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金资本成立于1997年2月,作为早期风险投资方,自2014年起先后投资过abc360、欧那教育、理优1对1、乐恩教育、树袋老师、威学教育、蓝铅笔、优思教育、麦淘亲子等10多个教育品牌。从2014年至今,中金资本以每年投资10家公司的节奏小跑,在一个温和变化的教育行业中,中金资本要怎样找到合适的投资对象?

中金资本成立于1997年2月,作为早期风险投资方,自2014年起先后投资过abc360、欧那教育、理优1对1、乐恩教育、树袋老师、威学教育、蓝铅笔、优思教育、麦淘亲子等10多个教育品牌。

这是一支比较低调的团队,中金资本投资合伙人李波向鲸媒体透露,“从2014年至今,我们基本上以每年投资10家公司的节奏进行,整体上投资会更偏向于运营型团队。”他认为,比较好的运营型选手需要在增长和健康度中间做折中,优先是公司的健康度。

2017年底,乐恩教育获得上海中金资本的数千万人民币A轮融资,这是一家来自于浙江宁波的K12培训机构。对于选择地方培训机构,中金资本投资合伙人李波有一个独特的选法是,“城市是赛道,创始人是选手,我们有百分之三四十的因素是来自于城市,百分之五六十的因素来自团队。”他还强调,在选择城市时会注重人口流入因素和GDP。

李波还关注游戏行业,他在对比教育和游戏行业时谈到,“一个是非常温和变化的行业,一个是剧烈变化的行业。”那么在一个温和变化的行业中,中金资本要怎样找到合适的投资对象?

 

一、偏好应试和能力提升赛道

鲸媒体:中金资本成立于1997年2月,作为早期风险投资方,中金资本为何会在2014年涉足看上去比较慢的教育行业最早都投资了哪些教育公司?

李波:我们是中金集团旗下的独立早期基金,教育作为TMT的一个分支,以移动互联网实际运用于各个行业。2013年,A股市场上的教育信息化公司比较受关注,而在线教育处于比较初级的状态。当时网络授课兴起的因素包括:北京、上海的雾霾比较严重;节省家长接送小孩的时间;减轻教育机构的房租成本。我们希望可以通过网络授课的方式节省各方面的成本,只是觉得教育行业是比较好的使用场景,但没有想到市场体量会这么大。

我们最早于2014年参与了abc360、蓝铅笔以及欧那的投资,当时觉得网络授课教英语的方式能够走通,市场需求比较明确,于是立刻就投了abc360;欧那教育是小语种方向,小语种老师比英文老师更难找,市场更分散,我们想用网络的方式解决师资不均衡的问题,所以也投了。

 

鲸媒体:中金资本关注早期投资比较多,在投资时有哪些判断维度与关注指标

李波:判断维度方面,一方面我们比较偏重创始人的背景以及做教育的初衷。教育行业相对来说比其他行业更辛苦一点,一个好的教育公司需要沉淀5到10年。我们会关注创始人是否愿意带领团队在这个方向坚持,也会看重团队的长跑能力。

另一方面,我们在选择创始人的时候,年龄也纳入考量因素,他们大部分属于80后,甚至85后的年龄,可以艰苦奋斗15年到20年。

关注指标方面,我们会关注创始人能否沉下心把各个细节做好,包括学生服务、教材内容、教师管理团队等方方面面。举几个例子,我们会关注创始人如何处理学生退款问题;是否每周甚至每天都愿意跟学生沟通课程需求;公司是否以合理的速率增长等。教育行业有一个特点就是,速度如果拉得特别快,教研或教师团队没跟上,容易把口碑做砸。

 

鲸媒体中金资本比较偏好或者不太看好的赛道有哪些?

李波:我们比较偏好应试以及能力提升相关的赛道,主要原因是赛道空间比较大。相比于素质教育,我们总体感觉偏应试类的公司做到一个亿或五个亿甚至十个亿的规模比较容易长期来看,例如K12、英语等方向的客户群体更大一些,有机会做到大体量规模。如果客单价是1万到2万区间的话,差不多只需要服务5到10万名的学生即可。互联网平台公司相对来说是一个抓手,教师和学生端相当于是总部统一管理。

如果是偏小的赛道,我们得做好心理预期,公司的增长会稍微慢一些。如果创业团队愿意在一些小方向长期坚持,我们还是愿意支持的。

其实我个人不太看好一些新奇特的方向,这些方向家长愿意短期买单,但是如果让家长长期买单,家长需要有一定的购买驱动力同时机构必须要给学生一定的衡量标准,譬如英文水平的提高程度,又如音乐行业需要考级内容。如果没有衡量标准的话,可能会面临的问题是,你需要不停地教育用户,让其对这个方向产生认同感并付诸行动长期续购。

 

二、2018年资本更关注应试教育职业教育

鲸媒体:您能否评价一下中金资本这几年的投资节奏?您对教育行业的投资方向有哪些观察和思考?

