO孙一丁为首的新管理层上任,无疑是瑞思很关键的转折点。

“行业还是很重要的,很高兴能在职业生涯的第二个阶段,选择了一个非常好的行业。”作为一个职业经理人,孙一丁如此表述了对自己在瑞思的工作评价。一个很标准的回答。

 

拓展阅读:

瑞思 VS 51Talk :两家青少英语中概股,线下线上哪个阵营更具有想象力?

2017半年净利超去年全年,10岁瑞思能否抢滩“少儿英语第一股”?

2亿美元融资后,“当红炸子鸡”VIPKID身上的三大关注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