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5月5日,PE私募公司CVC Capital Partners(简称“CVC”)在其官网发出公告,已出售2013年收购启德教育的股票,停止了启德在香港IPO的计划。

5月5日,PE私募公司CVC Capital Partners(简称“CVC”)在其官网发出公告,已出售2013年收购启德教育的股票,停止了启德在香港IPO的计划。大家跟鲸媒体一起看看启德资本之路走向何方吧!

 

【事件】

CVC退出获利超3倍,启德或寻求A股上市

资料显示,CVC本次退出获利6.92亿美元(约合45亿人民币)。也就是说,根据2013年报道的,CVC原始投资的2亿美元的数额,CVC从中获利超过3倍。据悉,这个交易并未在流程上完全结束。

CVC的声明中还表示,接盘股份的对象主要有中国PE私募股权基金NLD,还包括启德的创始人李朱以及其他高管团队。

之前也有消息称,传启德教育筹23亿元拟第四季度赴港上市,但随后坊间就有传闻,启德暂停香港上市。业内猜测,估计是受中概股回归潮的影响,启德了改变上市计划,并且随着竞争对手新通、360留学等借道登陆主板消息的刺激,更加坚定了启德登陆A股的决心。

据了解,早在2011年,英联资本曾5000万美元投资启德,持股比例不详。

2013年底,私募股权基金CVC Capital Partners以2亿美元的价格,从创始人李朱及英联资本手中收购了启德教育部分的股份。之后,CVC与创始人一起推动公司发展,包括加强团队管理。2014年6月,空降高管黄娴出任启德教育CEO,全面负责集团的管理和运营,创始人李朱担任董事会主席。

 

【梳理】

黄娴上任后,启德定位做一家国际教育机构

3

鲸媒体从启德教育的官网看到,目前启德包括留学、考培、学游三个子品牌。对于启德近年的发展情况,黄娴在去年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启德“只用了两个新产品(美国高端申请项目PO+学游),就实现了新开20家分公司的收入。”我们不妨来看一下黄娴上任新CEO之后启德都发生了哪些变化。

黄娴就任CEO之初,曾在启德高管大会上提出要“做最值得信赖的国际教育机构”。和国际相关的教育包括国际学校、考试培训、留学服务都在启德的业务之内,另外还包括少儿英语(偏近于为出国做准备的学科英语)。

2014年底,启德教育宣布收购明杰教育,后者的重点业务是留美考试培训以及美国本科申请,并有美式的素质教育培养部分,其线上教学比较成熟,有自行研发的线上、线下互动教学技术。这一收购巩固了启德在美国市场的地位,并通过在线技术平台提升了启德在互联网与移动互联网方面的发展。

而在少儿英语方面,启德将沿用明杰教育“学树堂”这一少儿英语品牌,但把它融入国际教育业务板块。所以启德形成了四个业务板块格局:留学、考试培训、国际教育、游学。

去年,在明杰教育的基础上,启德投资1500万美元推出了混合学习系统“备考史密斯”(presmith),对已有的雅思托福课程进行体系化构建。之后,启德又推出了学游项目,其中学习部分占80%,部分高端学游课程由海外名校教授授课。为延伸留学产业链,之后启德推出了体系化的产品“美国高端申请项目PO(Prestige Only)”。同时。启德学府更名为“启德考培”,课程方面还包括了“桥梁课程”(是针对语言分不够的学生而设立的语言培训加基础学术课程)。

推出这些新产品之后,启德定位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启德希望打通高端留学服务的产品链,开拓少儿英语业务,定位做一条线的国际教育。而且还将打散了之前分得很开的留学业务和考培业务,实现去部门化整合。

据CVC发的声明,启德作为中国海外教育咨询服务供应商,拥有13%的国内市场份额,自2000年成立以来,向海外输送了超过12万学生。2014年,启德帮助18500名学生到国外就读,其中45%的学生都申请到了世界前50的学校。资料显示,启德2013年营收约5~6亿元(其中中介服务约4亿元,语培业务启德学府1.5亿左右)。

 

【鲸评】

1 CVC在中国赚得盘满钵满

CVC成立于1981年,在全球拥有21个分支机构。CVC代表全球300多家企业、政府机构和私人投资者进行资本投资。官网显示,多年来,CVC募集金额超过710亿美元(包括CVC Credit Partners)。在全球,CVC迄今共完成了逾300个公司收购项目。而在中国,CVC的投资案例主要包括:
44

(表格内信息来自CVC官网及公开资料,鲸媒体整理)

CVC在中国名声大噪是因为俏江南事件。2008年,俏江南创始人张兰和鼎晖投资签订公司上市的对赌协议,鼎晖出资2亿元,换取俏江南10.53%股权,条件是俏江南必须在2012年底前上市。否则,由张兰高价回购鼎辉投资所持股份。但俏江南受“反腐”浪潮冲击业绩惨淡,且因为餐饮企业的IPO申请处于冻结状态,在2012年未能实现IPO,触发了“股份回购条款”,必须拿出4亿元回购鼎晖持有俏江南的股份。俏江南“手中无粮”,于是鼎晖启动“领售权条款”,将俏江南股份转手给CVC。

CVC在投资俏江南不到一年时间后,就与张兰闹掰,张兰资产遭到法院冻结。之后CVC因未如期向银行支付收购俏江南的贷款,俏江南被银行接管,张兰出局。

除了俏江南事件 ,CVC在今年2月还曾和大娘水饺创始团队也开撕。

即使CVC曾闹出过这些纠纷,但从其投资启德收益翻三倍的成功案例中,我们也发现,启德这样的教育项目是主流大型PE希望追求的标的,PE投入标的的钱可控,回报周期大概两三年,之后获得的回报也可观。而且,标的资产成长性也很稳定,不会大起大落。

