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开幼儿园为什么不用直营、加盟?诺博教育的“小火慢炖”打法

来到诺博教育位于文化大厦的办公室,一进门就看到门口挂了很多色彩鲜艳的水彩画,其中,有一幅画了一棵长满各种水果的果树,有苹果、葡萄和梨等等,工作人员告诉鲸媒体,这幅画的名字叫做多元接纳,而且墙上所有的画都是幼儿园孩子的杰作。

专访诺博教育创始人夏勍的办公室里面也挂着几幅这样的画,让屋子里的格调显得富有童趣又纯真。书柜上摆放着一本绘本,名叫《安的种子》,画了一个略显忧愁的少年,在风中站立,目光望远而坚定。见到夏勍博士的时候,他戴着一副圆框眼镜,头发里面暗藏着几根苍白的发丝,说起话来斯斯文文的。夏勍博士的读书经历比较丰富,说他是位学者型的企业家,他倒谦虚了起来,“只不过书读得多罢了。”

夏勍是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教育学博士,自2007年读哥大的时候就开始探索学前教育体系,也就是诺博教育体系的研发;2011年创办诺博教育,采用幼儿园委托经营管理模式,即投资方负责出钱投资,由诺博教育方面负责从园所前期筹备(装修工程督导、设施设备采买、管理人员招聘、开园招生)和后期运营(人、财、物管理以及课程、教师培训等)。2016年3月,诺博教育正式挂牌新三板,其主营业务为:基于科技化诺博教育体系的中高端幼儿园委托经营管理服务。

除了我们所熟知的直营、品牌加盟,诺博教育采用的幼儿园委托经营管理模式有何不同?诺博教育在幼儿园方面探索了哪些学前教育体系?夏勍博士又会给我们带来哪些学前教育的新视角?

 

一、没钱怎么做教育内核?从1家到20家幼儿园的“蜕变”

 

2007年从美国回国出差的夏勍,在北京去往大同的路上,看到路边建了很多的城镇化小区。一路望去都是小区,周围没有教育配套设施,他心里不禁起疑,“那孩子上学该怎么办?”这让他想到了学校教育及思考中国的教育现状。

“目前国内缺乏优质的教育,各地都需要引入好的教育和好的学校。对于房地产亦是如此,政府需要把地方经济发展起来,引入优秀人才,但最重要的是要解决教育设施配套的问题。”在他看来,优质教育设施配套的稀缺会成为城市化快速发展的“绊脚石”。那如何进行快速复制?

据夏勍解释,国内名校的普遍做法是,将校长和老师派到分校进行授课、管理等;而国外的普遍做法是,好的学校都会形成一种教育体系,例如蒙特梭利体系、IB教育体系等。夏勍认为,如果要解决优质教育复制,那就先要解决教育体系的问题。“国内在幼教方面的政策比较开放,而且家长对幼教比较关注。”于是,他便把创业方向定在幼教方面。

“最初我们没有钱又没有地,又想做好教育内核。”说到这夏勍毫不掩饰地笑称,“这是很重要的原因。”2007年夏勍在读哥大的时候就开始探索学前教育体系的研发,自成立之前一直在打磨该学前教育体系,之后命名为诺博教育体系。

为了将诺博教育投入实际的应用当中,起初,诺博教育与北京师范大学实验幼儿园合作“北京师范大学实验幼儿园展览路分园”(现更名为:北京市西城区诺博幼儿园)。据他透露,这也是诺博教育合作的第一家幼儿园,于2012年正式开办。

(诺博幼儿园图片)

如果要将这种模式进行复制,夏勍就想到一个零成本、轻资产运营的方法,也就是采用全程委托经营模式来管理中高端、双语国际幼儿园。据了解,投资方(个人投资者、大型开发商、金融、企业集团及政府)负责投入资金,购买园所所需的硬件设施与装修等;诺博教育方面负责运营与管理幼儿园,收取委托经营费和学费收入分成,并对经营结果负责。

为何不采用直营或者品牌加盟的方式?夏勍表示,直营前期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运营,通过收取学费赚钱。但这种方式并不是他的初心,夏勍更希望做的是教育体系;品牌加盟模式则不利于初创公司的运作,当机构前期在管理与教育服务方面做得不扎实时,就会容易稀释掉原有教育品牌的影响力。

