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考拉优教想做一个专注3-12岁的儿童素质教育“严选”平台,其差异化就是采用反素质教育垂直类的做法,做一个平台型的内容及服务平台。它们用了怎样的玩法?会是下一个教育APP里的“网易严选”吗?

这是钱晋文的第三次创业,他自2011年开始创业,至今为止有三段创业经历,曾参与打造过亿用户的有你短信社交工具、手帐社交平台五月以及目前的儿童素质教育严选”平台考拉优教

打开考拉优教的APP,就可以收到来自自然科学分类《吉米的食物工厂》的推送,这是一个脑洞大开的美食节目,还可以收到来自科普英语动画片《科学博士奇遇记》的推送,通过趣味生动的动画描述生活中的小常识。像这样的课程还有很多,涉及心灵成长、英语启蒙、艺术素养、人文历史、运动生活等方方面面。

考拉优教创始人钱晋文说,考拉优教想做一个专注3-12岁的儿童素质教育“严选”平台,主要通过提供在线素质教育课程、教具及服务来给孩子一个完整的素质教育成长方案。目前,考拉优教拥有超过150万注册用户,平台上的课程超过10000节。

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钱晋文希望考拉优教的差异化就是采用反素质教育垂直类的做法,做一个平台型的内容及服务平台。为此,考拉不仅要“严选”素质教育课程,还要布局线下体验店,它们用了怎样的玩法?能否突围?

 

布局线下体验店,用教具连通线上和线下教育

考拉优教目前的商业模式是通过KOL/B端合作方,与教研团队联合制作教育内容,合作分成,配合其配套的教具及线上线下服务,给用户提供儿童素质教育成长解决方案。目前B端及KOL已经合作的有1000+,C端用户150万以上。“目前合作的都是线上课,不进行线下课研发。”钱晋文说道。

考拉优教的课程体系分类包括自然科学、心灵成长、英语启蒙、艺术素养以及人文历史,课程内容以录播视频形式为主,单集的视频时长为3-10分钟不等。据他透露,目前的付费课跟免费课的比例为1:3,付费定位商业转化,免费定位提升黏性和留存。目前付费课定价主流课程在50-200元之间。

钱晋文提到,与一年前相比,考拉优教研发了5E的交互式游戏课程体系后,制作了很多的课程,使得月时长(平均一个用户一个月的使用时长)有所增加。“从最初刚上线后的月时长不足10分钟,到后续不断优化内容、补充内容,完善产品提升到月时长30分钟;目前经过一系列各种优化、推荐之后,月时长到了80分钟。”

考拉优教现在不只是做纯线上的素质教育课程,还拓展了线下体验店。钱晋文表示,“线上的素质教育课程对于3-6岁的孩子而言,需要一些辅助手段来提升知识吸收的效果,而教具能让孩子在学习的过程中,除了听和看,可以动手边学边看,增加学习的吸收效果,所以教具对于小孩子兴趣启蒙的学习至关重要。”

(教具图片)

为了推广教具,增加接触用户的渠道,考拉优教计划通过线下体验店打开市场。钱晋文的计划是,希望考拉优教的线下体验店,可以对标目前CBD的玩具店。通过类似玩具的教具吸引孩子;通过教具背后的知识点、体系化知识吸引父母。“在体验店中,老师可以教父母如何在家里用教具配合线上课程来教孩子学习教具的知识点,以满足了父母端和孩子端的需求点。”

他透露,目前线下体验店首先会在上海世博源开第一家直营店,后续会通过直营+加盟的方式在一年内,在一二线城市开到200家。对于2018年的规划,除线下体验店布局外,考拉优教计划月销售额达到1000万。截至目前,考拉优教公司有35人,占比最多的是运营团队,占比40%;公司还有一支6人的教研团队,主要负责自产内容,包括方向选择、大纲编写、教案编写、制作指导、KOL内容修订。

 

机器+人工相结合,“严选”素质教育课程

与一年之前相比,考拉优教在平台视频上多了“严选”的概念,这一点跟电商平台“网易严选”相似。

钱晋文向鲸媒体表示,考拉优教的严选概念则是来自于大量的用户调研,“我们发现父母的问题在于他们发现市面上有好多的各种各样的内容,但是试错成本都比较高,要找到合适且优质的内容其实比大海捞针还困难。”考拉团队需要做的是,帮助父母进行严格的教育内容筛选,让教研团队对市面上的内容进行全面的筛选后,再提供给适合他们的内容。

 

考拉优教的“严选”方式是机器+人工结合。

首先通过爬虫获取线上各大视频、音频平台的儿童教育内容,如优酷、土豆、爱奇艺、喜马拉雅,以及各大垂直类产品内的儿童教育内容的数据,用于大数据分析,进行分类,排序,筛选出当前市面上最受用户欢迎的Top30个细分儿童教育领域及Top200的儿童教育内容。

其次再通过教研团队对内容进行主观筛选,通过研讨会进行预判,判断哪些内容在未来的半年到一年内会有较大的潜力,以及哪些内容会一直红火下去,然后团队再去寻找行业内专业的KOL联合制作对应内容或者进行版权合作。

在大数据方面,由于钱晋文是技术出身,他与团队基于平台上的数十亿条用户行为数据,打算做三方面的工作,分别是智能推荐、智能上课、AI老师。

第一是智能推荐,利用用户的行为数据,对用户进行标签化分类,通过用户的年龄、性别、关注领域、浏览记录、长时长内容、短时长内容,判断用户的属性,从而通过系统推送适合用户的内容;第二是智能上课,利用用户的上课数据,互动游戏环节的数据,以及答题表现,动态调整课程环节和内容,强化孩子的吸收效率,保证让孩子在错误的地方可以反复学习,完成学习效果;第三是AI老师。在英语发音部分,结合语音识别技术,提供英语口音纠错功能,让AI老师解决师资紧缺的问题。

 

破解在线素质教育平台变现难?

素质行业的行业竞争比较激烈,每个细分领域都有不少的竞争者,尤其是在STEM领域,不断有大量公司涌入。由于政策导向以及年轻父母对素质教育的关注,这个领域未来的抢夺会越来越激烈。

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考拉优教的差异化就是采用反素质教育垂直类的做法,做一个平台型的内容及服务平台。通过挖掘上千位KOL及B端优质机构,联合生产儿童素质教育内容。钱晋文说,“但凡教孩子素质教育方面的内容,在考拉优教平台上都有,能够提升用户的使用频次及付费意愿,不会因为单个垂直类产品不感兴趣或者产生过一次消费后就离开了产品。”

那考拉如何打破平台型的初创公司很难走通商业模式的魔咒?他认为,平台型初创公司的难点在于:一是平台型产品门槛低,复制容易,从竞争中杀出来比较困难;二是对于初创公司而言,平台型公司的投入要求比较高,没有一定的资本支撑只能做垂直细分领域的事。

“对于考拉优教而言,由于所在领域的特殊性,属于一个教育类产品,更注重细分领域的内容,所以很难看到平台型产品,因为流量型平台教育产品都不被业内看好;我们属于一个内容服务平台型产品,注重素质教育各领域的内容和服务的打造。”

他透露,对于考拉优教来说,最近一个季度已经开始商业变现,按照互联网团队基因来说,商业模式在接下去的1-2年内就会跑通。他罗列了接下来一年要尝试的三条商业业务线,即内容变现、教具变现、服务变现,而且会用后面的数据来证明商业模式的可行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