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高木学习是一个基于AI的K12个性化学习平台,目前已经进入290多家学校,与30多家中大型培训机构合作,活跃用户达20万名。2017下半年,高木学习获得千万级Pre-A轮融资,由松禾资本领投,图灵人工智能投资、卓越教育集团、厚德基金跟投。作为一个“小而美”的公司,它们要怎样通过AI助力教育行业升级?

在人工智能概念的长驱直入下,未来的老师有没有可能被人工智能替代?高木学习创始人刘瞻在采访中向鲸媒体坦言,目前高木学习的产品不是要取代老师,而是会给老师更多的赋能。

高木学习成立于2015年,是基于AI的K12个性化学习平台,目前已经进入290多家学校,与30多家中大型培训机构合作,活跃用户达20万名。前段时间,高木学习与培训机构合作推出“AI提分班”,目前主要是初中数学班,机构使用产品服务之后,据称该AI班的续班率可高达90%。

2017下半年,高木学习获得千万级Pre-A轮融资,由松禾资本领投,图灵人工智能投资、卓越教育集团、厚德基金跟投。作为一家“小而美”的公司,它们要怎样通过AI助力教育行业升级?

 

1 用AI教师辅助学生学习,一个月学习人类教师30年经验?

高木学习的创始人刘瞻出生于教育世家,同时也是技术背景出身。本科大二的时候他开始了首次创业,运用大数据与AI从事电商大数据挖掘方面的业务,而后他又到英国帝国理工学习量化投资专业。

进入帝国理工的刘瞻和老师、同学探索了一个新的项目。他在想,怎么可以让优秀的学习经验进行复制?如何通过AI的方式提高学生学习的效率?当时刘瞻有机会加入了一个研究人类认知规律的项目,他发现,普通人与高考状元之间,在智商和记忆力相差不大的情况下,仅仅差了一个训练法。彼时正逢2014年在线教育的浪潮,海量的用户数据及不断提升的计算能力成为很多公司探索AI的坚实基础,这也燃起了刘瞻潜在的教育创业激情。

创业之前,他和团队一直在探讨一个核心问题,就是如何提升学生的训练法。一开始刘瞻选用了基本自适应的方式,但他发现仅靠简单的自适应方式解决不了系统性学习,系统只能通过学生的知识掌握情况推送合适的知识点,但不会从学习整体的系统性角度考虑知识与知识之间的相关性和递进性,这也是AI远胜于简单自适应的地方。

除了AI能够考虑学习的系统性之外,高木学习团队还在AI给学生的规划中加入了一些心理学的参数,让AI的作用更接近于一名人类老师的人文关怀,例如根据不同学生的学习情况给予相应的正反馈,建立孩子的自信心。

让AI能够进行深度学习的前提是,要具备大量的数据,要让AI像老师一样具备一定的机器学习能力。刘瞻向鲸媒体透露,机器教师一个月学习的数据流量相当于一个人类教师30年教龄所积累的经验,同时机器也正在以几百倍的学习速度不断地自我成长。目前高木学习与290多家学校合作,其中90%是全日制学校。之所以选择与全日制学校合作,刘瞻说,“全日制学校才会有高频的、连续的学习行为数据,这也对机器提供了定量且持续的数据来源。”

 

2 推AI培训班,帮助培训机构减少30%课时成本?

基于算法的不断迭代与产品的推演,高木学习研发了一款名叫“AI Tutor”的个性化学习平台,有学生端、教师端和家长端,只需要登陆一个账号,就可以覆盖所有的智能终端。“采集数据只是一个手段,目的主要是给学生推荐私人定制的内容。”刘瞻向鲸媒体透露,目前活跃用户数有20万,除全职教研团队外,还拥有上百位兼职的学科专家与特级教师团队。

高木学习还与培训机构合作探索AI培训班,主要定位于课程服务,覆盖课前-课中-课后的教学环节,课前采集学生的行为数据,课中采集学生的学习数据,课后根据每一个学生的学习情况推进针对性的学习方案。他透露,该产品对于班课产品而言更具有复习针对性,其效率接近1对1,可以帮助培训机构减少30%课时成本。

高木学习的商业模式是,一方面与培训机构合作推出“AI提分班”,主要是初中和小学数学班。刘瞻还透露,已与30多家培训机构达成合作,如广州卓越教育、湖南潇湘教育等中大型培训机构,据称机构使用产品服务之后,其“AI提分班”的续班率可高达90%。

另一方面,AI Tutor还可以单独给学生推荐自主学习的方案,通过城市合伙人进行零售,其打法有所不同,如向家长推荐、向学校推荐等,高木学习前期仅限于服务10位城市合伙人,截止目前已经召集了8位。

 作为一家看上去“小而美”的公司,刘瞻向鲸媒体介绍,高木学习的发展整体经历了三个“跨栏跑”,第一是2014年至2015年的研究算法阶段,探索采取何种方式提高学生的训练法;第二是2016年的跑数据阶段,与湖南、江西和广东的10所全日制学校合作,跟踪3000名学生的学习情况,进行数据采集与效果验证;第三是2017年的应用阶段,从算法壁垒不断延伸至数据壁垒,刘瞻表示这就像把一把刀越磨越锋利的过程。

对于2018年的规划,刘瞻也有一些小期待,未来以K12数学为核心进行全线扩张,拓展至高考、高等教育领域;三年内计划通过城市合伙人拓展1万家学校,注册用户突破1000万。

目前高木学习共有近50人,75%为产品团队,团队中还有几位来自帝国理工数据科学研究院、国安数据挖掘实验室的算法科学家刘瞻表示,他会把工程能力与产品能力放在首要位置,“你先有一个比较好的产品,然后用这个产品采集数据;只有具备足够多的数据,算法与产品才能够水到渠成,”关于数据的重要性,他还笑称,“就算刚开始你的刀(即算法)不够快,磨得多了(即数据量大)也比别人锋利了。”

在人工智能概念的长驱直入下,未来老师有没有可能被人工智能替代?刘瞻则谦虚地坦言,目前高木学习的产品不是要取代老师,而是会给老师更多的赋能。“除了传授知识之外,老师其实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言传身教、传承精神文明等,这种思想意识与品质的传承以及给学生带来的温暖陪伴与互动,是人工智能无法取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