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3月3日-5日召开的2018全国“两会”无疑成为本周最大看点,有关教育方面的提案和建议一波接一波,其中关于素质教育的发展与未来布局也被多次探讨。在接下来的2018年,素质教育会以怎样的姿态展现?素质教育怎样开展会更加丰富多彩?

3月3日-3月5日召开的2018全国“两会”无疑成为本周最大看点,有关教育方面的提案和建议一波接一波,其中关于素质教育的发展与未来布局也被多次探讨,例如腾讯马化腾建议加强青少年科学教育和网络素养;被广大青少年所熟知的腾讯QQ推出的科技探索项目——“QQ-X”计划在2018年开展从地球走向太空的探索项目。

关于“课后三点半”的时间用途,中国教育政策研究院副院长庞丽娟建议:孩子们需要获得更丰富多彩的体验,特别是更多地走进大自然,更多地进行操作探究,有更多的同伴交往与合作,参观博物馆、科技馆等。

其实素质教育并不是在今年两会开始“走火”,早在2010年7月,《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明确指出:“中小学要由‘应试教育’转向全面提高国民素质的轨道。”在十八大报告中也提出:“全面实施素质教育,深化教育领域综合改革,着力提高教育质量,培养学生创新精神。”十九大报告中再次强调,“要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发展素质教育,推进教育公平,培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教育部2018年工作要点》提出“大力发展素质教育”……

素质教育的火热除了纲领性文件的引领,还有来自中高考改革这一“指挥棒”带来的机遇,以及消费升级、家庭育儿观念变化等一系列因素的催化。

当然,资本的嗅觉也是最为灵敏的,用数据说话,鲸媒体统计的2017年一级市场教育行业投融资数据显示,在2017年近300亿融资总额、共412起投融资事件中,来自素质教育的融资有74起,占总投资数的17.96%,超过K12投融资总数。

 

在接下来的2018年,素质教育会以怎样的姿态展现?素质教育怎样开展会更加丰富多彩?先来听听两会代表的声音。

 

导读:

2018两会教育议题:转变教育观念,关注青少年综合素养提升

教育部重拳整治校外培训机构,素质教育机构怎么看?

据说青少儿编程教育很火,这股热风会刮多久?

 

一、2018两会教育议题:转变观念,关注青少年综合素养提升 

  • 马化腾:加强青少年科学教育和网络素养,培养面向未来的创新人才

全国人大代表、腾讯董事会主席兼CEO马化腾拟向今年两会提交的多条议案中就包括,加强青少年科学教育和网络素养,培养面向未来的创新人才。

马化腾建议一是设立“青少年科学发展”专项基金,培养一大批懂科学、爱科学、教科学的专业科学教育者以及了解网络、了解儿童的专业人士,提升科学教育与网络素养培养水平;加强科研机构、儿童网络教育研究机构与基础教育体系互动,推动网络素养进入中小学德育课。

 二是加强跨界联动,鼓励各方社会力量深入参与科学教育和网络素养培养。鼓励企业和研究机构开放自身资源,激发青少年学习热情,并完善学生到科研机构、企业学习实践的机制;各级科技馆、天文馆、博物馆、少年宫等机构也应当主动创新,成为打造和承载优秀课程的基地,与义务教育体系形成有机结合。在网络素养相关领域,当前要加强基础研究,形成完善的认识网络、运用网络、规范网络行为习惯的基础体系。

 三是建立“云端实验室”平台和区域性科技馆,系统引入第三方社会优质资源,鼓励和引导结伴帮扶,解决偏远地区科教资源匮乏问题。同时积极鼓励新兴科技与创新教学方式的运用。将VR、AR和人工智能等新技术与影视、游戏等文化形态融合,开发出更丰富、互动性更强的教育内容;在日常教学中,鼓励探索跨学科教育,提升青少年的综合素质和创新思维;企业也可以发挥自身优势,举办科技创意大赛、网络编程大赛等活动,通过创新教育方法,帮助青少年学习科学知识、正确使用互联网

马化腾认为,科学教育培养的是才,决定数字一代的创新能力;德才兼备的创新一代将挑起中国未来发展的大梁。

  • 庞丽娟注重人格、科学探究等综合素质的发展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教育政策研究院副院长庞丽娟认为,全社会应对孩子的成长目标、教育培养孩子的目标都放宽些。儿童的仁爱善良、真诚礼貌、阳光大方、开朗自信、与同伴友爱交流合作、热爱大自然、喜欢科学探究等,远比学业知识、技能重要得多。
孩子们的成长环境、参加的活动、获得的体验更丰富多彩,特别是更多地走进大自然,更多地进行操作探究,有更多的同伴交往与合作,参观博物馆、科技馆等。如果过多地强调学业知识的补习,就会剥夺孩子许多的身体锻炼运动的时间,与人合作交往的机会,以及亲近大自然、科学探究操作等经历。不利于孩子综合素养的发展。
“每天下午3点半以后、周末,是丰富也是宝贵的时间,全社会,特别是相关部门、家长和教育机构应该加强提供和引导孩子更多地体验课堂、学业知识之外的多种经历与锻炼,这样才更有利于促进孩子人格、情感态度、合群性、科学探究等综合素质的健康发展。”庞丽娟说道。

