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考将取消?九年义务教育升为十二年制到底有何影响?

最近,一篇有关“2020年取消中考”的文章不断在朋友圈刷屏。让不少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一阵慌乱:2020年真的要取消中考么?取消中考,孩子该怎么升学?九年义务教育要升级为十二年制?

别急!今天下午,教育部正式发布了官方回应——

“当前,还不具备把高中阶段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条件,高中阶段教育的主要任务是加快普及步伐,满足初中毕业生接受高中教育的需要。”

针对近日网传的“九年义务教育升级为十二年制,中考将取消”的消息,教育部基础教育司负责人回应表示,现阶段不可能将九年义务教育升级为十二年制。

 

澄清:普及高中阶段教育不是将其纳入义务教育

“今年教育部等四部门印发了《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提出到2020年全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但普及、义务和免费是三个不同的概念,普及高中阶段教育重在解决有学上的问题,不是将高中阶段教育纳入义务教育或者实施免费教育。”

该负责人表示,义务教育具有普及、均衡、强制和免费等属性,《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明确规定我国实行九年义务教育。义务教育是重中之重,到2016年我国九年义务教育巩固水平已达93.4%,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取得显著成绩,但义务教育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仍然突出,未来一段时间进一步提高义务教育巩固水平和均衡发展水平的任务仍然繁重。

“在普及的过程中,要妥善解决好家庭经济困难学生上学问题,目前我们已经建立了资助体系,下一步要重点做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家庭经济困难学生的免费工作。”该负责人说。

 

辟谣:“中考将取消”消息不属实

同时,针对“中考将取消”的消息,该负责人明确表示不属实。“根据党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总体部署,教育部于2016年颁布了《关于进一步推进高中阶段学校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指导意见》。我们一直强调,本次改革推行初中学业水平考试,并不是取消中考,而是将初中毕业考试和高中招生考试合二为一,实现一考多用,避免多次考试,减轻学生重复备考的负担和压力。”

该负责人强调,本次改革是对原有中考制度的改进和完善,旨在建立新的高中阶段学校考试招生录取模式,更好发挥考试招生制度在推进素质教育中的正确导向作用,促进教育公平。他表示,目前教育部正在积极指导各地按照文件要求,结合实际细化制定本地中考改革实施意见。

 

交锋:到底要不要取消中考?听听各家说法

事实上,“取消中考”的说法并非空穴来风。据了解,近年来,有关“取消中考”的声音,一直不断。

去年两会前夕,全国政协委员浙江省特级专家、文化部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教授何水法提出一条建议:取消中考,将现行的 9 年义务教育延长为 12 年义务教育。紧接着在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也提出要取消小升初和中考,减少学生学业压力和家长的经济压力……

而全国人大代表李光宇就曾连续在2014 年和 2015 年的两会上提交过相关议案。

 支持取消中考

1、中考导致过早地进行人才选拔,强化了学校的选拔机制,抑制了初中生的全面发展

全国政协委员浙江省特级专家何水法认为,我国现行义务教育止于初中阶段,严峻的中考压力将教育指向了唯分数的升学考试。为了考入所谓的“重点高中”,大部分初中学校压缩教学进度,孩子们提前备考,严重的校外补课使得休息时间被大量挤占。而中考对副科的轻视,也让本应属于孩子的副科教育时间被占用,这不利于提升孩子的综合素质。

全国人大代表李光宇同样认为,由于我国现行义务教育止于初中阶段,初中毕业生升普通高中过程中竞争激烈,而高中教育发展程度不均衡,一方面使教育资源向少数高中倾斜集中,产生“超级中学”等现象,严重影响了教育公平,另一方面也催生了比小升初更为激烈的“择校热”。

全国政协委员、陕西省总商会会长蔡世杰建议,“从给孩子一个快乐成长的环境来讲,取消中考有益无害。”取消中考可以把学生的精力从应付科目考试中解放出来,发展更多的兴趣爱好,这对孩子的综合素质提高也有帮助。

2、中考选拔体制带来的另一弊端是造成了义务教育阶段“教育链”的断裂

莫言就认为,目前的小学、初中、高中“633 学制”割裂了青少年成长连续的发展过程,增加了学段衔接的成本,而小升初考试和中考更是增加了学生的学业负担和家长的经济和心理压力,由此也衍生了重点班、校外补课等困扰民生的社会问题。

反对取消中考

1、取消中考就近入学,带来更多不公

“取消中考,延长义务教育至 12 年,实行高中就近入学,至少在目前而言,就意味着将有很多农村孩子、居住在偏远城郊的孩子失去了升入重点高中的可能,要想获得未来竞争大学名校的录取资格,几率就更低了,呈现出更为显著的教育不公平。”时评作家郑渝川。

2、普高与职高冰火两重天

“要明白,初升高不同于小升初,小学毕业生进初中可以通过就近入学或电脑派位之类的方式确定,但初升高却多了一个职业学校的选项。谁读高中,谁读职高,恐怕不能简单以派的方式来确定。”时事评论员椿桦表示。

从当下学生家长的观念来看,如果取消中考,估计大多数人都会选择普高就读,那么普高与职高就会呈现冰火两重天的局面——前者供不应、后者门可罗雀。显然,这会导致高中阶段教育招生的混乱。

3、取消中考并非一蹴而就,我们还没做好准备

有专家表示:“取消中考是一个系统性工程,这其中就包括了如何擦亮职业教育的成色,如何彻底根除“好学校与差学校”的概念,推行公平合理的人才评价体系等一系列工作。

“就如取消小升初考试,小学生虽然不必为小升初考试备战,但这并没影响小学教育仍然受到应试教育的影响,只要高考的指挥棒仍然存在,从小学、初中到高中,都还是受到其掣肘与影响。延长义务教育年限与让学生摆脱应试教育的影响没有必然关系。” 时评作者戴先任认为。

(本文转载自京城教育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