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一年一度的高考已于昨日正式开始。今年高考报名人数约为940万人,这是全国高考报名人数自2010年首次跌破千万之后,连续第7个年份维持在900万~1000万之间。

一年一度的高考已于昨日正式开始。今年高考报名人数约为940万人,这是全国高考报名人数自2010年首次跌破千万之后,连续第7个年份维持在900万~1000万之间。

高考报名人数的变化客观上反映了经济及人口结构的变迁,也折射出国家产业政策的调控。1999年高校扩招之前,高考人数依循人口自然变化规律缓 慢增长,如1985年高考报名人数为176万人,当年录取率为35%,至1998年,高考报名人数增至320万人,当年录取率为34%。13年间,高考人 数年均增长率约为4.71%,彼时全国人口年均增长率约为1.28%。

1999年高校扩招后,高考报名人数从1999年的288万人迅速攀升至2007年的1010万人,录取率长期维持在56%~63%之间,较扩 招前增加约25个百分点。尤其是2002~2006年间,全国高考报名人数年均增长约100万人,该部分新增考生正好系“85”前生人,较好地契合了当时 的生育高峰。

自2007年之后,高考报名人数开始趋稳,当年突破千万大关至1010万人,次年增至1061万人,成为1977年恢复高考之后报名人数最多的 年份。随后高考报名人数迅速跌破千万关口并始终围绕950万人上下浮动,2013年更创下近11年来的新低,为915万人,相当于2005年与2006年 的平均水平。这一时期,计划生育政策已实施多年,加上经济结构的调整导致人们生育观念的变化,人口增长率明显趋缓。

近6年来,人口增长曲线极为平滑,高考报名人数也“横向整理”,如去年报名人数为942万人,今年为940万人。尽管总人数未发生大的变化,但 内在的变化却异常明显,如传统高考大省河南、山东、河北、湖南,今年高考报名人数均有所增长,其中最为明显的是山东,今年报名人数为70.98万,创近7 年来的新高,而河南今年报名人数虽环比增加4万人,但仍比2010年的95.24万人减少约13万人。

此外,江西、广西、广东等华中、华南省区以及贵州、宁夏、海南等经济规模相对较小的省区,今年高考报名人数均维持在近年来的高位,如贵州今年高考报名人 数达到37.38万人,而2010年则为23.4万人,增幅可观。反观吉林、陕西等东北、西北地区,高考报名人数则呈下降态势,其中吉林今年高考报名人数 仅为14.85万人,而2010年曾接近17万人。

一线城市及直辖市中,北京、上海、天津、深圳表现悬殊,其中北京、天津两直辖市今年高考报名人数均约为6万人,为近年来新低;而深圳今年高考报 名人数达到4.12万人,首次突破4万人,比2015年增加约2000人,主要是异地高考政策所致,人口稳定及迁入迹象在深圳表现得较为明显。

仅从高考报名人数曲线来看,下滑趋势已经确立,暂无逆转可能性;各省区经济增速则与报考人数呈不严格的正相关关系,较高的经济增速对人口的吸纳 能力具有明显的优势,而人口极度繁密饱和的地区,高考报名人数不升反降。另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南方与北方省区高考报名人数正好一升一降,是否与环境因素 有关值得探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