通过全程的委托经营模式,诺博教育没有采用加盟式的“快步扩张”的模式,而是采用“步步为营”的方式。“我们与第一家幼儿园合作了很久,才接着开第二家幼儿园。今年9月份我们开了6家幼儿园,是以前开园数量的6倍。”夏勍向鲸媒体透露,目前与诺博教育合作开办的幼儿园有20所,他计划明年要合作开办30家幼儿园。

二、做游戏“认识自己”?推脑认知在线测评系统“海马幼评

 

夏勍在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父母问,“你长大的时候想学什么?”那时年幼的他不假思索就蹦出一个词,“计算机。”长大了之后,他才发现幼小阶段所接受的影响或许真的会影响一个人的成长轨迹。

诺博教育在成立前就开始了学前教育体系的探索之路,对于教育体系,夏勍的理解是,教育体系要有自身的教育哲学、教育目标、教育方法以及教育评量。另外,还要有一定的教育操作工具以及教师培训体系等等,围绕教育过程的全面解决方案才可以称之为教育体系。

据他介绍,自2007年演变至今,诺博教育体系定义了幼儿园教育中的教育哲学、教育目标、教育方法,以及教师的培训工具、教师培训的系统,以及互联网的工具,他把这一整套的幼儿园解决方案称之为“诺博教育体系”。

(诺博教育体系简图)

具体而言,目标方面,诺博教育的定位是培养具有国际公民素质的终身学习者,主要培养善于提问、专注倾听、自主规控、自信展示等10种行为习惯;教学方法方面:以项目制的主题探究课程为主,辅以习惯养成课程和学科探究课程;儿童测评方面:诺博教育开发了基于脑和认知的结果性评量系统“海马幼评”;师资培训方面,主要是提供幼儿园重要岗位人员委托培养服务,以及全年各岗位的系统培训和提升。

诺博教育在教学方面上比较强调主题探究式课程,这也应用到幼儿园的教学之中。比如,“在诺博幼儿园里面,在探究‘水’这一主题时,老师会让小朋友认识水的三种状态;此外也会通过创造各种各样的场景,让孩子了解他们感兴趣的问题,比如“水到底是怎么来的”,并引导他们通过采访、观察、实验、在幼儿园寻找水源、去自来水博物馆等方式获得答案。”

当教育体系应用于幼儿园教学后,如何对幼儿园发展好坏进行评判?夏勍举例子说明,“小学以上评价体系比较标准化,大部分情况下通过考试的方式对学生进行评判;而学前阶段则缺乏成熟的教学管理体系,大家对于幼儿园的好坏评判标准通常是装修、硬件条件、师资水平,这是欠妥的。”他认为,一个幼儿园的好坏区分要看学生的发展水平。

“幼儿园老师对幼儿的普遍评价方法是通过记录、观察的方式,比如‘孩子擅长与他人交流’,‘孩子比较内向’等等。”他表示,这种方式比较主观,虽然可以记录孩子的一些成长过程,但无法客观反映孩子的发展水平。

于是,诺博教育基于脑认知开发了幼儿在线测试系统海马幼评,这也是诺博教育比较重要的业务之一。据透露,这套幼儿在线评量工具是建立在 200+所幼儿园、30 万+条常模数据的基础上研发而成的,通过幼儿对 PC 和移动设备端的交互游戏式的自主操作来评量幼儿在认知、语言、社会、健康、科学和艺术等六大领域的发展水平,测试完之后就可以获得一份个性化的测评报告。

夏勍调出在线测试界面,上面显示一个0至10刻度的数轴,过了一会儿他将数轴上的刻度隐去时说道,“你来试试把2这个刻度标出来。”标记完了之后,他向鲸媒体解释道,“你在标记的时候,会感觉到自己内心的心理活动,这也是一个心理学任务。”实际上,标记完之后,系统会记录一个(与正确标记位置对比的)“错误差值”,该差值越低就越准,这也能比较好地反映出数学能力,反之亦然。同时,这也能够反映幼儿在认知层面的发展水平。

目前业内有很多探索脑认知模式的机构,其大多噱头性比较强,该如何评判?面对鲸媒体抛出的问题,夏勍博士直言,“评价好与坏,一定要看机构采用的脑认知模式是否科学。”他给出了两点要求,第一是任务科学,第二是数据科学。

