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今年4月是众筹行业面临“史上最强监管”的一个月。

今年4月是众筹行业面临“史上最强监管”的一个月。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6年4月底,全国各类型正常运营的众筹平台总计332家,其中非公开股权融资平台最多,达132家。总体来看,4月新增平台数量23家,倒闭众筹平台18家,转型1家。

众筹是一种市场投资行为,投资必然伴随着风险。鲸媒体观察发现,在中国,许多众筹支持者会把众筹模式(尤其是产品众筹)当做一场等价交换的生意或买卖,很多支持者甚至将其与团购预售混为一谈,认为参与众筹就一定可以获得预期的回报。在这个众筹生态圈中,有人赚得盆满钵满,也有人把众筹玩成了“众愁”。

其实在教育行业,也有不少人试水玩众筹,今天鲸媒体关注的议题是:众筹在教育行业里能顺利开花结果吗?

 

扒一扒教育行业众筹百态

  • 教育公司股权众筹
图片1

(某平台所悬挂的项目)

通过出让股权的形式来获取众筹款项,其中包括了领投人和跟投人,领投人通常是具备一定的投资经验和行业经验的投资人,他有责任和义务给跟投人和潜在的跟投人提供尽职调查和条款清单,通过来获取大家的信任和跟投款项。

鲸媒体采访众筹行业资深人士C先生了解到,这个行业目前还是一个混战的情况,大部分平台都在拼命做成交量,力求让绝大部分的项目都达成目标甚至超募。但是众筹不是一个高频事件,那么如何让项目达成目标甚至超募呢?平台方会先与项目方进行沟通,让项目方发动一些亲戚朋友认购一部分,如果还凑不够的话,平台方的员工甚至也会被迫认购项目的股份,要求员工去发动自己的亲戚朋友,甚至计入KPI里面。

C先生还爆料:“一下子上了这么多融资成功的项目,我是不相信的,如果你细心的话还会看到,一个项目可能同时出现在好多众筹平台上。一旦众筹成功了,每个平台都会抢着说是它帮项目完成了融资,实际上最后众筹的款项究竟打没打到项目账上都不得而知,有的项目就是这样被拖死的。”他笑称,一些众筹平台的创始人每天不能专心做项目,反而参加各种线上线下的路演,其实对于平台方来讲,他们只是想秀一把而已,项目的死活和他们又有什么关系呢?

很多通过众筹获得早期投资的项目,只能在众筹中获得的是钱,而没法享受到专业机构给他们提供的指导和资源,而专业指导对于早期项目来说反而比钱更重要。用“火一把就死”来形容这种股权众筹的项目来说再合适不过了。“众筹的参与者的退出机制也是一个问题,真正精明的投资人难道就甘心成为烂项目的买单者吗?”

 

  • 线下教育门店众筹

线下教育门店的众筹通常发生的情况是:一个教育机构已有一到两家成熟的门店,并且已经开始盈利,准备快速扩张复制扩大规模,因为有前两家成熟的店作为“榜样”,之前积累的客源会很愿意认购这家店的股份,参与众筹。

图片2

(一家线下教育门店的收益及退出机制)

相比股权众筹而言,这种实体店的众筹更会给参与者提供一种“安全感”,因为“看得见,摸得到”,很多教育机构会对参与众筹的投资人提供一部分甚至是和其投入款项“等额”的学费,让参与众筹的人成为他们的用户(内心感觉超值),并且成为他们的义务宣传员(毕竟利益捆绑非常紧密)。

 

  • 课程众筹

假如我们要开一个讲座,那么首先要找到一个讲师,邀请讲师来讲课。在这个过程中需要一个经纪人来运作整个过程,他需要找到一批想要听这些课程的客户,然后他需要给讲师一个承诺,达到多少人的时候就需要讲师启动讲座。因为讲师开办讲座的费用是很高昂的,但你不知道会有多少人过来听也不知道多少人会付费。