李波:我们投资的案例一般都不披露,还包括一些其他行业的案例,从2014年至今,我们基本上每年投资10家公司的节奏进行,整体投资会更偏向于运营型团队。我觉得比较好的运营型选手需要在公司发展速度的增长跟公司的健康度中间做折中,优先是公司的健康度,可能会损失一些速度方面的发展因素,但是我们更关注公司本身发展的健康度。

我觉得教育行业这几年相对来说变化不是特别大,大家对行业的投资也没有特别出乎意外的方向,基本上都是有考试衡量或者有学生素质衡量且可预测性的案例。

我希望投资方对这个行业不必那么急功近利,因为这个行业需要沉淀。新公司口碑的建立或者能否在市场立足,其本质是学生能否得到分数的提升,或者技能提升。短时间内可能会有一些广告效应,但是长时间而言,这个行业的积累本身还是在教学质量层面。

投资方可能对于其他行业要求包括像移动产品端追求爆发式的速度增长,但是在教育行业其实不是特别快。教育行业如果非常快的速度发展,那么公司需要牺牲获客成本,或者在利润方面多做一些牺牲

 

鲸媒体:关注游戏行业,觉得教育行业跟游戏行业有哪些区别?

李波:游戏行业相对来说变化特别快,它与教育行业是两个完全不同的行业。一个是非常温和变化的行业,一个是剧烈变化的行业。如果你想做得特别好,究其本质是一样的,就是需要坚持。游戏行业对于创始人的要求,对于外围的变化,特别是像渠道和CP(内容提供商)两个方向,需要创始人对外界变化和市场的感知特别敏锐。教育行业相对来说,创始人更愿意做一些细节方面的工作,但是本质是一样的,就是做产品质量。我们可以看到为什么网易游戏在腾讯的渠道这么强势的情况下也可以做得好,就是因为他们在产品质量上独到。

 

鲸媒体觉得2018年资本有可能会关注教育行业的哪些领域?

李波我觉得2018年资本会关注应试教育或者职业教育这两个市场。这两个方向可以流通的市场空间比较大,能够容纳比较大的资金量。另外还需要看资本的属性,如果资本对教育行业是打算长期持有,那么他们会愿意涉及一些比较优质的或者说需要长时间发展的标的。如果资本对公司体量要求比较大,基本上会考虑应试市场。

 

鲸媒体:您觉得教育领域的公司保持怎样的增长速度是比较正常的?

李波:我觉得线下机构的综合增长速度控制在20%到50%是比较合理的;线上机构保持在2倍到4、5倍的发展速度是比较正常的。因为线上解决了门店选址或者解决了区域管理的问题,所以线上的增长速度会稍微快一点。但是如果考虑到利润方面的一些优化,在线的增长速度维持在2倍到3倍,可能更稳健一点。

 

鲸媒体:我们投资了主打K12在线1对1的理优教育,还投资了一家K12线下培训机构乐恩教育,这两者的投资逻辑有什么样的区别?[鲸媒体注:乐恩教育成立于2007年,是浙江宁波本土以班课为主导、培优为产品,集精准小班培训系统、全科培优系统、个性化辅导教学等为一体课外培训机构]

李波投资线下机构时,首先我们考虑到线上市场基本上属于一线城市或者二线城市,现在基本上的在线主力增长市场也是来自于北上广深这些城市。另外我们对于在线教育的最终判断,线上可能占到20%的市场份额,所以大蛋糕还是在线下。线上玩家比较少一点,线下的公司可能有几十家或者几百家。

其次对于应试类的线下机构,特别是小升初或初升高方向,各个区域或者城市,包括教材、老师的出题思路、筛选的机制等都不太一样。因此,我们在选择地方机构时,考虑两方面因素,分别是创始团队和城市。

我们在选择创始团队时,更多的是看中了公司本身在没有外部支持的情况下,创始人比较年轻,处于85后的阶段,在当地做了5到10年,有比较深厚的资源积累。同时创始团队能够在这个城市扎根,对教育行业有热情。

我们选择宁波这个城市,考虑到宁波在浙江排第二,经济基本上跟无锡、苏州是差不多的量级,人均GDP很高,比较藏富于民,房地产价格比较低,大家的消费能力比较高。

最后,在我看来,城市是赛道,创始人是选手,我们有百分之三四十的因素是来自于城市,百分之五六十的因素来自团队,我们以这样一个组合最后决定投资这家机构。

 

鲸媒体:除了宁波,我们还会考量哪些城市的地方培训机构?

李波我们在选择城市时,会考量人口流入因素和GDP。所谓人口流入因素是,看城市的人口是否是处于流入的一个状态,以及城市的一个人口势头是否处于年轻化的人口结构状态。

 

鲸媒体:那我们在K12在线一对一赛道,为什么会选择投资理优教育1对1

李波:我们在选择团队时,更偏向运营型选手。创始人本身是愿意在这个方向长期做下去,不一定是追风口或者其他因素,更看重的是创始人初心,包括理优在行业内的口碑和数据等方面走得比较稳健。其实我们选择这些团队时,对于投资机构来说是被动的选择,可能在一年或者两年前,所有的公司都很小。但是我们不可能把所有公司都投一遍。

 

三、将会有一批教育公司发展到10亿以上规模

鲸媒体:您如何看这些年中国的在线教育?