“任务科学就是评价心理学的任务是怎么来的,是自己想出来的还是从论文里摘出来的?如果从论文里摘出来是否进行过信效度检验?”数据科学方面则是要具备标准的执行引导语,教师要能够正确运用执行任务并收集数据,收集数据之后还要进行异常值方面的筛查,看数据是否处于正常值等等。

他介绍,该海马幼评目前有两种可探讨的拓展模式:一是政府采购,用于区域内学前发展水平测评,进行学前教学质量监督,另外幼儿园也可以购买;二是B2B2C模式,家长通过幼儿园直接购买。

 

三、这些年在生产一个“巨婴”?用教育家的思维做教育

 

无论是探索委托经营模式还是自主研发诺博教育体系,夏勍博士的风格向来是,凡事要经过反复检验与实践才可以投入真正的业务运转,像极了一位学者型的企业家。

从一开始没有做教育内核,到自主研发教育体系,再到打磨互联网产品,最后通过委托经营模式进行业务拓展,夏勍坦言,诺博教育这些年其实就像是在生产一个巨婴,“想注入更多的养分,一开始就把它做强。”他最后道了一句,“虽然很难,虽然资源有限,但坚持下来,等你突破了难关后,做出来的东西就会获得别人的认可与赞叹。”

今年6月,诺博教育宣布完成4290万元A轮融资,由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清控银杏)领投,德同资本与中文在线共同管理的中文教育产业基金跟投。夏勍认为,“目前业内的委托经营模式仍比较小,通过轻资产的委托经营模式进行拓展,这种模式仍有很多想象空间。”

诺博教育主要切入的是中高端幼儿园,这种方式也有理可循。他认为,做教育一定要先做中高端,教育要从上往下走,而不能从低端到高端。“如果从低端做起,越是四五线城市或者是乡村,其教师水平越是参差不齐,父母的家庭教育理念接受程度比较弱,支付能力比较弱,企业就不能够维持良性运转。”他表示,如果机构想做完整的教育,就要有一定的收费门槛,父母接受这种理念且可以支付,以维持企业的良性运转。他透露,在北京,诺博幼儿园的收费大概是4000元至6000元/月。

民促法的落地,会不会对其旗下的中高端幼儿园造成影响?夏勍坦言,“我们是委托经营,主要的收入不是学费,所以没有这方面的担忧。投资方如果是以上市为目的,可能会考虑成立营利性幼儿园。”

在实际的业务运转中,作为一家成立了6年的幼教解决方案服务商,从财报数据方面来看,诺博教育前期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对此,夏勍表示,现在主要处于研发投入期,他希望生产具有科技化的产品来支撑诺博教育体系的复制。对于诺博教育的规划,他自信地表示,预计2018年营收6000万,开办30家幼儿园,争取用3年时间服务上百家园所,实现在A股上市。

诺博教育在探索委托经营模式的同时,如何看外界上市公司对幼儿园的疯狂并购?夏勍谈到三种思维模式,即资本家的思维、互联网家的思维和教育家的思维。“疯狂并购应该是属于资本家的思维,也就是把幼儿园看成利润体、利润包,通过并购扩大企业规模,再进行产业整合。”

他个人不太看好这种模式。夏勍主要偏教育家的思维,在他看来,做教育不应是通过并购的方式进行,做教育应是要把教育体系做好,然后给别人带来价值,用这种价值进行收费。“资本家的思维(做教育)不长久,不是基于教育本质价值考虑的,如果被这种思维牵着走的,很容易被资本导向,然后做出损害教育的事情。”

据了解,在诺博教育的幼儿园委托经营管理模式中,也有与房地产商合作的内容,例如与荣盛集团、国奥集团等合作开办幼儿园。当“野蛮”地产商遇到教育家会发生什么火花呢?夏勍是怎么看地产+教育模式的?

“教育+地产是非常匹配的,在小区的所有配套设施服务当中,最重要的是教育,这也是最能够吸引地产商,使小区增值的部分,同时也是业主最重视的服务,其中就包括了幼儿园教育、小学教育等。”他对地产+教育的模式持乐观态度,但考虑到教育之于地产其实更多的是起辅助作用,并不作为核心的发展模式,在运营管理方面还需要进行大量的协调与磨合。

(诺博教育创始人夏勍)