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近日,在2016中国在线教育产业峰会上,几位教育圈高管交流分享了他们对在线教育企业发展之道的看法。

近日,在2016中国在线教育产业峰会上,几位教育圈高管交流分享了他们对在线教育企业发展之道的看法。以下是现场圆桌对话内容,鲸媒体编辑整理。

 

主持人:尉迟道坤——移动互联网教育产业联盟创始人及基金合伙人

嘉宾:张金荣——分豆教育CEO

杜海——学堂在线副总裁

张震——北京网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

李卫平——和金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总裁

张辉——鑫考教育CEO

 

尉迟道坤:在讲之前,我想抛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跟各位嘉宾来交流。我记得十几年前,有个叫杰克维尔奇讲过,在公众场合演讲,就是振动,我想各位企业老总讲一下,今天这种场合,很多企业家乐于出席各种各样的峰会演讲,你们觉得这种行为,有什么样的意义?

我觉得适当的可以,目前为止,你完全不参加也不行,因为没人知道你,我更多通过这种参与,参加这种会议,让大家知道你,我们更多的欢迎线下来交流,这样比较透彻。延伸一下,在线教育也好,互联网教育也好,永远不可能取代线下课堂。美国这么发达的市场,你取消了线下课堂吗?这件事情延伸一下思考。

张金荣:我特别认可你刚才讲的,这是一个品牌的输出,还有每个价值观输出的方式,采取一种适当的方式来做,每一家企业,理解和标准有所差异,按照自己的标准来做。

杜海:关于这个问题,我觉得得分两块,第一部分还是看企业所属不同的阶段,最开始刚刚成立的时候,更多还是打造产品,体验产品价值,解决用户的困难,在下一个阶段,PR还是很重要,毕竟酒香也怕巷子深。同时公司里面个人有不同的分工,他们做品牌宣传,获得一些方案,另外一方面,我觉得纯粹的PR,把企业广告的展示,对于听众来说不太认同,他们是被动接受信息的过程,在PR过程当中,如果能够结合一些听众,他们比较受欢迎的东西,不仅仅做广告给大家看,可能这一点对于接受信息的人,做PR做宣传角度来说,都会有一定的价值。

张辉:我认为选择适合自己的PR,是企业发展的动力。你进来走出去,是你这个企业必然要走的道路,我们关起门来做自己的事,有可能别人已经跑的很远了,你还做同样的事,同时我们也能够通过开展PR的活动,也能借鉴到其他同行一些好的做法好的经验。我认为对自己的发展帮助非常大。

张震:我觉得挺有意思,台下坐的都是同行。我跟张总交流的时候。其实我觉得我们在这个行业,我办公司也办了16年,想交流一些实在的东西,大家做企业,把自己核心赚钱的不说,希望私下里能够交流一下。大家说点儿私话。

李卫平:我喜欢任正非的方式,不上市,但是21世纪是整合资源,我就想跟90后人混在一起,让自己年轻一点。

 

尉迟道坤:我来之前,我去了各种论坛峰会,我看到很多年轻的创业者,非常热衷于跑这样一些场合,好多人也问,这些企业的老板,不创业吗?为什么这么热衷于跑这么多场合,俗话说肉还是老的辣,请这么多人分享经验,使年轻人少一点跑没价值的峰会,如果跑就跑中教全媒体的峰会。

第二个问题,我是做教育投资的,在几年前,大家都把教育公司当互联网公司去投,最近这一两年,大家把互联网公司当教育公司去投,包括新三板,大部分公司都是批着教育的皮,实际上它是互联网公司,大家怎么看待目前教育的定位跟本质问题。

李卫平:我刚才都讲过了,定位教育公司的话,就定位清楚,精工技术就精工技术,精工内容就精工内容,这个要很清晰。

张震:我做这个行业比较久了,十多年以来,陆陆续续有很多公司上市,甚至还有逃跑抓不到的。发展变化很快,教育有别于其他行业,教育是培养人的过程,教育是百年树人,我前天在深圳,我看很多设备都是没有打开的,这是教育信息化的现状,厂商说,第一年免费,第二年收费了,我们在资本前期很热,但实际上看后期,产品好不好,服务好不好,有没有真正的价值,我们看到有很多新面孔,我们到底做的东西,能够给人带来什么。

