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现在中国有3300万名学生,其中居然只44.3万名国际学生,而且国际生的数目一直在急速上升。中国的政策是要在2050年前拥有40个国际水准的大学。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国的高等教育和研发系统本身国际化的体量之大,潜力和空间之大,对全球主要的竞争对手都会产生很大影响。

编者按:山东大学在2015年就推出了一个管理项目计划国际硕士,只有8个学生报名,其中还有5个还是在开学当天才出现的……到了2016年,申请人数已经激增到100人…… 2017年,申请人数突破200,来自包括美国和英国的20个国家……作为一个教育行业的从业者,很幸运自己生在了一个剧烈变化的全球教育融合的年代。

说起前段时间,中国老师大战英国熊孩子,很多同学都还记得BBC去年拍的一部经典纪录片—“中国学校,我们的孩子受得了么”(Are our kids tough enough? Chinese school)。上中下三集,讲述了五名中国老师在英国一所中学为期四周的中国式教学试验,以及期间诸多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纪录严明,课业重负,以及封闭式教学和绝对服从老师的指令,这些都成了很多英国孩子无法承受之痛。两个完全不同的教育体制的碰撞,引起了全世界的思考。

在2015年这部纪录片中,BBC以特殊的视角介绍了中国式教育。中国教育“走出国门”与英国文化发生有趣撞击,引发了很多对中式和英式教育的反思。中国式教育,课堂管理都和英国青少年的文化以及价值观发生了冲突,有令人称叹之处,也有令人叹息的地方——碰撞越强烈,给人的反思就越多。基础教育本身直接深入到一个社会的骨髓,这种教育的交流既是一种文化的输出,也是一种融合。其实说起教育输出,英国,美国还有澳洲的教育体制早就输出到了中国,但是反方向的输出?一切刚刚开始,有种潜力无限的感觉。

中英之间的教育交流早就不止于五个老师的教学实验那么简单。我们要知道,这不是一个媒体策划的实验。而是在基础教育板块,中英数学教师交流项目是2014年第二轮中英高级别人文交流机制会议的成果之一。项目实施以来,中英超过100所学校的500多名教师进行了教学交流。

如此独特又新鲜的中式教学法引发了英国社会的兴趣,英国的小学甚至还推选当地的老师观摩中国老师教学,最热门的观摩课程就是数学课。

如果倒推10年,谁会想到中国的数学老师也可以“输出”?但数学教学的确已经走在了中国教育输出的前沿。英国教育部曾在2016年宣布,英国4年内将在8000所小学推广上海式数学教学方法。一月底,英国首相特蕾莎-梅的首度访华就在武汉签了一个大单,其中很重要的一条就是将双方数学老师交换交流计划进一步拓展至2020年,未来两年内继续派遣200名英国数学老师赴华交流学习。

英国这几年在引进中国教育方面自然是尝到了甜头,中英学科交流甚至引来了美国、芬兰、南非等国以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等国际机构也到中国来取经。中国教育成为让世界了解中国,促进东西方文化融合的契机。历史渊源深厚的中国式数学教学本身也承载了很多的中国传统文化。

这就回到了我今天想说的重点。最近不少朋友看了我之前写的关于中国教育输出的文章,询问中国的一带一路提议将如何影响全球经济,或者是中欧经济合作。我一直想强调一点,就是一带一路倡议,还有一个重要影响,是它将如何影响全球教育,包括高等教育的格局教育与全球经济合作以及资金流向都是直接相关的。这两年的全球经济大事件不外乎是英国公投脱欧,以及美国愈演愈烈的贸易保护主义。这些除了直接影响到全球自由经济和资金流向,还会触发很多社会问题,例如全球学生和学者的自由流动,以及科学技术合作研究。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与欧洲的合作是在整合欧亚大陆的实力,不仅是经济,贸易,在学术上也是如此。这也是所谓的学术的自由。

去年11月份,在加利福利亚大学高等教育与研究中心做60周年庆典中,有一位荷兰的教授专门提到了中国的“新丝绸之路”可能对全球高等教育市场带来的影响。这位来自乌特列支大学(Utrecht University)经济学教授Marijk van der Wende认为新丝绸之路推进了中国与欧洲在高等教育和研究合作,中国将因此具备挑战美国在高等教育领域一家独大的地位,在全球高等教育行业成为领头羊,而不是追随者。我感觉,这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当然,这其中依然存在很多文化冲突的元素,要进行教育输出,首先是交流,然后才是撞击和相互融合,这个过程将趣味横生,深至一个社会的骨髓和血液中。这也是我倡导成立『ThinkChina中国教育全球推广智库』的原因。

在教育板块,这条新丝绸之路必将充满中国特色。教育的意义在于可以于无形中重新定义国界,以及个人和不同国家之间的关系。

现在中国有3300万名学生,其中居然只44.3万名国际学生,而且国际生的数目一直在急速上升。中国的政策是要在2050年前拥有40个国际水准的大学。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国的高等教育和研发系统本身国际化的体量之大,潜力和空间之大,对全球主要的竞争对手都会产生很大影响。

跟随一带一路倡议,中国教育部的很多政策也在对此鼎力支持。例如,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的教育部奖学金计划,是要在三年之内资助7500名中国学生出国留学;五年之内资助1万名国际生在中国学习。这一奖学金计划是集中在中亚,东南亚以及南亚国家。

除了针对学生的奖学金计划,中国还有很多新政是关于设置合作项目,以及师生互换,学术交流。合作成立中国大学海外校区也会是『ThinkChina』重点关注的议题。

说个小例子。山东大学在2015年就推出了一个管理项目计划国际硕士,为海外生提供奖学金,这个项目的倡导人还记着在这个国际项目推出的当年,只有8个学生报名,其中还有5个还是在开学当天才出现的。该项目的教授在开学第一天很紧张,担心教室里会一个人都没有—这是最糟糕的情况但不是不可能—因为即使注册了,也不代表学生会来上课。可随着一带一路倡议对于教育行业的推进,这个国际项目很快就风生水起,到了2016年,申请人数已经激增到100人,最终33人入选,26人入学。2017年,申请人数突破200,来自包括美国和英国的20个国家。

谈回国际贸易和投资机会。说到经济,教育永远都是根基,中国公司也在快速的国际化轨道中,眼下对于那些同时熟悉中国和西方国家的人才需求强烈。大学应该和商界合作,为“国际学生”提供最佳的实习机会,实现双赢。以往都是中国学生走出去,再“海归”回来,现在则是海外学生走进来,同样可以直接为中国企业所用,无论是出海的私企,也包括早已富有盛名的国有世界500强企业。

作为一个教育行业的从业者,很幸运自己生在了一个剧烈变化的全球教育融合的年代。祝愿全球年轻人都能有机会到不同文化环境中去学习体验,成就自己,也成就越来越多的开始出海的企业。让“学,无国界”。

(本文来自投稿,作者郝斐国际教育专家,学无国界创始人兼C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