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昨天,以“连接•分享•全球化”为主题的LINK2016在线教育论坛在清华大学举行。

来源:LINK2016在线教育论坛

昨天,以“连接•分享•全球化”为主题的LINK2016在线教育论坛在清华大学举行。上午,来自全球知名在线教育平台edX总裁Anant Agarwal教授做了《MOOC2.0:Innovation and Accountability(MOOC2.0:创新与责任)》的演讲报告。

Agarwal教授认为,在MOOC的环境下,学习的边际成本越来越低。Edx正在推出“微”学位,“微”学位有两个好处,一是学习的经济成本低,二是学习的时间短。比如,取得“微”硕士只需要半年的时间,有了“微”硕士的证书对于申请MIT是有帮助的;他觉得这是未来教育发展的趋势。

但Agarwal也强调,未来MOOC要在三个方面进行深入思考:第一,在课程质量上的创新上。第二,对学校的影响上,如学校是否要重新设计课堂格局等。第三,诚信问题。诚信是MOOC教育的瓶颈,MOOC有责任突破它。他认为,未来的高等教育是不受限制的,无所谓时间、无所谓证书、也无所谓内容。

 

演讲译文如下,鲸媒体整理。

6305.tmp

Anant Agarwal今天我很荣幸来到这里,能和大家一起分享关于MOOC最新的消息,也就是MOOC的2.0版本。

现在全世界的学生都在上MOOC的课,现在我们距离最早创立MOOC已经四年的时间了,我们MOOC也有了更多的创新,也承担了更多的责任,现在我们把越来越多的课程放到网络上,放的课程越多,对教育来说几乎不存在任何的边际成本。这是一个商业化的概念,通过科技让更多的商品上市,这样的话,这个成本几乎是不增加的。与此同时,我们还要保证的是我们要有责任心,如何能够保证在MOOC当中的诚信问题。

在我的演讲正式开始之前,我想简要介绍一下edX。大家可以访问edX的官网查看一下相关信息,是由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大学共同创立的,我们现在已经有了超过100多个合作伙伴,清华大学是我们非常紧密的合作伙伴之一,在edX的官网上你可以找到清华大学的课程,大约全世界有5万多人都注册了这门课程;还有一个是北京大学,我们在全世界都有合作伙伴,这是一个非营利的机构。让全世界的人都有机会可以接触到高等的教育,而且是高质量的教育。edX的影响是在全球范围内的,在超过全世界160个国家,我们一共有超过700万的学习者,有超过900多门用不同语言讲的课程。而且我们有许多世界著名大学来和我们合作。像在美国哈佛、伯克利、麻省理工都是我们的合作对象。

许多人都通过MOOC来进行学习,简单举一个例子,这个图表显示出我们创新的带来的影响和力量,这是在2012年的时候,第一次放上edX的课程,有超过15万的人注册了这门课,这个是非常大的数量,超过了MIT150年来所有课程的总量。这么多的学生同时注册了一个课程,不光是数量巨大,在edX上学生也是多种多样的,每一个学生背后都有很精彩的故事,其中有一个是18岁的中国深圳少年Mike Chen,他申请了之前我说到的那个课程。他在这门课程中取得了很好的成绩,后来申请了MIT。

还有来自巴基斯坦的家庭主妇,也同时在edX上学习,像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

我刚才说过了edX其实是一个非营利的机构,它其实也是MOOC的一部分,就是大规模开放网络课程。edX只是一个平台,是一个免费的资源库,面向全世界。这个软件是完全免费的。我们和许多国家也有合作,学堂在线是我们最早的合作伙伴之一,它是中国领先的MOOC平台,在中国有很多大学都在和学堂在线进行合作,在上面可以找到许多他们的课程。同时这也是edX在中国落地的第一个平台项目。像在斯坦福,在法国的大学都是有这样类似的合作的。我们还有专门俄语课的平台,登上那个平台,可以找到俄语相关的课程。我们最早是采取免费课程这样一个形式,这样的课程占到了6%。对于这一部分课程,有的时候为了拿到证书的话,是需要支付一小部分金钱的,是要付费的。

后来随着逐渐发展,我们模式逐渐成熟,最后拿到认证结业证书的学生超过60%,而且不光是单个项目,我们也对各种不同的科目进行了组合,变成了一个个小的项目。这也就是我们提出的“微”硕士的这样一个概念。这个是在教育领域一个新的概念。最早是由MIT在edX这个平台上推出的一个项目,接下来我介绍一下关于“微”硕士的消息。

它的边际成本也几乎为“0。如果正常读硕士的话,学费还是很昂贵的,但是如果是“微”硕士的话,成本将会降低很多,而且它的学习时长不是在一年两年,而是只有几个月的时间。现在情况来讲,如果达到“微”硕士之后,申请MIT的话,有“微”硕士的证书对于申请MIT是有帮助的,而整个取得“微”硕士只需要半年的时间。现在我们可以看到未来教育发展的趋势,现在网上拿一个类似“微”硕士这样一个学位,如果希望能够真正进入到大学学习的话,也可以帮助你申请到一个比较好的学校。这个可以说是一个敲门砖,如果希望进入大学进入系统教育的话,这个可以帮助你达成你的愿望。

现在我们必须注意的是诚信的问题,还有质量的问题,举一个例子就是适应性的问题,像和伯克利在斯坦福这样的平台合作的时候,我们都注意到这样一个问题,如果是学生回答了一个错误答案的话,这样的网络平台首先会给出一个类似的提示,来告诉他这个事情。我们鼓励学生成立一个几人的学习小组,他们可以一起合作,可以进行讨论,然后老师可以给整个团队下达小组作业。