李波我没想到这个行业会这么大,坦白来说,在线教育这几年变化也特别大,从最早的51talk到VIPKID这一类公司兴起,我觉得这个行业还是比较有意思的。

当然这个行业现在也有它的问题,就是大家会诟病获客成本太高,或者在线教育企业的利润水平不是特别高,我觉得这就是行业的初期状态吧。现在可能每家公司走的业务都跑在市场前面了,所以稍微在利润率上有一些损失,但是随着整个市场逐步的成熟,我觉得还是有蛮多的机会的。

我认为应该会有一批公司做到10亿以上的规模,现在像新东方、好未来有100亿左右的营收,我们可能在2013年、2014年会觉得目前的这些数字是不可挑战的。但实际上,随着网络包括移动终端的一些发展,网络授课等硬件环境等的变化,接下去就看软环境,就是家长的接受程度。

目前在线教育本身所有的学生几乎都集中在一线城市,未来二三线城市的发展也是比较大的空白点。后续也会有课程品类的扩充,对三四线城市的渗透。目前包括第一梯队的公司,基本上服务的学生量在5万、10万的规模,我们看整个学生体量本身就是大几千万或者过亿的量级。所以服务100万学生,不是不可达到的一个目标。

 

鲸媒体:咱们怎么看教育+AI这个赛道?

李波:我认为AI本身就是一种程序或算法,相对来说它只能起到辅助作用。因为学生在学习过程中需要沉浸感,同时需要学生花时间,学生不仅坐在课堂上听课,还要理解、消化知识,这是非常消耗精力的过程。

我们去看教育+AI时,关注点更多放在机构本身,他们会运用AI对学生的数据进行收集、整理与分析。以前还有非常简单、粗暴的AI,比如英语的听说读写考试,比如你的听力弱了,那就给你多排三节听力课;比如你的写作弱了,就给你多排三节写作课,其实这个算AI吗?这也算。这些虽然是非常简单的操作方式,但还是能够提高教学效果的。

至于特别精细化的一些教育内容,我觉得需要提高家长和学生的接受程度。所以我们整体对AI方向的投资会比较谨慎。我们判断AI靠不靠谱的唯二标准就是:第一,有没有节省成本,第二有没有提高教学质量。如果这两点都做不到,那么这可能是技术公司的一厢情愿吧。

 

鲸媒体:您觉得目前教育行业投资是否有泡沫?您认为泡沫出现的标志是什么?

李波:我觉得泡沫肯定有,教育是一个小行业,小行业里面的细分行业的话,其实它承载不了这么多的资金量。我举个例子,目前来看APP收费应用或者这些方向还是会有一定市场天花板的存在,可能落在大几千万的体量,它会是一个比较明确的天花板。因为它整体会有一个用户量,再加一个转化率,然后再加一个单用户贡献值的红线。

如果刻意地去推动一些低价格的付费应用或者这方面的话,可能市场不会有想象中的那样增长。我觉得泡沫出现的标志点在于不管怎么样花钱、推广成本再好都没有新用户了,或者说你的新用户增长已经到瓶颈了,所以可能比较大的问题。这个行业的传统机构还是比较强悍的。虽然说市场蛋糕很大,比如说我有号称1000亿或者1万亿,但是本身这一万亿市场人家是在做的。其实你相当于是在抢别人的生意,或者说做已有的生意,这可能是一个难度点吧。所以大家可能一直都关注这个市场有多大,但实际上这个行业的生意本身就已经被其他机构做掉了。

 

鲸媒体:您认为教育行业有了资金和技术加持之后还是慢行业吗?

李波:我觉得还是以正常速度推进吧,不会以特别快的速度发展,虽然有技术、资金,但是背后实际上还是由老师来推动,包括我们去看一些AI教育公司,他们还是会加入真人老师的环节,真人老师的环节是避免不了的,但是家长愿意为一个程序付费,整体来看还不是主流,他们更愿意为服务买单。

 

鲸媒体:您觉得教育行业在三到五年之内制造出一个独角兽会不会变得越来越容易?

李波:其他行业的独角兽可能会稍微容易一点,虽然教育公司独角兽表面看上去还是比较简单,但实际上机构的运营压力还是比较大的,还是会有一些挑战。估值可以做到独角兽,但是营收、利润方面做到独角兽级别,还是需要整个公司、创始团队沉淀下来做蛮多工作。

 

拓展阅读文章:

沸点资本于光东:领投高思后,互联网圈老兵怎样拆解“教育乘互联网”?

回应严苛业绩对赌、讲述投资逻辑,重点布局五条赛道的立思辰如何串接各路“兵种”?

星瀚资本杨歌:教育企业应该注意2018年的技术拐点

从IT大佬到教育产业投资人,刘博是这样谈“常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