  • 宋华平:提高书法课开课率,传承与发展中国书法艺术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宋华平呼吁提高书法课开课率,前些年,启功、沈鹏、张海等书法大家呼吁书法教育进课堂的愿望已经实现,但具体的开展情况还不是太理想。比如开课率只有60%,专业书法教师不到9%,相关的书法教材也不到位。

宋华平建议教育部门应该和当地书法家协会相结合,让更多专业人士能够走进课堂,提高书法教育课的开课率,通过开展书法进校园活动,培养广大中小学生的注意力,从而更好地弘扬、传承、发展书法艺术。

 

二、教育部重拳整治校外培训机构,素质教育机构怎么看?

其实,书法、美术、机器人这些课程是校外素质教育机构较常见的课程形式,据《2017年中国家庭素质教育消费报告》显示,家长已为孩子选报的课程中,艺术类占最大比重,为71.78%,占比其次是体育类,达到50.99%,生活素养类占比37.66%,科创类占比33.55%,研学类最低,为20.73%。

从数据中可看出,家长们不止为孩子报一种课程。通过意向课程可以发现,体育占比89.34%位居首位,艺术类占比88.46%,研学与科创类课程愈加受到家长们的重视,占比分别达到71.48%与61.63%,增长空间很大。这似乎为众多素质教育类课外培训机构打了一针强心剂,毕竟素质教育一直带有“非刚需”的标签。

近期,教育部等四部门联合发布的《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矛头直指那些无资质和有安全隐患的培训机构,数学、语文等学科类超纲教超前学等“应试”培训行为,以及学校和教师中存在的不良教育教学行为,让高高兴兴开店准备迎接开学返校学生的校外培训机构内心蒙上一层阴影。

在鲸媒体《四部门重拳出击专项治理K12教培乱象,校外培训机构将面临掣肘厄运?》一文中,鲸媒体表示,对于那些处于灰色地带的社区店来说将面临被整治的风险,这在一定程度上给一些校外培训龙头企业减轻了竞争压力,使得有资质、有品牌、规范办学的大型机构受益,非应试类的素质教育培训机构也会受益,且比较符合今后教育发展方向。

那么,素质教育机构自身如何看待这次“联合整顿”?

  • “择优”“超前”无法避免,但强调个性化的素质教育更符合发展趋势

“这次的联合整治是对语文、数学这两个学科过度教育的一个收管,这个举措本身是正向的,因为国家十来年对纯粹的学科补课持反对态度,鼓励提升素质教育,希望学生能获得全面性发展,因此发展素质教育是必然,尤其是艺术、体育、创客等素质教育项目早早地被列为北京市‘课后3点半’的重点项目。”创客教育公司寓乐湾CEO刘斌立对鲸媒体说道。

刘斌立坦言,从教育行业来说我们无法回避“超纲教学”“提前教学”“强化应试”这样的不良现象。考试驱动型的国家,通过考试成绩和比赛成绩获得优先的录取、招揽更优秀的教育资源的方式由来已久,到今天为止,很多学校在选择学生的时候过度依赖考试成绩,但是通过统一的教育、统一的考核,得出的结果就是同质化现象严重

能考察学校学习之外的能力往往需要通过一些校外的辅助力量,例如个性化测评系统,综合素养评定等等。据刘斌立介绍,在今年3月中旬,寓乐湾会把与教育部联合推出的“青少年创新能力大数据测评系统”带入公立学校,让接受素质教育的学生经过系统测评,以大数据为基础,得到过程性评价及能力发展报告,让学生学有所评

“教育行业并不是一个轻运营的行业,好比农业,教育相当于是灌溉行为,孩子好比植物,植物的本性是慢慢成长,揠苗助长违背了自然本性。每个孩子天赋各异,教书育人因人而异,因此没办法真正做到标准化和量产化。”刘斌立说道。

  • “一刀切”的情况不太可能出现,大机构、中型机构、规范的小机构可以共存

刘斌立认为,首先,无资质和有安全隐患的培训机构本身不能为孩子提供优质的服务,不具备公信力,这与教育行业“传道受业解惑”的本质相悖,取缔这些机构是有必要的,太过于微小的教育机构没有存在的空间。这里的“小而精”指的是专注教学、教研的机构,而不是一切以招生作为目的的微小机构。