还有一个是视频分析,通过观察学生上课的视频,老师可以发现,学生们在什么地方出现问题了。老师可以发现是在视频的哪一段学生的回放率是最高的。

其实这个课程在现实的校园里也是有应用的,是以一个翻转课堂的形式。就是在巴嘉罗尔大学的一个老师,他用翻转课堂的形式来教课,学生在课下学习新知识,在课下进行讨论。老师进行视频分析之后,在上课时甚至可以说出有几个人在课下没有看视频。首先我给大家解释一下这个概念,来方便大家理解。如果许多学生在相同的点进行了回放或者是暂停的话,那老师也自然能够发现,这个地方就是学生理解知识的难点,在讲课的时候,就会有着重的提到。翻转课堂一个实用的案例就是在清华大学,学生们在正式上课之前,已经了解了相关的概念或知识,这张照片显示的是清华大学的一个翻转课堂,清华大学重新设计了它的教室,教师在前面,以前的教师教课在前面,大家都在底下坐着,而现在这种翻转课堂是有几个圆桌,教授和助教在教室里来回走动,这个就是翻转课堂,或者说混合课堂的一个概念。这个现在在一些大学已经展开了使用,而清华大学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现在我已经提到了零成本,还有质量的问题,那现在我想说的是诚信的问题。在他们拿到认证证书之后,他们想要申请学校,这个学校在审查这些人资格的时候,要十分的小心,因为取得学分的过程,就像是飞机在穿越音障,需要很大的动力。MOOC所要做的就是要简化这样一个过程,让这个过程变得不那么吃力MOOC所面临很大的挑战就是它如何保证人民在上这门课的时候,能够同时保持诚信。edX现在也十分注意这个问题,尤其在“微”硕士这个项目当中,学生们的诚信问题。

那我们现在是同学互评这样一个形式。但是针对于同学互评出来的结果,很多老师不太愿意承认,所以现在我们的形式是在学生交费报名了“微”硕士的课程之后,他们会被分成几个小组,然后几个小组之间进行互评。在“微”硕士的课程当中,这个考试也是现实的,比如说限定两个小时,就只能是两个小时之内交卷。如果是统一进行考试的话,很有可能一个人考完了之后,告诉别人所有的考试题,但是我们现在采取的方式,每个人拿到的考卷都是不一样的,因为考题是随机的,我们还有一个虚拟监考的系统,确保学生在考试当中没有作弊。

在“微”硕士的学习过程中,考试时通过电脑来完成的,电脑上有一个摄像头,摄像头在监视你有没有作弊。如果说考生在考试过程当中,东张西望的话,很有可能被抓住。在考试完成之后,所完成的录像会被压缩,上传到云里面。然后在线下我们有几百个员工,来看这些视频,对每个学生进行监控。是用快进的方式看这个视频,所以可以节省很多时间。我们这些看视频的人都是很有经验的老师和员工,如果是在考试过程中,经常盯着,像是盯着一张纸的话,他们就会觉得这个学生有问题。如果用这种方式的话,学生自然而然也就不想着要作弊了。因为他们作弊的行为也直接和能否拿到最后的“微”硕士的认证证书相挂钩。

现在我想让大家来想象一下,高等教育的未来到底是怎样的呢?

未来是不受限制的,无所谓时间、无所谓证书、也无所谓内容。像在之前的话,所有的事情都是限定的,你只能用老师给的教材,只能上特定老师的课,也只能在特定的时间去听。但不受限就好像我们现在使用电话服务一样,就像之前只有一家电话公司,我们只能用它的服务,它提供什么我们就用什么,而现在已经不是了。我可以通过不同电话公司,想买我任何需要的电话。而且我可以选择不同的电信运营商,然后在不同的手机平台上也可以选择不同的APP,所以现在的交流是不受限制的。所以我们同样也可以解放我们的教育,让我们的教育不再受限制。“微”硕士就是一个例子。它解放了学生的时间,同时也让学生不再受到结业证书的限制,如果是正式到大学里学硕士的话,要上两年的时间,整整两年。而“微”硕士的话,只需要在edX平台上学六个月的时间,在拿到了“微”硕士证书之后,也许过了几年你可能想要在学校正式系统的学习相关的知识,那有了这样的学习背景之后,也能够让你更加顺利的进入你理想的学府,也就是说“微”硕士证书,可以变成你拿到实实在在正式的学分。

同时以后教育的内容也不再受限制。以前都是老师在做教育的主体,老师提供教材,老师讲课,老师来打分,那这个我们想要变化,所以在圣何塞州立大学做了一个混合实验,它们当中的一些学生,我们让他们在网上edX注册了那一门电路和电子的课程,这个是他们在线下课堂当中交流的情况。课后的作业什么的,还是由老师来留,大家可以从数据上看到,采用混合学习方式之后,混合主修率从41%降到19%,这张图显示的是刚才那个课堂的一些情况。这个是2014年美国工程教育协会发布的数据。这张图表的移动趋势我把它称为混合学习形成的“红移”。学生学习的内容可以自己作主,学生学习的时间也可以自己把握,这样提高他们的学习效率。

现在大家比较了解的都是正常的流程,上大学的时间,本科四年时间,硕士要两年的时间。但如果在网上学习的话,这个就不再受限制了,想上清华的课程,就可以花六个月的时间,在网上拿一个“微”硕士的学位,之后改变主意的话,也可以通过“微”硕士来申请,比如美国其他高等学府的学位,这也是未来教育发展的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