张辉:其实互联网是手段,教育才是真正的内容。我们在做一个行业的时候,不能片面强调,教育一定要十年,达不到十年就成不了才,这个观点也是偏颇的,能不能用更短的时间内让人成才,这才是教育的本质。这是在线教育最想达到的目的。作为我们在线教育的从业者,我本人也做了六七年了,在做的过程中,我认为最终的要点是落地,再好的技术,落不了地,它就是一个垃圾。再LOW的技术,落地能应用起来,它就是一个产品。

杜海:互联网跟教育这两个话题讨论很长时间了,在我看来,这两块哪一方有所偏重,在做互联网人的心目当中,适当要把教育本身的积累,包括上千年来教育理念的形成,对这块要充分重视起来,不仅靠技术手段能够改变的行业,对于做传统教育领域的人来说,可能在心目当中,把整个互联网技术一些力量也得充分的重视起来,因为互联网在我看来,也不仅仅是工具手段,本身也是通过量变形成质变的过程。通过大数据的技术,其实很多时候,已经从本质上改变了教学的模式,这两点在我看来,不太适合,我们就偏重于哪个方向。

张金荣:我举个例子,好比说,我们农民种小麦是最苦最累,种完小麦之后,变成钱,卖给收粮食的,收粮食的通过运输运到城里,再有粗加工,粗加工完还有精细加工,再卖给消费者,最终消费,做成各种各样的面食产品,每个链条缺一不可,教育也是这样,那些真正做教育的就是那些农民,有时候打比喻说,分豆一直做内容和课程,做内容真的很苦,因为发现,你要花很多精力,从第一节课,你要做一个完整的产品,才能做,不能做一节课卖一节课。这是一个很大的成本,也是很长周期的投入,在运行投入过程当中,你没有收入的,好比一个农民种小麦要施肥和浇水,都没有收获的,直到有一天还得看老天爷的眼色。所以我们要尊重这批人,这批人真正做教育精髓的人,后面链条的人不可忽视,是整个商品链条不可或缺的,所以做技术研发的,包括做互联网技术和智能化技术,人工智能和云计算,他给教育插上翅膀,本来教育也要变革,我们知道新技术的应用,在教育领域比较滞后的,最近几年,资本的进入,对教育行业带来两个非常大的改变,一个会让优秀的人才进入到教育行业,再一个是能够让新的技术在教育行业落地生根,这一点特别好。我特别同意你刚才的观点,我觉得两者相辅相成。

 

尉迟道坤:现在我想问一些更加尖锐的问题。张总开始,我们知道,鑫考教育是典型三级城市上市的样板工程,让我们很惊讶的公司,居然能够成为全国,给四五线城市带来标杆的意义,我也同意张总在PPT里面讲到,强化教师重要角色这块,我想问的是,你怎么看待在在线教育里面,教师的这种角色,它未来会不会对所谓的人工智能驱动的虚拟教师,机器人所取代,或者部分取代?你怎么看待教师的危机?

张辉:首先讲一个观点,我认为人工智能这种教学,永远取代不了面对面教学。因为在老师和学生之间,教与学的时候,不只是知识的传授,还有眼神的交流,这种情感的交流,是永远机器无法取代的,这是第一。其二,在整个在线教育过程中,我们都是假定对学习者是爱学习的,它自发可以做事情,按照我们设想一切场景去学习,其实我们再看看身边的小学生、中学生,甚至大学生,他们的学霸,愿意扎进书里学习的人究竟有多少,这就是教育的本质,其实教育教育,育才是本质,让人能够得到一些愿望,向善的东西,这才是教育的本质。

张震:我觉得教育很有意思,做内容也好,在教育过程当中,能够细分是唯一的条件。刚才张总讲是育的过程,包括大学做很多课程,特别指望有一本九阴真经,希望学完之后武功盖世,我们是一点一点累积过来的。还有一个观点,有时候当你考试方式不改变的时候,做的很多手段价值不大,我们在考试的时候,最后一下子突击,我要考过,在你现在看到的数据,我们数据没用,有的客户跟我们说,核心内容就是保证学生只要花一天时间能考过,就是这么一个现状。后现代化,我们教育,我今天听大家讲产品,大家说一些自己理想化的东西。这是我一点感受。

