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其实现在留学生问题已经直接影响到英国脱欧之后的方向问题。 英国现在有倾向于“软脱欧”的游说团体已经将留学生问题纳入到游说内容之列。最终的结果可能会让国际留学生更容易获取签证。为此英国政府内部也是各执一词,甚至有人在孤立梅姨,认为不管首相是不是同意,这个移民数字的统计方式真的要改改了。当然,如何统计数字没那么重要,这背后更重要的还是个对国际生的态度问题。

前段时间在一次短途航班上偶遇一位留英的同学,这位妥妥的富二代在英国从高中读到硕士毕业,之后留在英国尝试了各种接地气的工作,干出租,自主创业做网店卖家具,之后还短暂供职于英国某半导体实验室。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最后他选择回国创业,进入创新产业。

还有一位留学欧洲的同学也让我十分佩服。他是比利时一家名校的博士后,握着一项高新技术专利,博士后还没毕业已经在国内创好了公司,苏州和深圳还都抢着要。他的一位学弟更在离开大学实验室之后,30岁的年纪就轻松聘到了国内一所名校的副教授职位。

再说另一个例子。原本伦敦零售业要想找个中国大学毕业生做奢侈品销售绝对不是难事,但这两年要招聘一名像样的中文销售明显困难很多,原因就是英国对于海外大学生的签证政策收紧,很多学生毕业后直接回国就业,就业容易薪酬也高。

现实正在悄悄发生逆转。和几年前相比,留英派已经没有那么着急要削尖脑袋留在英国。在英国受教育和生活的经历,让他们回国就业或者创业都会有更多的选择,以及更大的发展空间。

可迫于选民的压力,在对移民数据进行统计时,英国政府迟迟不愿将留学生从统计中剔出除。非但如此,对留学生签证政策都有所收紧。当然,我也注意到,随着中国对英国投资日益加大,中国留学生对英国贡献也越来越大,一个即将脱欧的英国对外国留学生的态度正在发生改变。

一月底英国首相梅姨的访华开场别出心裁——英国皇家空军专机落地中国的第一站是武汉,第一个官方声明则是中英教育领域的新合作。选择武汉,据说是因为这是世界上学生最多的城市,有超过120家高校以及100万学生。

不要小看教育,教育一直是英国成功的出口产业,仅中英仅教育协议这一内容总价值就超过5.5亿英镑,足以在英国创造数千个就业机会。从2013年开始,中国投资人在英国的投资翻了六倍。 中国是英国第五大贸易伙伴,双方贸易总额达到近591亿英镑。在中英关系上,教育本就是重要的一环。留英的中国留学生总数超过20万,是英国最大的海外留学生群体。按照每个学生年均30万人民币的学习生活成本计算,每年给英国贡献近500亿人民币。这也是为什么学无国界十几年时间一直专注做留学生留学前、中、后市场的深度服务,当然这是题外话了。

梅姨访华再度引发了关于中国留学生“身份”的老生常谈,她在访华时表示“国际学生对移民数目并没有长期的影响”,这句话虽然听来诡异,可语气已是比以往柔和了太多。梅姨当年还是内政大臣时就对留学生百般吹毛求疵,认为留英群体动机不纯,来英国就是为了找工作。即使就任英国首相的前几个月,也依然苛刻言论依旧。

这一两年,对于留学生的人数到底还要不要继续算在移民统计数字中,英国政府内部也颇有争议。虽然梅姨的措辞柔和了,可她并没有任何明确的意愿要将留学生从移民统计中剔除出去,理由是这是国际惯例。哎,这就是政客。

可梅姨的松口也是有数据支撑的:英国国家统计局去年仔细检查了出境记录,并没有发现留学生签证到期了还赖在英国不走的。你要想成为一个政治家,应该能看到这件事情的刻不容缓。不用国家政策吸引留学生来、不吸引他们尽可能留下来,你靠什么去参与全球化的人才竞争。 然而人才竞争不就是5年、10年后商业和经济的竞争吗?!

对于留学生的身份问题,早就有政府官员看不过眼,坚信把留学生列在移民之列不利于生产力,不仅不应该释放出错误的信号,起码是和英国正在打造一个“国际化英国”形象背道而驰。英国国际贸易大臣利亚姆-福克斯(Liam Fox)的说法更加深意,他一直倾向于不再将留学生人数做移民统计,是因为他相信来英国学习的人都有“价值”。

去年在伦敦,在一次学无国界举行的峰会活动上,早年允许留学生毕业后留在英国两年PSW(Post Study Worker,英国移民局对获得本科以上学位的国际学生提供的2年英国居留许可。)签证的缔造者、英国议会议员Lord Bilimoria还提及,PSW签证是针对国际学生非常明智的举措,在美国和澳大利亚都有相似的政策。然而,当局取消英国两年PSW签证让人咋舌,这是“无脑”的决定。他表示现在有相当多的政客都在努力恢复英国PSW签证,也不用太过于悲观。

国际留学生的确是英国的现金奶牛。英国高等教育政策研究所和Kaplan International最新的移民报告显示,每年留学生给英国经济带来的贡献超过200亿英镑。这其中,几乎英国经济的任一板块,以及每一个城市和地区都在从留学生身上受益。用经济学常识可以推算,英国国际留学生给英国经济带来的回报是由此支付成本的十倍。 在这份根据成本和收益进行详细核算的报告中,所谓成本,主要是健康和社会医疗保障体系所需要的花费。留学生正当年,每天真也花不了NHS几个钱。相比而言,收益就大了很多,除了留学生本身支付的学费与住宿,还有购物,旅游。根据学无国界旗下的海外留学生支付公司myMoney负责人Sunny Sun的反馈, 目前中国留学生和游客在Harrods的消费已经超过本土居民。此外所产生的衍生消费也不可小视——伦敦新房交易的两成现在都已经来自中国买家,三年前这个数字还仅是5%。而这其中有八成的买家是因为看中了英国的教育,从幼儿教育到大学教育,购房的目的则是自用和投资兼有。在2016年英国发出的学生签证中,中国公民占比35%。

今年9月份,英国移民咨询委员会(MAC)将发布一份报告,依据内政部的研究成果,评估国际(欧盟外)学生以及欧盟学生在英国国内经济增长,以及英国教育问题上产生的影响。因为形势紧急,最终报告发布的时间还有可能会提前。咱不管英国政府是开窍了,还是被倒逼的,总之,你们得上点心了。

其实现在留学生问题已经直接影响到英国脱欧之后的方向问题。 英国现在有倾向于“软脱欧”的游说团体已经将留学生问题纳入到游说内容之列。最终的结果可能会让国际留学生更容易获取签证。为此英国政府内部也是各执一词,甚至有人在孤立梅姨,认为不管首相是不是同意,这个移民数字的统计方式真的要改改了。当然,如何统计数字没那么重要,这背后更重要的还是个对国际生的态度问题。

(本文来自投稿,作者:郝斐,国际教育专家,学无国界创始人,UVIC英国教育签证中心CEO,YES青年企业家协会主席,曾获中英年度杰出企业家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