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目前创新工场在教育领域的布局国内有27家公司,国外有13家公司。

11月29日,在创新工场媒体分享会上,创新工场合伙人朗春晖就当前教育行业发展的新机会和新场景做了分享。

创新工场合伙人朗春晖认为我们现在正在经历三波教育红利:

  • 政策红利

2017年在19个副省级城市已经达到了100%的就近小学,97%的初中就近入学。国家规定在未来2020年应试教育入学率达到100%,唯一的例外是所谓特长生招生,这就找到一个机会点,5%的特长生可以带动一大批的培训体系,不管是艺术、科教,包括体育等等。

另外一个点来看,教育产业最高的指挥棒是高考。高考改革从14年开始,从17年推向了6个省市,包括北京和湖南,2020年高考改革全国普及。英语口语考试和听力考试,催生出了非常大的产业,就是英语的教学。

  • 高等教育不均衡

欧洲有很多中等技校,14岁就开始学徒,他只会做皮包,或者瑞士手表,但是他们的收入水平不亚于任何一个大学本科毕业生。我们国家1977年恢复高考以后,每年都在扩招,毕业以后没有市场,他们学的跟市场需求不一样,所以我们国家又开始规定在2020年要义务教育以后一半孩子上普高,另外一半孩子上中等教育,包括大学也是一半的普通本科,另外一半是高等教育。

我们正在赶超红利,运筹学里面有一个理论叫排队理论,你去一家银行办业务,有三个窗口打开,第四个窗口突然打开,谁最有动力去抢?一定是排在后面的人。中国的教育之前相对弱势。整个教育支出占国家GDP的水平,最高的是英国,将近7%,平均数是5%,我们国家前几年只有2%,去年已经达到5.1%,达到了经合组织的平均水平。但是我们还是有很大的差距,差距在哪里?经合组织生均费用达到了2.3万美金,均值1.1万美金,中国是1.4万人民币,可想而知我们的差距非常大。

  • 资本和人才

当前在中国已经诞生了两家过百亿美金市值的教育集团。在私有市场,中国每年在教育行业投入是逐年攀升,从15年开始突然有一个上扬,16年中国在教育的投资远远超过美国。数据显示,15年中国是126亿美金,美国是197亿美金,2016年中国超过美国。

中国在过去的十年,人口红利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我们享受特别大的红利是创业者红利和早期资本红利。在全球除了美国以外,最大的创业者市场和私募市场就是在中国。红利背后一定是有原因的,原因有两方面。一个是需求产生变化,另外一个是供给产生变化,而这个供给是技术创新的供给。

创新工场把教育拆分为教材、学习、练习和测评四个阶段,除了在学习阶段,电子化进程做的不够好以外,其他方面都完全能够做好了。反馈的前提条件是要有海量的结构化数据,否则是失真的。结构化意味着这个东西是可读的。举一个例子,比如发烧,有的医生写的是38.5度、38.7度,有人写发烧、发热,这种就没法做结构化。所以首先要电子化,按照有效的输入方式结构化。很多人忽略的一点,在线上和线下海量的结构化数据是一个产业,这也是为什么创新工场做了一个深度的布局,使场景进一步无缝链接。

朗春晖在分享中介绍了创新工场在教育领域的投资版图,她表示:“我们在这个产业已经做到了完美的全方位布局,由于我们做了深度的布局,我们创新工场很自豪,并且有了一个口号叫做‘抱团打群架,干掉学区房’。”

鲸媒体了解到,创新工场的投资策略进行了调整,专注于早中期(a轮-b轮)发展阶段项目,对于高潜力领域也参与c轮以后的中后期投资。目前创新工场在教育领域的布局国内有27家公司,国外有13家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