当经纪人把讲师的信息包括课内容发到众筹网上,看有多少人愿意预先给你款项去筹备公开课,如果达到一定数目,比如需要50多人就可以马上开公开课的话,那么在一个月内你可以筹集到50多个人,就可以马上开启公开课。

把公开课放在众筹网上不仅利于信息的发布,对老师的形象推广都是有一定好处的,毕竟知名度和品牌度是直接和老师的收入挂钩的。

 

  • 产品众筹

产品众筹分为实体产品(通常指的是各种硬件类的产品)和虚拟产品(通常指的是课程,或者会员服务),通常根据众筹金额的不同,用户可以获得产品和服务也不同。例如:

图片4

(通常情况下,这种情况是告诉你啥都没有)

图片5

(基本款)

产品众筹最初的想法是由发起方做调研,节约成本,按需量产,通过预售的展示形式来获得品牌曝光。目前产品众筹偏重注重资金筹集,却忽略了更加实际的问题——项目前期及运营期间风险的控制、后续资金的合理利用、失败后的资金去向等,甚至众筹成为很多企业营销的手段!

层出不穷的问题,让众筹热潮散尽,从神坛跌入了地狱。

 

众筹市场繁荣的背后

截止2015年年底,国内至少有84家众筹平台停运、倒闭或转型,约占整体数量的23.0%,而仅仅是2016年4月一个月就有18家倒掉。仅剩的知名众筹平台,不少背后有巨头撑腰。比如京东众筹、淘宝众筹、小米众筹等——它们都是以智能硬件产品为主的众筹平台。至于那些为互联网初创企业服务的众筹平台,在资本寒冬的大背景下,活得更为艰难。

如果我想做教育,究竟要不要发起众筹呢?

我们不如从下面两个方面来看这个问题吧:

一方面,众筹能给我们带来什么?

众筹在拉低了创业门槛的同时还让你获得了一份启动资金和市场调查报告,并且众筹平台确实是一个好的宣传推广平台,对于品牌曝光来说确实可以用小力量撬动大市场。但是融资最主要的是融钱融智,与传统的风险投资与融资项目相比,众筹缺乏宽广的行业人脉和观察积累。

众筹平台的投资者很难给你提供统一建设性的意见。众筹平台的投资者普遍不够专业,虽然众筹平台能帮你快速筹到资金,用于产品研发和生产,但并不能保证你今后的资金链就一定充裕,由于众筹的项目种类较多,虽然项目可能推进很顺利,但原来的支持者们可能早已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其他项目上了。

考虑清楚这几点,权衡一下现阶段我们最需要的是什么,自己的优势和劣势又是什么,采用众筹模式,项目如何才不被玩坏。

另一方面,看看政策导向和行业发展趋势是什么?

近年来,中国逐步提高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目前教育投入占GDP约4%,即便如此,民间以及社会仍然觉得教育资金匮乏。从国家层面看,如果集众筹的力量把社会上最有效的资金与民间教育创业项目进行匹配,财政压力将有所缓解。

传统的教育主体多是非盈利组织,课程和制度的决策权掌握在金字塔的顶层,而金字塔底层的老师、学生却可能有更好的想法或解决方案。而这些想法的试错和验证都离不开资金和社会的支持。

其实,在我们身边很早就已经有教育众筹项目了,例如班里一个家长发起众筹号召几个家长带着孩子一起组团请某个老师来做一段时间的周末辅导,例如还有家长发起众筹办私塾等等。

教育众筹虽然仍处于萌芽阶段,但不容置疑的是,通过互联网,教育众筹能集线上、线下的资源优势,让更多热爱教育的人学有所用。众筹将使这些创意更加完善,使足够多的支持者与支持资金来验证它的价值。

教育的过程并非一朝一夕,且效果需要经过实践检验,参与众筹的各路投资人,也请你们耐住性子。-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