 

尉迟道坤:给李总的问题不是这个问题了,我给你的问题是,你刚才也谈到,我理解的知金是推翻者的角色,我跟知金高层沟通过,他们不走常规路,非常规的手段快速发展,现在你来接手知金工作,我想了解一下,你怎么用全新的方式,不走常规的路,来推动知金的新发展?是大数据吗?还是用什么方式?你的非常规手段是什么?

李卫平:实际上知金教育是一个教育公司,毕竟在全国,我们跟那两位兄弟比起来,应该算是比较小的,但是每个点的学生服务质量和收益是最好的,我做一点就做好,这是公司这么多年做的。包括在线教育这是我的教育,我是IT背景,所以我进来以后,很自然的就是把公司很多东西都变成互联网,信息化、数据更新这些东西是习惯性的,应该有的,对于公司一段时间的变化,包括老员工不太适应,公司就是由一个传统教育公司,变成互联网教育公司。

 

尉迟道坤:我看到一些中层离职的现象,我问你这个问题,未来像高等的在线教育,还是依靠政策驱动吗?还是依靠市场营销驱动?现在新的打法是什么?

李卫平:这是一个受政策影响的、为政府服务的事情,通过过去十年,补偿性的事情越来越好,因为我们一直是做公司出身的,我们一定会从商业角度考虑,我少依赖于政策,将来会把我的学生经营好,几十万学生经营好,在学生身上做更多的增值服务,这是公司有在线平台和数据分析,很重要的一步。

 

尉迟道坤:下面一个问题提给杜总的,全球MOOC,完课率,不超过5%,像知金,优于这个数据,最近的工作频频,包括你刚才讲的雨课堂等等。作为一个国家队,你怎么承担整个MOOC在整个看衰的情况下,你来承担这个职责,怎么提高完课率,怎么提高MOOC的收益率?你们怎么挣钱呢?我一直很好奇,靠什么挣钱?

 

杜海:这个问题还真是挺问到点子上,包括我参加一些活动也好,很多人都是在想,MOOC在这两个问题怎么解决,一个是说,MOOC轰轰烈烈,热热闹闹,但是它的结课率都很低,是不是大家一上来看热闹,加了之后都没有学历动力就跑了,另外一个,这个东西是很火,但是不赚钱,只能做一个公益,这两个问题,我们现在是这么看的,第一个问题,应该说13年的时候,学堂在线是中国MOOC元年,很热闹,很多人来,影响力出来了。这两年如果仅仅把个人放上去的话,确实学习存在积极性不高,结课率在5%左右,最高的课在20%多,那个课比较特殊,它不是很重的课程。我们的做法,第一个,把这些课程的形式改变,改变成轻量级的形式,原来有多次期末考试,现在学生自己定学习计划,他自己按照他的节奏往前走,这是一个模式。还有一个模式,刚才我提到的,这个只是我们做教育改革的一部分,我们同时跟学校里面的老师们做大量的混合式学习,启发式学习,包括开放讨论,真正让学校里面的老师知道这个MOOC怎么用。教育和互联网能不能取代教育,这个确实是0和1的问题,我今天PPT里面提到,包括清华,还有青海大学,我们粗略一看,这个课全国各个高校里面,老师下岗了,实际情况不是这样,你给清华做的练习,设计的学习模式。

 

尉迟道坤:这个钱从哪收?

杜海:商业模式这块,我们算是打通了,一部分,做课做平台,我们有成本,同时也提供很有价值的产品,所以现在我们基本上还是在学校这个层面来收费。给广大学习者,我们做资源共享,如果学校,希望通过学堂在线平台做教学,通过学堂在线提高教学质量的话,这个我们要收费的。

 

尉迟道坤:像支付宝那样。

杜海:这是一块。

尉迟道坤:收多少钱?