毕竟作为一个对学生负责任、有公信力的教育机构,最基本的课程、师资、教学空间、场所是必须具备的。反过来,具备了各种基本条件之后,不太会成为一个特别小的机构。

刘斌立告诉鲸媒体,“在创客这个领域生存3年以上的公司其实已经陆陆续续地在行业里站稳了脚跟,毫不夸张地讲,排列前3名的公司收入接近亿元或已经过亿,并已经开始实现盈利,所以较大的创客教育机构近两年并没有处在生存的艰难期。”

其次,校外培训机构恐慌的原因是因为没有标准,国家需要出台更加细化的政策,需要有更明确的指标来判定具备什么标准才是合格的教育机构。

有不少观点认为,在这次专项治理之后,未来有可能发展成为“一刀切”的情况,即只有大机构能够生存,刘斌立认为符合要求的小机构一样可以生存,“在国家的政体下,不太可能允许‘一刀切’的情况发生。最后应该是大机构、中机构、规范的小机构共存。”

如何更好地共生共存?“小机构合并在一起成为一个大的教育综合体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至于合并还是联合做大有待市场考验和发展。”

三、据说青少儿编程教育很火,这股热风会刮多久?

鲸媒体不完全统计,从2018年伊始至今,已经有4家青少儿编程教育机构获得资本关注。2017年全年获投的青少儿编程教育机构数量为9家,也就是说2018年前两月的投资数量占2017年全年总量接近50%。

编程被称为是可以通过寓教于乐的方式让孩子掌握基础物理、基础数学、生物仿生学等知识在生活中的应用,提升逻辑思考力、专注力、空间想象能力、计算能力、动手能力、抽象思考能力等多种能力,并能培养信息整理融合,解决实际问题。

在2017年7月国务院印发的《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中指出,人工智能成为国际竞争的新焦点,应逐步开展全民智能教育项目,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逐步推广编程教育、建设人工智能学科,培养复合型人才,形成我国人工智能人才高地。

刘斌立创建的寓乐湾也有青少儿编程业务,但是并没有将其作为主力来推动。在刘斌立看来,最近的编程热应冷静看待,编程属于创客教育里面的一个分支,它并不能代表整个创客教育。“市场上一直有个认知误区,觉得让孩子们学习了机器人课程、编程课程就可以掌握整个科技教育。我们处在信息化社会,科技固然重要,但是科技教育的发展不能只靠编程或机器人某一个品类来做支撑。”

有一点值得肯定的是,编程是在整个创客/素质教育里最适合于线上教学的课程。“一般编程培训机构的互联网基因属性比较强,线上用户较多,但是这也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教学模式多样化,同时也可能逃不出‘做互联网很烧钱’的怪圈。”

(图片来源:中国少儿编程发展报告)

不论是编程还是机器人,他们都是创客教育的重要表现形式,可以感受到,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家长和学生开始关注和青睐素质教育,“创客教育从原来属于校外的素质教育里的一部分逐渐变成了校内的刚需,整个创客教育在中国是持续升温的状态,机构之间的竞争也更加激烈,这是我最直观的感受。”刘斌立说道。

2016年,全国的创客教育机构大概有近200家,而在今天这个数量已是原来的3、4倍,不少教育信息化企业也增设了创客教育这一业务模块。过去几年,北上深、郑州是创客教育的热点城市;最近,山东、四川、浙江等一些人口大省、教育大省以及经济较发达的城市也跟上了节奏。

然而在风口下,我们似乎并没有发现有龙头企业的诞生?“我认为没有龙头出现是一个正常现象,”刘斌立对鲸媒体说道,“一是因为这个行业处在发展初期,龙头机构还未养成;二是由科技教育的特点而决定,科技教育本身的应用范围很宽广,有电子类、编程类、机械结构类、智能制造类等等,特点各异,各有所长,有的公司以飞行器见长,有的公司以机器人见长,这决定了它们很难在发展的初期就在一个领域里出现大的独角兽。”

刘斌立认为,未来的创客/素质教育将有以下发展趋势:

1、创客/素质教育将成为中小学的必修必考课,一旦列入升学考试科目意味着将变成刚需项目,而在以前,创客/素质教育并不具备这种“身份”;

2、随着家长对创客/素质教育的认同感上升,创客/素质教育将从B端逐渐延伸到C端,B端C端共同发展

3、线上线下的教学模式并行,不能把线上线下看成是天然的敌人而割裂开来,如果满足更贴合的教学模式、更便利的推广方式、更轻质的成本结构,那么完全可以将两者结合,应该从教育本身出发选择方式,而不是从商业角度去固化并极端地割裂线上和线下。

 

拓展阅读:

资本虽进场,在线音乐陪练跑出来还有多难?

编程是人类第三种语言?资本追逐的青少儿编程培训行业“喜”与“悲”

血拼细分赛道,青少年体育培训市场还有什么玩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