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当“进高校”成为常态,新迈尔如何打出差异化?

2017年10月18日,“优先发展教育事业,加强校企合作、产教融合”被写进十九大报告,这一指导方针不是第一次被高层提出,但规格却是最高的一次。多年来,民办职业教育培训机构作为内容提供商,一直在积极谋求与高等院校共建专业的机会,“进高校”俨然已成为他们挂在嘴边的“口头禅”和重要战略。由此,一大批和高校做生意的教育公司不断跃入我们视野,以高校共建专业起家的慧科集团、将高校作为主要招生渠道的美股上市公司达内……

当大多数公司都在为学生增加技能的时候,成立于2015年的新迈尔却强调自己做的是“育人教育”。新迈尔董事长车立民透露:“育人教育是新迈尔能够做到弯道超车的一个重要因素。”

新迈尔是一家泛IT“校企合作,产教融合”的职业教育和职业培训企业。职业教育是公司的最大营收板块,今年预计贡献接近1亿营收。未来,新迈尔将深化校企合作模式,与高校建设混合所有制二级学院。

新迈尔的校企合作“生意经”与其他机构的校企合作模式有何不同?被用来弯道超车的“育人教育”又是怎样的?近期,鲸媒体与新迈尔董事长车立民聊了聊。

 

“教、学、习”形成“育人教育”

车立民认为,在国内的教育体系下,2016年考上一本的学生大约有320万人,这一人数占1999年出生的1800万人中不足两成,也就意味着,在高考指挥棒下,超过八成的学生成了被本科院校抛弃的孩子。普遍以分数为标准的中国教育,如果孩子在考试中屡次失败,很可能会遭到来自老师的打击和忽视。同时,在家庭中,由于很多父母不那么擅长教育孩子,他们采取的一些不当教育方式也在有意或无意中伤害孩子的自尊心,打击孩子的自信心。

他举例,如果孩子在高考中无缘本科,中国大部分家长很少会给孩子举办升学宴,甚至对孩子就读中专、高职感到失望。三重因素长期打击下,将加剧孩子对自身的否定。基于此,新迈尔提出“育人教育”概念,为就读中专、高职的学生增加技能的同时,帮助他们重拾信心。

(新迈尔集团董事长车立民)

“育人教育是新迈尔能够做到弯道超车的一个重要因素。”车立民介绍,新迈尔与北京大学比较与发展心理学实验室共同成立了“心理学专家—指导员”育人体系。在育人教育方针下,新迈尔沿着“教、学、习”三方面进行职业教育。

在“教”方面,新迈尔主要是为学员增加技能。每一个专业的设置,公司都要进行前期的岗位调查、企业调研,以及从业者调研、毕业学员反馈。“此外,新迈尔还会注意产品和课程的迭代,面对市场逐渐遇冷的专业,新迈尔的做法是直接砍掉。”

在“学”方面,新迈尔推出的方案是“心理学专家—指导员”育人体系,主要是为学生赋予学习的动能。新迈尔合作的学校大多选择中专和高职,在车立民眼中,这些学校的学生大多是“从小学到初中、高中反复被碾压的孩子”。这些孩子的家长其实不太擅长教育,在孩子学习遇到困难时,往往给予的是批评,而非鼓励和安慰,导致孩子的自信心受到伤害。针对这些孩子,新迈尔的指导员会对他们的行为进行疏导和引导、以及心理辅导,将学生从被动学习转化成主动学习。

在“习”方面,新迈尔采取引产入校、引企入校,让学生在实际的商业项目中进行演练。“这样做的好处是让学生能够提升自己的技能,在做项目中有收入,还能得到客户的认可。”车立民告诉鲸媒体,“这相当于一种特色实习。”

 

1+1+1”培养模式应对专业迭代

在“互联网+”革命浪潮涌动下,行业用人标准发生了新的变化,人才的综合能力,尤其是新兴行业所需要的专业能力和创新能力越来越被企业重视。为满足院校人才培养与企业的用人需求,新迈尔一方面将企业的高新技术和对人才的需求转化为教育产品,通过高校实施来培养企业需要的人才;另一方面,把高校培养出的人才输送到对口企业,解决企业的人才困境。