杜海:这个还是根据,我们不是仅仅的卖课,一门课定五万十万块,不是这种模式,基本上和学校一起商量,需要多少学堂在线服务,比如是否需要我们老师,翻转课堂,需要做多少次直播,通过提供的服务程度来收费。

 

尉迟道坤:下面一个问题,问问张总,你们学校,中小学,用过家教平台吗?没有,我说我们在北京还算不错的中小学,从来都没有用过机构里面提供的第三方平台,我就很好奇,像咱们分豆教育,在新三板上市了,你们这个平台卖给谁呢?这个平台卖给学校以后,打开率有多少,谁在使用?

张金荣:这个问题,尉迟公问到点子上了,做校内业务的人都思考这个问题,我在台上讲一个例子,北京有一所知名的学校,全国都知名的学校,在哪就不说了,北京这所学校很任性,他们选择的范围非常广,他们可以说拥有全中国最优质的教育资源,他们好多东西,大家都见过,没有什么很稀奇的东西,很难说找到一个很西线的东西,所以说北京肯定是中国教育制高点,北京的教育行业,尤其要看海淀,这是整个技术教育这块都是非常棒的。所以说对于我们公司来讲,我们在做战略中心的时候,北京、上海,不是我们的战略中心,就像刚才我们说的,我们眼睛不要只盯着北上广深这些城市,全国市场非常大,如果拿到好的资源之后,如果拿到二三四线城市,会非常受欢迎。

 

尉迟道坤:比如说分豆系统,当成僵尸系统,有没有这样的数据?

张金荣:你想我会不会讲。你刚才讲的这种情况,目前来讲对我们来说还没有发生。因为如果要展开讲的话,很多人也会问我一个问题,一直在讲你们的产品,一是能进到学校里面,跟教育局签约,第二个是产品在校内使用下去,凭什么,很多人关心这个问题,我们在不同场合都讲过,首先我们跟个别学校合作的时候,不是纯商业性行为,它是十二五的重点课题,还有这个项目是教育部财政部立项支持的,我们跟各地教育局合作的时候,是做的科研与应用的项目,而且在参加这个项目之后,这个教育局联合设立一笔钱。这笔钱,我们会有支出,支出到,参与到我们科学研用学校老师,如果用得好,我们会评审,做得好的话,我们会出案例,就像我刚才说,教育部的综合中心,如果你做得好,我们一人一本,这是一部分。还出了成绩各个学校出来成绩之后,学校要盖章的,出了很多成绩。这是一个结果。用得好的学校,会发论文,从这一点来讲,对于老师来讲,老师是最终的使用者,他为什么用,能提升学习成绩,这是很标准的一点,再一点,他有津贴,会有论文发表。

 

尉迟道坤:华腾也是新三板的公司,我们讲的是供给侧改革,也就是意味着从消费端怎么看?已经是天花板了,你怎么看待这个天花板这个现象?我们是供给端,怎么去适应这个市场?华腾有什么举措?

熊小毛:我觉得现在做在线教育或者互联网教育,一个是应用级,在某一个点和某一个部分提供精准细致的服务,平台级,我觉得更好的,定位是平台级,业务是同步课堂,既是平台级产品,又是产品性的平台,像天猫、淘宝,还有跟谁学,是一个平台型的产品,自己并不提供服务,但是华腾这个产品提供服务,本来就是一个产品,我们的定位是线上服务,当你用这个产品,提供全面的服务,三位一体,线上服务这个为基础,有黏度用户,成为忠实用户以后,你留学,教育教学类的广告等等,一系列东西,以及开放CP,所以没有天花板的,只是你把这个问题想清楚,本身教育天花板就比较高。我就说一下我的理解。

尉迟道坤:谢谢!教育企业里面,确确实实在整个行业里面,我觉得跟其他行业比还是发展的慢,包括使用的技术,产融合作都比较慢,各位都是公司的掌舵者,你怎么看待驱动,因为我们今天的主题。你们能不能通过关键词,有哪些驱动的要素关键词?你靠什么去引领?作为目前教育企业,发展这么快的企业,怎么做一些动作?每个人有一些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