 

2 黄娴何去何从值得关注

自从黄娴2014年6月出任CEO之后,传闻启德创始人李朱就逐渐淡出。此前黄娴曾主导过培生对环球雅思等项目的收购,这位更深谙国际化管理和资本运作的职业经理人的加入,让启德更专业化,多个业务板块共同推进。值得注意的是,黄娴是CVC安排的高管。

此次启德回购显示出李朱仍是幕后总舵手(之前CVC入股时关于李朱的地位江湖上曾有颇多猜测,但后来李朱发声说启德教育与CVC是一致行动人,共同从英联资本回购股份,自己依然是启德教育的企业控制人),李朱背后或还有个大财团(当然包括参与回购的中国PE私募股权基金NLD)。那么,我们不禁猜想,黄娴将何去何从?

资料显示,黄娴1997年进入文化教育事业,加入新加坡上市企业大众集团,1999年被任命为负责大中华业务的执行董事,同时兼任集团财务总监。 2008年加入培生教育(亚洲)集团,2010年被提为大中华区总裁,负责大陆、香港和台湾所有教育业务,包括英语培训、国际学校、出版和媒体等,在2011年培生收购环球教育后负责全盘经营。黄娴曾在培生期间所主管的中国教育业务在过去四年保持了高速的增长。

可以看到,黄娴的发展轨迹一直都是国际化的职业经理人,最终何去何从还是要看其与李朱及李朱背后的财团协商的结果。

 

3 启德拟回归A股?

近年来教育概念受到资本市场热捧,从2015年上半年开始,A股的高估值吸引了中概股的回归潮。但目前A股上市上还没有出现以留学为主营业务的公司,不过也有几家隐含在A股上市公司的留学机构,包括被上市公司华闻传媒收购的太傻留学,被上市保龄宝公司收购的新通教育,以及今年初被上市公司立思辰收购的360教育。

今年2月,“柳橙网”获批新三板挂牌,成为留学行业中第一家独立登陆公开资本市场的企业。同月,“芥末网”也申请挂牌新三板。此外,还有威久留学、博智教育、培诺教育等也纷纷进入新三板。

这些留学机构的用户大都中国人,在国内上市对消费者品牌号召力更强,并且教育概念在国内二级市场有升温态势。业内认为,此次CVC正式公布退出启德,之后启德或会在A股寻求上市。但至于什么时候公布,要看具体交割是否结束了。有传闻称,深谙资本运作的黄娴在回购CVC股份的同时,可能已经谈妥要“借壳”的标,很快就会对外公布预案。如果真如传闻所说,黄娴在启德任职的时间将会更长。

 

4 借壳上市挑战增大

互联网+留学新型模式的出现,柳橙网、51offer、顺顺留学等新型留学机构的发展对启德也带来了冲击:在业务上,顺顺留学之前曾被曝出挖传统留学机构的墙角,而启德在上个月也出现学员退费难、维权难事件。在商业模式上,传统留学中介大多依靠消费者(学生或家长)前端收费,以及院校返佣;但在“互联网+留学”发生作用之后,互联网模式降低了对学生的收费,这些新型机构大部分营收来自院校返佣。启德又将如何面对这些冲击?

此外,传统留学中介之间的竞争也相当激烈:金吉列采取跑马圈地、高速扩张策略;新东方前途出国借助新东方在语培领域的优势,拥有较多精准客源;新通国际凭借不同业务的布局,业务线间客户共享贡献更高的ARPU值。同样作为传统留学机构的启德,今后又如何凭借自己的三大品牌(留学、考培、学游)面对对手的挑战?

启德高管此次回购股票的价格反映出其估值已经翻番。我们不由要想,回购是否会伴随新一轮融资,筹谋转型以应对新环境下的冲击?

上面所说的都是来自经营和概念题材方面的挑战。更重要的是,以启德的体量挂牌新三板似乎有点亏了。由于上交所战略新兴板搁浅之后,壳资源的价格水涨船高,这无形中增加了启德借壳上市的难度,并且监管部门对借壳上市审批的标准等同于IPO。但如果按照原有规划,启德从港股上市,这些烦恼都可以避免。

 
5  借鉴学大回国上市模式?

此次启德高管参与回购的金额如此之大,其团队背后大财团的身影若隐若现。设想,如果是类似于学大背后的清华系资本,那么启德会不会借鉴在美上市的学大回归的路径,以规避借壳审批的麻烦呢?

要知道,构成借壳上市有两个前置条件:一是上市公司的控制权发生变更,二是置入资产超过上市公司前一年的资产规模(100%)——其中一个条件规避掉,就不需要借壳审核。

我们接下来看看学大的回归路径:先找到拟转型的A股上市公司银润投资,银润投资实际控制人变更为清华控股(学大的控股大股东);第二步是银润投资发起定增,定增后,实际控制人不变。

值得注意的是,定增的认购方为清华系、学大主要股东与核心员工、财务投资者。定增之后,学大主要股东和核心员工(可视为一致行为人)共持股31.33%,与清华系持股相差不到1%,一方面实际控制人未发生变更,另一方面又不至于损害学大主要股东和核心员工的利益,双方可以制衡。这一精心安排的方案规避了借壳审批。

相信启德及其外脑的脑洞很大,那么我们就静观其资本大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