目前,新迈尔形成了电子商务、数字媒体、互联网+和智能制造四个教育产品矩阵。针对这些专业的更新迭代速度快的特点,新迈尔采取“1+1+1”培养模式,即针对中专、高职院校3年周期而设置教学内容。

鲸媒体了解到,第一年,学生除了学习学校规定的基础课程之外,指导员还会为学员上行为修正、心理辅导、职业素养等方面的课程;第二年,学生会继续学习职业素养课程,同时,新迈尔合作的企业将提供师资给学生进行教学实训,即核心专业课;第三年,由项目经理带着学员完成商业项目。

据悉,目前新迈尔正在培养的学生人数已达6000多人,而公司的指导员数量却只有50人,也就是说,每个指导员平均需要管理和指导120名学生,如何管控?车立民看出了鲸媒体的疑惑,“我们每个指导员带的人数可以达到150人,有的指导员甚至带200人。因为我们已经做出了一个成功的模式,即学员自己管理。

他介绍,中专、高职的学生在中小学阶段,因为学习不好,班级中的班干部、课上提问之类的事情很少会发生在他们身上,这也使他们成为班级中的边缘人。在新迈尔的班级中,每个学员都有机会参与到班级事务,最典型的就是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职务,比如大班中有大班委,每8-10人组成的小班也设置班委。“我们叫作‘人人有事干,事事有人干’,形成小组讨论式的学习氛围。”

新迈尔的核心课也与大学中每学期穿插学习多门科目的形式不同,他们采取全日制集中面授的方式,以应对市场对专业的迭代变化速度。车立民举例,今年9月入学的学生,他们所接受的课程是公司教研团队从9月份开始迭代的产品,学生学习完课程之后就直接进入生产模式。“这样的话,学生就能连贯地完成整个课程,避免学完之后,课程变成历史。”

“在核心课上完之后,我们会对学生进行三次分流,只有合格的学员才能进入商业项目环节,如果学员不合格,将会进入项目实验室操作模拟项目,等到合格后再进入商业项目环节。”车立民透露,高校会监督新迈尔培养学生的整个过程以及学生出口的质量情况。

 

政策催生混合所有制二级学院?

鲸媒体了解到,在新迈尔的职业教育中,大部分是向学员收费,每年的收费标准在6000元左右。此外,也有少部分地区(例如湖北、江西等省)属于政府采购,费用依据每个省制定的执行标准来定。

车立民介绍,新迈尔与学校的校企合作专业,学员在报考时全凭自愿,但一旦进入某个专业,学员就只能学习这个专业。“我们所有校企合作的项目都要经过省教育厅的审批,审批过后,所有的招生环节都会进行公示,包括宣传材料、报考指南、学校网站上的入学须知等。”

接下来,新迈尔将深化校企合作的模式,与学校建设混合所有制二级学院。他介绍,混合所有制二级学院是目前教育部要求企业和校方共同建设、互相持股的学院。混合所有制二级学院采取董事会管理办法,董事会下设院长负责制,院长由企业委派,书记由校方委派。目前,新迈尔的混合所有制二级学院已在山东试点,公司与山东海事学院成立了新迈尔电商学院。

“新迈尔与山东海事学院成立的新迈尔电商学院是由我们提供课程内容,山东海事学院提供物理空间。”车立民笑了笑说:“在这个学院中,我们真正做到了教学内容和产品的输出。”

谈及今年被资本追逐的人工智能,车立民认为:“资本造就行业,行业才能造就企业,企业才能有人才的需求,最后才能轮到我们去培养。”对于人工智能,新迈尔现在只是在做初步调研。“我们觉得现在去做AI还为时尚早,但是我们会密切关注AI未来的方向,主要是泛人工智能和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尤其是与深度学习的结合。”

 

采访小记:

采访接近尾声,车立民透露,双十一期间,京东总共挑选了2000人进行为期2个月的实训,并依据他们日常工作中的客服回复、交易量等情况,评选出188名日冠军。今年,新迈尔共有550名学员参与此次实训,获得日冠军的人数高达88人。“我们培养的参与实训的人数占总数的1/4,却拿了将近1/2的日冠军,说明我们的教学效果和其他学校不一样。”车立民不无自豪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